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谢文东下了楼,刚到二楼走廊,左右站了不下二十号人,把他吓了一跳,其中李爽嘿嘿奸笑一声,最先开口道:“东哥,你这么‘快’啊!”“快什么?”谢文东一楞,反问道。一见谢文东的表情,三眼马上明白了,东哥和江琳在一个房间内这么久什么都没做,他伸手一把掐住李爽肥大的耳朵,‘怒气冲冲’道:“你瞎说什么鬼话!?”“哎……哎呀呀,不是你说东哥和……”没等李爽说完,三眼一脚踢『tī』在他股上,嚷嚷道:“你别乱讲话!啊?”“我……你……哎呀……”

第二天,晴。谢文东和江琳一大早凑到一起『yī qǐ』,将酒店『hotel』的二楼从新规划了一番。将包房内的沙发撤出,换成一张张单人床,即使鲜花的面积不小,二楼的包房加起来不下二十间,也不够他一半人住的,后来江琳提议,可以『can』将三楼的部分房间租下,差不多应该『yīng gāi』够用。谢文东一想,觉得『jué de』有道理,把此事交给三眼去办。直到傍晚,谢文东和江琳才袖出一点空闲,二人坐在一楼大厅边吃饭边闲聊,江琳眨动眼睛,问道:“昨天『yesterday』,我醉了之后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恩!”谢文东微点下头,继续闷声吃饭。江琳见状。眼珠一转,又道:“我这人一喝醉了总是爱『love』做出出格的事……”“昨晚,你没例外。”谢文东擦擦嘴,抬头笑道:“你想和我上床。”昨天『yesterday』看来,她以为谢文东是个腼腆的人,至少是个君子,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then』的话,江琳脸色顿红,干咳两声,掩饰羞色,急忙改变话题道:“向问天是怎么样的人?很厉害『lì hai 』吗?”

“他?”谢文东回想,好久才长叹道:“向问天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英雄。不过,能打败他,那种感『gǎn』觉也一定妙不可言。”

江琳一愣,又道:“那你呢?”“我?呵呵,我只是个坏蛋。”谢文东端起茶杯,浅啄一口。就餐时,他有边吃饭边喝茶的习惯,这点他是和金鹏学的。江琳笑道:“你真是奇怪。一般人都会贬低自己『zì jǐ』的敌人而抬高自己『zì jǐ』的身份,你却正好相反。”

“没办法。”谢文东耸肩道:“我找不到一个贬低他的借口,同样,也找不到一个抬高自己的理由。”

“至少,昨天,你是一个君子。”江琳双目放出光彩,直勾勾的罩在谢文东的面上。谢文东摇头而笑,起身说道:“那没什么,我只是很守旧而已。”说完,他看了看手表,沉思了一会,才道:“我有点事去解决『jiě jué』,今天你最好不要『bù yào』再喝那么多酒,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君子’。”江琳见他要走,也跟着站起身,本想问他要去解决『jiě jué』什么事,可转念一想,忍住了,笑盈盈道:“你放心,即使喝酒,我耍酒风的程度『 dù』也是因人而定的。”谢文东听后仰面而笑,用手指点点她,没再说什么,走出酒吧『蹦迪』。

刚刚吃过饭的三眼、高强缓步跟了出来。走到谢文东旁边,三眼轻声道:“老刘刚才打过电话,告诉我们可以『can』走了。”

“恩!”谢文东点点头,曲身上了轿车,汽车启动,向市区的方向开去。一路无话,轿车在一坐住宅小区大门前停下,门口保安一见他们轿车的牌子,奔驰标志亮晶晶的,顿时矮了半截,上前客气问道:“请问你们找哪一位,先登个记。”开车的是高强,三眼坐在副驾驶位置『locates』,他摇下车窗,上下看了看保安,一昂首,大嘴一撇道:“登记?老子进出市委都不登记,你算个屁,滚她妈一边去!”说完,车窗一关,车慢悠悠开了进去。保安被他骂个大红脸,等走远之后,狠狠吐口吐沫,骂道:“不就有几个臭钱嘛!妈的!”车上,三眼转头笑呵呵的对谢文东道:“东哥,一唬二吓,这招到哪都好用啊!”

谢文东一笑,未置可否。高强慢慢将车停在路边,三眼环视一圈车外的楼群,自言自语道:“一个局长,就住这地方?”谢文东道:“上海不比家里那面,要避嫌嘛。”三眼道:“听老刘说,这个分局长的名声不错,怕不好应付。”“正因为这样『then』,我才亲自走一趟,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谢文东柔声说道:“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得让他站在我们这一边,如果没有官方的支持『support』,咱们什么都做不了,寸步难行。”“没错!”三眼感『gǎn』叹道:“老雷就是个例子。”

二人正说着话,后方灯光一闪,进来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高强扭头聚睛细看,说道:“东哥,来了『老弟』。”

轿车在他们不远处停下,先走下一位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接着,又下来个年轻人,夹着黑皮公文包,和中年人不知道『zhī dao』说着什么。不一会,青年将公文包交给中年人后重新上了车,调头开出小区,而那中年人则迈着四方步,向一间楼洞内走去。

谢文东一甩头,三眼和高强二人明白他的意思,纷纷下了车,快步兜了上去。中年人刚进入楼洞,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也没太在意『zài yì』,走到电梯前,还没等按按扭,被一只大手罩住。中年人一楞,转头一瞧,左右各站一人。左面这位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面似寒冬,没有一丝感情。在看右面这位,三十岁左右,相貌刚毅,棱角分明,特别的是他眉中一道微红的竖疤,活象是第三只眼睛。中年人看罢,心中一颤,凭他多年经验的知觉,这二人非善薄簍icket』病K故浅磷牛由仙虾5闹伟惨幌虿淮怼C娌桓实溃骸澳忝怯惺?”三眼点头,反问道:“王局长吗?”“没错!你们找我?”中年人明知顾问道。

三眼笑道:“我大哥找你。”“你大哥是谁?”“见了面,你自然『natural』知道『zhī dao』。”中年人看了看手表,为难道:“太晚了,家里人还在等我,看来,我哪都去不了。”“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三眼笑道:“我大哥就在门口。”说着话,向外弩了弩嘴。

在22日于福州『Fuzhou』开幕的首届数位中国『zhōng guó』建设『jiàn shè』峰会上,工业和资讯化部资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发布了中国『zhōng guó』5G发展的时间表
Q:最近受伤,朋友推荐我用人工皮来包扎伤口,而且『but』说贴越久越好,是真的吗?
每每感冒总让你喷嚏打不完,脸上挂着两行浓稠鼻涕吗?其实身体每天都会产生分泌物,其中在鼻腔中的就是鼻涕,其可湿润呼吸道,是鼻腔黏膜的保护层,能够避免黏膜乾裂,还能黏住进入鼻腔的病原微生物、粉尘等等
三军总医院新陈代谢科主治医师刘智轩表示,胰岛素皮下注射可分为连续皮下胰岛素轮注、一天多针胰岛素皮下注射、一天两针或三针胰岛素皮下注射等,以前两者最符合生理需求
BS10012英国标?市?岫┒ǖ母鋈俗恃豆芾怼簃anaging』系统?枪?际认可的个人资讯管理『managing』标?省?
,总羡慕『envy』姊妹们过得幸福快乐,自己却总是眼睛脱窗遇到烂人吗?根据国外网站《Yourtango》分享,其实女生们在选择另一半时藏有盲点,或许你能透过简单的小测验找到你总是选到烂男人的原因!
磷虾之所以能生存在极端的寒冷环境,是因为体内具有高含量的 EPA、 DHA和磷脂等成分
你甚么时后来,我们先见上一面,要是互看顺眼,就这么定了,我3年没谈恋爱啦,还没有试过比我小这么多岁的小奶狗

中年人顺势看去,外边道边果然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到底有没有人,看不清楚。他不是笨蛋,怎么会轻易上人家的车,万一对方暗藏歹意,岂不中了圈套。他笑呵呵道:“既然想见我,而且『but』这么近,就让你大哥出来吧。”

正说着话,电梯间‘叮’的一声响,门一开,从中走出两人。高强反应极快,瞬间掏出枪来,暗中顶在中年人的腰上。面上难得一见的露出笑容,声音亲密而柔和的说道:“请你记住『remember』,我们不是在请求你,应该『yīng gāi』怎么做,我想你很清楚。”说着,用枪尖在他的腰上推了推。从电梯内走出的那两人看见三人后先是一楞,接着向中年人一笑,道:“王局,今天回来的挺早嘛!”

腰上顶着一把冷冰冰的手枪,中年人哪有心思和他们打招呼,恩了一声,算是回应。三眼则对二人笑道:“今天王局不太舒服,我们送他上楼。”“哦!”那二人毫没怀疑,关心的看了中年人一眼,走了。二人走没影后,高强的脸又恢复了原样,这回也不管中年人愿意不愿意,强拉着他走出楼洞,中年人被三眼和高强一左一右胁持着,被迫上了轿车。

刚进来,迎接他的是一只白净细长的手掌。“王局,第一次见面,多有得罪,还请海涵!”谢文东伸手笑眯眯道。

中年人本以为自己被绑架了,没想到车内还真有人。他上下看了看谢文东,感觉『很爽』对方更象是个学生『xué sheng』,疑惑不解道:“要找我的人,不会是你吧。”“为什么不会?”谢文东笑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谢文东。”

中年人明显呆了一下,接着,面色变得昏暗无光,好象一瞬间老了五六岁,好一会,才无力道:“啊!我知道了。谢先生找我一定是有事吧。”“恩!确实有事。”“既然是谢先生亲自找上门,事情『affair』不会小。”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哦?”中年人到是奇怪了,问道:“是何事?”谢文东眼睛一眯,道:“我要你一只眼睛。”

中年人笑了,谢文东的身份,他有耳闻,他的实力,他也知道,说道:“我虽一把年纪了,但没有了眼睛还是很不方便。谢先生真会开玩笑『wán xiào』!”谢文东面容一板,认真道:“我不是在开玩笑『wán xiào』,我现在是十分认真的和你说。”中年人脸色一变,看了看前面的三眼和高强,过了好半晌,说道:“我现在已经『yǐ jing』在谢先生的手里,我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谢文东摇头,道:“我要的不是你想的眼睛。”“那是什么?”“我是要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你的管辖内。”“啊!原来如此!”到现在,中年人才『rén cái』弄明白谢文东的来意,暗松了一口气,可很快,他又紧张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紧张,谢文东所说的事,比要他一只眼睛更令他为难。他摇摇头,道:“我是警察『policeman』。”“我知道。”谢文东伸手入怀,把中年人吓了一跳,可他却只是从怀中掏出烟来,点着。大家都是明白人,他直截了当道:“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太难做,若真是出了大事,我会给你个交代的。”中年人还是一个劲的摇头,道:“我无法『to be』容忍别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些违法的勾当。”

谢文东点点头,嘴角一挑,反问道:“那你能容忍自己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吗?今天我,能把你请来,明天,后天也一样可以。上了年纪,总是要安享晚年的嘛!”中年人额头见了汗,没有说话。谢文东又道:“即使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家里的儿女想想、虽然,我不喜欢『enjoy』牵扯其他『qí tā』人,但是『But』万不得已,我也只能这样。”中年人脸色更白,掏出手帕,擦擦脸上的汗迹。“做朋友,还是做对手『duì shǒu』,你一句话。不过,我不得不说,即使你再正直,你也无法『to be』改变中国的大环境,如你死了,下一任分局长或许可以和我合作『hé zuò』得很愉快。具体怎么做,自己好好想想吧。”一顿,又道:“对了,时间对于我很重要『zhòng yào』,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中年人低头,脸色时红时白,面容一会惊一会怒,看得出来,他心情异常复杂。十分钟很快过去,谢文东一推车门,道:“不管你的决定怎么样,现在时间到了,你可以下车回家了。”

中年人没有动,心中如同被台风席卷的海面,波涛汹涌,骇浪滚滚,良久,反问道:“如果我做到你所说的,如果我真瞎了一只‘眼睛’,我会有什么好处?”“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谢文东笑眯眯道:“我说出话,我就一定会做得到。”“明白了。”中年人下了车,一伸手道:“谢先生,欢迎到我家里来做客,我们可以细谈。”谢文东微微而笑,跟着下了车,颔首笑道:“那就打扰王局长了。”他转头示意三眼和高强留在楼下,单身和中年人上了楼。

没有人知道他和中年人谈了什么,三眼和高强在车内足足等了近两个小时,谢文东才笑眯眯的走出来。一见他的表情,二人心里都有了底,三眼还是忍不住问道:“东哥,搞定了?”“恩!”谢文东轻轻答应一声。三眼笑道:“如此简单,以前我以为上海的官很难摆平呢!”谢文东道:“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只是上海人比较胆小,而且谨慎怕事,关键的时候『shí hou』未必能*得住。”

“嘿嘿!”三眼冷笑,满脸自信『confidence』道:“只要收了我们的钱,还怕他不出力?!”“可惜,他没要我们的钱。”谢文东摇头。

“什么?”三眼眼睛瞪得溜圆,惊讶道:“没要我们的钱?那他还能帮我们吗?”“我说了,上海人胆子比较小,他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慢慢习惯了就好了。”谢文东道。三眼长出口『export』气,仰面而笑道:“看来,我们又要为国家培养出一个贪官了。”

回到酒店『hotel』时,天色大黑,谢文东巡视一周,见没什么异常,便回到天意酒吧『蹦迪』内他那间小屋子。屁股还没坐热,门口传来敲门声,无奈吐了气,起身开门一看,原来是江琳。她一身米色的休闲装,头发梳到脑后,系个马尾巴辫,脸上只着淡妆,增添一丝清纯,和平时比起,整个人年轻了好几岁,朝气勃发,神采奕奕。即使是谢文东,也忍不住愣了两秒钟,由衷道:“我觉得『jué de』,你不化妆的时候『shí hou』比化妆更漂亮。”“谢谢!”江琳姗姗一笑,道:“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动听的话。”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