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酒(ticket)?觳缴锨埃推溃骸凹肝幌壬锩孀彼豢次啄侨说淖鹑荩嗤凡畹闵磷牛馊嗽趺闯こ烧庋(zhè yàng)?!

驴脸大汉看也没看他,眼睛四下一扫,最后目光在请众人喝酒的那青年一桌停下,神光一闪,面带喜悦,一把推开眼前酒(ticket)#蟛阶吡斯ァK吹侥侨私埃滩蛔∮窒蛩南麓蛄恳环瓢(pubs)中人人都在喝酒,回味无穷,不管怎么说,不花钱的酒一向都很甜,很好喝。驴脸汉子似乎长出一口气,自顾自的拉张椅子,在三人之间的缝隙中坐下,他笑道:“听说刚才有人请客,可惜我没赶上。”

青年看了看他,无奈道:“你来得也不算晚。”他打个指响,喊道:“给这位朋友也上一杯酒!”

驴脸汉子摇头,一直身后,道:“可惜我不是一人来的,还有十几个兄弟(就像安全套)呢!”青年一笑,道:“见者有份,一人一杯!”听后,驴脸汉子满意一笑,转目看向一旁的年轻人,道:“谢文东?!”年轻人笑眯眯道:“是我!”驴脸汉子眼神慢慢冰冷下来,一指自己(zì jǐ)肋下,道:“这一刀,让我刻骨铭心,一时一刻不敢忘记!”

年轻人无奈道:“刻骨铭心是一种痛苦,忘记它有一个最好的办法。”“什么办法?”“只要你死掉就可以(can)了。”“哈哈!”驴脸汉子仰面而笑,好一会,他擦擦眼角的眼泪(tears),道:“好好,谢文东就是谢文东,我真佩服你的胆量,不过,今天我是来回报你这一刀的。”年轻人一楞,疑问道:“怎么回报?”驴脸汉子肩膀一摆,手中多出一把刀,说是一把刀,还不如说是一根铁条,刀身三指见宽,半臂多长,漆黑无光,把手只是简单用白布缠上,如果没有锋刃,这只是一把大铁片。这刀和他人一样,粗糙,难看,不过,却绝对锋利。他将刀放在桌子上,垂目看着,喃喃道:“就用这把刀回报!”

年轻人嘲笑道:“这把刀也能砍人吗?”驴脸汉子脸色一变,他冷声道:“你可以(can)试试!”说完,猛然间一刀挥出,没有任何预兆,疾如闪电,一刀直制年轻人的咽喉,连酒吧(pubs)里的客人甚至都能感(sense)觉到刺骨的寒气。年轻人似乎早有准备(ready to),向后一仰身,寒光贴着他下颌划过,险险没有割破他的皮肤。他顺势起身,从一旁女郎身上缓缓拔出一把黑颤颤的唐刀,无奈道:“我说过,你这把刀砍不了人!”说着,他又慢悠悠递过一刀。驴脸汉子牙关紧咬,不再答话,双瞳充血,挥刀硬磕。

年轻人轻笑一声,迅速回刀,不和他硬碰硬,可接着来石光电闪一般,伸手直刺大汉小腹。那大汉大喝一声,拦刀下压,正和年轻人刺来的一刀相撞,只听‘当啷’一声脆响,年轻人腿后一步,手臂发麻,唐刀险些脱手,心中忍不住赞叹一声:好臂力!他收刀回撤,道:“钱喜喜,果然名不虚传!”

这驴脸汉子正是钱喜喜,见谢文东不敌退后,怎会放过,大步向前,挥刀又劈。这时,斜刺里挑来一刀,挂着风声,和钱喜喜那一刀接个正着。‘当’的一声,火星溅起,钱喜喜身子一阵摇晃,退了半步。转目一瞧,正是一旁的青年,手中握刀,目含轻视的看着自己(zì jǐ)。他大喝道:“任长风,识(attitudes)さ木透夜鲆槐呷ィ艺业娜瞬皇悄!”

这青年不是任长风还是谁?!他一笑,道:“可惜,我找的却是你!”说完,展刀连刺。钱喜喜无奈,举刀迎战。他身后那十数个大汉纷纷拔出刀来,准备(ready to)围攻谢文东。可这时,那原本还在喝酒的客人们有一大半都从衣下掏出刀来,呼喊着上来围攻,双方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一*近,就混战一处。

酒吧里的几个酒保一见这架势,吓得双腿一软,都差点没尿裤子,几人挤到一起(yī qǐ),互相看看,拿出电话打算报警。可没还等按号码,和谢文东,任长风坐在一起(stay)(yī qǐ)的女郎走过来,手中一把唐刀明光正亮,她没说话,只是用刀尖敲敲酒保手中的手机,然后往地上指了指。酒保也算见过世面,心中一叹,把手机一扔,不用女郎发话,自觉的找个角落坐下。

现在场中已经(yǐ jing)乱做一团,数十人拼死撕杀,桌子酒瓶,倒了一地。钱喜喜虽然性格暴躁,可也不是傻瓜,在得知北洪门防备松懈,大部分帮众在放假,谢文东经常出入酒吧的消息后,他心中也在嘀咕,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可谢文东的诱惑力实在太大,最终钱喜喜还是没能按耐住,背着萧方,战龙二人,悄悄带上心腹手下二百有余,分批进入市区,等到了酒吧一条街后,他先派人四下探察一翻,确认没有埋伏之后放下心来,让大部分人留守门外,他自己只带上十几个精干进‘半杯情’酒吧找谢文东算帐。不过,这帐并不好算。

钱喜喜被任长风死死缠住,他那十几个手下被酒吧中乔装的北洪门弟子困住,谢文东一脸轻松,拉把椅子坐下,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旁边保护他的小弟急忙躬身点燃。谢文东吐出一口青烟,目光扫视一周,自己一方还是稳占上风的,只有任长风打得比较惊险,以钱喜喜的容貌和脾气,能挤进八大天王中,其自身的实力甚是了得,在他肋下有伤的情况下,任长风也是勉强与他战个平手。谢文东暗自点头,不错,在钱喜喜非平常之辈。他眯眼一笑,道:“钱喜喜,你知道(zhī dao)你为什么在向问天面前不讨好吗?”钱喜喜余光一瞄,心中这个气,谢文东倒逍遥自在,坐在那里笑眯眯抽烟呢,不过他激战正酣,心中窝火也无空答话。谢文东又道:“你长得难看是一方面,最主要(zhǔ yào)是你太笨。人可以没容貌,但不能没大脑。”

钱喜喜差点喷血,大喝一声:“谢文东!”同时猛挥出一刀,这一刀是含恨而发,力重千斤,任长风听恶风不善,大叫一声:“好!”吸气硬接,‘当’的一声金鸣,任长风手中刀一沉,险些脱手,他咬牙道:“你也接我一刀!”

谢文东对眼前的死杀视若无睹,继续道:“钱喜喜,你在南洪门不出来,丢人也就算了,外人看不见,可你实在不知道(zhī dao)天高地厚,南北开战你竟然也敢冲锋陷阵,不过也是向问天聪明,别的不说,就你这一副尊容的杀伤力,足以比红叶厉害(lì hai )百倍。”

国防部指出,军事(jūn shì)教育(education)条例例历经4次修正,提供志愿役军人在不影响本务的情况下,利用公余时间在营区就读学位在职专班,希望(hope)透过扩大国军官兵在职进修管道,鼓励国人踊跃从军
国安基金前操盘手、现任立法委员曾铭宗今(15)日在立院提案,强调(qiáng diào)国安基金退场应
五招,就算在ACE原则失效,小朋友仍可以替自己争取受到路人注意(zhù yì)与救援时间,要多留意身边动静,发现暴力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前传递出来的讯号,学会保护自己所爱(ài)的家人,
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安峰山15日表示,大陆配偶也是台湾(中国台湾省)同胞的亲人,民进党无视两岸婚姻(hūn yīn)家庭(jiā tíng)的合法权益,出于政治目的一再阻挠,是不得人心的
一事,朱立伦说,国民党虽然变成在野党,但一定要持续两岸交流,而且(ér qiě)以所有(suǒ yǒu)的人民的利益做为最重要(zhòng yào)的考量,只要是对两岸人民有利的,对和平、对合作(hé zuò)有利的,就应该(yīng gāi)全力以赴
徐永明13日在脸书上提到,内政委员会两周前曾排审《难民法》草案,但黄昭顺要求等内政部一个月内提出评估报告后再行审查,但一个月还没到,黄昭顺13日却排审相关法案,才因此(therefore)引起其他(other)委员不满
台北市长柯文哲5月底对远雄口头下达最后通牒,若再不改善大巨蛋公安问题(foul-ups),将片面终止大巨蛋合约
对次,安峰山表示,大陆配偶在台遭遇歧视性待遇,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而且(ér qiě)长期得不到解决(jiě jué),其障碍何在,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大家都非常清楚

“哎呀!”钱喜喜听后血灌瞳人,嚎叫道:“气死我了!”他被谢文东几句话激得方寸大乱,刀招也有些凌乱,不象刚开始(appeared)时有条理。他乱,任长风可一点没乱,见他没了方寸,乘机加紧攻势,不一会,钱喜喜的手臂,小腹,大腿都中了刀。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心中已给钱喜喜判了死刑。就在这时,人群中一北洪门弟子突然一撩衣襟,手中多出一把手枪,他双眼一眯,抬枪对准场外谢文东的脑袋。这一变化太突然,谢文东甚至都没看见有一把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自己,但那人周围的其他(other)北洪门弟子看见了,但想阻挡依然来不急,纷纷张开嘴巴,惊呼不已。那人眯起的眼睛一瞪,手指扣动扳机。

不过枪声并没有响,那人手指刚动,一道白光飞来,他连手带枪飞了出去。那人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不过咬牙没叫出声来,握住断腕的伤口,扭头一瞧,一位身穿黑衣的女郎站在他旁边,手中刀微微低垂,血珠顺着刀身滴在地上。这女郎正是灵敏,她冷然道:“你不是我们洪门弟子。”

那人哧笑一声,说道:“你们才不是我洪门弟子。”他低身抓起一把片刀,傲然道:“六月酷暑寒风吹,一片红叶向南飞。”

灵敏冷笑道:“好一片红叶,只可惜已枯萎!”她拦刀而上,挥手三连击,分刺那人的咽喉和胸口要害。那人是红叶的没错,不过,凭身手而论和灵敏天差地别,没出五个照面,被灵敏一刀劈倒于地,两条腿筋被划断。

这时谢文东也早就反应过来,看了看地上的枪,再看看倒地抽搐的那人,一切都明白了。他上前,蹲下身,摸了摸他身上的衣服,问道:“你是怎么混进来来的?”那人忍住巨痛,狠声道:“可惜没能杀死你!”谢文东挠挠头发,道:“我问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那人虽然躺在地上,但力气没有消失,仅剩下的一支手握紧刀把,回手一刀。谢文东轻轻向后一仰,那人一刀刺进自己的心脏,两眼一翻,死了。谢文东面色低沉,半天没说出话来。灵敏在旁小声道:“东哥,他是红叶的。”

谢文东摇头叹息,他没心情再和钱喜喜‘玩乐’,从怀中掏出手枪,准备一枪结果他。这突发的变故,也把钱喜喜惊醒,气得发晕的头脑渐渐冷静,目光一扫场中,自己那十几个手下所剩不多,情况危机,不能再战,拖延下去,别说带来的手下一个逃不掉,恐怕已经(yǐ jing)也得交代在这。钱喜喜猛挥两刀,逼退任长风,抽个空子向大门窜去。

谢文东抬枪时,钱喜喜正往外跑,他怎能放过,对着那齐长无比的脑袋就一枪。

“砰!”枪响,子弹划着钱喜喜的头皮飞过,连带着刮下几丝头发,把他吓得一缩脖,跑得更快了。谢文东一枪不中,甩手又开了三枪,可钱喜喜狡猾的很,见对方掏枪,他上窜下跳,左躲右避,加上谢文东本来枪法就一般,连开四枪,都没打中钱喜喜。任长风在旁边喘粗气,边说道:“东哥,你的枪法实在……不敢恭维。”后面四个字声音很低,不过谢文东还是听见了,他老脸一红,尴尬道:“曾经很不过,不过很长时间没练了。”他见钱喜喜已经跑出酒吧,收起手枪,一指地上刺客的尸体道:“他不是红叶的!”灵敏一楞,疑问道:“何以见得?”谢文东一笑,道:“不信你可以搜搜他身上,一定找不到叶子。”

任长风看了看灵敏,然后又狐疑的瞧瞧谢文东,一提裤子,当真蹲下身仔细搜查一翻。半晌,他起身摇头苦笑,道:“他身上确实没有红叶!”灵敏秀眉一皱,问道:“那他是何人?”谢文东眯眼冷然道:“把他的袖子拉起来!”

任长风精神一枕,急忙把那人袖子撕下来,只见胳膊上明晃晃刺着一个火柴盒大小的‘魂’字。虽然心中有准备,任长风和灵敏还是倒细冷气,异口同声道:“魂组?”谢文东道:“被抓而自杀,那不是红叶的作风,而且同出一门,也没达到一抓就死的地步。”他用脚踢(play)了踢(play)那人的脑袋,道:“他的作法让我想起了魂组,世上也只有魂组才会养出这样(zhè yàng)不要(压嘛碟)命的人。”

灵敏叹道:“魂组确实厉害(lì hai ),竟然混入我们弟子中,我们却一点都没发现。”谢文东苦笑道:“也许(Perhaps),以后还有更厉害的呢!”

钱喜喜急如丧家之犬,拉开大门,飞身而出,等到了外面,长长出了口气,可气刚出到一半,他又收回去(get back)了。

只见街道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片刀,棍棒,扔了一地。街道中站有一行人,人数三十左右,为首一人身材不高,不过异常结实,衣下肌肉高高鼓起,将衣服撑得紧绷。这些人清一色黑装打扮,嘴上遮有黑布,在袖子上系有红色标志,上绣‘杀’字。钱喜喜心中一颤,自己那留在外面的那二百人现在不是躺在地上呻吟,就是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心能不颤嘛!他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们又是什么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