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则 - 第三十二章 选中

所属目录:第十三卷 地下法则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

谢文东说道:“我可以<can>搞定陈启程,至于叶部长对我的承诺……”

叶龋糰ttitudes>偾辶⒖蹋糶ogo>接话道:“只要谢先生能说到做到,我也绝不会对谢先生食言。”

谢文东点点头,含笑说道:“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叶荣清沉吟片刻,禁不住好奇地问道:“谢先生打算怎么做?松山分局可不是个小分局,平日里,分局里的警员至少也得有数十人。”

目前陈启程被关押在松山分局,因为是重要<important>人证的关系,看管得很严,而且<but>还是住在单间里,平时除了看守他的警员,旁人难以接近。

谢文东问道:“叶部长有没有办法让我的人混入松山分局,接近陈启程?”

叶荣清苦笑,摇头说道:“松山分局的局长萧正修,可是绿营中的铁杆,他自然<natural>十分清楚陈启程的重要<important>性,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除掉陈启程……”

他看了谢文东一眼,摇头说道:“难啊!”

谢文东耸耸肩,随口说道:“我知道<zhī dao>了。叶部长,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叶荣清挽留道:“谢先生吃过晚饭了吗?留下来,我们大家一起<with>吃顿饭嘛。”

谢文东摆摆手,说道:“陈启程的事,我还得再琢磨一下,等事情<shì qing>办妥了,我再和叶部长吃饭也不迟。”

在叶荣清的眼中,谢文东的确是个能办事的人。

谢文东说他可以<can>拔掉vivi,真就说到做到了,一把大火,将vivi烧了个干净,只是天合会那边太没用,连销个赃都能搞出这么大的纰漏,被民进党抓住了小尾巴。

叶荣清站起身形,和谢文东握了握手,说到:“既然是这样<zhè yàng>,我就不多打扰谢先生了!”

说着话,他目光一转,又看向肖雅,笑问道:“肖小姐总可以留下来,与我一同共进晚餐吧?”

他故意文绉绉的样子,让肖雅差点吐出来。

不等肖雅说话,谢文东含笑说道:“叶部长也知道<zhī dao>,我在台湾<tái wān>只是个外地人,很多事情<shì qing>,还需要小雅帮我协调。”

叶荣清看向谢文东,过了片刻,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那好,谢先生,我等你的好消息。”

谢文东再没有说话,一只手插进口袋里,迈步向外走去,另只手向后面挥了挥。

等谢文东和肖雅离开<lí kāi>会客厅,叶荣清冷冷哼了一声,说道:“真是不识抬举!”

在叶荣清的观念里,女人只是工具罢了,无足轻重,谢文东对肖雅的维护,让他觉得<felt>自己<zì jǐ>被扫了面子,心情自然<natural>不爽。

可现在他还偏偏要用到谢文东,即便不爽,他也只能暂时忍下这口气。

他心里正愤愤不平,电话响起。叶荣清拿出手机,看眼来电,下意识地站起身形,把电话接通,然后毕恭毕敬地说道:“林老!”

“荣清,最近党团的情况很不对啊。”

“是是是,林老,我……我正在想办法处理!”

“怎么处理?”

“现在最麻烦的就是那个陈启程,只要没有这个人了,事情就好办了。”

“这次的麻烦已经<yǐ jing>够大的了,你不能把麻烦越搞越大。”

“林老,我明白!这件事,我已经<yǐ jing>安排谢文东去做了。”

“谢文东?!”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问道:“他靠得住吗?”

“林老放心,我们和谢文东有过合作<cooperation>,是个很会办事的人。”

“嗯,就这样<zhè yàng>吧。”说完话,手机的那一头挂断了电话。

这次给叶荣清打来电话的人是林光中,国民党的幕后大佬之一。

林光中在党内已经没有职务,但威望、地位<Brydon>仍在,而且<but>,他目前还是台北商行的董事长,手里掌控着台北商行的大部分股份。

但这些股份并不是他个人的,而是属于国民党,这里面又涉及到国民党的党产问题<foul-ups>,错综复杂。

总之,台北商行一直都是国民党得到政治献金的大户,而像台北商行这种表面上看是私人企业<qǐ yè>,实则是国民党党产的公司,在台湾<tái wān>还有许多<xǔ duō>。

所以在掌握资金这方面,国民党对比民进党,它的优势太大了。经过两蒋时代的积累,国民党的党产,明的、暗的,合到一起<with>,只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可是拥有再多的党产,也架不住国民党的无能,架不住国民党的败家,在资金方面,国民党对民进党明明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但它就是能把执政的位置<wèi zhi>拱手相让。

所以说,台湾的这些政党,没有谁更好,只有谁更烂。当然,在更烂的这个范畴里,国民党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佼佼者。

谢文东和肖雅离开<lí kāi>锦唐私人会所,返回阳明山别墅。

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肖雅突然开口说道:“谢谢东哥。”

这几年来,有许多<xǔ duō>学生<xué sheng>、专业人士,在各式各样的国际竞赛中,都有优异的表现<performance>
委内瑞拉目前面临经济<jīng jì>衰退危机,马杜洛政府先前才宣布,将公部门200万名员工的每日工时减至6小时,并在6月6日以前的周五都放有薪假,实行周休3日的政策,如今再度为了节电,再祭出周休5日新政策,除了公务员,小学和中学现在周五也不用上课
15%,借款利率经合理换算高于法定最高?L年利率,非一般人于正常状况下所能或所愿负荷,恐怕涉有刑法
期间从一再否认的暗箱操作,到后来即便曝光,也不理外界反应,自顾自继续加强岛礁建设<jiàn shè>
拥抱陌生人:母亲、闺蜜、伴侣等的拥抱最能安慰人心,美国纽约州某地有提供这样的服务<fú wù>,收费为1小时60美元<měi yuán>(约新台币1900元)
根据挪威移民局(UDI)宣布的计画规则<regulations>,前500名申请的人都会提供奖金,而只要是2016年年4月1日前抵达,并且已提出申请庇护的人,都算在符合申请资格的人当中
委内瑞拉缺电问题严重,总统<zǒng tǒng>马杜洛再推省电新政策,要求公务员4、5月期间周休5日,26日开始<kāi shǐ>将每周三、四、五定为公务员的非工作<gōng zuò>日,而且休假期间薪水照样支薪
APP及电脑<computer>网页双申办,让客户<customer base>免出门,最快3小时内就能让股票<stocks><ticket>变现金,以满足<mǎn zú>投资人短期资金需求

谢文东不解地看着她,问道:“谢我什么?”

肖雅低头说道:“东哥刚才没有把我留在锦唐会所。”

谢文东眨眨眼睛,笑了,说道:“不般配。”

“啊?”肖雅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谢文东笑道:“你和叶荣清,不般配。”

肖雅先是哦了一声,而后才回过味来,东哥这话的意思是,如果叶荣清再年轻点,再英俊点,他就把自己<zì jǐ>留下了?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谢文东,后者也正在看着她,眼中盛满了浓浓的笑意,肖雅这才明白,原来东哥是在开自己的玩笑<joking>。

她玉面一红,小声说道:“就算叶荣清再年轻,再英俊,我也不愿留下。”

她的声音很小,不过谢文东还是听到了,他眼中的笑意更浓。

过了好一会,肖雅问道:“东哥,我们怎么才能灭陈启程的口?”

在肖雅看来,这完全<wán quán>是一件不可能<kě néng>完成的任务。但许下承诺的人是谢文东,那事情就不一样了,在肖雅看来,这世上没什么事情是谢文东解决<jiě jué>不了的。

谢文东揉着下巴,望向车窗外,沉吟片刻,他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台北市长好像是国民党的党员。”

肖雅下意识地点点头,正色说道:“陆弘益是国民党的人。”

台北市长陆弘益,算是国民党中的高材生。

他是律师出身,学位高,职业好,形象<xíng xiàng>也出众,加入国民党没多久,就迅速攀升到中层,并在国民党的支持<support>下,成功<走上人生巅峰>当选为台北市长。

陆弘益成为<Become>台北市长后,民众的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他在国民党的地位<Brydon>也随之大幅攀升,现在已经介于中层和高层之间。

肖雅对陆弘益这个人还算是了解一下,把自己知道的向谢文东详细讲述了一遍。

谢文东听后,说道:“我想和他见一面,肖雅有没有办法?”

肖雅想了想,说道:“东哥,我可以试一试。”

在肖雅的印象中,陆弘益这个人比较正派,以她鼎盛集团副总经理的身份,邀请一般的政府官员出来吃顿饭,没多大问题,但想邀请陆弘益,肖雅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听肖雅说的底气不足,谢文东淡然一笑,语气轻快地说道:“试试看,能把他邀出来,固然最好,不能邀他出来,也没关系。”

翌日,肖雅给陆弘益打去电话,讲明自己的身份后,提出想请他吃顿饭。电话那边的陆弘益,没有多做考虑,当场就回绝了。

陆弘益向来小心谨慎,也懂得洁身自爱<ài>,很注意<危险信号>自己在公众<gōng zhòng>心目中的形象<xíng xiàng>。

平日里,邀请他的企业<qǐ yè>不少,要么是饭局,要么是参加活动,陆弘益基本上都是能推就推,即便是很多和国民党关系密切的企业邀请他,他通常也不会去出席。

台北市长,这个职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知有多少人盯着,可陆弘益当选市长后,一直让人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就连专注于见缝插针二十年,找到一丁点问题都能夸张到比天还大的民进党,都拿陆弘益无可奈何,可见这个人的谨慎程度。

这次肖雅打来电话,邀他参加饭局,陆弘益还是和平时一样,当即就回绝了。

由于<Meanwhile>是高知分子,他的回绝也不会让人感<gǎn>觉难看,以公务繁忙为由,而后又感<gǎn>谢了肖雅一番,说以后有机会<offer>了再一起用餐。

陆弘益的圆滑,以及客气的态度,把能言善道的肖雅都堵得无话可说。

和陆弘益通完电话,肖雅找到谢文东,摇头苦笑道:“东哥,我刚刚给陆弘益打了电话,他不肯应邀。”

谢文东对此并不意外,一个时时刻刻都小心谨慎,做官做到如履薄冰的市长,想邀请他出来吃饭,也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肖雅看了谢文东一眼,话锋一转,问道:“东哥,要不我给老王打个电话,让老王试一试。”

她说的老王正是王龙堂。在商界当中,王龙堂的名头可比她肖雅大得多,王龙堂的面子,也比她大得多,由王龙堂出面邀请陆弘益,或许可行。

谢文东不置可否,肖雅立刻<gogo>拿出手机,给王龙堂打去电话。

电话接通后,肖雅按下免提,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直截了当地问道:“老王,东哥打算约陆弘益出来,你有没有办法?”

电话那头的王龙堂沉默少许,说道:“我先后曾邀请过陆弘益三次,他一次都没接受<jiē shòu>。这个人,完全<wán quán>是个死脑筋。”

刚开始<kāi shǐ>,谢文东只是觉得<felt>自己可以用得上陆弘益这个人,但是<dàn shì>现在,他开始对这个人感兴趣了。他笑问道:“老王,有没有办法接近这个人?”

“这……”王龙堂阴沉片刻,说道:“东哥,陆弘益有个女儿,据说让陆弘益不太省心,交的男朋友,好像是个没有固定职业的小混混。”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是六道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三十二章 选中,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最新章节无弹窗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