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数千人对峙着,竟然没有一人说话,场面静得可怕,静到两个相临的人都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萧方正犹豫不定时,庄外车声轰鸣,警笛声四起,他心中一惊,看向谢文东疑问道:“你竟然报警?”

谢文东展颜而笑,心中长出口『chū kǒu』气,警察『policeman』来得很及时啊!他笑道:“没错,我确实抱了警,警察『policeman』就是我所说的援军!”

“你……”萧方摇摇头,差点气笑了,江湖上的相互撕杀竟然找来警察,这事好象没有几个人能做出来的,面子上过不去是一方面,最主要『main』的是双方都不清白,叫警察来干什么,抓自己『zì jǐ』吗?他点点头,叹道:“我真是佩服你!”

谢文东道:“后面的事情『affair』我想你会更加佩服我的。”正说着话,一辆警车开进场中,车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穿西装的发福中年人,绿豆大的眼睛在场中的双方身上扫来扫去。萧方一看,熟人,正是南京市局长廖准佳,和他关系非比一般,上前微微点下头,说道:“廖局,你怎么也来了『lai l』?”

廖准佳叹了口气,不满道:“你以为我想来啊,是有人报案,说这里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抢劫凶案,死伤人数不详。”

“抢劫凶案?”萧方摇头道:“我想这一定是误会了,这里没有抢劫,也没有凶案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廖局,我看你还是回去『hui qi』的好,半夜还出来工作『work』,累坏身体怎么办,再说,为了假抱而奔波,更是不值得。”他边说话边眨眨眼睛,意思是让他快点走。他心中火烧,谢文东低气十足的说有援军,原来是警察,自己『zì jǐ』还耽误那么久时间没敢动手,活象是一个傻子『foolish man』。

萧方是瞪眼说瞎话,地上躺着的受伤之人不下数十,惨叫声时起,差点就血流成河。

廖准佳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环视一周,说道:“是啊!这里怎么看都不象发生抢劫凶案的现场。”说完,他又嘟囔道:“不知道『zhī dao』是谁抱的假案?”他正说着,谢文东笑眯眯的走上前,说道:“是我抱的案!”廖准佳一楞,上下打量一番,问道:“你是谁?”“我是谢文东!”“啊!啊?”廖准佳小眼睛瞪得滚圆,心中暗惊这人就是北洪门的老大啊,真象传说『chuán shuō』中一样年轻。北洪门和他也有关系,不敢得罪,笑容满面道:“原来是谢……谢兄弟『就像安全套』,不过,”他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你老弟报案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你南北之战我们警察不插手的。”

谢文东笑呵呵道:“南北之战警方确实不应该『yīng gāi』插手,不过,有一件事你必须得管!”说着话,一挽廖准佳的胳膊,笑道:“跟我来瞧瞧吧!”不由他分说,谢文东拉着就走。廖准佳回头看向萧方直皱眉。萧方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zhī dao』谢文东要让廖准佳看什么,他正奇怪,谢文东回头笑道:“萧兄如果不介意也可以『can』一起『with』来。”

萧方点头一笑,说道:“好!”心想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他旁边的手下急忙拉住他,低声说道:“天王,小心有诈!”萧方摇头一笑,道:“有市局长在场,他不敢把我怎样!”这话既是对他手下说的,也是在对谢文东说。谢文东怎么会听不明白,哈哈一笑,说道:“我自然『zì rán』不会把你怎样,只是看场好戏而已。”

谢文东领着二人向小楼走去,门口还堵这几十何诚手下,手中拿刀,逼在人质脖子上。谢文东淡淡道:“你们让开!”那些人现在都有了主心骨,横眉立目,不为所动。萧方手一挥,说道:“你们先让开!”这些人可以『can』把谢文东的话让放屁,可对萧方的话却不敢不从,纷纷闪身让出一条路来。谢文东冷笑一声,大步走进。被他们逼住的那些人质一见谢文东,眼睛发亮,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不过,话却没敢多说一句。脖子上的刀取 dù』盟谴笃疾桓掖P晃亩蛩堑愕阃罚硎景残模奘隆

三人上了楼,走进娱乐『entertainment』室,推门一瞧,连谢文东都忍不住皱眉,里面哪里还是娱乐『entertainment』室,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死去的没死去的人横七竖八,满地都是,兰色的地面都被染成红色,人来没等进,血腥味先迎面扑来。

廖准佳双眉紧锁,他虽然是市局长,但这种场面见得也不多,带着责备看眼一旁的萧方,意思是你们做的太过分了。萧方不已为然,这就是江湖,江湖本来就是血腥的地方,既然选择进入这里,就应该『yīng gāi』有流血的准备『ready to』。见廖准佳看向自己,他冷笑一声,说道:“不就是死几个人吗,谢兄不是就让我们看这个吧!?”

尚米榭.巴斯奇亚于1960年出生,虽然父母『Parental』皆为南美洲移民,他却是个道地纽约之子
朱立伦除了有必要真诚地做乙该做的事之外,还需明白,参不参选2016,都不影响他参选2020
既然如此,与其保存实力,不如挺起胸膛为国民党、为蓝营2016再牺牲一次
在续航力方面,Samsung GALAXY S6 电池容量 2550 mAh,待机时间 175 分钟,GALAXY S6 edge 电池容量 2600 mAh,待机时间 220 分钟,电池都不可更换,但是『But』都支援 9V,1

谢文东眯眼看向萧方,点点头,缓步走进场中,来到一具尸体前,将它身子一翻,看清面容,平静道:“这位是c市地税局长!”“什么?”廖准佳一听,眼珠子差点飞出来,急忙上前问道:“这……这人是谁?”

谢文东淡然说道:“c市地税局长,到南京来旅游『lǚ yóu』的。”他又走到一个受伤昏迷的中年人身前,说道:“这位是c市市长秘书,也是到南京旅游『lǚ yóu』的。还有……”谢文东指着地上或死或伤的人,一个一个介绍。“这位是c市市局副局长。”“这个是c市林业局长。”“这个是……”他说得很平静,可廖准佳边听边擦冷汗,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介绍完,谢文东回头笑道:“对了,外面人质里还有一位c市副市长,反贪局一位处长等等,廖局是不是想和他们认识『known』一下。”

廖准佳咽下一口吐沫,现在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还了得,这么多国家干部在自己管辖的地方又死又伤,自己可不是被不被撤职的问题『wèn tí』,弄不好……他不敢再想下去,木呆呆的看向萧方。这时的萧方脸色已难看都极点,一会红一会白,一会又变青,他瞪着谢文东,良久才狠声道:“你好毒啊!”

谢文东得意而笑,说道:“对付非常之人不用非常的手段,这么能行?”他转头又对廖准佳说道:“廖局长,现在,你说这里还不算是凶案现场吗?凶手的主谋就站在你面前,这点下面那些人质都看得也听得清清楚楚,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哦,这个……”廖准佳心中可为难了,萧方和自己关系不错啊,平时大好处小好处没少给自己,抓他,自己下不了这个手,可不抓,那自己恐怕就要被别人抓了。他左右为难,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最后一咬牙,厚着老脸走到谢文东面前,脸上挂笑,只是挤出来的笑容异常难看。他说道:“你们南北两家都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忍心下手抓你们呢。这次就请谢兄弟『就像安全套』高抬贵手,饶过萧方一次,我先多谢了!”说着话,他弯腰深施一礼,用话先扣住谢文东。

谢文东眼睛一眯,心说这廖准佳和萧方的关系真看出不一般。他本来也没有非把萧方抓起的想法,就算抓了他,凭南洪门的实力将其救出也不是难事,干脆就卖个人情给廖准佳好了。想罢,谢文东微微一笑,道:“既然廖局讲情,我没什么意见『yì jian』。”

廖准佳再次谢过谢文东,转头对萧方叹了口气,指了指窗户,说道:“萧老弟,你跳窗户跑吧,以后也别再回来了『lai l』。”

萧方这时心中大乱,脑袋嗡嗡做想,他做梦也想不到谢文东竟能悄悄将一群国家干部请到山庄内,被自己一方所误杀。一招棋错,满盘皆输。就算他头脑过人,这时也是发蒙,他问道:“我外面那些兄弟怎么办?”

廖准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要对上面有个交代啊!”“唉!”萧方仰面长叹,向谢文东点点头,怒声道:“好!你真行,这次我输给你,下次定会讨回!”说完,也不等谢文东答话,打开窗户,飞身跳了出去,从山庄后身落荒而逃。

谢文东这次做得确实很毒,毒到没有给萧方一丝翻盘的机会『offer』。如果要是普通人被杀,廖准佳上下打通一番也就帮他摆平了,不过这死的是干部,国家干部,死伤还不是一个两个,如此大事定会惊动中央,把他放走,廖准佳已经『yǐ jing』担下很大风险,金钱『jīn qián』朋友能做到这点实属不易。这些干部都是谢文东让灵敏找来的,考虑她在甘肃『Gansu』新建分舵,和那里的关系较熟,同时c市距南京不远,十一期间组织那里干部前来旅游,吃喝玩乐,所有『all』费用全部『quán bù』洪门给出,这样『then』的好事谁不想参加,所以c市的干部来了一大批,萧方的消息也算灵通,这些干部刚到洪武山庄探子就回报给他,连他自己都以为那是北洪门内的干部给谢文东这位新任大哥助威来的,哪知坏事就坏在这些人身上。来的这些干部没有几个是干净的,见洪武山庄景色宜人,里面又有数不清的美女『做梦都想干』,一各个原形毕露,夜夜酒色,等何诚领人杀来时,根本没有反抗之力,所以,何诚还觉得『felt』奇怪,怎么北洪门内的人如此草包,不堪一击。从头到尾,一直都按着谢文东算计进行,兵不血刃,将萧方一脚踢『play』出南京。

萧方逃出山庄,隐约能听见山庄内警报声乍起,人声鼎沸,时不时还有枪声传出。他心中一酸,眼泪『tears』掉出来,这一仗败得真叫惨啊,自己浑身是力却没有用武之地,连打对方一拳的机会『offer』都没有。他含泪而叹,谢文东确实诡计多端,不过他不服气,心里闷得喘不上气来,象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他摇摇晃晃跑到公路上,好不容易拦辆的士,坐车回总部『zǒng bù』。他想从整手下,再向向老大要些人手,和谢文东决一死战。回到堂口,他刚下车还等往里进,暗中跳出不下二十人,手中握刀,领头一人身材魁梧高大,挥手将他拦住,冷笑道:“此路不通!”萧方心中一沉,问道:“你是何人?”

那大汉哈哈大笑,说道:“我只是无名小卒,洪门谢大哥麾下大队长一名而已!”

萧方脑袋嗡了一声,不用说,堂口现在已经『yǐ jing』被人家占领了。他二话没说,跋腿就跑。这大汉正是谢文东派出攻打南洪门堂口的魏子丹。其实现在堂口并没有被打下来,由于『yóu yú』萧方早有安排,留下一百多人镇守,魏子丹打得不怎么顺畅,发动几次进攻,都是无功而反,正在为难之既,见有一人仓皇而来,他不认识『known』萧方,可他手下有认识的,急忙上前道:“魏大哥,来的这人是萧方!”他一听,哈哈一笑,心道活该我立功啊!见萧方走近,他从暗中跳出,见对方没说上几句话,抬腿就跑,这他哪能放过,领人追了下去。萧方现在是无心再战,见到胡同就往里钻,有个旮旯就往里挤,急急如同丧家之犬。

魏子丹领人还真没抓住他,追了一阵,萧方的身影消失在胡同里,魏子丹心中悔恨难当,大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不过他也算会利用机会,对手『duì shǒu』下大声说道:“萧方就一个人跑回来,不用说,他一定是被大哥打个全军覆没,南洪门的人也不过如此,你们跟我回去『hui qi』拿下南寇堂口,庆功宴上也得有我们一席之地!”众手下一听,情绪激扬,纷纷叫嚷道:“对!庆功的时候『shí hou』我们也不能落于人后!”“我们绝不给魏大哥丢人显眼!”

魏子丹领人又从新回去,继续攻打堂口。魏子丹是真着急了,把上衣脱掉,赤膊上阵,一马当先杀在最前面,下面的兄弟见老大如此勇猛,也各个奋勇上前。萧方留下那一百来人这回是顶不住了,节节败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