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三眼问道:“来了《lai l》吗?”谢文东点点头,起身道:“他们一来我就放心了。不管什么时候《shí hou》,还是自己《zì jǐ》人最把握。”谢文东所说的自己《zì jǐ》人,正是从东北赶来的姜森,不只他一人,同来的还有文东会的精鹰力量——血杀。姜森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而且《but》做事阴狠毒辣有心机,加上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血杀,这足够谢文东安心离开《absence》一阵子的。

见到姜森,谢文东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段时间没见,姜森胖了不少,本来他的个子就不高,加上农村人的本性,一脸和气老实样,看起来倒象是富态的生意人。谢文东先开口道:“老森,最近享福了吧。”

姜森压住激动的心情,叹道:“东哥不在,我每天都发愁,一发愁就想喝酒,可越喝酒就越愁。到现在,愁出一身的肥肉。”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张开双臂和姜森拥抱在一起《开房去》《with》,之间的情谊不言中。姜森脸色红晕,道:“你走了之后心里还真是憋得慌,不知自己该干什么,好象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是啊!”三眼感《gǎn》叹道:“一条黑暗的道路要是没有领路人,我们自己真不知道《knew》应该《yīng gāi》这样《then》走下去。”

谢文东眉头微皱,说道:“我不会做一辈子你们的领路人。人在江湖飘,难免有意外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三眼脸色一变,不知道《knew》谢文东为何这样《then》说。姜森急忙笑道:“不管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样的意外,东哥都能应付过去的。”

东心雷也笑道:“老森说得没错。天下还有什么事是东哥应付不来的,我实在想不出!”

狂欢了三天,谢文东病了,而且《but》还很严重,严重到不得不住院观察的地步。洪门得到消息后一些人担忧,一些人幸灾乐祸。既有怕南洪门借机攻击《gōng jī》的,也有打算看笑话的。他们的反应都在姜森的监视中,血杀成员不时将洪门内主要《main》干部的活动回报给谢文东。而他,带着三眼和周雨已经《have been》在前往云南的路上。

三眼坐在车上,心中很美,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如此风光过。车前车后有数十全副武装的士兵护送,一想起来他就想笑,转头看见谢文东一付安然处之的表情,他感《gǎn》叹道:“东哥,我现在才发现,为什么人人都想做将军。”

谢文东笑而不语。三眼闭眼道:“这种感觉《很爽》象身是在空中,更象是在飞。”

谢文东仰面笑道:“以后有机会《offer》去金三角,你一定会感觉《很爽》自己飞得很厉害《Fierce》。”三眼一楞,问道:“难道我们这次不去金三角吗?”谢文东摇头道:“只把货送出边境就可以《 kě yǐ》,剩下的事金三角自己会搞定。这回我不想耽误太多的时间。”

三眼知道他怕洪门出事,笑道:“有老森在应该《yīng gāi》不会出现《chū xiàn》什么问题《foul-ups》。”

谢文东眯眼道:“不要《压嘛碟》小看洪门内那些老江湖,他们可是经验老道的狐狸精,一不小心被他们卖了都不知道。”

三眼皱眉道:“可我们的准备《ready to》已经《have been》相当充分了。”谢文东正容道:“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一路上走走停停,由于《yóu yú》有军队护送,平按穿过南洪门的势力范围,三日后抵达云南。周雨本打算在昆明休整一天,谢文东没有同意,说道:“把货送到以后你可以《 kě yǐ》随意休整,但现在,绝对不行。”由于《yóu yú》这次的军火价值在数千万,而且早已和金三角打好招呼的,不能出现《chū xiàn》半点差池。虽说有军队护送,但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一个不好,就能使自己陷入困境。谢文东很明白这个道理,他不得不小心。在这里还有一个死敌,他不能不提防。

谢文东考虑得没错,当他还没到云南时,麻枫就已经收到《received》了消息。上一次刺杀谢文东,丢了夫人又这折兵,三个跟他一起《with》闯天下的兄弟《就像安全套》都没有回来。对谢文东的恨意可以用刻骨铭心来表达。在云南,他几次想动手,都没有找到好机会《offer》。那数十士兵是他不得不顾及的环节。哪怕他在云南势力再大,想和正规部队开战,那不仅《not only》仅是需要魄力和实力那么简单的。没有必胜《shèng》的把握,他也不会轻易涉险。

车队直接穿过昆明,直奔小镇打洛。到了西双版纳内,检查的哨所渐渐多起来,武警的盘问也相应增加。但是《But》由于谢文东有军方通行证,加上有正规部队的护送,倒是很少有武警敢检查集装箱内的货物。

汽车缓缓前行,前方不远又出现一处检查站。由于经历得多了,三眼没有一开始《appeared》的紧张,悠闲的看着窗外美景。坐在他旁边的谢文东早已睡着,一路上他基本没怎么睡觉,现在快到打洛,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一直被压下的倦意也就蜂拥而至。

检查站的武警挥手拦下车队,前后看看,问道:“集装箱里装得是什么东西?”

最前面的一辆车里跳下一名士兵,神情高傲道:“这是机密,你赶快放行。”由于这次有政治部的人相随,士兵的腰杆硬气不少,语气也高人一等。

武警上下打量一下他,嘴一撇,大声道:“放行?放行可以,我得先检查一下。”说完,一挥手,从他身面跑过来五六名武警准备《ready to》打开集装箱检查。

士兵大声喝住那些武警,瞪眼道:“兄弟《就像安全套》,我都说这是机密了。没有我们长官的命令《orders》,不允许《yǔn xǔ》任何人查看。”

武警冷然道:“我这里刚刚收到《received》上级的命令《orders》,说有一批人打算走私军火要从这里路过,凡是过往车辆都要检查。”

士兵冷哼一声,怒道:“我们是军队,你认为我们在走私军火吗?滚开!”说完,一把将武警推开。

边防站的武警嚣张惯了,那受过这样的委屈,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军队的士兵,向前一步,抬腿踢《play》向士兵的小腹。士兵没想到武警敢和自己动手,一时大意吃了闷亏,这一脚踢《play》得不轻,士兵连连退出四五步才站稳脚步,脸色涨红,挽起袖子,怒吼道:“还反了你呢!”大步上前准备和武警动手。

这枝弓箭长达70公分,在安检所等待救护车期间,他还把弓箭往上扶以减轻痛苦
得到江男的证词后,检警前往弃尸地点开挖,果真找到一些骨骸,目前法医正在辨识身分
,光是消保处就接获将近200件消费纠纷,在进行了解后发现这个网站陷阱很多,包括《included》私自扣取会员费从1千多元到3千多元不等,业者还刻意抬高商品定价,让消费者以为捡到大便宜;夸张的是,如果发生消费纠纷,业者还声明管辖的法院在巴拿马,适用法律是模里西斯法律,换句话说,消费者权益很难受到保障
云林县古坑乡一名95岁老阿嬷杨张月云,14日因为多重器官衰竭,家人不忍心阿嬷受苦,依照习俗《xí sú》从医院带回家,放在客厅搭起的灵堂,隔天家人在阿嬷耳边播放药师佛经,5分钟后老人家竟然又活过来,还拍手跟着念经,让家人直呼不可思议
美国俄亥俄州出现一名变态律师,他疑似利用和女客户《kè hù》会面时趁机催眠对方,并称自己是
据《每日邮报》报导,25岁的海伦(Helen Galsworthy)自述,18岁时,常被班上同学霸凌,当时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侮辱,不但辍学还开始《appeared》接触毒品,认为人生完全《completely》没有希望《xī wàng》,到最后,竟认为自杀是唯一《sole》的出路
国外一名少年到泰国旅行《lǚ xíng》骑摩托车,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因此《therefore》擦伤了右手臂
创意人的巧思!最近一部来自德国的广告在网路上疯传,内容描述夜深人静、一名少女开门返回漆黑的家中,原本她?时杆?酰?涣先刺?到阵阵的喘息声,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爸妈竟然在客厅恩爱《love》!想当然,现场气氛为之凝结,但广告最后呈现的绝妙意念,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

这两人一闹起来,车队的士兵和边防站的武警都涌了出来,数十人横眉立目的对峙在两旁,就差动枪了。

这种事情《affair》以前也发生过,士兵和武警之间常有矛盾碰撞。在东北,也有士兵失手打死警察《policeman》的事情《affair》。

谢文东所坐的车在车队最后方。三眼看出情况不对,急忙叫醒谢文东,说道:“东哥,事情不太妙,武警要检查集装箱。”

谢文东透过车窗看了看前面的情况,嘴角微挑,冷静道:“慌张什么,没有事。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这时周雨从汽车内走出来,缓步来到人群中央,看了看那名武警,冷然道:“就是你打人吗?”

武警打量周雨,见他年纪不大,但却身穿西装,一副甚有风度《 dù》的样子。不敢大意,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周雨拿出证件在武警眼前一晃,说道:“我是政治部的。车里的东西是我们政治部的机密,别说是你,就是这里守军的将军亲自来了《lai l》也没有权利检查。你还不打算放行吗?”

武警低头犹豫了好一阵,偷眼见其他《other》武警都在看他,如果这样放行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最后还是咬牙道:“不行。我是这里的连长,就要尽到自己的职责,没有上级的命令,谁都不能不通过检查而过关。”

周雨冷眼看了他良久,身子往旁边一闪,冷冷道:“我再从说一遍,里面是我们政治部的机密,打开后的结果你要自负。”

连长见对方退让,脸上一阵得意,大步走过周雨身旁,傲然道:“我自己能负起这个责。”

走过前三辆汽车,在第四辆停下,看了看集装箱,连长对手《duì shǒu》下一挥手道:“把它给我打开。”

其他《other》武警还在和士兵相对而立,听见连长的说话声刚想上前,周雨却将手一摆,他带来的士兵们纷纷拦住想走过去的武警。连长见状冷笑一声,说道:“我自己来!”抬手将集装箱的门叉拉开,抓住把手用力一拉,集装箱的铁门应声而开。

等连长看清里面的状况顿时楞住。一箱箱的军火摆放整齐,罗满整个集装箱,只有在*门的位置《wèi zhi》有些空隙,但站有两名《two》全副武装的士兵,手中各提一把九七式新型步枪,保险已经打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连长的身体。里面的士兵早已收到命令,在没有谢文东和周雨的允许《yǔn xǔ》下,无论谁打开箱门,一律格杀勿论。

连长被眼前的士兵吓了一跳,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士兵已经扣动了扳机。军令如山倒,就算现在打开门的是将军元帅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开枪。这就是军人的纪律。

“砰,砰,砰!”一阵枪响,连长惨呼一声摔倒在地,身上多出六个冒血的窟窿。

武警们听到枪声后顿时呆若木鸡,好一会才反应起来,一各个举起枪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雨冷声道:“政治部机密事关国家安全《ān quán》,无论是谁,胆敢查看,格杀勿论!”说完,一甩袖子回到他的汽车上。

刚才被连长打的士兵见状脊梁骨更硬了,拿起枪大声喊道:“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你们不想象那个连长一样吧!”

武警互相看看,纷纷垂下枪,闪到一旁。士兵得意的哼了一声,对其他人一挥手,说句:“走!”然后上了车。

车队缓缓开过检查站,周雨所坐的汽车在开过时停下,他探出脑袋,看了看被武警抬到一旁的尸体,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一名好武警,就记他个因功殉职吧。”说完,还又怜惜的叹了口气,扬长而去。

三眼在后面把刚才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倒吸了一口冷气,对谢文东道:“就这么把人杀了吗?”

谢文东淡然一笑道:“这就是政治部的权利。”

三眼叹道:“真是一种高得可怕的权利。一个小小的中尉就能如此,那东方易的权利岂不是高得可怕?”

“的确可怕!”谢文东道:“所以我要扶起张繁友将他挤下去。”

“张繁友?”三眼对这个名字很陌生,疑问道:“这个是谁?把握吗?”

谢文东摇头叹道:“在政治部里你永远也找不到把握的人,大家只是互相利用。”三眼道:“东哥,你看这周雨怎样?”谢文东眯眼笑道:“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在政治部内又如何《how》有简单的人,不要《压嘛碟》说进不去,就算进去也只是会死得很快。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xǐ huan》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四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