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一路上再没有耽搁,顺利走进中缅缓冲区。在这里车队无法〖to be〗再继续前行,前面有缅甸部队负责〖Responsible〗看守的边境站。

赫强和老鬼带人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见车队开来,两人面露喜色。谢文东下了车,一脸笑容走了过去,先和赫强寒暄一阵后,转头打量老鬼,笑问:“伤好了吗?”

老鬼怪笑一声,道:“托你的福,自从你走了之后我的伤好的很快。”

三眼对老鬼不陌生,交道也没少打,笑呵呵走过来道:“老鬼,好久不见了!”老鬼一见是他,惊讶道:“天啊,你怎么也来了〖lai l〗。”急忙对赫强说道:“上校,这位是三眼,也是了不起的人物。”然后又帮三眼引见赫强。二人礼貌的握了握手。

赫强拉着谢文东走到一旁,三眼和老鬼识取糰ttitudes〗さ耐说揭槐叩髻┢鹄础

赫强先笑道:“谢兄弟〖xiōng dì〗果然厉害〖lì hai 〗,竟然有军队护送。刚开始〖kāi shǐ〗你们来的时候〖shí hou〗还真吓了我一跳。”

谢文东嘴角挑起,说道:“上校什么阵势没见过,怎会怕这区区几人的军队呢!”二人相视而笑,赫强正色说道:“在次运来的货没有偏差吧。”谢文东道:“和给将军明系表上的记录〖jì lù〗绝无二至,上校也可以〖can〗检查一遍。”

赫强看了看集装箱,拍着谢文东的肩膀笑道:“谢兄弟〖xiōng dì〗说哪的话,你做事我们将军都信得过,我更没什么怀疑的。”说着,一指自己〖his〗身后的两辆集装箱汽车,笑道:“你的货就在车里。”

谢文东呵呵一笑,道:“将军果然也是守信之人。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hé zuò〗,以后难免还要麻烦上校奔波。”

“谢兄弟太客气。”赫强说道:“应该〖yīng gāi〗是我多谢你才对,这些东西可是帮了我们瓦帮大忙了。”他指了指小約ense〗晃亩吹木穑劬χ锌焐涑龉饫础

谢文东仰面笑道:“这只是刚刚开始〖kāi shǐ〗,以后还有更多的惊喜等着你呢。”

两拨人互换了汽车。由于〖yóu yú〗集装箱过于沉重,无法〖to be〗调换,谢文东只好将自己〖his〗带了十辆装载集装箱的汽车一起〖yī qǐ〗交给赫强,赫强对此千般感〖sense〗谢,承诺不久〖bù jiǔ〗一定让老鬼送还。十箱的军火换回两箱海洛因,一箱谢文东得还给黑带方面,这也是黑带提供军火的主要〖main〗条件,另一箱就是他自己干赚的。其中的利益之大,令人乍舌。谢文东说自己这是二倒贩子,可天下没有任何一个二倒贩子能象他这样〖zhè yàng〗子赚钱。他刚开始买卖毒品只是论克,发展到现在,已经〖yǐ jing〗开始论斤来进行。

交易完成后,谢文东婉言拒绝了赫强的挽留,带上两车毒品赶回内地。

周雨在无人时问他:“兄弟这一次赚了不少钱吧,怎么也能有个千八百万的。”

谢文东仰面笑了笑,撇了一眼三眼。三眼笑道:“千八百万就能劳我们如此兴师动众吗?”

周雨心头一震,疑问道:“那……那能有多少?”

三眼摇摇头,从怀中拿出一张支票〖ticket〗塞进周雨口袋内,说道:“一点小意思,你和士兵也一路上辛苦。回到昆明时拿这点钱出去玩玩,轻松一下。”

周雨打开支票〖ticket〗,低头一看,上面赫然是一百万。他摇头苦笑道:“这些钱够我玩一辈子的了。”

三眼得意道:“所以说嘛,男人可以〖can〗没权,但一定不要〖压嘛碟〗没有钱。不然,会有许多〖xǔ duō〗东西无法享受。”

周雨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他想说跟着谢文东混,但他也知道〖knew〗,如果自己不在政治部,那他在谢文东眼前就什么都不是。所以,他犹豫良久还是没能说出口〖chū kǒu〗。谢文东拍着他肩膀笑道:“我这人很大方,也很实在。只要你以后能真心帮我,好处一分不会少你的,甚至我能帮你在政治部内爬上更高的位置〖wèi zhi〗。而我这人又很现实,想暗中拆我台的人,我一定会用最冷酷的方法对付他。我相信〖xiāng xìn〗我自己有这个实力,你相信〖xiāng xìn〗吗?”

周雨不自觉的垂下头,喃道:“你当然有这个实力。你帮了我,我自然〖natural〗也会帮你,大家都是自己人嘛!”

“自己人!呵呵!”谢文东眯眼笑道:“你说得对。自己人自然〖natural〗要互相帮忙。”

严先生明确地表示,只有真正了解现实后的热情,才看得到这些劳动背后的学习意义〖meanings〗
该店于今年年初在上海闵行开了第二间分店时,也因为外观太美,让许多〖xǔ duō〗杭州书迷特地搭车慕名前去参观
(问题〖wèn tí〗是,不好看的也会骗人啊!被不好看的骗,不如被好看的骗,对吧?)
从台北移居台南三年的CC说,到台南逛小吃,不必怕口味出或食安问题,每家店都坚持真材实料,遵循古方
在《央视》日前进行深入报导时,引述北京大学环境科学〖kē xué〗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指出,环评报告中只考虑了氨氮、重金属、pH值等常规的?@染物指标〖indexes〗,却没有考虑到农药的成分
我们看到台湾〖中国台湾省〗新立法院院长苏嘉全针对此事件发言,口不遮掩,说出了台湾〖中国台湾省〗人民和中国〖zhōng guó〗人民两个国家这些字眼,充分暴露了该民进党人士心中的两国论思想,让人不得不对立法院未来走向大为担心〖 dān xīn〗
东南亚各国央行今(2016)年陆续祭出宽措施,已吸引外资逾新台币1000亿元资金回流,印度〖不怕死的〗、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Singapore〗等国股市无畏全球黑天鹅干扰,仍不时创下波段高点
是不是这是物质太丰盛之下的后遗症?在还没有学习动机下就教会太多操作技巧所形成〖xíng chéng〗〖formed〗的?

到了昆明,谢文东让士兵分批出去玩乐,至少留下十数人和三眼一起〖yī qǐ〗看守车上的货品。他自己拦了一辆的士,去了市局。上次在昆明遭到麻枫的刺杀,如果没有女警秋凝水的帮忙他也不会轻易脱险,这次又路过昆明,没有不来看看她的道理。谢文东其实思想很守旧,和他作对的人他牢记于心,而对于真心帮过他的人也绝不会忘记。站在市局大门口,谢文东低头犹豫了一下,自己两手空空而来,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他在附近的街道逛了一圈。谢文东很少给人买过礼物,现在他真不知道〖knew〗应该〖yīng gāi〗给秋凝水买些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她喜欢〖xǐ huan〗什么东西。这时,空中一股香气飘来,淡而清新,香而不腻。谢文东举目望去,原来是一家花店。他眯眼一笑,打个指响,自语道:“花很好。至少人人都喜欢。”

走进花店,里面不大,摆满各种鲜花,很紧凑,香气挤满整间花店。里面的服务〖fú wù〗员是个年轻女孩〖girl〗,见有客人来,急忙问道:“先生需要什么花?”谢文东左瞧右看,说道:“我要送给一为朋友,不知道该选什么花。”

女孩〖girl〗问道:“你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谢文东笑道:“是女的。”“哦!”女孩明白的点点头,说道:“那就买这个吧。红玫瑰。”谢文东摇摇头,说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女孩翻下白眼,天真的一掘嘴道:“普通朋友也是可以送玫瑰的嘛!”

“哦?”这个谢文东还真不知道,挠挠头发,说道:“那好,就玫瑰吧!”

女孩开心一笑,说道:“送玫瑰就要送九十九朵,天长地久嘛!”见谢文东一挑眉毛,女孩又急忙道:“友谊天长地久!”

他不懂这些,但又不愿意在女孩面前流露出来,点点道:“恩,有道理,就听你的。”

女孩开心的拿出玫瑰,但后打包。没过两分钟,一沓新鲜的红玫瑰出现〖There〗在谢文东眼前。看见如此一大把,谢文东惊讶道:“怎么这么多。”女孩笑道:“当然了,一共九十九朵嘛!”女孩拿出计算器,按了一会,说道:“九十九朵玫瑰,一共四百九十五元。”谢文东点点头,拿出五百元交给女孩,说声谢谢,转身离开〖absence〗。

女孩看着他的背影说道:“祝你好运。真是胆小鬼,女朋友就女朋友呗,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还是让我帮帮你吧。”

早已走远的谢文东并没有听见女孩的说话声,不然一定会跑回来打她屁股。走在街道上,一道道惊奇的目光让他浑身不自在,加快脚步,走进市局。长长出了口气,谢文东摇头苦笑,拿一沓玫瑰走在街道上当真如此奇怪吗?他缓步走到门口的值班室,客气问道:“请问,秋凝水在哪间办公室?”

值班的是一为中年警察〖jǐng chá〗。上下打量一遍谢文东,摇摇头,不耐烦道:“三楼右手边。”

谢文东点头道谢,大步而去。中年警察〖jǐng chá〗怪笑一声,自语道:“又来一个不怕死的!”

秋凝水是远近出名〖谁都认识你〗的警花,追她的人不少。象谢文东这样〖zhè yàng〗送花而来的大有人在,结果都被秋凝水赶了出来。当然,市局还有一批护花使者对被赶出的人特别体贴安慰,不过表达的方式粗鲁一些,拳头加皮鞋。

谢文东不了解这些,自从进了楼内,遇到的每一个警察看他的眼神都异常怪异,如果眼神可以变成刀子,谢文东知道,从进楼到现在自己至少会被削掉两层皮。他满不在乎,也没将这些警察放在眼里,只是心中奇怪而已。

推开办公室房门,一眼瞧见了正低头查看文件的秋凝水。上一次在她家,房间昏暗,谢文东也没有看仔细,现在一瞧,心中也禁不住赞叹一声,老天对她实在不薄,至少在她脸上找不出一丝缺憾,女人能有如此容貌足以自豪了。谢文东悄悄走到秋凝水近前,突然将花放在她眼前,眯眼笑道:“秋大姐,几天没见,过得还好吗?”

秋凝水眉头一皱,抬起头刚要发作,却看见一张年轻而清秀的笑脸,眼睛眯成细细一条,嘴角弯弯上翘。她张大了嘴巴,惊讶道:“怎么是你?”谢文东笑呵呵坐在她对面,问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秋凝水疑问道:“你不是说回t市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lai l〗?”谢文东挠挠头发,说道:“工作〖gōng zuò〗上的需要。但在这里只能停留一天,明天就要赶回t市。既然来昆明,不来看看你心中实在不舒服。”说着,将花向前一递,说道:“不知送什么礼物给你好,最后只选了这个。”

秋凝水含笑接过玫瑰,指着他头笑道:“你还真有心呢。不过,我也对比我自己小很多的小男人不感兴趣。”女人都是善于记仇的,她也不例外,对谢文东上次在她家说的话耿耿于怀。

谢文东一楞,说道:“我又没追求你,你感不感兴趣和我有什么关系。”

秋凝水脸色一红,气道:“那你送我玫瑰是什么意思?”谢文东老神在在道:“我只是想表达一下和你的友谊而已。”

秋凝水心中一酸,不知是因为他说的友谊而生气还是因为他的粗心而发火,本来就火暴脾气的她腾的站起身,指着他的鼻子怒道:“表达友谊有送红玫瑰的吗?你是猪头啊你!”

谢文东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哪让人如此骂过,心中火烧,深深喘了一口气,强压住怒火,语气平静道:“如果你再敢口出恶言,我还会把你绑在床上,而且〖but〗这次会打你的屁股。”

秋凝水脸色红润,眼睛一瞪,掐起腰,一挺胸脯,大声道:“来啊!我看你这次是怎样把我绑起来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五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