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二十章 开战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二十章 开战

所属目录: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不知羞啊你!对了,你是怎么进黑帮的,而且『ér qiě』还成立『was founded』的j市最大『largest』的地下帮会?”

谢文东叹息一声,淡然道:“这也许『yě xǔ』就是人的命吧!很多事不是受自己『his』控制的,更多是环境改变人。我不想做一个被命运左右的人,我希望『xī wàng』能用我的力量去改变环境。”

彭玲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话里的意思,问道:“你怎样能改变环境?”

谢文东心中叹息,是啊!作为一个流氓,怎样能改变环境呢?流氓能改变中国『zhōng guó』的现状吗?答案是否定的。谢文东沉没了好久,突然笑道:“也许『yě xǔ』坏蛋能改变环境!我可能『kě néng』是个坏蛋,我也想作一名坏蛋,哈哈!”

“今天你说得话真奇怪!”彭玲紧盯着谢文东道:“你现在是在作坏蛋吗?”

谢文东黯然一笑,目光投向远方,所问非所答道:“在社会上混得越久就越知道『zhī dao』它的黑暗。官场如战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贪污成风。随便挑出个科级以上的干部,谁敢保证他从来没贪过钱。”谢文东又想起叶夫根尼杀死瞎奎时那一幕,那带着鄙视轻视的眼神,心底的最深处的自尊心被践踏得粉碎。这种自尊心不是处于个人的那种,而是出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自尊心,是作为中国『zhōng guó』人的尊严。那时他第一次有这样『then』的体会。“如果有一天,我能有足够大的权利,我会把那些贪官都送上刑场!”

彭玲心中惊讶不已,不敢相信『xiāng xìn』这话是从谢文东口中说出。一个混黑社会的能说出这样『then』的话,疑问道:“你。。。你打算进官场吗?你一个的力量是改变不了中国的!”

谢文东摇头道:“没有,我这人不适合做官!我是商人,而且『ér qiě』还是个奸商。坏蛋或许不能救中国,但坏蛋可以『can』改变中国的环境!”

彭玲愕然,道:“你今天好象不太一样,是不是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

谢文东道:“我不知道『zhī dao』为什么说这些,但这却是我的心底话。也许当我出生的时候『When』就烙上了中国印,谁会不希望『xī wàng』自己『his』国家强大呢?谁会愿意看见自己的国家被别国鄙视呢?我。。。可能『kě néng』也是一个爱『ài』国的人吧!”谢文东心头一震,感『sense』觉自己今天的话太多,拉着彭玲加快脚步,笑道:“我饿了,还是快点去吃饭吧!”

彭玲跟着谢文东的后面,感『sense』觉他刚才所说的话并非是骗人的,心中掩盖不住喜悦。看着他瘦弱的背影,心中感叹自己对谢文东了解太少了。

谢文东和彭玲找了一家餐厅吃过饭后,二人回到彭玲住的地方。边看电视边聊天。到了十一点,谢文东还没有离开『lí kāi』的意思。彭玲忍不住道:“文东,都快十二点了,快些回去『hui qi』休息。这一阵你不是很忙嘛!”

谢文东搂住彭玲的肩膀,一本正经道:“今天我不走了。这么‘大’的一间屋子你一个住我不放心,所以想留下来保护你!”

彭玲轻捶一下谢文东的胸膛:“我是警察『jǐng chá』,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正好相反,你留下来我才不放心呢!快走啦!”

听完,谢文东反而『fǎn ér』把衬衫扣子解开,细语道:“今天你要陪我!”说着,拉起彭玲向卧室走去。后者娇声道:“不要『压嘛碟』啦!万一我爸爸打电话来。。。。。”没说完,谢文东把彭玲剩下的话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忘情的吻着那只为自己盛开的红唇。彭玲在他的猛烈攻势下,身子如同化做一潭水,柔软得使不上一丝力量,整个身子靠在谢文东的身上。

二人倒在粉红的软床,谢文东压在彭玲的身上忘情的亲吻身下的人儿。

屋内的暖光丝毫没有照射到外面,东心雷和伤势刚痊愈的金眼无聊的坐在车上。看了看手表,东心雷探头向彭玲家的窗户看看,漆黑一片,很有经验的对金眼道:“老金,看来东哥进了温柔乡,今晚是出不来了『老弟』!”

金眼笑道:“我早有准备『zhǔn bèi』了,哈哈!”说着,从一旁拿出一本小说。东心雷奇怪问:“是什么书?”“呵呵,玄幻小说!”“恩?什么是玄幻小说?叫什么名?”“玄幻小说就是。。。算了,一时跟你说不明白,书名叫《圣道霸强》”“哦,书名不错嘛!”“恩,写得也很好!”“那给我看看。”“不给,我没看完呢。。。。。哎?你强抢啊你!”(本段纯属玩笑『wán xiào』)

缠绵的一夜过后,谢文东被射进屋内的阳光照醒,坐起身伸个懒腰,见旁边的彭玲不见了。床头的桌子上有牛奶、面包和一张纸条。拿起一看,原来彭玲上班去了。谢文东看看表,已经『yǐ jing』快十点。哦,已经『yǐ jing』这么晚了,也许是这几天都没有睡好的关系吧!谢文东心中解释。把彭玲准备『zhǔn bèi』好的早餐几口吃干净,才穿好衣服匆匆下楼。

上了轿车后,谢文东问道:“老雷,小玲走的时候『When』你怎么不打电话叫我?”

东心雷笑道:“是彭玲过来告诉我你太累了,不要『压嘛碟』打扰你的。”

谢文东看着他和金眼一脸的坏笑,知道这两人想歪了。恩了一声闭眼道:“先回公司看看!”

的相关?u程,同年3、4月间,开始『appeared』从中国进口化学原料,经反覆实验,成功『走上人生巅峰』开发『kāi fā』
花枝非常鲜甜,一点海鲜的腥味都没有,带着奶油微微的香气,吃起来却非常爽口
嘉义县民雄分局警方7日中午接获通报,表示一处民宅中有名女子作势上吊轻生
搭长途飞机『fēi jī』时,把鞋子脱掉比较舒服,但若没穿袜子可是相当没公德心的行为
但补审会发现案发时少女年仅13岁,母亲作为法定代理人,早就在2012年获悉此事,却拖到去年11月才提出申请,早已超过2年申请时效,因此『therefore』驳回申请
分局长陈武康指出,日前何安所巡佐林俊毅带班巡逻至西屯区樱城一街时,撞见年仅19岁曹男正在讲手机,他背对警察『jǐng chá』,蜷曲着身子,瑟缩在角落里低语,林俊毅见状,假装签巡逻箱,靠过去张大了耳朵听,虽无法『to be』得知详细内容,但曹男语多隐讳,疑似用约定的暗号在讨论『discussion』交款地点,他怀疑此人是车手集团成员,于是上前盘查,当场搜出15万现金与4张提款卡

接下来的日子里,h市平静了很长一段,大的形式已经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对外自称文帮的文东会和猛虎帮二足鼎立,明面上双方都没有先开战的意思,暗中却各做准备,知道一场鱼『fish』死网破的大战是避所难免的。谢文东明面上照顾着自己白道的生意,暗中操空文东会扩编,同时用白粉从黑带那里换来大量的军火及军刀等军用设备。

九九年,五月初,高强痊愈出院没两天。文东会数个堂口同时对猛虎帮的场子进行突袭。

李爽身穿一套黑衣,带着黑皮手套,斜背个大兜子,手拿一把银色手枪,一马当先冲进一家豪华夜总会,身后跟了百名虎堂人员都是各拿武器。进来后见人就打,把客人吓得四散奔逃。混乱只过了一会,二楼跑下数十人,一个带头的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敢到这里来闹事!?知道我们是谁吗?”这人明显没有想到文东会这么快发动了攻击『gōng jī』行动。其实不只是他,就连叶夫根尼和猛虎帮的老大都没有想到。

李爽把拿枪的手背到身后,露出小白牙一笑:“我知道!你们不就是什么狗屁猛虎帮的嘛!”

那人脸色一变,怒声道:“胖子,你说话注意『zhù yì』点。既然知道我们是猛虎帮的就最好别惹我,不然。。。。”没等他把话说完,李爽上前抓住他的脖领子道:“草你妈的,我打得就是你们!”说着,抬手对着那人的脑袋就一枪。由于『Meanwhile』距离太近,那人的脑盖骨被打飞出去,血溅了李爽和周围人一脸。

没有停歇,李爽大叫道:“给我杀!”同时举枪对着下楼的数十猛虎帮帮众一顿射击。这么近的距离,根本不用什么瞄准,每一枪都能打到人,子弹穿过前面人身体射到后面人的身上。

李爽带来的人都是身藏武器,见堂主动了手,纷纷把早准备好的枪拿出,向着对方齐射。一时间,枪声如鞭炮般响成一团。猛虎帮一上来带头的就被李爽打死,失去了主心骨,加上没有充分的准备,瞬间,前面的人被放到一片。后面的人四下散开想找掩体。

李爽眼睛通红,手中的枪连声响起,对眼前的人开始『appeared』了屠杀。只一会工夫,手枪的子弹就被打光。扔掉手中枪,又从背包里拿出一把ak47,狂笑着向对方扫射。

猛虎帮一名带着眼睛的年轻人本是躲在人群后,但还是被流弹打穿了大腿。痛得他嚎叫一声摔倒在地,向四下看看,见对方不止是来砸场的,更象是来屠杀的,自己人不时惨呼倒地,枪火的硝烟和血腥味弥漫在夜总会内。对于他来说,神经上的打击远远大于肉体上的,年轻人勉强爬到一张桌子底上,拿出手机给叶夫根尼报信。

“叶夫根尼先生,我这里是红阳夜总会。不好了,我们被上百人偷袭,快来人帮忙啊!(俄)”

电话另一头在郊外别墅的叶夫根尼听后心中大惊,本来是压在一个妓女『失足妇女』身上的他,腾一下跳到地上,大吼道:“什么?你是说文东会对我们进行攻击『gōng jī』了?(俄)”叶夫根尼不敢相信『xiāng xìn』谢文东会这么快动手。他刚刚征服了数十帮会,内部黑没有整顿好,怎么可能对自己一方突然进攻,除非他疯了。

带眼睛的年轻人抱在脑袋趴在桌子下,由于『Meanwhile』周围的枪声又急又响,没有听清叶夫根尼说得是什么,一个劲大叫:“快来人支援,我们这里顶不住了!快来人啊!(俄)”

“妈的!”叶夫根尼叫骂一声,急道:“你慌什么,把偷袭的人给我缠住,我领人马上到!(俄)”说完,快速穿上衣裤,对外面大喊:“来人来人!(俄)”

听见他的大叫声,门外跑进两个老毛子,一脸莫名的看再他。叶夫根尼骂道:“你俩还他妈傻站在这干什么,通知『supercup』秦松军那个笨蛋,我们被文东会偷袭了,快让他联系『links』会里的人帮忙!(俄)”

“是!”两个老毛子知道出了大事,急忙跑了出去。

床上的妓女『失足妇女』有些不爽,伸手拦住他道:“喂,完事了给钱吧!”

叶夫根尼上前打了她一耳光:“贱货,给你妈钱,老子今天不爽!(俄)”说完,大步走出房间。

再说夜总会内,战斗基本上到了尾声。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李爽环视了一周,看着抖动的桌子嘿嘿一笑,上前一脚将其踢『play』翻,带眼睛的年轻人暴露在李爽眼前,手中还拿着刚刚挂断的手机。李爽阴笑着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提起来,用ak47的枪尖顶住年轻人的脑袋,笑问道:“消息通报完了吗?”

那人心中一凉,暗说糟糕!狡薄簍icket』绲溃骸澳恪!!D闼凳裁矗姨欢!”

“和我装你妈糊涂!”李爽抡起枪砸在年轻人的脑袋上,狠笑道:“不过这样的结果也是我想要的,我还真应该『yīng gāi』谢谢你呢!”

(这一章也许是坏蛋最后一章。我机子里的word受到病毒感染,杀毒时将部分文件隔离,结果现在word打不开,无法『to be』再继续写了!唉!大家别说我,我比谁都郁闷!)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二十章 开战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