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二章 惊喜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二章 惊喜

所属目录:第三卷 地下皇帝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这老者正是和谢文东相处数月、教他练习太极的老人,也可以《can》说是谢文东的师傅。这这种景况下见到老人,亲切感《gǎn》由然而《however》生,谢文东有种象小孩子受了委屈般想哭的冲动,鼻子发酸,眼睛湿润道:“老大爷,你您救了我吗?”

老者坐到他旁边,拍拍他肩膀,欣慰道:“是我救了你!也是你自己《zì jǐ》努力的结果!当初我没有看错你,确是个了不起的人才《牛B人物》!”

谢文东长出口《chū kǒu》气,把眼眶中的泪收回去《hui qi》,男人只会流血,没有流泪的。疑问道:“您就是那个高个大汉说的老爷子?”

老者微楞下,知道《knew》谢文东说得是谁了,笑说:“是的!哈哈,人的年纪大了,称呼也渐渐在改变。”说着,拉起谢文东手说道:“年轻的感《gǎn》觉真好啊!就象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会有大问题《wèn tí》,要是我恐怕老命就没喽!”

谢文东对这老人十分尊重,从和他学太极那天起就是这样《then》。急忙说道:“老大爷,你还不老嘛!记得第一回见面,我都在你手里走不过一招!”说着,谢文东想起当时和老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真诚的笑起来。

老者含笑说:“这你还记得呢!”话锋一转道:“你知道《knew》这次暗杀你的是什么人吗?”

谢文东回想小胡子说的话,虽然听不懂,但是《But》知道不是日语就是朝鲜语,自己《zì jǐ》和韩国《Hán ɡuó》朝鲜没什么瓜葛,唯一《sole》就是和收魂帮的事了,谢文东肯定道:“一定是魂组派了的人!”

老者暗赞一声,点头道:“没错,他们正是魂组派来的。你暗杀收魂帮的人不要《压嘛碟》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其实魂组早就知道了。刺杀你的行动虽只有两次,但计划《jì huà》都是非常周密的,你能活着也算是运气了!而且《ér qiě》魂组做了决定的事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这次没成功《chéng gōng》还会有下次,你难保哪一次就会死在他们手中。”

谢文东听得冷汗直流,但是《But》老人为什么知道得如此详细,身份一定不简单,忙问道:“老大爷,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者哈哈大笑,突然问道:“你知道洪门吗?”

谢文东听了下巴差点没掉下来,洪门?简直就是一个传奇性的帮会,也可以《can》说是中国《zhōng guó》黑社会的开山鼻祖级的帮会组织,连普通人都应该《yīng gāi》听过的,只是现在没什么名望了,世人大多都认为洪门早就随着《Along with》新中国《zhōng guó》的成立《was founded》而消失了,谢文东也不例外,突然听见这个名头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问道:“老大爷,你是洪门的?”

老者站起身,望着窗外,心有感触道:“没错!只是现在的洪门已非以前的洪门,面目全非了!”

谢文东搞不明白老人说这话的意思,还想问什么,但被老者止住。“你现在体力还没有恢复,不宜说太多话,先休息一会吧!放心在这里养伤,没有人敢到这里来行凶!还有你旁边有电话,怕你朋友担心《 dān xīn》的话可以打电话回去《hui qi》抱平安!好了,我先出去,明天我们爷俩再谈!”

说完,没等谢文东反映过来,老人已转身出去。谢文东看着关上的房门良久,叹口气,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没有想到和自己接触两个月的老人竟然是洪门的,而且《ér qiě》看来身份还不低。那他为什么去了j市,不会只是为了教自己太极吧?谢文东摇摇头,不再去想,那起床边的电话打给三眼。

“东哥,你没事吧?会里的兄弟《xiōng dì》都快担心《 dān xīn》死了,你现在在哪啊?怎么连老森都查不到你的消息啊?你现在有危险吗?”三眼接到谢文东的电话,着急忙慌问了一堆问题。

谢文东呵呵一笑,一一回答:“我没有事,也没有危险,我这里很安全《safest》!只是见了一位。。。。一位前辈,你们放心吧!对了,新世纪的事警察《jǐng chá》怎么说的?”

三眼听完心中稍宽,笑道:“还能怎么办,奶奶的,我们死了六名兄弟《xiōng dì》,还伤了数人,我还要找警察《jǐng chá》去算帐呢!这h市的治安是怎么搞的?刘德欣也来了《老弟》,装摸做样的调查一会,没说什么就走了。枪和货我都藏到隐蔽的地方,他们毛都没发现,再说我们是受害者,能把我们怎么样?!”

“恩!”谢文东笑道:“没事就好!那些杀手是魂组的人,你们多加小心,在我没回去前你们不能轻举妄动,他们不是我们能轻易对付的!”

而在登机口的转弯处,金月夜终于卸下伪装,背着行囊的双肩耷拉了下来,无力地倚靠着墙壁。
不~,我不要《压嘛碟》想起他~~,不要在即将《is about》离开《absence》时还有哪怕一丁点的犹疑~!。
苏佑慧捂住嘴无声地哭着点头,任由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手背上。
呜呜呜~……该死的成子太,讨厌《hate》的成子太,让我又爱《love》又恨的成子太,你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不是刚刚才说过“什么最后一次见面?没有最后一次,我不会让我们的见面有最后一次,我不允许《allow》我们的见面有最后一次,永远都不允许《allow》,永远——!!”吗?可是为什么一晃的工夫就对我的离开《absence》好像漠然无视了呢~?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多变啊,你如果不是双子座的该有多好,你知不知道现在我的心好痛,呜呜呜呜~~……。
这样《then》一个如此善薄秚icket》淙绱饲樾魑蕹H萌俗矫煌傅乃幼猩降住降子忻挥心呐乱欢〉愕卣嫘南不丁秞ǐ huan》过我?。
没错,此时此刻,最让人恐慌的危机就是:如果无法《to be》平息人海的愤怒,让无序的场面恢愎正常,那麼就可人能由於大规模的骚动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踩踏,伤亡事件!。

三眼答应一声,问:“东哥,你什么时候《When》回来?”

谢文东也不知道,模糊说:“不一定,看看情况吧!”谢文东有些累了,对三眼道:“跟大家说一声我没事!好了,我要睡觉了!”说完,谢文东挂断电话。另一头,自从谢文东打来电话,李爽就一直没闲着,抢电话想和谢文东说几句,但都被三眼闪开。等三眼终于不动了,李爽一把抓过电话大声说:“东哥,你在哪?”“嘟~~~嘟~~~”“你这该死的‘二郎神’,让我和东哥说几句话你能死啊?”

三眼拿回手机,悠栽走出房间,笑道:“你不知道长时间的高音会把电话震坏吗?!这‘九九八’可是我花了将近一万买的呢!”说完,三眼宝贝的把手机擦一遍放在坏中。

“你这该死的。。。。。。。”

谢文东躺在床上没有马上睡觉,从口袋中拿出烟,边吸边思索这几天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两次遭人暗杀,虽都是有惊无险,但的确象老人说的一样,难保自己会死在他们冷枪之下。魂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自己对它没有丝毫的了解,但它对自己却了如指掌。要如何《how》对付它?谢文东一时想不出太好的注意《zhù yì》。暗说也许《yě xǔ》老人能给自己答案吧!想罢,谢文东翻个身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很爽》脸上痒痒的,谢文东挠了挠,翻个身继续睡。不一会,脸上又痒痒的,耳边还想起‘咯咯’的笑声。谢文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张年轻美丽的面容离他只有三寸远,水汪汪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得看着自己。大眼睛的主人见谢文东突然醒来,有些微楞,脸色红润的退出半步,虽是低下头,但还是用眼角的余光不时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这时才看清,原来是个能比自己小两三岁的花季少女,当看清她面容时,谢文东一震,好熟悉啊!半晌才说道:“你是。。。你是金蓉?!”

女孩《girl》看看谢文东,点点头,脸色更红。

“哈哈!~”谢文东暗说今天的惊喜实在太多了,没有想到又能看见自己三年前从麻五手里救出的小丫头。只是时隔三年,当初的小女孩《girl》,以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谢文东挺身而起,身上的伤口还有些作痛,但是管不了这么多了,来到女孩面前,反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女孩也是,红着脸低头不语。二人沉没了好一会,金蓉突然想起了什么,扶着谢文东手臂说:“爷爷说你身上的伤没有好,不能下床的!”说着,把谢文东按到床上。

谢文东被金蓉抱住,感觉《很爽》以和三年前不同了,那时她只是个小丫头,而现在是含苞初开的少女。头脑有些发涨,思考也变得迟钝,奇怪问:“你爷爷是谁?”

女孩娇笑说:“我不告诉你!”

看着女孩天真的笑脸,谢文东感觉自己年龄《age》仿佛倒退了五年,孩子气得拉住金蓉的手不放道:“不行!我一定要知道!”

“咯咯!”女孩边笑边说:“就是不告诉你!”

“这是你说的!”说着,谢文东把手伸到金蓉腋下,惹得后者娇笑连连。不一会就投降了,喘着气说:“我说了,我说啦嘛!”

谢文东只好恋恋不舍的把手移开。金蓉拉拉褶皱的衣服,说道:“我爷爷就是教你太极的那个老人!”

“哦!”谢文东不觉得《jué de》奇怪,在金蓉出现《There》的时候《When》他就猜到老人和她的关系一定不一般,现在得到证实,谢文东也就明白了老人为什么大老远的跑到j市。只是奇怪老人的方法,是自己连续数天看见老人练太极,出于好奇才搭的话。如果自己没有好奇,老人会用什么方法找上自己呢?谢文东笑着摇摇头,这也许《yě xǔ》就叫缘吧!只是老者是洪门一个重要《important》人物,麻五在他眼里可能《would》连个屁都不是,他的孙女怎么能被麻五绑架呢?

谢文东琢磨着,这时房门打开,老者带笑走进来,金蓉连忙起身叫爷爷。老者对谢文东道:“文东,蓉蓉以前你见过了吧,呵呵,说来还要多谢你,从那个什么麻五手中把她救出来!”

(無机:唉!真是失败,以为大家早把教太级的老头当跑龙套的给忘了,没有想到大家都记的!呵呵,其实仔细看就能知道,主角很少对人称呼‘您’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二章 惊喜  地址:http://www.nudtmun.org//73.html坏蛋是怎样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