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八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天台上四个人都停止了说话。无名和矮个中年人都有些身在冲突{conflict}之外的感{gǎn}觉,弄不懂谢文东和张繁友到底是什么关系,谢文东为什么要帮他们说话。谢文东和张繁友,一个用刀一个用枪互指着对方,四目相对,火星四溅,谁都没有退让的打算。

空气中的燥热和天台上压抑的气氛完全{wán quán}融合,压得人喘不上气。谢文东慢慢眯起了眼睛,将停在张繁友喉咙前的金刀又向前推了推,血顺着刀身滑落到谢文东的手上,最后落在被太阳晒着滚热的大理石瓷砖上。“你不要{压嘛碟}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在我出刀的时候{When}我就没有了估计。我可以{can}杀你,但你却不能杀我。”

感{gǎn}觉到喉咙上的灼痛,看着滴落地面的鲜血,张繁友的眼睛张大,握紧了枪道:“你可以{can}试试,我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我的子弹比刀慢。”

“如果你用枪杀了我也脱不了干系!”谢文东嘿笑一声,靠近张繁友,用只能他俩才听得见的声音道:“赤军是我举报的,谁会相信{上帝会存在的}我和他们是一伙的。反倒是你,本来应带手下上来反而{but contrary}却一人独来,并且用自己{zì jǐ}的配枪将我杀死,你说东方易会认为你是来抓赤军的还是来帮赤军的呢?”

“你,”张繁友掌心冒出冷汗,他一直都野心勃勃想要取代东方易的位置{locates},后者也不是不明白,但是{dàn shì}拿他没办法。一是张繁友在政治部的职位是中校,属于高等官员,通过中央直接授命的,东方易真要对他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处罚都要通过中央同意。二是张繁友一直都是很小心的人,在他身上很难找出把柄,这也是东方易忍他的主要{zhǔ yào}原因。

张繁友嘴角有些抽搐,谢文东说的话击中他的要害,如果自己{zì jǐ}在这种情况下杀了谢文东真的很难解释,东方易更不会放过这样{zhè yàng}的机会{offer},这老狐狸会死咬自己不放。想到这,他不禁有些犹豫。谢文东看在眼中,如果放过这样{zhè yàng}的机会{offer}那就不是谢文东了,他收起金刀,对指着自己的枪视而不见,笑道:“今天你没有看见我,我也没有看见你。我们两个争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你说不是吗?”

张繁友毕竟不是一般人,也收起配枪,看着谢文东嘿嘿一笑,打个哈欠道:“这几天太累了,我上楼只是想休息一下。”

“聪明!”谢文东仰面望向天空,道:“看来时间已经{yǐ jing}不早了,而且{ér qiě}还没有任何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我们为什么不下楼准备{zhǔn bèi}回家呢?”

“恩,有道理!”张繁友点头道,说着真的准备{zhǔn bèi}往楼下走去。

谢文东转头对无名道:“无名兄,多日没见甚是想念,请你吃顿便饭不知意下如何{how}?”

无名不知道{zhī dao}谢文东刚才对张繁友说了什么,让他瞬间变了个人似的,对谢文东,他也不得不重新衡量一下,同时也对他产生兴趣,当下同意道:“正有此意!谢君和我想到一块去了。”说着话,无名和矮个中年人向谢文东走了过来。

谢文东哈哈一笑:“兄弟{xiōng dì}的中国{zhōng guó}话越来越不错了,过不了多久,你就算说自己是日本{吃屎的国家}人恐怕也没人会相信。”

矮个中年人不会中文{zhōng wén},听不懂谢文东和无名究竟在说些什么,但看二人笑容满面,好象是一对老朋友在交谈,高提的心也放了下来。谢文东一直也没看他一眼,只是笑眯眯的边和无名说话边跟在张繁友身后准备下天台。到了从天台上回到大厦内的小亭子处,这里很狭窄,只能一人单独{alone}通过。张繁友不管身后的三人先大步走了进去,他脸上虽是带笑,心中却极其郁闷,大好的升迁机会就被谢文东搅和了,暗暗记恨在心中。谢文东出于礼貌,站在一旁请无名先进,两人客气一番还是无名先走了进去,谢文东又含笑的看着矮个中年人,做出‘请’的手势,后者心怀感谢的向他点点头表示谢意。

正在他刚想走进去时,眼前出现{There}一道耀眼的光芒。金灿灿的,光芒掩盖住天地间的一切,象是世间万物都被一层金沙所覆盖,煞是好看。接着,他又看见了红色,和一旁谢文东那张迷人的,没有冷却的笑脸。

“扑通!”矮个中年人象一坐小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的喉咙被划开一道寸长的口子,鲜血喷射而出。倒在地面,他的脸竟然是带着笑的,因为在那一刹那他感觉{很爽}自己看到人间最美的景色。

谢文东轻甩一下手中的金刀,一滴血珠滑落下来,从怀中拿出手帕将刀身擦拭干净,叹口气道:“这,也许{yě xǔ}是你一生所表现{performance}的最大{zuì dà}价值。”

听见后面声音不对,无名回过头,被眼前的状况吓了一跳,惊讶道:“谢君,你这是干什么?”

谢文东无奈的摇摇头,无可奈何道:“真是不好意思,但我必须要给我的上级一个交代。你们的这次行动看似很隐蔽,很周密,其实不然,要不我怎么会在这里出现{There}呢?!如果就这样放你俩人走,不止是我,你和他都休想离开{lí kāi}北京。我也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希望{hope}你能理解。”

无名盯着谢文东良久,最后叹息道:“你在动手前至少和我商量一下,或许能找出别的对策。”

谢文东摇头,一脸真诚道:“你也应该{yīng gāi}知道{zhī dao}这个办法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了,没有个死人来顶着你能脱身吗?我把你当作朋友才不想看你出事,才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这里阻止你,才不惜和我的同僚翻脸,只因为我把你当做朋友。”

听了谢文东这番真挚的话,恐怕任何人都会被感动,无名是人,所以他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激,握住谢文东的手道:“谢谢你!我明白了!”

谢文东道:“别说了,时间不早,一会我的上司到了你不好脱身,现在赶快离开{lí kāi}这里是最主要{zhǔ yào}的。你在鹏辉酒店{jiǔ diàn}等我,我一会去找你。现在还有些事情{shì qing}我要处理。”

资历:台北捷运报记者{jì zhě}1年、时报?L刊?癖?4年、Stuff时尚杂?I副主编1年、Men's uno时尚杂?I副主编1年、App01网站资深编辑2年、时报周刊记者{jì zhě}2年
,不仅{bù jǐn}能进行一些基本操作,如拍照、录影、投影、放音乐{music}等,还可以行走、跳舞、与人们互动
这并不是我的异想天开,在那些偏远的穷地方,就有兄弟{xiōng dì}几个合娶一个老婆{别人家的好}的,而且{ér qiě}他们还过得其乐融融
A9处理器争议,即使苹果官方再三强调{qiáng diào},两家代工厂的晶片?u成虽然不同,但是{dàn shì}并没有好坏之分,仍无法{to be}解决{jiě jué}网友疑惑
虽然是荷兰的第二大城,鹿特丹却夺下了欧洲最新适合短期旅游{travel}的目的地之一,它大胆的建筑让旅客印象深刻!鹿特丹到底哪些必看、必玩,英国每日邮报旅游{travel}记者实地走访后,推荐了六个体验鹿特丹的方式,大家或许可以试看看哦!

“好的!”无名答应一声,重复道:“我在鹏辉酒店{jiǔ diàn}等你!”说完,又悲伤的看了看倒在天台的战友,割下他一缕头发揣在怀中,跪地祈祷{qí dǎo}一番才匆匆下了楼。见他平安离开大厦后,谢文东才长出口{chū kǒu}气。早已下了楼的张繁友走过来,有些奇怪道:“不是两个人吗,怎么只走了一个,另一个呢?”

谢文东笑道:“另一个在天台上,是我给你留着的。”

张繁友一楞,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笑道:“我这个人虽不敢说自己很讲义气,但别人对我的好处我不会忘。这次你帮了我的忙,我自然{natural}不会亏待你。那个人已经{yǐ jing}死了,是你杀的!”谢文东顿了顿,又呵呵笑道:“张中校英勇过人,单枪匹马杀了正要行凶的恐怖分子,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救下前来访华的日首相,这天大的功劳是属于你的,这就是我对你的回报。”

“什……什么?”张繁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道:“你这话当真?”

“呵呵,我何时骗过人?!”

“好!好好!我张繁友交你这个朋友了!”话没说完,已经火烧屁股般跑向电梯。谢文东又指一旁着被几人挟制住的东心雷,大声问道:“那我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也可以离开了?”

张繁友连看也没看一眼,头也没回道:“那是当然。”说着,上了电梯。

谢文东哼笑一声,他不在乎这什么功劳,因为他也没打算要在政治部内取得多大的发展,在这里陷得越深就越难以脱身。将这功劳让给张繁友不失为一好方法,既给东方易制作了一位好对手{Opponent},以后够他忙活一阵的,也让张繁友对自己增加了好感,或许在什么时候{When}真能用得上这个人也不一定。同时也向东方易证实了自己情报的准确,赤军这次行动计划{jì huà}周密,如果没有自己的情报恐怕真要搞出天大的新闻,到那时,负责{fù zé}国家安全{safest}的政治部就要全体遭殃了。

谢文东带着东心雷走出大厦,伸个懒腰。东心雷不知道天台上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情况,只是看见张繁友跟着谢文东上了电梯,以后的事就不知道了,问道:“东哥,你是怎么搞定那个人的?”

“很简单!”谢文东轻描淡写道。“现在,我带你去搞定无名。”

鹏辉酒店门前。谢文东到时一眼就看见正焦急等待的无名,大步走过去道:“我来得不算晚吧。”

“不晚!”无名看见谢文东后长出口{chū kǒu}气,见他身后还跟一高大汉子,问道:“这是……?”

看来第一次见面时他没有注意{zhù yì}老雷,谢文东道:“放心,我是的好朋友。”

三人走进宾馆,点了几样酒菜,谢文东和东心雷早已肚子打鼓,大口吃起来。无名心情压抑,不仅{bù jǐn}这次行动失败,同来的战友也牺牲,哪还有心情吃饭。谢文东见他这样子,劝道:“我们中国{zhōng guó}有句俗话,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就算再有什么心事,还是添饱肚子在说吧。”说着,谢文东给他夹了几样菜。

无名不好拒绝,吃在口中真是食不知味,喝了一大口酒,问道:“谢君,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了解到我们这次行动的。”

谢文东心中暗笑,这也正是他想说的,没想到无名倒是先问了,这样更合自己心意,他叹口气道:“我想你应该{yīng gāi}听说过魂组吧,我不知道赤军和它的关系,但我们的情报确实来自魂组,但是不清楚其动机。”

“是魂组?”无名将手中的酒眥piào}刂卦以谧雷由希溃骸罢庀⒄媸腔曜楦忝堑摹!

谢文东平静道:“这还有假吗?我没有必要冤枉魂组,更何况我们是朋友,我怎么会骗你呢?!”

“是的。”无名点点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朋友!谢谢你,谢君,这次你不只救了我,还告诉我这么重要{zhòng yào}的消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

谢文东举杯道:“不用说感谢的话。希望{hope}我和你,我和赤军都能成为{chéng wéi}好朋友!”

无名也举起酒眥piào}溃骸澳闶俏业呐笥眩簿褪浅嗑呐笥眩院笥行枰锩Φ牡胤剑桓龅缁埃徽胖教酰叶蓟崴娼兴娴降模野锊簧厦Γ谖业谋澈蠡褂姓龀嗑!

谢文东笑着和无名撞杯,心中对他的话却不已为然,觉得{jué de}无名夸大其词,听他的话就象他可以代表整个赤军一样!不过这次谢文东倒小看无名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八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