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谢文东这一问,姜森马上明白了,他有了彭玲,又有高家姐妹【sisters】,想全选,怕伤害这三人,可选出一个,又伤害他自己【zì jǐ】。自古多情空余恨啊!姜森也是爱【love】情文盲,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谢文东问他等于白问,不过姜森会侃,也会吹,他老神在在道:"这的确是一件麻烦的事情【shì qing】,不过,专一的是爱情,‘博爱‘也同样是爱情,有些人一生或许只会爱一个人,但有些人一生会爱很多人,只要大家觉得【jué de】在一起【stay】【with】很幸福,专一和博爱又有何分别?!人生短暂,如果为爱而伤神,那活着有何意义【yì yì】。"

谢文东听得直皱眉,姜森侃侃而谈一大堆,到底要说什么没听懂,别说他没听懂,姜森自己【zì jǐ】都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他很满意自己的这一翻话,觉得【jué de】很有哲学。别人听不明白,自己也不懂的东西不就是哲学嘛!

谢文东嘟囔道:"搞不懂你在说什么!"说完,他萎靡不振的上了楼。姜森在后面还大声喊道:"东哥,我觉得我说得话很深奥呢!""我咧!"谢文东头也没回。

晚间,刘波与陈百成各有所获的回到舞厅,后者得意道:"麻枫现在在旅顺一家夜总会,这个消息是我费了很大的劲才从旅顺一位道上的朋友那得知的。"刘波听后一笑,点头道:"百成说得没错,麻枫确实安身在一家名为海城的夜总会,这间夜总会是以前麻五的手下所开,所以这老板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接收麻枫。"谢文东问道:"老板叫什么名?"

"叫黄国栋,三十多岁,短平头,人挺瘦的,还带着一副眼睛。"刘波说道。谢文东深思片刻,点点头,在麻五手下好象是有一个这样【zhè yàng】的人,他道:"你们留人监视那家夜总会了吗?"陈百成一听,脸色一红,没有说话。刘波笑道:"我让王良带了十几个兄弟【xiōng dì】埋伏在附近,他们只要稍有动静,我们马上就能知道【zhī dao】。""恩!"谢文东满意的点头一笑,道:"既然这样【zhè yàng】,我们没有不动手的理由了。凌晨!凌晨十分,我要和麻枫做一个了解!永久的了解!"

谢文东动手时总喜欢【xǐ huan】选择凌晨,不是他喜欢这段时间,也不是他迷信,而是在凌晨时,是人一天之中最疲惫的时候【When】,也是倦意最浓的时候【When】,所以也就是偷袭杀人放火打劫的最佳时机。

凌晨两点半,旅顺口在一片黑寂之中。旅顺本来就不是一个繁华的地方,这里准确来说是座军港,中国【zhōng guó】海上的军事【military】要地,不管是从海上进陆地,还是从陆地去海上,都要经过这里,所以自古以来旅顺都是兵家必争之要地。海城城夜总会位于旅顺南,地脚不算偏僻可也不繁华,凌晨两点多,夜总会的客人基本都走光了,门口站两位守夜的大汉,也是无精打采,呵欠连连,脚下满是烟头。正当两人*着墙壁昏昏欲睡之时,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二人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瞧,眼前不知什么时候蹦出一年轻人,身材不突出,相貌不突出,可一双眼睛亮得骇人。一个大汉疑问道:"你是谁?"

年轻人一笑,道:"我找麻枫!"大汉莫名,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年轻人道:"那当然,我是来要债的。"大汉道:"要债,麻哥欠你多少钱?"另一个高的大汉见状一瞪眼,怒道:"和他费什么话。要债?没钱!你想要债就管我要吧,看看我拳头同不同意!"说着,他挽袖口就要动手。年轻人笑眯眯道:"这个债你可还不起。"高个大汉没将眼前这平凡年轻人放在眼中,冷笑道:"还不起?今天我打你个还不起!"守夜是枯燥的事,这大汉正憋得慌,见有不长眼的送上门来正好拿他开心开心。他抡起拳头打向年轻人面门。大汉的拳头不小,差不多有婴儿脑袋大,这一拳打下去,年轻人可以【can】和鼻子说再见了。不过,这一拳打到得只有空气,年轻人身子快如闪电,迅速一猫腰,躲过这一击,然后猛的向前窜,大汉收力不住,身子也向前趔迄一下,正和窜过来的年轻人撞在一起【stay】【with】,他还没等反应过来,只觉得小腹一凉,接着是钻心的巨痛。大汉张开嘴巴刚要嚎叫,年轻人一拳将他下巴打个零碎。大汉咿咿呀呀的倒下去,小腹上一个双指大的窟窿汩汩窜血。年轻人面带微笑,粘着点点血迹的微笑在黑暗中异常诡异,手中不知道【zhī dao】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狭长漆黑的唐刀。刀是任长风的,不过用刀的人却是谢文东。

谢文东单指一划脸上的血点,笑道:"我说过,这个债你还不起!"最先开口说话的大汉都快吓傻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圆睁,象看魔鬼一样看着谢文东。这时,谢文东身后闪出一个人,然后又是一个……,片刻功夫,他身后站了不下两百人,各个黑布蒙嘴,手握钢刀。其中有一批人手臂上带着红色袖标,上绣‘杀‘字,一批人则带黑色袖标,上绣‘暗‘字。

谢文东看着大汉,后面那几百只眼睛也在看着大汉。大汉终于从震惊中醒过来,也猜到眼前这眼睛明亮的年轻人是谁了,叹了口气,他做了一生中最明智的选择,眼睛一闭,一头向墙壁撞去。‘咚‘的一声闷响,大汉吭也没吭一声,倒地,晕了。

"真是聪明的家伙!"姜森看着地上晕倒的大汉,咧嘴笑了。谢文东道:"所以,聪明的人经常会长命一些。"他将唐刀一晃,带众人走进夜总会。里面光线晕暗,只有几盏小夜灯放出微弱的光芒。椅子上*坐四个人,鼾声四起,桌子上摆了十几支空酒瓶。看他们样子也是守夜的,只是进来‘摸鱼【fish】‘,谢文东冷笑一声,道:"留下一个!"

话音刚落,陈百成献宝似的冲上去,一刀一个,三个大汉连叫声都没发出,在睡梦之中稀里糊涂的被人割断喉咙。陈百成连杀三人,眼睛都不眨一下,挥手给第四个大汉一个大耳光。这巴掌力量不小,那汉子一激灵,从睡梦中惊醒,张开朦胧睡眼,看见眼前出现【chū xiàn】数不清的黑衣人,一时还搞不懂状况。

陈百成横刀放在他脖子上,冷声道:"识取 dù】さ木透依鲜档悖比唬悴幌牒推渌緌í tā】人一样下场的话!"说着,他一指地上的三具尸体,大汉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三个同伴都挂了,脖子上伤口还在汩汩窜血。他一哆嗦,嘴唇都青了,木然的点点头。

姜森上前柔声问道:"我们只找麻枫,和其他【qí tā】人没关系,也并不想伤害你,只要你说出他在哪,我马上就可以【can】走人!"

他表示,这几天,自己沈?铡⒓焯帧⑺伎迹?朗崂砬骞?去4年来施政不尽理想、未能充分体察民意、沟通不够好的地方
首度于市民广场打造一座时光溜滑梯,可以从二楼廊,溜过闪闪发亮的溜滑梯,下方还有梦幻的泡泡球池,即代表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登陆星球!
警方初步调查,双方经酒测值数皆为0,至于详细车祸情形还有待清,但幸好无造成人员伤亡,仅陈姓驾驶右脚轻微撕裂伤
宜兰检方原订13日传陈文昌到案清案情,因当时正值选举,陈文昌以选举工作【gōng zuò】繁忙为由向检方请假,直到选后的28日才到案说明,陪同侦讯的还有陈文昌夫人余玉女,2人庭讯约10余分钟
开启《ETtoday新闻云APP》,点选左上角摺叠选单入口,即可展开侧栏;立马点选
,由于【Meanwhile】彰化县力推离岸风电,也是绿能发展的风光大县,计画在2025年建置5

大汉本想不说,不过一看陈百成阴森的眼神还有那把粘满血腥的刀,差点没把肠子掏出来,结巴道:"麻……麻枫在三楼,左手边最里面的房间。"谢文东一探身,眯眼笑道:"兄弟【xiōng dì】,你没骗我?"大汉虽然不认识【rèn shi】他,但见这些黑衣人对他的表情知道这人一定是头,他忙道:"我绝没说慌,麻枫确实在那个房间,大哥饶命啊!"

谢文东点点头,没理这人,提刀上了楼,其他人纷纷跟在他身后往楼上走。见这些凶神恶煞上了楼,大汉长长出了口气,还没等他起身,本来已经【have been】从他身边走过去一人又退回来,到他身后一捂住他的眼睛,小声道:"兄弟,对不起了!"说着话,他手中刀快速划过大汉的咽喉,大汉气管被割断,一声也发不出,大张的嘴巴里只有微弱的‘古古‘声音。

上了三楼,按那大汉的说法,众人来到左手边最里面的房间,谢文东刚要开门,被姜森拦住,小声道:"东哥,让我来吧!"

他轻轻扭动门把手,发现上了锁,回头挥挥手,示意众人后退,然后拿出早已经【have been】按好消音器的手枪,对着门把手就是一枪。‘啪‘的一声响,门锁被打出个大窟窿,姜森抬腿将门踢【play】开,一个箭步窜了进去。几乎【jī hū】同时,还有一个身影和他一起进入,不是别人,正是见功就想枪的陈百成。杀死麻枫,这功劳多大,机会【jī hui】摆在陈百成面前而又让他不去争取,比杀了他还难。

进来后,陈百成二话不说,来到床前,一刀就刺了下去。可刀上传来的感【gǎn】觉软绵绵的,不想是刺在人身上,他心中一惊,一把将床上被掀开,下面哪有半个人影。陈百成急忙道:"东哥,我们上当了!"

谢文东眼睛扫过房间,眼神落在床上,良久,他笑眯眯道:"有些人被吓破了胆,不敢正大光明的睡在床上,而是选择床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姜森听后,毫不犹豫,一把将床斑掀开,下面果然躺着一个人,不是麻枫还是谁?!陈百成一喜,上前把麻枫抓出来,问道:"东哥,你是怎么知道他在床下的?"谢文东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和麻枫对到一起。其实在黑道中,被追杀的人都有睡在床下的传统,狭小可以给人安全【safest】感【gǎn】。加上谢文东看见桌子上有酒薄緋iào】锩婊褂胁械危得鞲毡蝗撕韧瓴痪谩緎hortly】。床上有遗迹,显然是刚做完爱留下的。自然【natural】而然,谢文东猜到麻枫是躲在床下睡觉。

麻枫虽然被陈百成提着,但目光依然凶狠,咬牙道:"谢文东,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谢文东无奈道:"我只是收回本应该【yīng gāi】是我的东西。"麻枫气道:"什么?"谢文东冷道:"你的命!"麻枫身子剧烈挣扎起来,不知是他的力量太大,还是陈百成有意的,麻枫突然挣脱开,肩膀一晃,没见他手臂怎么动,可是一把漆黑手枪已经出现【chū xiàn】在掌中,他大喊道:"要死我也和你一起死!"说着,对着谢文东的眉心就是一枪。

"砰!""玎玲玲!"随着【Along with】一声枪响,接着是一声干脆的金属声音,谢文东手中唐刀应声而折。陈百成傻了,姜森傻了,刘波也傻了,谁都没想到麻枫的枪竟然能这样之快,更没想到的是,谢文东竟然能在这里进的距离防住这一枪。

原来,就在麻枫肩膀一晃时,他已然猜到这是他准备【ready to】掏枪的动作。这个动作他不陌生,在金三角他见过,在胸口中枪的时候也见过。心中虽惊,但还保持冷静,算准上次麻枫一枪没把自己打死,十有**会猜到自己穿了防弹一之类的东西,这次他会打自己的眉心。谢文东瞬间立起唐刀,在麻枫扣动扳机一刹那,挡住自己的眉心。

他算对了,子弹确实奔他眉心而来,正打在唐刀上,发出玎玲玲一声脆响,刀身折断,谢文东被子弹的冲力撞得连连后退,直至身子顶住墙壁,看了看手中断刀,惊出一身冷汗。麻枫也发傻,他简直不敢相信【xiāng xìn】谢文东还是一个人,人怎么会挡住子弹?可是他再没有机会【jī hui】弄明白这些,眼前突然红影一闪,一张红色卡片飘荡着出现在他视线之内,还没弄明白它是什么,随着【Along with】一声微弱的枪声,子弹在麻风的脑袋划过,飞出窗外。麻枫的太阳穴被打出两个血窟窿,身体直挺挺的倒下去,躺在地上,卡片落在他眼前,这时,他看清卡片上有一很大的‘杀‘字。

卡片,是姜森扔的,枪,是刘波开的。二人没去看将死的麻枫,而是将目光直钩钩射在陈百成的脸上。姜森冷然道:"给我一个好解释!"陈百成咽下一口吐沫,看了看姜刘二人,然后扑通跪倒在地,对着谢文东哭喊道:"东哥,我不是故意的,是我一时失误,你惩罚我吧!"话音未落,房外开始【kāi shǐ】大乱,人生鼎沸,脚步声轰响。显然麻枫的枪声惊动了夜总会里的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一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