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萧方所说,向问天不是没考虑过,北洪门大张旗鼓的扩充实力,其势头之迅猛令人乍舌,他不是不想破坏,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jī hui}。向问天叹了口气,摇头道:“偷袭?恐怕很难。凭谢文东的聪明,他不会想不到我们会出这招,定然作好了准备{ready to},我们即使去了十有八九亦是无功而返。”萧方回想起自己{his}在南京所经历的一切,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冷战,再无主动出击的信心,感{gǎn}慨万千道:“谢文东之诡诈,神鬼莫测,我们自己{his}倒是应该{yīng gāi}作好准备{ready to},以防他的诡计。”

向问天仰面大笑,说道:“小方,你不是被吓怕了吧。”见萧方白面一红,张嘴准备强辩,他摆摆手,正色说道:“你应该{yīng gāi}将你心中的阴影及早除去。”说完,向萧方点点头,转身走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南北双方虽都未见有大的动作,单各自皆在养精蓄锐,集结人手。台洪门的红叶不甘寂寞,大批成员涌入上海,但是{dàn shì}他们已不象刚开始{appeared}时和向问天那么亲密,更倾向保持中立的态度{attitudes},任谁都能看地出来,红叶似乎对向问天的信心在减少,而采取静观之策。甚有‘弃而不舍’精神的魂组自然{zì rán}不会放过一切能将谢文东至于死地的机会{jī hui},精锐死士分批而至,不过他们自己的处境也不好过,北洪门将他们当成死敌,而向问天对魂组一直没什么好印象,不主动为难已是不错。上海本地黑帮,只有忠义帮的动静最大{zuì dà},广招人力,部下回缩到总部{headquarters}附近,似乎握成一只拳头,随时都有击出的可能{would}。上海暗流滚滚,表面却是异常平静,可这瞒不过明眼人的眼睛,道上的人甚至能嗅到空气中的硝烟味。

白家的生日宴会就在这种情况下浩浩荡荡的举行了。正如白紫衣所说,上海黑帮的大哥级人物基本上都被他邀请到了,其实即使他不请,人家也自然{zì rán}会来,不为别的,只是看看传说{legends}中的谢文东和向问天同坐一桌的场面,也算是打开眼界了。

晚间七点,白家。上海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繁华地带住间百坪以上的房子已算是有钱人了。不过白家似乎有意证明{zhèng míng}他别其他{other}人更有钱,更有实力。方圆不下五百坪的三层别墅足可以{ kě yǐ}证明{zhèng míng}这一点。气派两字是谢文东到后的第一反应。正座别墅贴着象牙白的瓷砖,洁如玉石,即使天色已暗,但那碧绿的房檐仍迎出荧荧月光,光彩流动,仿如液质。往近看,进两米高的黑铁院门各镶嵌一头金色的腾龙,精雕细作,栩栩如生。大门两侧,各站四名深蓝色服饰的大汉,仔细检查进进出出的人。

谢文东身边只带了姜森和东心雷,还有几名暗组成员在其后的另一辆轿车内。东心雷透过窗户看了一会,大嘴一咧,摇头道:“白家真是怕人家不知道{zhī dao}他有钱啊?!”姜森曾专门调查过白紫衣,又从刘波那里了解到一些消息,对白家多少有些了解,说道:“解放前,白家确实兴旺过一段时间,重轻工业皆有涉足,在上海属于龙头级家族,只是解放后,红旗一飘,白家逐渐落寞了,但白家人那种贵族的心态没有消失,生怕落于人后,被人瞧不起,所以做事才喜高调,事事拔尖。这次白紫衣将东哥和向问天一起{yī qǐ}请来,也是给别人看的,看他的面子之大。”东心雷嗤笑一声,说道:“不是他的面子大,是赶得巧了。”

谢文东仰面无声而笑,下了车,向别墅院内走去。还没等进门,门口的大汉伸手将他拦住,机械性的说道:“请出示请贴。”

东心雷大步上前,两米高的身躯如同一坐小山站在那里,大汉们只觉得{felt}眼前一暗,灯光被他挡得严实。他从怀中掏出请贴,递过去,说道:“和你们白家老大说,洪门的掌门大哥到了。”大汉接过请贴,打开一看,‘谢文东’三个大字映如眼中,拿贴的双手下意识颤了一下,人的名,树的影,谢文东的外表再不起身,可这北洪门大哥的身份足够压倒一切的了。大汉忙将耳机下的话筒提到嘴边,转过身,小声说道:“北洪门大哥谢文东到了。”

大汉说完不一会,白紫衣一身白色的西装,笑容满面,后面还跟着一干人等,兴冲冲的打别墅内跑了出来。远远看去,谢文东暗中感{gǎn}叹一声。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白紫衣本人长得已够精神的了,面白如冠玉,浓眉斜飞,直插入鬓,虎目聚神,芒光四射,加上一身合体的白衣,更是飘逸非凡。若不是不欣赏他的为人,谢文东或许真会主动交这个朋友。没等他先开口,白紫衣先大张双臂,迎上前,给谢文东一个大大的拥抱。“真是不容易啊!谢老弟能在百忙中抽身,让我这棚壁生辉!”

姜森和东心雷暗皱眉头,白紫衣的话让这两位站得比较远的人身上都酸出一层鸡皮疙瘩,二人庆幸被他抱住的不是自己,否则很可能{would}回当场运倒。谢文东脸上一直挂着笑容,顺势亲密的拍了拍白紫衣的后背,笑呵呵道:“白兄过于客气了,即使再忙,有再大的事,也大不过白兄的生日嘛!”这话给足了白紫衣面子,乐得嘴合不拢。以当前的形势说,谢文东确实很重视自己和白紫衣的关系。在势力上,北洪门未必强过南洪门,即使加上文东会内的一干精锐,情况改变也并不大。而白家毕竟是上海的老家族,具有相当强的实力和声望,若是白家倾向向问天,谢文东想占到便宜难如蹬天。

之后,卢东豪为了申请新的学签,向皇家骑警申请无犯罪记录{Record}证明,结果显示他并没有任何刑事记录{Record},包括{bāo kuò}不曾被逮捕、起诉或定罪。
华人仍然是暴抢的主要{zhǔ yào}对象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今年7月31日下午2点,来自老挝、祖籍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的今年70岁的洪某,在犹太城的路易·阿拉贡路上被两名{two}歹徒抢劫,拖倒造成头部重伤{pulp},经抢救不治于8月20日离世,此事引起华侨华人的极大愤慨。
在5年内,中国{zhōng guó}人外出旅游{lǚ yóu}人次将翻番:从2011年的4100万人次,增加到2016年的8500人次。
等skytrain到达下一个站点后,Lenny和小倩立即返回寻找,但未能找到于林海。
这一计划{plan}由普拉托警察{jǐng chá}局长和中文{Chinese}老师{teacher}Yang Xiaping一起{yī qǐ}介绍给公众{gōng zhòng}。
这个组织提供预防和监督服务{fú wù},在当地住户所属警察{jǐng chá}工作{gōng zuò}时间之外进行干预,核心任务是预防犯罪,确保傍晚和夜晚有当值人员存在,以加强住户的安全{safest}感。
此前她已经{have been}写过了诸如“你好”“春天”“美丽”“啤酒”等实用词汇,“我之前在电视上看到马德里一家百元店业主每天都会在门口更新中文{Chinese}词汇,我觉得{felt}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沟通方式也特别有趣,所以就把这个点子也用在自家店里。
9月3日下午,部分热心华人安全{safest}志愿者齐聚巴黎13区潮州城大酒楼,商议为洪太维权事宜。

二人客套话还未说完,灯光一闪,路上又驶来一队轿车。车队前前后后加一起不下十余辆,清一色的黑漆奥迪,车身油光反亮,声势浩大。轿车在路边缓缓停下,车门齐开,数十人几乎{jī hū}在同一时间走下轿车,齐刷刷的站里两旁,这群大汉年纪都在二十七八上下,膀大腰圆,统一的白色西装,黑面皮鞋,双手背于身后,腰板挺得溜直,那股气势,威风八面。一人缓缓从中间那辆轿车走出,不到三十的年纪,也是一身白衣,身高将近一米八,相貌俊朗,浓眉大眼,狮鼻虎口,举手投足见,大将之风自然流露。谢文东和白紫衣不用看清他的长相,一见这阵势,已然知道{zhī dao}来人是谁了。

向问天下车后,发出爽朗的笑声,对着白紫衣笑道:“恭喜白兄,又长了一岁。”白紫衣面容一喜,故意‘苦’着脸道:“何喜之有,只是又老了一岁。”向问天哈哈一笑,转目看向一旁的谢文东,道:“多日未见,谢兄弟{xiōng dì}过得可好?”

谢文东摇头,道:“不好。”“为什么?谢兄弟{xiōng dì}在上海安了新家,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向问天眨眨眼睛,笑呵呵的看着他。谢文东学白紫衣的模样,也是‘苦’着一张脸道:“新家?前有狼,后有虎,睡觉也难以安稳,有了新家又有何高兴?!”

向问天瞅瞅这个,看看那个,感叹道:“你俩个家伙,本来挺不错的心情都被你们破坏了。白兄,如果没记错,今天是你的生日吧?”三人一顿,接着仰面大笑,手挽手,并肩走进别墅院内。不明内情的人看他们之间的亲密状还以为是多年的好友,实际上却是恨不得至对方于死敌的夙敌。三人表面亲热,暗中各怀鬼胎,走在一起{stay},也是风采各异,白紫衣容貌英俊,风度翩翩,十足的富家公子哥,可和谢文东、向问天站在一起{stay}却显得不再那么突出。后者如同一团炙热燃烧的火焰,充满阳刚之气,让人看了之后不忍转目,而前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阴柔诡异的气息,神秘似黑洞,可吞没一切的无底黑洞,寒冷之逼人心魄。三人中谢文东笑得最开心,眼睛眯成了两条线,连白紫衣都觉得奇怪,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看样子,倒象是他在过生日。只是碍于场面,他未开口询问。几人一进别墅大厅,本来还人声鼎沸的偌大房间顿时了无声息,静悄悄的连自己心跳声都能听得见。众人对向问天自然熟悉得很,可绝大部分却没见过谢文东。见新进来这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和向问天、白紫衣并肩而站,虽然在笑,可他身上那阴冷之气仍让人心寒,心中也猜想个差不多了。

果然,白紫衣向前跨了一步,先是清清嗓子,一指向问天,首先开口说道:“各位,洪……南洪门的当家大哥向兄我想在坐的大部分人都认识{known},就不用我介绍了吧?!”接着,他又一拉谢文东的胳膊,大声说道:“这位就是北洪门的掌门大哥,谢文东!”“哗……”即使心中有数,但经白紫衣的亲口肯定,下面还是传来一阵骚动声。如果把黑道比成明星{superstars}圈的话,那谢文东和向问天无疑是其中的超级巨星,近几年甚至几十年,还没有谁的名头能超过这两个人。谢文东之年轻也再次成为{Become}人们议论的话题。见场下那些大哥们交头接耳,白紫衣也觉得脸上有光,在上海,能一次把南北洪门的两大巨头同时请到,恐怕只有他一个了。谢文东眼睛微微睁开,环视一周,对被人指手画脚的评论{píng lùn}他早已习以为常,咳了一声,引起众人的注意{zhù yì},振声言道:“小弟谢文东,刚刚到上海,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各位见量。”

“啊,谢……谢先生太客气了。”下面人具是一方的大哥级人物,地头蛇未必怕过江龙,但也无得罪的必要,纷纷客气回应。谢文东闻言而笑,撇了一眼向问天,又道:“客气不敢当,以后与诸位的‘合作{hé zuò}’倒是有可能会有的,我是东北人,不会说拐弯抹角的话,有蛋糕大家一起吃,有钱大家一起赚,这一向是我的准则。”一句话,满场的人都笑了,谁不想和南北洪门撤上关系,谁不想找到一座实力雄厚{xióng hòu}的靠山。人们对谢文东的印象霎时间有了不小的改观。

向问天不留痕迹的贴近谢文东的耳边,笑呵呵的细声说道:“谢兄弟真是睁眼说瞎话,凭你的为人,蛋糕不会分给别人一口,钱也不会放流一分。”谢文东听后,脸上笑容不变,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笑眯眯的从牙缝中小声说道:“没办法,刚到上海,人生地不熟的,而且{ér qiě}还有你这个虎视眈眈的强敌,如若不多拉拉人心,怎么立足?”“恩!兄弟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向问天由衷佩服。“没办法,你逼的。”谢文东微微挑下眉毛。二人笑眯眯的对话,下面人却看成了在窃窃私语,无不倍感惊讶,南北洪门水火不容,而两大派系的掌门大哥怎么如此亲热?难道南北洪门之间出现{There}了缓和?

南北不容是真,缓和要比蹬天都难。三眼此时正坐在一辆面包车内,手指轻轻敲着藏在肋下的刀身,他在等刘波的信号。三眼旁边还有李爽、任长风、灵敏等人。永胜{win}购物{shopping}商场在上海算不上最大{zuì dà}的商场,但名气却不小,整座楼呈半圆型设计,墙壁为透明的钢槊玻璃,每逢入夜,楼内灯光齐明,亮如白昼,从外看去,整座楼体象是一发光的圆球,异常壮观。三眼等人所坐的面包车就停在商场附近的路边,远远望向霍霍生辉的大楼,三眼感叹一声,低头看了看表,往椅子上一靠道:“时间还早着呢,老刘不会这么快打来电话的,我们先休息一下。”说完,闭上眼睛假寝。灵敏不无担心{worry about}道:“是不是把计划{plan}再讲一边,我怕到时万一出个差池,后果不堪设想!”三眼闭目笑道:“差池?哈哈,这个你我就不用担心{worry about}了,我们能想到的,东哥早已经{have been}想到了。”任长风从椅子下拿出一卷纸,小心摊开,上面精细画着商场的平面图,他傲然一笑道:“这里平时的夜间保安只有十几号人,对付他们,哪还用什么计划?!”灵敏一皱眉,道:“如果在同一时间内将十几号人全部{all}解决{jiě jué},并不简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七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