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杜庭威笑得前仰后合,进了屋后,掐了掐彭玲的面颊,得意道:“你还是老实一点的好,他可是特队中一把好手,让人家给伤了我可会心痛的?!”如果不是嘴被堵,彭玲真可能『would』破口大骂。说不出话,她只能瞪着杜庭威干着急。杜庭威皮笑肉不笑的在彭玲面前来回踱步,色眯眯的眼神在她身上打转,或许觉得『jué de』她身上厚重的棉衣碍眼,得寸进尺的伸手解衣扣。

彭玲像是被蛤蟆咬了一口,闷叫一声,急中生智,突然抬腿向后猛一跺脚。她穿了一双黑色小皮靴,鞋根不算尖,却异常厚实,一脚踏下去,正踩在身后那人的脚面。“哎呀!”那人一声痛叫,顾不上被他制住的彭玲,呲牙咧嘴的松开手,捂着脚,跪坐在地面。获得自由,彭玲哪会放过这机会『jī hui』,一晃肩膀,摸出藏在腰间的手枪,伸手一指,黑洞洞的枪口正好对上见事不妙而打算冲上来的杜庭威。枪尖贴在他脑门,丝丝的寒气从他头顶一直凉到脚下。被枪指着头,一般人都承受不了这种压迫感『gǎn』,仿佛一瞬间生命已经『yǐ jing』不属于自己『zì jǐ』,而是在对方的手指之间控制,最要命的是,对方手指只要微微一抖,也就代表自己『zì jǐ』命运的终结。杜庭威从小养尊处优,在其有权有势父亲的羽翼下长大,他比任何人都更想活在这个世界『shì jiè』上。顿时,他木呆呆的站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不过,他的脸色比他的大脑更白。彭玲心中冷笑,故意狠声说道:“放了我爸爸,还有其他『qí tā』无辜的人,不然,我会先杀了你!”杜庭威眨眨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心中虚,嘴上却不松口,强振精神,朗声道:“你敢开枪吗?你要是杀了我,你爸爸,还有你,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哼!”彭玲没把他的虚张声势放在眼中,手指轻轻扣动扳机,冷冷道:“话不想再说第二遍,你不信可以『 kě yǐ』试一试!”

杜庭威后背渗出汗水,他听见手枪中弹簧缓缓拉紧而发出的“嘎嘎”声,一把尖刀在他心上来回切着,划着。最后,他终于服输了,像泄了气的皮球,双肩塌下来,有气无力道:“你赢了……”

彭玲心中狂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settle』了杜庭威,她不敢大意,毕竟这里都是人家的人,依然冷着面孔,道:“出去。”

“什么?”杜庭威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彭玲用枪戳了戳他脑门,大声道:“慢慢走出去!”

杜庭威咬咬牙,无奈听令,举起双手,缓缓退出厢房。彭玲寸步不离,紧紧跟随,枪筒始终不离他脑袋。开始『kāi shǐ』制住彭玲那人这时候『shí hou』也缓了过来,只是脚面肿起好大块,如果不是穿有军勾,恐怕脚骨都可能『would』被踩断。他一瘸一拐急上前几步,可彭玲威逼住杜庭威,稍有差池,他的性命『xìng mìng』难保,杜庭威要是死了,他这个负担安全『safest』的连长也是难逃干系,他就算有心报复,也无可奈何。彭玲错就错在不应该『yīng gāi』走出房间,她忘了外面还有一个人,一个不是她能对付得了的人。

当彭玲和杜庭威走到柴房门前不足两米的时候『shí hou』,一个黑影如同闪电一般窜过来,其速度『attitudes』之快,超出人的想象。彭玲甚至连这人是谁都没看清,只觉得『jué de』脖根一痛,霎时间眼前一片漆黑,眼睛一闭,昏迷过去,枪也脱手落在地上。

这黑影正是被杜庭威叫做苍狼的人,一身死气,面上依然不露任何表情。他双手插进袖口内,直挺挺的站在那,眼睛木然的看着一个地方,寒风吹过,连眨都不眨一下,好像一尊百年没移动过的老旧雕像。杜庭威打心眼里讨厌『hate』这个人,觉得他死气沉沉,一*近,浑身不舒服,但他也不得不承认『chéng rèn』,苍狼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牛B人物』,在他身上投掷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他看了看苍狼,再看看倒地的彭玲,哈哈大笑,高挑大拇指,叹道:“苍狼,真是好身手,刚才那一击简直太快了,我眼睛一花……”

没等他说完,苍狼已转身走了,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杜庭威的笑脸顿时僵住,身子颤个不停『back again』,这时,连长拐得拐得走上前,关心道:“杜先生,你没事吧?!”好一会,杜庭威缓过这口气,一把揽住连长的脖子,压低声音道:“只要杀了谢文东,只要谢文东一死,你给我马上想办法干掉这个苍狼,明白吗?”

杜庭威发火,连长发呆,他不知道『knew』这小主子干什么生这么大的气,不管怎么说,人家刚刚救了你,心中一叹,点头称是。

杜庭威长出一口气,垂目一瞧昏倒的彭玲,他马上又恢复兴致,拦腰将她抱起,重新回到厢房。这下更省事!他心中美滋滋道。小心的把彭玲放在炕上,他回身将门关好。当门要关严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伸了进来扒住门沿,杜庭威吓了一哆嗦,后退数步,门一开,一位他最不愿意见『yì jian』到的人走进来。压抑以久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管不了那么多,杜庭威大叫骂道:“苍狼,你他妈要干什么?”苍狼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扫过炕上的彭玲,接着在房中巡视,发出毫无声调起伏的声音:“房中有人。”“他*的废话!”杜庭威快暴走了,指着自己的鼻子怒道:“我不是人吗?”

,他痛批政府都在说谎,还强调『qiáng diào』台湾『中国台湾省』的猪肉都是第一名,为何要吃美国的?
上半场中华『zhōng huá』队由好的开始『kāi shǐ』,开赛第6分钟就靠着自由球机会『jī hui』,黄伟民禁区外起脚射门破网,先驰得点,可惜2分钟后,柬埔寨2人小组配合,苏潘射门建功,将比数追平
行政院发言人童振源转述,院长林全对此感『gǎn』到不高兴,认为这造成了民众极大的不便利,也影响国家门面,淹水更显示桃机工程存在
由于『yóu yú』抢救困难,救难人员利用绳索攀岩下谷,等扑灭火势后发现庄男却已成焦尸,肇事原因正由警方调查中

“有生人!”苍狼擦过杜庭威,走进屋内,一把三指宽,半匕首半剑的奇型武器从宽大的袖口中露出,这是甚少有人使用的袖剑。“是她吗?”杜庭威见他认真的样子不似开玩笑『wán xiào』,跟着紧张起来,用手指着炕上的彭玲颤声道。苍狼未说话,缓缓向炕边走去,鼻孔一张一合,毫无预兆,猛的抬起手臂,向躺在炕上的彭玲刺去。“你……”杜庭威想阻止哪还来得急,只说出一个字,苍狼手中的袖剑已然连根没了进去。“我……你疯了……”当杜庭威冲到近前才发现,这一剑没刺到彭玲,而是离她不到一寸远的地方,一尺有余的剑身完全『completely』没进土炕内。苍狼木然拔出,微微摇头,转目又扫向其他『qí tā』的地方。

他刚刚转身,炕上的棉缓龅牧⒘似鹄矗?盍艘话悖?烫旄堑氐恼窒虿岳堑哪源?c薇徽箍?竺婊??螅?由嫌质鲁鐾蝗唬?词共岳羌恿诵⌒模?攵阋怖床患绷恕1宦洌?竺嫦韵殖鲆桓鋈耍?桓鱿嗝睬逍悖?ㄌ搴谝碌呐?恕k?话崖ё∨砹幔?患?趺从昧Γ?崴山??性谝赶拢??鹨唤牛??近土炕的后窗踢『play』个稀碎,飞身跳出窗外。这女人个头不高,和彭玲比,至少矮半个头,可彭玲在她手中,轻如无物。说来麻烦,实际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杜庭威还没等反应过来,棉被正中伸出两只剑尖,接着“哗啦”一声,棉被裂开一条大口子,苍狼从中窜了出来,左右一瞄,猫腰从破窗户跳了出去。

这时,门一开,打外面拥进数人,领头的正是那名连长,他先是环视一周,见杜庭威平安无事,重出口『chū kǒu』气,询问道:“杜先生,怎么了?”“怎么了?”杜庭威抬手给他一耳光,红着眼睛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你知不知道『knew』,这屋里竟然还有一个人,你们是怎么看守的,真是一群猪。多亏有苍狼那个家伙在,如果光*你们这群笨蛋,我早死了。”

连长被他训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脸上四个红指印,清晰可见,他眼珠一转,道:“既然埋伏了人,说明这里也不安全『safest』,杜先生,我看我们还是马上离开『absence』吧?!”“嗯!”杜庭威长嘘一口气,想想,道:“好!”“那彭书林和那女的怎么办?”“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彭书林活下来,他说的话在中央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女的嘛,带走,搞不到彭玲,就尝尝这‘处儿’。”

神秘女子挟着彭玲,速度不减,两个箭步窜到栅栏边,单手一支,身子横着跃了过去,干净利落,无半点拖拉。她的动作也算够快,可后面追出来的苍狼更快,虽比她晚一步,但转眼之间已接近她不足七八米远。

不用回头,光听脚踩在雪地发出“咯吱”声音就能知道对方离自己多远,她心中暗暗惊讶,后面那“死人”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快得多。刚才她藏在被下,偷看苍狼一剑刺进土炕如同切豆腐一般,已然知道自己绝不是他敌手,所以,当苍狼被棉被罩住的时候她连偷袭都认为没必要,直接选择跑路,哪知跑路也不是人家的敌手。不得已,女郎使出全力,双腿如飞,顺着大道向上奔去,苍狼紧随在后。女郎满面通红,微微有些气喘,而他脸色依然苍白得可怕。正当女郎被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时,前方大道驶来一排汽车,有大有小,电闪雷鸣般驶来。“嘎吱”,当头一辆轿车停住,车门一开,走下一人,个头不高,却异常敦实,他看见飞奔而来的女郎,露出笑容,大喝道:“闪开!”

女郎心有灵犀,当他到了这人不远的地方,飞身向前一扑,于此同时,一道电光从她头顶闪过,直袭向紧跟她身后的苍狼。“当啷啷!”金鸣乍起,火星四溅,苍狼用袖剑硬挡了这势大力『vigorously』沉的一刀。二人一合即分,各退出数步。出刀这人低头看了看手中三寸宽的开山刀,完好无损,心中赞叹:好刀!三眼的刀果然不错。这人正是姜森,同坐一车的当然少不了谢文东。

谢文东会来,都*刚刚救了彭玲的那神秘女郎,她和谢文东很熟,和姜森更熟,正是被姜森一手训练出来,让谢文东安排在彭玲身边,暗中保护她的文姿。在彭玲去酒店『jiǔ diàn』和杜庭威见面的时候,文姿在暗中瞧得真切,她不知道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小心起见,还是给谢文东打了电话。后来,她一直悄悄跟随,到了村内,仗她身法灵巧,不留痕迹的翻过栅栏潜进院内。唯一『wéi yī』让她想不明白的是,苍狼怎么会知道她的存在。她哪会知道,苍狼名字的由来不只是因为他的冷酷无情和犀利的身手,还有一只和狼一样灵敏的鼻子,文姿虽然没化妆,但女人天生的体香还是引起苍狼的注意『zhù yì』。

姜森和苍狼对拼了一刀,这时他才感觉『很爽』到高强为什么会差点死在这人的刀下。人家是在他突袭的前提下慌忙抵挡,而现在,他整条手臂麻如触电一般,提不起力气来。后面数辆汽车一起『with』停下,车门一开,高强、李爽、任长风等人下车,谢文东也缓缓走出汽车,伸手接过文姿怀中仍昏迷不醒的彭玲,察看她身上有无伤势,他的脸色越加难看,看也没看苍狼一眼,只是冷冷道:“杀了他!”说完,将彭玲轻轻放进车内,从怀中拿出烟,点燃。

姜森联合高强四人慢慢围住苍狼。后者倒是满不在乎,低着头,看着手中双剑,淡然道:“你们,可以『 kě yǐ』一起『with』上。”

任长风的自尊心像是被人踩了一脚,高傲的本性抬头,长笑一声,傲然道:“杀你,用得上其他人吗?!”说着,拔出唐刀,连刀鞘都没拿掉,劈头盖脸砸向苍狼面门。把刀当棍用,任长风的招法总是出人意料。苍狼目光一闪,举刀迎击。等快要结实的时候,任长风猛一按绷簧,刀鞘射出,打在他高举的双剑上,同时,他变砸为刺,唐刀毒蛇一般窜上苍狼的心口窝。

这变招更是出乎所有『suǒ yǒu』人意料之外,既刁钻又狠毒,姜森等人暗自点头感叹,纷纷推测,如果换作自己,对这一刀恐怕也没十足的把握闪躲。苍狼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肩膀微微一晃,人已退了出去,退得不算远,刚刚到了任长风的刀刺不到自己的位置『locates』。他闪避得轻松自如,实则极快,反手一剑,撩上任长风双目。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xǐ huan』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八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