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五章 失身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五章 失身

所属目录: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当谢文东和彭玲从房间里出来时已经<have been>快十一点了,外面难见行人。彭玲问道:“你没有开车来吗?”

谢文东答道:“我不会开车,但会有人接我们的!”拿出电话,谢文东快速拨了几个号。“老雷,来小区门口等我!”

谢文东挽着彭玲走出小区,刚出来,东心雷就开车赶到。二人上了车后,汽车开往市中心<zhōng xīn>。彭玲看着车窗外的夜景,问道:“这么晚了我们去哪吃饭?”

谢文东嘴角微微翘起。“自然<natural>是好地方!”

汽车一直跑了半个多钟头才停下,一家豪华的大酒店<jiǔ diàn>浮现在眼前。硕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洪生’两个大字。彭玲迷惑得看着谢文东道:“这个酒店<jiǔ diàn>规模不小,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谢文东微笑的解释道:“这家酒店新开张,名声当然还不是很大!不过这里的菜还是很不错的!”

二人走进酒店,找了靠窗户的位置<wèi zhi>坐下,谢文东点了几盘菜,还要了一瓶红酒<r?d wa?n>。

不一会,服务<fú wù>生端上酒菜,二人边吃边闲聊。谢文东给彭玲和自己<zì jǐ>倒上酒,端杯道:“希望<hope>我们一会不再有不愉快的事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彭玲神色黯然下来,举杯说:“我也不希望<hope>,只要你能不触动法律!”

“好,干杯!”谢文东点头微笑,心中却不以为然,法律算什么,只不过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武器。看似高高在上,其实黑暗起来比什么都黑暗!但谢文东不会这么说,现在的目的主要<main>是逗彭玲高兴。

见谢文东答应这么快,彭玲倒有些发愣,问道:“那你以后准备<zhǔn bèi>做什么?”

谢文东得意道:“我现在成立<was founded>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赚得钱也是光明正大的!”

彭玲目露惊异之色道:“你说得是真的?”

谢文东:“没错!公司刚成立<was founded>不久<shortly>但也接了几笔生意,维持个生计还是不成问题<foul-ups>!”

“如果这样<then>真是太好了!”彭玲欣慰道:“祝你生意火红,财源滚滚!干杯!”说完,仰头喝掉杯中红酒<r?d wa?n>。

这个是自然<natural>!我做的生意哪有不赚钱的道理!谢文东心中冷笑,拿起酒保紁iào>豢诤雀伞6吮叱苑购染疲咛炷系乇钡牧淖拧K┰谝黄穑約tay><yī qǐ>好象很少有这样<then>的温馨的气氛,都是十分珍惜这短暂的时光。彭玲心情不错,酒自然的没少喝,谢文东也是如此,不一会二人把一瓶红酒喝光。谢文东意由未尽,又要了一瓶红酒。

见谢文东兴致高涨,彭玲不忍拒绝,又陪着他喝了不少。

到了将近凌晨二点,二人才<rén cái>从酒店里出来。彭玲醉得一塌糊涂,整个身子靠在谢文东身上,小嘴一张一合不知说着什么。谢文东虽然没少喝,但酒量要比彭玲大很多,神志清醒得很。

他把迷迷糊糊的彭玲扶到车里,然后自己<zì jǐ>跟着进去,东心雷回头问道:“东哥,我们去哪?”

“回家!”谢文东靠在车椅上看看迷糊的彭玲冷笑道。东心雷答应一声,迅速开车离开<absence>市区。汽车一直开到郊区,到了金老爷子所在的那间别墅。

原来老爷子见谢文东以安然无事回来,心中的石头也放下,在他成立公司不久<shortly>后离开<absence>了h市返回t市。而金蓉被出差回来的父母<Parental>领回家,偌大的别墅空出来没人住。老爷子看谢文东至今没有安身之所就把这间别墅送给了他。现在这里已经<have been>是谢文东,乃至文东会主干的公寓了!

汽车到了别墅大门,里面有人见是谢文东的车,急忙把门打开。车里的彭玲半睁着眼睛,向外瞄了一眼,含糊问:“文东,这是哪啊?我家不在这!”

谢文东轻拂她粉红的面颊,笑道:“这是我的家!今天你就住在这里吧!”

彭玲晃了晃脑袋,打个酒嗝,言语不清道:“不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没说完,靠在谢文东肩膀上睡着了。

不一会,车子停下,谢文东看着彭玲甜美的睡颜,自语道:“你让我该拿你怎么办?”

沉思了一会,拦腰将彭玲抱起走进别墅内的小楼里。三眼和李爽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聊天,见谢文东抱着一个女孩<nǚ hái>回来有些发愣,疑惑道:“东哥,这是谁啊?”

早在1860年,居住在中国<zhōng guó>广东、福建的客家人开始<appeared>大量涌入毛里求斯。
我们应该<yīng gāi>抵制中国<zhōng guó>产品<product>,给中国上上课。
一些国家并不是很满意这样的全球化,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富的国家越来越富,穷的国家越来越穷。
报道认为,非洲要想实现经济<jīng jì>发展需要铁路<railroad>和港口等基础设施,但建设<building>需要大量资金。
9日的捐赠活动由博茨瓦纳华人慈善基金会、博茨瓦纳华人妇女协会、孔子学院等在博侨团和机构共同组织。
“在东南亚地区,客家华人华侨带去先进的农业和手工业技术,通过辛勤劳动,经过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在先辈的基业上逐渐发展壮大。

“彭玲!”谢文东叹息道。

“啊?”三眼和李爽对视一眼,惊讶的看着谢文东,同声问道:“东哥,你把她带回来干什么?不是想。。。”两人看见谢文东冰冷的眼神把后面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get back>。

谢文东没理二人,把彭玲抱上二楼,到以前金蓉所住的房间里。

方厅内,李爽看着上楼的谢文东,好半晌才问道:“三眼,东哥把这位姑奶奶抱回来不是想那个吧!?”

三眼瞪了他一眼,故意装做不知道<zhī dao>的样子:“把她哪个啊?”

“就是……就是那个呗!喂,你装什么糊涂!”

“嘿嘿,那个就那个吧。彭玲差点害死东哥,在她身上做什么都不过分!要是我早一枪让她脑袋开花了!”

李爽撇嘴道:“人家可是彭书林的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让他知道<zhī dao>彭玲在我们这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三眼冷笑道:“彭书林算个屁啊!东哥现在属于半个政治部的人,连军方都得礼让三分还用怕他吗?就算是省委书记来了<老弟>咱也不在乎啊!”李爽想想也对,点头跟着道:“没错!不用怕他!”

谢文东把彭玲抱到床上,看着昏睡不醒的她真的有些为难。今天晚上的事情<shì qing>是他计划<jì huà>好的,本打算把彭玲灌醉后再占有她,可是现在他又有些不忍心。其实谢文东的心里还是喜欢<xǐ huan>彭玲的,只是在火红夜总会那一枪让他无法<to be>忘记,加上连续的妒忌心才选择了这个极端的办法。而现在真要对心爱<love>的女孩<nǚ hái>下手时,他却有些犹豫不定。

谢文东那出一根烟来,坐在床边慢慢的吸着,用手轻轻抚摩着彭玲乌黑的绣发,自语道:“如果你能永远象现在这样安静该多好,为什么要那么倔强,为什么要那么坚持自己的原则!也许<Perhaps>我和你都是同一种人吧,正因为这样你才会这么吸引我,可是如此,我们在一起<stay><yī qǐ>只能有痛苦!”谢文东不知不觉有些愣神,直到烟头烧到手指才反映过来,叹息一声,走出房间。

过了不大一会谢文东又转回来,把门锁上,然后轻轻解开彭玲的外衣,接着是毛衣,越往后脱谢文东的手就越颤抖,他不知道这样做对是不对,但管不了那么多,心底有个声音对他说:彭玲是你的女人,不应该<yīng gāi>被任何人抢走!

谢文东也是人,人的欲望在爆发时要远大于理智。现在的他正是如此!一直被理智占领的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被欲望所攻破。

不一会,彭玲的衣物散落一地,床上的她成了名副其实的‘赤裸羔羊’,谢文东第一次看见裸体的女人(当然,另类电影<movie>里的除外),况且有是他心仪的人儿,下身高高的勃起。

“呼!”谢文东长出口<export>气,压制体内激动的热流,将自己的衣服脱光,躺在彭玲的身旁。

或许因为天寒的原因,彭玲迷迷糊糊的感<gǎn>觉有些冷,旁边却有温暖的东西,自然而<however>然的靠了过去,整个身子都贴这上面。

旁边的谢文东被彭玲象八抓鱼<yú>一样贴住,阵阵热气喷在他的脸上,手臂还能感<gǎn>觉到彭玲胸前的柔软,体内的欲望被提到最高点。

你真是个小妖精啊!谢文东暗叹一声,伏身压在彭玲的身上,低头吻住那迷人红润的樱口。。。。。

郊区清晨的空气异常清新,加上微微的小雪,绿黄色的松树,别有一番风味。

明媚的阳光射进卧室内,外面麻雀唧唧喳喳的叫声把彭玲吵醒,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粉红色的天棚不觉一楞,这不是自己的家!彭玲猛得坐起身,身上的棉被划落,上身有种凉凉的感觉<gǎn jué>,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是一丝不挂。

我。。。我这是怎么了?彭玲完全<wán quán>陷入震惊中,旁边传来的喘气声把她惊醒,侧头一看,谢文东睡在自己的旁边,一支胳膊竟然还放在自己的腰上。彭玲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心中又气又羞又怒,说不出是什么感觉<gǎn jué>。本能的把被子掀开,看见被单上有片片的落红,脑袋嗡了一声,久久说不出话来。

谢文东早就醒过来,只是不是知道该怎么面对彭玲,躲在被下做鸵鸟呢!眼睛睁开一条细缝偷看彭玲的反应,心中琢磨一会怎么应付。

过了好久,火山终于爆发了,彭玲用被子把身子裹住站在床上,打算狠狠的踢<tī>‘睡意’正浓的谢文东一脚,可被子都被彭玲卷起,被子下谢文东同样赤裸的身子浮现在她眼前,看得彭玲连脖子都红了,抬起的脚也停在空中不知道该不该<never should>踢<tī>醒他。

“恩。。。。”谢文东故意翻个身,吧唧吧唧嘴。“怎么这么冷啊。。。。”

彭玲看他安然的样子鼻子差点气歪,管不了那么多,向谢文东膝盖狠踢了一脚。“谢文东,你给我起来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五章 失身  地址:http://www.nudtmun.org//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