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一路上没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意外,或许正象谢文东所说,南洪门也没想到他会杀个回马枪,冒这么大风险返回市内。谢文东看了看表,心中默默盘算一番:看来和秋凝水说不上告别的话了,只好等下次再来时向她赔不是。临上飞机《用来打的》前他和东心雷通了电话,询问南北战况如何《how》。得到的消息令他大为放心,自从萧方又被打出南京之后,南洪门士气大落,各地纷纷封闭自守,一方有难,其他《other》临近势力不敢出人增援,连连被攻陷,东心雷挟上次受伤之仇,一路上势如破竹,大有一鼓作气打到南洪门经济《jīng jì》重心的上海。谢文东沉思良久,南洪门的颓败是他意料之中的,东心雷的能力他也认可,只是没想到这样《zhè yàng》顺利,不过,向问天哪都可以《can》丢,却丢不起上海,那里是他的经济《jīng jì》重地,南洪门大半企业《qǐ yè》坐落在这,上海一失,相当于南洪门经济支柱塔了半边天,那对于向问天来说是致命的。洪门说自己《zì jǐ》是江湖上的帮派,其实本质上就是黑社会。黑社会和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其本身有没有企业《qǐ yè》的支撑。说简单点,有企业的流氓就是黑社会,没有企业的流氓就是地痞无赖。南洪门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一旦失去麾下企业的经济支柱,离冰峰瓦解也不远了。上海一战关系到南洪门的命脉,向问天会把他压箱底的力量拿出来,这仗之艰苦是可想而知的,谢文东不奢求东心雷能打下上海,只要能把战场推到这里就是胜《win》利《victory》。不过这话谢文东并没有说,他不想给东心雷强加框框,让他自己《zì jǐ》发挥,只是临挂电话前叮嘱他做事之前要多加考虑,小心、谨慎是制胜《win》和确立不败的基础,如果需要人手,尽可以《can》从t市及南京临近地区调动。谢文东的话无疑是把北洪门大权全部《quán bù》交到东心雷手中,可见对他的信任,东心雷心中一暖,连连答应,转念一想,又觉得《jué de》不对劲,问道:“东哥,你不回来吗?”

谢文东一笑,只是说道:“要让向问天头痛只要多开战场,让他首尾难顾。”说完,谢文东道声珍重,挂断电话。

谢文东取道回h市,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zhī dao》,连东心雷都以为他还在昆明,打算开辟第二战场呢。一路北上,天气渐冷,谢文东等人的衣服是越加越多。南方的冬天是阴冷,潮气比较大,无风不寒,风一吹,冷飕飕的。而北方的冷是干巴的,没有任何掩饰,在外面站一会让你有全身血液都凝固的感《gǎn》觉。过了dl,任长风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东北的冬天。

h市,冰雕雪琢的城市《chéng shì》,放眼一往,眼中除了一片雪白别无杂色,没有尽头,直通天边。站在平旷处,天地相连,荡荡浩气油然而《however》生。东北的汉子是血性的,他们的性格也如同北方的寒冬,直接,干脆,一举一动中流露出未加掩饰的豪爽。当然,什么都有例外,谢文东就是个例外,虽然他有不失豪爽的地方,不过李爽却经常说,东哥的肚子有十八道弯弯绕。

谢文东等人做车回到h市,事前也没通知《supercup》任何人,可以说是无声无息到了h市。一行人等明显比在昆明时‘胖’了一圈,里面毛衣绒裤,外面羽绒服,谢文东和姜森还好点,毕竟是东北出身,这样《zhè yàng》的天气早已经《have been》适应,金眼等五人在h市时间不短,也没觉得《jué de》怎样,反倒是任长风,全身武装,羽绒服是大号的,快把全身都裹住,围脖把领子系得紧紧的,即使这样还是缩着脖,一向高昂的脑袋这时也快要钻进衣服里。金眼用胳膊肘碰了碰姜森,笑道:“看过大号乌龟吗?”边说还边向任长风努嘴。

任长风脑袋快要挤进衣服里,耳朵可好使得紧,他一仰头,瞪着金眼道:“想打架《dǎ jià》啊?!”刚说完,脑袋又缩了回去《hui qi》,双手插进袖口内,机灵灵打个冷战,吸了口鼻涕,对谢文东道:“东哥,快找个安身的地方吧,受不了了。”

姜森哈哈一笑,自豪道:“到这不就等于到家一样嘛!想住哪,随便你挑。”

谢文东也是一笑,悠悠道:“老森,你说现在李爽在干什么?”姜森仰头琢磨片刻,肯定道:“不是在喝酒,就是在睡觉。”“恩!”谢文东点点头,道:“会在哪喝酒呢?”姜森一抹胡碴上的寒霜,道:“胖子说过,外面再好也不如家里舒服。”谢文东知道《zhī dao》他指的家是哪,一拍手,哈哈笑道:“我们回家!”

“李爽是谁?”坐在的士上,任长风忍不住问道。谢文东一提这个名字,连眼睫毛都在笑,那不似平时的假笑,而是出于真心的喜悦,这点他能看得出来,所以他更加奇怪。谢文东重重*在坐椅上,仰面长叹道:“李爽,是我的一个兄弟《xiōng dì》。可以换命的兄弟《xiōng dì》。”任长风眼睛连眨,简直不敢相信《xiāng xìn》自己的耳朵,这个世界《shì jiè》上竟然还会有可以让谢文东换命的人。姜森笑道:“没有和我们一起《yī qǐ》打过天下的人又哪能理解。我们文东会里有一只虎,一条龙,虎就是李爽。”

“哪龙呢?”任长风对文东会的好奇是由来以久,只是一直没抓到机会《jī hui》问。谢文东眯眼道:“龙是一个长有三只眼睛的人。”任长风一撇嘴,嘟囔道:“人怎么会长三只眼睛呢?”姜森摇头道:“如果你没看见过他第三只眼睛,你不会了解他的可怕。”任长风越听越糊涂,看着姜森,好奇问:“那你在文东会里是什么?”

姜森淡然一笑,道:“我只是一小兵。”谢文东一拍姜森肩膀,笑道:“过分贬低自己可不好。老森是我们文东会里的一条蛇,咬一口就能致命的眼镜蛇。”姜森苦笑,不知对谢文东的评论《píng lùn》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仔细一想,说得也不是没道理,血杀不就如同毒蛇一般吗?被咬一口,不死也让人脱层皮。

谢文东的目的地是金鹏留给他的那间别墅,文东会高级干部的聚集地。以前这里被做为临时总部《zǒng bù》,后来随着《Along with》帮会的壮大,人越来越多,本不小的别墅也变得拥挤,加上位于郊区,地处偏远,不再适合众人短时间内聚集,临时总部《zǒng bù》也就自然《natural》而然的被市中心《zhōng xīn》更大更豪华的建筑替代。但象李爽高强等人在这里已经《have been》住习惯,总部虽然搬走,他们却还是住在这里。

还是有这种人!直接停进别人家车库,而且《ér qiě》还不留电话,停得理所当然一样
文化大学广告系的同学拍摄KUSO影音,将老师《lǎo shī》们分成爆怒型、温驯型以及念经型三种类型,对于吵闹的同学们总是束手无策,在透过链结启动后交由正义魔人来替老师《lǎo shī》解围,进而让师生间的互动升温,建立良好的师生关?S,暖化大作战正式启动
,他将动漫画及科幻电影《diàn yǐng》情节融入原本生硬的物理课程中,让许多《xǔ duō》视物理为陌路的同学燃起了兴趣
精品旅游《lǚ yóu》产业发展与新旧动能转换高端论坛29日在山东大厦召开,12个精品旅游《lǚ yóu》重点项目现场签约,总投资1200亿人民币
到底怎么办!一名妈妈抱怨,她已经帮女儿穿了洋装、蓬蓬裙,但由于《Meanwhile》女儿的头长得很慢的关?S,女儿却还是常常被路人叫
坤坤被妈妈严肃教训时,不是嚎啕大哭或耍赖,反而《fǎn ér》嘟起小嘴、两眼泛泪,被妈妈摸脸安慰时,还有点傲娇的将视线往左右两边转移,直到眼泪《tears》

等的士快要接近别墅时进不去了。只见路旁停有两辆白色面包车,道中和车旁站了三名大汉,一身黑色大衣,领子立起,嘴中叼烟,其中一人双手叉兜,歪着脑袋,大咧咧往路中一站。的士在他身前停下,那人上前弯腰看了看司机,转目又看了看车中的谢文东等人,问道:“哥几个,来这有事?”司机一看这架势,吓了一跳,以为大白天碰上车匪路霸了。

谢文东奇怪,不知道李爽什么时候《When》在这里设下路卡,看来粗人也有细小秅ǎn》牡氖焙颉禬hen》。想到这,谢文东展容一笑,道:“我找人。”

“找人?”大汉上下看了看谢文东,见他头发齐眉,普通的学生《xué sheng》头,相貌普通倒也算是清秀,只是一双眼睛比较特别,单凤眼。那人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笑道:“你找人?你成年了吗?这里没有你认识《rèn shi》的,快走吧。”

谢文东暗自点头,这大汉虽然没礼貌,但言语并不坏,不想逗他,直接说道:“我找李爽。”

“啊?”大汉一楞,再次打量谢文东一番,疑问道:“你是……?”

谢文东飘身下了车,姜森等人也纷纷下来,把的士打发走之后,他说道:“我是谢文东。”“咕噜!”大汉一双环眼瞪得溜圆,半天才咽下一口吐沫。他加入文东会时间不算短,但老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文东做事一向低调,平时不经常露面,而且《ér qiě》这阵子一直在忙洪门的事,文东会里认识《rèn shi》他的并不多。大汉搓着手,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他的同伴也是一样,不敢相信《xiāng xìn》眼前学生《xué sheng》模样的人竟然会是在东北只手遮天的谢文东。谢文东看了看表,一笑,道:“那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啊……”大汉木然的答应一声,缓缓侧身让到一旁。等谢文东已经过去好一会了,他才惊呼一声,对其他《other》人紧着挥手道:“上车,上车。”边说着话边追上谢文东,深深施了一礼,面容流露拘谨,小心道:“老……大,请上车,我送你吧。”向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陌生年轻人叫老大他一时还不适应,叫得异常生硬。谢文东自然《natural》不会拒绝他的好意,这冰天雪地的,走一会脚就冻得发麻。还没等他表态,任长风生怕他不愿意,一个劲的对他连连点头示意。金眼一翻白眼,丢着拉了他一把,小声道:“你可别丢人!”

谢文东等人上了他们的面包车。车中,大汉低头沉思,他没见过谢文东本人,不能凭人家一句话就信了,万一不是,自己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如果对方心存不轨,那事可更大了。想罢,他眼珠一转,谨慎问道:“听爽哥说,老大一直在t市,怎么突然回来了《老弟》,不知道……”他的表情逃不过谢文东的眼睛,知道他在想什么,暗暗一笑,说道:“我没在t市,而是一直在南京,你不用试探我,我是有假包换的谢文东。”大汉老脸一红,连连咳了几声,不再说话。

一会,汽车到了别墅,院墙两扇大铁门敞开着,左右站有不少黑衣人。大汉一拉车门跳了下去,走近一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近前小声嘀咕了一阵。那青年刚开始《kāi shǐ》还没什么,可越听越心惊,等大汉说完,他脸色变了数次,急忙推开大汉,走进面包车,正赶上谢文东从中下来,青年一看,顿时站直身,高声喊道:“东哥好!”

这一声如同平地炸雷,恐怕百米之外都能依稀而闻。随谢文东下车的任长风毫无准备《ready to》,被这突来的一声吓了一哆嗦,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多亏姜森手快,把他胳膊按住,不然这一刀没准就甩出去了。谢文东看了看那人,微微一笑点头,向院内走去。随着《Along with》大汉惊天动地的一嗓子,院中三五成群的黑衣人纷纷向谢文东行使注目礼,其中大半的人眼神中带着疑惑和惊讶。本来熙熙攘攘的大院子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任长风不解,小声问姜森道:“这是东哥的帮会吗?我们不是走错了吧。”

姜森面容一正,沉声道:“胡扯!自己家能走错吗?”“可是……”任长风一努嘴,道:“他们好象都不认识东哥的样子。”姜森无奈道:“没办法,老人都去支援三眼了,现在家里这些基本都是半新半旧的人,见过东哥的真没几个。”“哦!”

不用别人引路,谢文东大步走进别墅楼前,一推门,热气迎面扑来,房间内有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味道,还有熟悉的人。

大厅内坐有几个人,或坐或躺在沙发上,地上摆有啤酒,花生等物。正中一人身材瘦高,面无表情,一脸的冷竣,坐在那里有说不出低沉和阴森感,他右手边坐有一不到三十的青年,面容刚毅,棱角分明,如同刀切一般,眉心一道疤痕格外醒目。坐在那里笑呵呵的饮酒,却无法《to be》掩饰身上那股逼人的阳刚霸气。他对面坐着个年轻人,岁数不大,皮肤白净,眼中不时闪动智慧的光芒。沙发上还躺有一个人,当谢文东的一推门,外面的冷风吹进房间内,躺在沙发上的人一轱辘站起身,这人个头不高,身材倒肥胖,给人感觉《gǎn jué》没往高长,一身肉都在横向发展,站起来活象一个圆墩墩的皮球。他打个寒战,诅咒道:“是他妈谁进屋不知道关门,夹尾巴了?”

多么亲切的叫声。谢文东想大笑,可还是忍住了,他悠然道:“如果人还能长尾巴,那一定只有你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四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