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可我们是兄弟{xiōng dì}啊!"东心雷上前说道。"对!"任长风接道:"兄弟{xiōng dì}之间当同甘苦,共患难,危险又怎么样,大不了拼了。"谢文东摇头道:"事情{shì qing}还未必会糟糕到这种程度{attitudes},如果去得人太多,反而{fǎn ér}不好办了。"

"可是,我们实在不放心啊。"高强忧心忡忡道。谢文东露出宽心的笑容,说道:"我说没事,自然{zì rán}会没事,即使有变故,我一个人应对也会更方便一些。"见众人还要说话,他晃晃手,道:"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定了。"

谢文东还是走了,坐当天晚上的飞机{fēi jī},身边只带了两名{two}小弟,喝了一些酒,是李爽姜森等人为他饯行准备{ready to}的。

人人都认为他此去北京异常凶险,但他却不这么认为,谢文东不傻,至少比世界{shì jiè}上大部分人要聪明的多,他也不冲动,谢文东的心计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上面若是要决心除掉他,绝对不会见他,他所犯过的事,随随便便都能列举出不下上百条,而其中的任何一条拿出来都可以{can}让他死一百回,想定他的罪,想要他的命,易如反掌,何必费劲大老远将他招到北京去。上面的人或许也在犹豫,杀还是不杀。谢文东坐在飞机{fēi jī}上微微轻叹一声,露出苦笑。

他带得两名{two}小弟皆出身文东会,跟随他的时间不长,但早已对这位神鬼莫测的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见他发笑,即使不知道{zhī dao}为什么,心中多少为之一宽。

北京,谢文东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来时的感{gǎn}觉都不一样,这一次可能{kě néng}算是最痛快得一次,因为他是正大光明来的。是奉中央的'圣旨'来的。

一下飞机,他就看见了老熟人,东方易。好长时间没见面,这老狐狸似乎比以前老了很多,头发依然光亮,但眼睛却少了些许光泽。看来,这一阵子东方易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谢文东心中慨叹,笑呵呵热情的走上前,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客气道:"许久未见,东方兄别来无恙,还是那么光彩照人啊,哈哈。"

"少给我来文绉绉的。"东方易板着一张老脸,向谢文东身后张望少许,疑问道:"你就带两个人?"

"那我还闲多呢。"谢文东悠悠然道:"能得到中央高层的召见,是多大的荣幸,带那么多人,好象我是故意摆架子似的。"

东方易撇嘴打量他一会,然后才嘟囔道:"不知道{zhī dao}你这小鬼心里在打什么注意{危险信号}。"他压低声音又道:"我以为你不会来的,该提示{tips}你的我都已经{yǐ jing}提示{tips}了,没想到你这么笨。"谢文东哈哈一笑,道:"你的话,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中央想把我……"他的话未说完,已被东方易捂住嘴巴,下意识的左右瞧瞧,心有余悸道:"小子,说话注意{危险信号}尺寸,你不想活了我还想呢。"

谢文东趣味的看看紧张莫名的东方易,感{gǎn}到好笑,说道:"哎,你是政治部的高官啊,还有你怕的人吗?"

"政治部?哼!"东方易冷笑,道:"现在的政治部也在风雨飘摇中,地位{dì wèi}恐怕不保,部门随时都有取消掉的可能{kě néng}。"

这消息倒是谢文东没听说过,一楞,问道:"为什么?"

"权利太大,总是能让人眼红,也让某些人感觉{很爽}自己{his}的地位{dì wèi}被威胁、权利被架空,以前,我们上面有个厉害{lì hai }的'老头子'罩着,可惜,不久{bù jiǔ}之后就将没有了,狂风暴雨也就都来了{lai l}。""哦,你说的人是……""恩,心里明白就好,不用说了来。"

谢文东心有感触,与东方易边聊边走出机场,上了汽车。"这次中央见我为了什么?"车上,谢文东请教道。

东方易摇头。谢文东挑起眉毛。东方易无奈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不过,现在风言风语很多,都是对你不利的。你在黑道打打闹闹,特别最近,和什么洪门闹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中央已经{yǐ jing}难以容忍,而在这时候{When},你又将魂组的总部{headquarters}炸了,对于中央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却又不能不考虑到日本{吃屎的国家}那方面的压力,如果因为此事必须要做出一个牺牲的话,你说中央会牺牲你一条命还是会牺牲中日之间的外交关系?"

谢文东颔了颔首,凝目看着自己{his}的鞋尖,摇头道:"我的命,恐怕还没有那么值钱。"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东方易疲惫的靠在车椅上,仰着头,喃喃道:"所以,我说你是不应该{yīng gāi}来的。"

"世上没有后悔药。"谢文东笑眯眯道:"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我还没有后悔呢。""因为,你是疯子。"

要见谢文东的这个人,确实是个高官,高到什么程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他,一点不过分。

演示中,只见一枚120毫米火箭弹朝该坦克飞去,但随即被GL-5射出的两枚拦截弹击破
王炳忠表示,北检从头到尾没有把他列为犯罪嫌疑人或分案,虽然有民众告发他涉案,但人人都可以{can}告发,可是北检并无指控他有犯罪嫌疑,但部分媒体却用肯定语气,指控他就是拿大陆国台办的钱,
警方鉴识小组初步调查,这名女死者遗体肿胀难以辨识年龄{nián líng},泡在水中的时间研判已超过1周,再加上死者身上并无身分文件,也并未发现遗书,死者详细身分及死亡原因仍待检警相验后才能清
分别赠予淡水分队及竹围分队,由新北市政府消防局副局长陈崇岳代表受赠,希望{hope}能提升淡水山区救护安全{ān quán}
市长郑文灿指出,桃园升格后,推动大小建设{jiàn shè},也积极建设{jiàn shè}东势里,包括{bāo kuò}社区活动中心{center}整修660万元、金门桥改建400万元、石门大圳巡防道路5,500万元等
他供称,镖刀4年前从网路上买的,为了防身,当天因为要从苗栗北上,匆忙中拿错袋子,把收藏的镖刀、斧头都一起{yī qǐ}带来看比赛{match}
少女母亲的亲友则表示,兽父其中1名亲戚在警察{policeman}刑事单位任职高阶警官,怀疑是有高人指点才会说自己有罹患精神疾病{Prevention}企图逃避刑责
针对世大运遭闹场,台北市长柯文哲于20日火速召开记者{jì zhě}会,?h轰反年改团体

北京,钓鱼{fish}台。园内雄伟的建筑气势磅礴,古香古色,绿草茵茵,古树参天,数万平米的内胡清澈见底,明如镜面。对于谢文东来说,钓鱼{fish}台是神秘的,或者说是神圣的,因为只有国家及其外国的领导人才{rén cái}有资格住在这里,和天安门,人民大会堂一样,是国家的象征。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坐在其中与国家领导阶层的大人物会面。那种情绪激扬的澎湃,是言语无法{to be}表达万一的。东方易口中的大人物是位老者,不过看他的外表要比实际年龄{nián líng}年轻许多{many},五十开外的模样,头发乌黑,浓密,一张略有皱纹的面颊斧劈刀削一般,菱角分明,鼻直口方,腮下无须,特别是一双眼睛,眼角微微上挑,象是快站立起来,即使在平常也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很爽},浑身上下留露出透彻人心肺的霸气。

没错,是霸气。此人,谢文东在电视上,报纸上,没少见过,可见到本人之后,感觉又完全{completely}不同,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那自然{zì rán}而然流露出来的常人无法{to be}比拟的气质。

"你就是谢文东?"老者上下打量他,目光平淡中带出一分惊疑。

谢文东似乎早对这种眼神习以为常了,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第一次见到他总是用这种眼神,用这种语气作为开场白。"我应该{yīng gāi}比您想象中更年轻一些吧?!""哈哈!"老者点头。这时候{When},宾馆内的服务{services}人员送上茶水,虽未品尝,香气已在空气中蔓延开来,香而不浓,清清淡淡,引人垂涎。谢文东对茶道不甚了解,可他也喜欢{enjoy}喝,忍不住脱口道:"好茶。"

两个字,让老者又重新认识{rèn shi}到谢文东的非常之处。平常人包括{bāo kuò}那些地方的高官们见了他,精神大都及其紧张,整个人象是拉开了的弓弦,绷得紧紧的,注意力也全放在他身上,小心翼翼,而谢文东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还有闲情欣赏茶香,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老者笑呵呵道:"极品龙井,算是好茶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喝茶,可你好象不太一样。"

谢文东道:"茶,第一口喝下去是苦的,第二口喝下去是香的,第三口才是甜的,和那些各种各样的饮料比起来,人们已不在喜欢先苦后甜的茶了。"

"呵呵。"老者笑了,笑起来很和蔼,趣味盎然道:"不错,年轻人有头脑,有自己的想法,而且{ér qiě}也很有道理。"一顿,又道:"有头脑是好事,不过要看用于何处,用得正,是造福国家,用得偏,则危害甚广,律法难容。"

谢文东一震,幽幽道:"正与偏,有时候很难界定。"

老者面容一正,威严两个字写在脸上,话音铿锵顿挫道:"可是,当国家的利益受到危害时,已经不是正与偏的概念了。"

谢文东知道他指得是什么,从容道:"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去做,国家会遭受到更大的未知危害。"

老者目光闪烁,无形的光芒好象一把有行的尖刀,直刺在谢文东的心窝里,说道:"你是在为你自己铲除危害吧。"

谢文东哑然。老者的目光好象能看透他的心事似的,老者的话,也正说到他的心坎里。没错,他之所以平掉魂组,其中最大{zuì dà}的意图就是铲除祸根,有魂组一日在,他一日难以睡安,为国家利益着想,那只是骗人的幌子,这幌子能瞒得别人,却瞒不过中央。半晌,他嘘了口气,悠悠然说道:"不管我出于什么意图,总之最后的结果,却为国家清除了祸端。"

"可也将国家拉进了难看的外交旋涡当中。"老者道:"如果非使用如此强硬的手段,当初我也不会批准你加入政治部的。"

"啊?"谢文东大惊,问道:"是您批准我进入政治部的?"

"呵呵。"老者扶腮而乐,说道:"你以为政治部是常人想加入就加入的吗?!"他从茶几下拿出一沓资料,递给谢文东,道:"政治部的任何新增人员都需要我的核准,他们的所有{all}资料我都要一一过目,政治部权利过大,我同样也需要对国家负责{fù zé}。"

"可惜,"谢文东叹口气,道:"我不是其中的好成员。"

老者突然站起身,在房中背手度起步来,良久,他站稳身,转头道:"日本{吃屎的国家}现在逼得很紧,不能因为此事而与其交恶,那对国家经济{jīng jì}上的损失太巨大了,所以,必须得给日本政府一个交代。"

谢文东眼睛一眯,心计急转,接口丝毫不见犹豫的说道:"如果硬要给出交代,那就把我的命给他们好了。"以进为退,至死地而后生,谢文东现在是豁出去了。

老者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良久,微微笑道:"不管你说的是否是真心话,你都没给政治部丢人。"话锋一转,又道:"对了,现在东兴集团发展得很快,它应该是你麾下的产业吧?!"

谢文东眼珠一转,心如明镜,眯着眼睛道:"没错,不过我可以保证,不管我是活是死,东兴集团都不会垮台,都会正常的运转。"毕竟中央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在地方很有实力的大型企业{business}因此{therefore}而垮台,而且{ér qiě},东兴集团很注重社会的形象{image},不时捐出大量资金造福社会,最近,在喻超的积极筹备下,已准备{ready to}设立东北社会福利基金,豪言三年内投入两个亿,致力于改善社会弱势群体的温饱状态,一旦因谢文东而使东兴集团崩溃,那该基金也自然随之泡汤,社会影响太坏。

老者眼睛一亮,放出赞赏的光芒,轻叹,道:"你确实很聪明,如果……"他下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从新坐回到座位上,好一会,才柔声说道:"将你这样{zhè yàng}的年轻人交到日本,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你,走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地址:http://www.nudtmun.org//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