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漂亮女生气得差点吐血,可后面有一个人很高兴,或者说很得意,就是黄蕾。刚开学时,谢文东在学校〖school〗附近和流氓的一场恶战对她印象极深,她对谢文东表示过好感〖sense〗,可后者对她却一直不冷不热,本来谢文东在学校〖school〗就没住过几天,再后来,彻底失踪,连个人影子都找不到,直至大二中期,黄蕾才找了一个男朋友,就在她快把谢文东忘记的时候〖When〗,没有想到,他又出现〖There〗了。和以前没两样,还是那一席黑衣,眼睛依然明亮得让人无法〖to be〗正视,唯一〖sole〗改变的就是他更加成熟了。黄蕾之所以得意,是谢文东不只对自己〖his〗视而不见,对比自己〖his〗漂亮的女生也是如此,人,总是有种虚荣感〖sense〗嘛!

“铃~~”随着〖Along with〗一声铃响,这节刑法终于结束〖End〗,老师〖teacher〗似乎片刻也不愿在教室多呆,逃也一般离去。他走得快,外面一大群人进来得更快,各个手中拿着胶水,白纸,上面有早已写好的某某时间某某学科占坐的字样。进到教室,纷纷找各自自认为不错的位置〖locates〗,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 dù〗把纸条贴在桌面上。快到考期,这种情况很常见〖Common〗,学生〖students〗们事先打听好各科考试的考点,然后纷纷在‘不错’的位置〖locates〗上贴纸条占坐,为考试顺利过关打下‘坚实基础’。有三个男生在教室里扫了半天,最后选定谢文东的位置。走到近前,其中一个‘卡尺’头的学生〖students〗手往桌子上一拄,老气横秋道:“同学,让一下,占座!”

“讨厌〖hate〗!”谢文东旁边那几个女生皱皱眉头,可也无可奈何的起身让出位置,考试占座俨然已成为〖chéng wéi〗学生之间的潜规则〖regulations〗。

谢文东的位置在最中间,也是最佳的地方,但他却没有动。一个带眼睛的学生推了他一把,不满道:“醒醒,别睡了!”

等了片刻,见谢文东没有反应,卡尺头一扬眉毛,连推带拉,嘴里不干不静道:“起来起来,别他妈睡了!”

就算是睡觉最大〖zuì dà〗的谢文东被他这一搅和也有觉难眠了,他木然的张开眼睛,没有说话,抬头疑惑的看着那学生。

卡尺头一看谢文东的样子,平平无奇,一脸书眷气,轻蔑一笑,道:“装什么傻,快出来!”不由谢文东说话,抓着他衣服把他拉出来。带眼镜的学生看了看他,嘟囔道:“这家伙怎么呆头呆脑的?!”另一个身材高大的学生嘿嘿笑道:“二呗!”

这几人好象有意显耀,抓到软柿子踩住不放,你一言,我一语,对谢文东冷嘲热讽。三人正说得高兴,谢文东猛得一抬腿,没见他身体怎么晃动,这一脚已经〖yǐ jing〗踢〖tī〗出去了,正蹬在‘眼镜’的肚子上。‘眼镜’连本能的反应都没做出,哎哟一声,滚出好远,爬在地上起不来。见他说打就打,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呢同伴已吃了亏,高个学生惊叫一声,挥手想给谢文东一嘴巴。他的手高高抬起来,却没有胆量打下去,因为他面对的是一双冷光四射,没有丝毫感情而微微带有血丝的眼睛。他感觉〖gǎn jué〗自己不是面对一个人,而是一只致命的野兽。他的感觉〖gǎn jué〗没错,患有低血糖的谢文东在睡眠时被人打扰后确实是一只能要人命的野兽。这时在他眼中,谁都一样。他出手如电,一把扣住高个学生的喉咙,往下一拉,随着〖Along with〗喀嚓一声断响,高个的脑袋和桌面撞个正着,没见他怎么用力,但有一厘米厚的桌面已经〖yǐ jing〗深深凹了下去,血滴滴答答从桌面滴落在地上。当他抬头看卡尺头的时候〖When〗,后者连连倒退数步,恐惧感油然而〖rán ér〗生,那是一种从脚底凉到头发丝的恐惧,如同面对死亡。做为学生,这不是他所能承受得起的。他怪叫一声,转身就跑,嘴里大喊着:“杀人啦!杀人啦!”

谢文东厌烦的一皱双眉,低身,抓住椅子坐板,猛一用力,硬生生拉了下来,随手一挥,一尺半见方的木板脱手而出,卡尺头刚跑到教室门口,木板也同时追上了他的脑袋,叫声嘎然而〖rán ér〗止,他哼都没哼一声,脑袋勺被砸出一半个拳头大青包,晕了。这还是谢文东手下留情,虽然盛怒,但理智未失,如果用上全力,他的脑袋比破碎的椅子面好不了多少。

谢文东转瞬之间让三个活蹦乱跳的不良学生变成病猫,除了黄蕾和他寝室几个人外,其他〖other〗同学无不大为震惊,对他的身份也暗暗推测起来。谢文东这时业已完全〖wán quán〗清醒过来,食指抠抠脑袋,暗怪自己出手太重,对这些人完全〖wán quán〗没有必要,见上课时和他说话的那个漂亮女生正张大嘴巴,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的看着自己时,谢文东顺了顺头发,缓缓道:“不用奇怪,我说过,我是坏蛋!”说完,他看了看手表,讨道:糟糕!自己不知不觉竟睡着了,把外面的强子给忘了,而且〖ér qiě〗,还有一个警察〖jǐng chá〗,那是他必须也很想见到的人。他对走上前,正准备〖zhǔn bèi〗和他说话的同寝六人无奈道:“什么话都别说,我现在有事,以后有机会〖jī hui〗再谈!”说完,道声拜拜,快步走向教室外。临路过趴在地上的眼镜时,他上前扶起,帮眼镜整理一下他的衣服,歉然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睡迷糊了,帮我对你的同伴说声对不起!我叫谢文东,如果想要补偿,请给我打电话。”说着,他从地上拣起一张纸,写下电话号码后塞进眼镜手里。眼镜一张脸一会白,一会红,变色龙也没有他变得快,肩膀颤了颤,咬牙没有说话。谢文东想走,可有人偏偏不让他走。“怎么,打完人了就想跑?”一只大手按住他的肩膀。

谢文东苦笑,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黝而带满真诚的笑脸。笑脸的主人是和他同寝的老三。他摇头笑道:“没办法,我的时间经常在跑路中度过。”老三一撇嘴,道:“看见你真是不容易,今天有再重要〖zhòng yào〗的事也要等把酒和完再走。”谢文东道:“喝酒?喝什么酒?”这时老五上前呵呵一笑道:“喝我们哥几个又聚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的酒!”“所以,”老四道:“今天你一定不能跑路!”

其他〖other〗几个兄弟〖就像安全套〗也围了上来,看来这顿酒是逃不掉了。谢文东没办法,道:“给我两分钟时间!”说着,他向外走去。老三抓住他的衣袖,生怕他跑掉似的,问道:“干什么去?”“打电话!”

谢文东走出教室,到一处人少之地,拿出手机给高强打电话,道:“强子,看来我一时半会很难离开〖lí kāi〗,你等三个小时之后再来接我。”高强答应一声,也不问为什么,开车离开〖lí kāi〗,只是没有走远,在不远处商场停车位将车停下。谢文东的话,他从不质疑,但谢文东孤身一人,他却放心不下。高强不是一个爱〖love〗说话的人,但他的心一直很细。

谢文东关掉电话,缓步走回教室。这时眼镜已经勉强能站起,一个个子不高的学生搀着他,那两个同伴也被一起〖yī qǐ〗同来的同学背走,见谢文东回来,眼镜镜片下双眼寒光一闪,也没说话,一瘸一拐的往外走。等擦过谢文东身边时,眼镜猛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大叫一声:“你去死!”一刀直向谢文东小腹刺来。年轻人大多是冲动的,当着一屋子人的面,被谢文东一脚踢〖tī〗翻,面子过不去,脸好象被刀剐一般,头脑一热,也不计较后果,就想至对方于死地。

的攻击〖gōng jī〗性飞弹,包括〖included〗引起了注目的HARM反辐射飞弹以及JSOW联合视距外械弹等机敏性装备,但是〖But〗数量不多,都仅约50枚左右,不足以支撑台湾〖tái wān〗的F-16机队
涂振宏指出,除了有完善的薪资福利之外,永庆房产每年也举办3项运动〖sports〗赛事(永庆篮球〖Basketball〗赛、羽球赛及垒球赛),且举办员工旅游〖travel〗,邀员工家属同游,今年的集团尾牙也预计将席开近500桌,同样是邀请员工家属一起参加同乐
吉尔森对于自己的点子背那么多网友喜爱感到惊讶,而且〖ér qiě〗知道〖zhī dao〗已经有些人照做了,她认为,只要有一个家庭〖jiā tíng〗能因此〖 yīn cǐ〗好好睡一觉,那就是很值得的事了
文青味十足、又很像日本〖rì běn〗拉?I店的门前隐味,店面很小,只能容纳5人,不过acher不想让客人为了吃一碗?I还得排队等很久,于是他的店?裨ぴ贾疲且每段时间用餐时间长达90分钟,他也希望〖hope〗能透过这一碗牛肉?I让人与人进行交流
店家表示猪油是自己手工炒的,香气四溢的麻油、软嫩口感的猪肉再加上粒粒分明的白饭,吃起来非常满足〖mǎn zú〗

眼镜这一刀又快又突然,换成普通人真很难躲避,不过,他对上的是谢文东,他面上的一阴一晴,一会明一会暗,半点没逃出谢文东的眼睛。比这快十倍的刀速谢文东也见过,哪会放在眼里。他身子一弓,向后弹出一步,同时一拉衣襟,抬脚踢在眼镜手腕上。手中一麻,匕首脱手而飞,弹起一米多高,眼镜心中一寒,下意识的退出半步。谢文东一展手臂,抓住力尽下落的匕首,顺势一指,刀尖正顶在眼镜咽喉。他冷冷说道:“你在玩火你知道〖zhī dao〗吗?”

一滴血从眼镜喉咙处流出,涨到脑门的热血顿时冷却下来,眼镜双腿一软,差点瘫倒,还没等他说话,脾气火暴的老三再也忍不住了,怒道:“老七,和他费什么话!”说着,一步窜上来,抓住眼镜的头发,向下一拉,一顿暴踢。这顿皮鞋没头没脑,不一会,眼镜已然被打得神志不清,额头划出一道三寸长的口子,满脸是血。

老大见状不好,这样〖then〗打下去弄不好会搞出人命,急忙搂住老三,叫道:“你想杀人啊?!”

老三挣扎两下后,长长出口〖chū kǒu〗气,头脑冷静下来,低头一看眼镜,抱着脑袋缩成一团,向他身上吐口吐沫,骂道:“操!就你这样〖then〗的,以后见一次揍一次!”谢文东哑然失笑,道:“他要找上的人是我,你急什么?”老三一楞,木然道:“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就像安全套〗,他想伤你等于是伤我一样嘛!”谢文东听后笑不出来了〖老弟〗,如果他再早认识〖known〗老三几年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可是,现在他却不能这样做,陷得越深越知道自己这条路虽然风光无限,但并不好走。

老大虽然胆子笑小些,但心比较细,向教室外张望两眼,说道:“你们快走吧,保安可能〖would〗马上就到了。”“怕什么?”老三一瞪眼。谢文东摸摸下巴,警察〖jǐng chá〗他都没放在心上,保安自然〖zì rán〗更不用多说,但追问起来多少有些麻烦,他拉住老三胳膊呵呵一笑,道:“确实没什么可怕的,但天大地大,都没有我们一起去喝酒的事大。”

谢文东的话很好使,老三听后顿时眉开眼笑,拍拍他肩膀,大声道:“好,喝酒去!”

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这句经典的话不知是谁发明出来的。能不能年轻谢文东不知道,但他感觉肚子涨倒是真的。

一行七人找了一间‘不错’的酒店〖jiǔ diàn〗。请客的人是谢文东,选的酒店〖jiǔ diàn〗自然〖zì rán〗很不错。进了包房,菜没等点,先让服务〖fú wù〗员上了一箱啤酒。用老四的话说,兄弟好久没见,先干三杯意思意思。三两杯,三杯下肚等于一瓶啤酒。众人差了差嘴,都没什么反应,神态自若。谢文东暗叹厉害〖lì hai 〗,酒喝得这么急,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他刚想点菜,老三又举杯站起,道:“老,老七,三哥敬你三杯!”盛情难却,谢文东无奈,只好又连喝三杯。一会工夫,一箱啤酒只剩下空瓶。菜没等上来,众人已经灌了一肚子啤酒。东北人就是这样,菜可以〖can〗不吃,但要的酒一定要喝干净,哪怕过后把肠子都吐出来。

谢文东也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只是墙角的空箱在一层层往上垒。这时老三又来敬酒,谢文东一捂空杯,摇摇头,道:“我喝不下去了。”他是一个自制力相当强的人,当他发觉自己到量了,绝不会再多喝一口,留下四分清醒是他最低限度。无论老三怎么劝,谢文东始终笑眯眯的摇头,滴酒不喝。老三没办法,只好甩出激将法,用胜〖win〗利〖victory〗的眼神看向他,说道:“你打架〖dǎ jià〗比我厉害〖lì hai 〗,但论起喝酒,两个你也不如我一个,老七你说对不对?”谢文东不为所动,很认真的点点头,坦然道:“确实喝不过你!”

他软硬不吃,老三也没办法,只好找上别人。这一桌人已经趴下三个,只有老四和老五还能与他抗衡。三人又喝了六七瓶,觉得〖felt〗索然无味,对谢文东道:“老七,酒喝得比较多,不如一会去活动一下!”

“活动?”谢文东不解,问道:“怎么活动?”“自然是跳舞去了!”谢文东看了看表,下午三点多了,已经超出自己打算的时间,摇头道:“你们去玩吧,所有〖all〗花消算我的,我就不去了,还有些事情〖shì qing〗要办!”老三大摇起头,道:“这不是谁请客谁出钱的问题〖wèn tí〗?主要〖main〗是你回来大家伙高兴才想一起去玩的,如果你不去,那还有什么意思?!”老四在旁满面通红,醉眼朦胧,接道:“老三说得对,你不去就太没意思了!今天有再大的事情〖shì qing〗也得等明天办,不去,明显是不给我们哥几个面子嘛。”

和喝醉的人永远不要〖压嘛碟〗讲道理。谢文东苦笑。这时老五站起身,一米八的大个晃晃悠悠向谢文东走来,看他的样子,谢文东一阵担心〖worry about〗,好象随时有倒下砸在自己身上的趋势。老五往他肩膀上一趴,老气横秋道:“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谢文东气笑了,道:“怎么?我还被你们绑架了不成?!”老五模仿〖mó fǎng〗他的话道:“天大地大,喝醉了的人最大〖zuì dà〗!”

这个家伙真醉了吗?谢文东忍不住想道。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七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