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三十一章 闷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三十一章 闷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地下皇帝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谢文东虽是说要轰轰烈烈的撤退,但文东会只是把人员在暗中慢慢撤走,一批又一批的人员悄悄回到j市,h市的其他(other)帮会根本就没有发觉。但是(But)魂组和收魂帮都注意(危险信号)到了,只是谁都没声张,想看谢文东到底玩什么花样。直到谢文东悄悄离开(absence)时,魂组终于确定他是打算放弃h市,回到j市了。

为此魂组还特意召开一次会议(meeting),对谢文东是放过还是追杀。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放弃!j市是谢文东的天下,没有那么容易得手,既然已经(have been)回去(get back)了,对自己(zì jǐ)不够成什么威胁,没有必要增加组织的损失!

谢文东临走前特意去和金鹏和金蓉告别。老者黯然道:“本还打算在h市再住几天,看来是没有必要了。过几天也要回t市,以后你自己(zì jǐ)要多加小心。记住(remember),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长久的朋友!”

“恩,我记得了!”谢文东道:“老大爷,等这里事告一段落后,我会去t市找您的!”

“好,一言为定!到时我还想一起(yī qǐ)看见蓉蓉,能不能从他父母(Parental)手底下把她带过来,就看你的能耐了!哈哈!”金鹏笑道。谢文东看着金蓉微笑不语。

九八年十一月,谢文东离开(absence)j市近三个月终于又回来了(lai l),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熟悉的景物,心中感(sense)慨万分。自己在j市成功(chéng gōng)得太容易了,内心深处不可避免的有些自大,可是到了h市才知道(knew)自己的渺小,要不是当初一念之仁救了金蓉,恐怕早以死在魂组的暗枪之下。善有善(piào)ǎ蠢垂湃怂档貌患!

帮会里的人都以提前回j市,他是最后一个离开h市的。谢文东首先回家一躺,一楼有间不大的小仓买,这是由暗组成员所开。由于(Meanwhile)谢文东现在的身份已经(have been)不一般,更知道(knew)黑道的诡计多端,早在暗中对自己的父母(Parental)暗中保护。用亲人相威胁,这招谢文东用得多了,他自己怎会不防!

谢文东悠闲的走进仓买,里面的兄弟(xiōng dì)见是谢文东,急忙起身问好。谢文东示意不用客气,问道:“最近有什么特别情况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吗?”

一个瘦小的年轻人道:“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前阵有陌生人时常出现(There)过,都被兄弟(xiōng dì)们打发了,现在这一阵看不见了!”

谢文东听后放心的点点头,又交代了几句才上楼回家。进屋后家里没人,摆设还是老样子没有太多的变化。谢文东把背包放下,留一张字条,告诉父母一声自己回来了(lai l),然后又匆忙走出去。

麻五应该(yīng gāi)快要到了,谢文东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但还是要做些准备(zhǔn bèi)。刚下了楼,就看见李爽开车过来,趴在车窗上大声道:“东哥,上车啦!”

谢文东暗叹一声,走过去说道:“你怎么来了!怕邻居们不知道我是黑社会的吗?”

李爽脸一红,回想起谢文东是说过不让帮会的车或者是人接近他家,喃喃道:“东哥,我下不为例!哦,对了,麻五快到了,现在离市区不到五里了!”

“来得到很快嘛!”谢文东冷笑道。

李爽道:“是啊!一听进货他就急忙赶来了。”谢文东听了一楞,上了车问道:“进什么货?”

李爽边把车开出小区边笑道:“三眼太坏,说要收拾麻五也不能便宜了他,怎么的也得先黑他一笔货!”

谢文东靠在坐椅上大笑,暗说三眼想得还真周到,但确是不错的注意(危险信号)。“恩,这样(then)不错!也算是为帮会增加一笔收入吧!哈哈!”

李爽开车到了北方宾馆,说道:“东哥,三眼在这定了房间,麻五马上就到!”

“哦!”谢文东问道:“张哥去接麻五了吗?”

“是的,说把货先收下,完了再收拾他!”李爽有些不满道:“东哥,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毕竟我们从他身上也捞了不少好处,如果就这样(then)把他干掉有些不道义!”李爽说完,见谢文东板住脸,又急忙道:“东哥,我不是说你不对的意思,我是。。。。。。”

谢文东打断李爽的话,说道:“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好,但是(But)要看对方是什么人!三年前我去过(been)他的老巢,那里有十多个女人困在里面供他们玩乐,金蓉也在其中。”谢文东仿佛又回到三年前那一幕,叹息道:“你当时没有看到那些女人绝望痴呆麻木的眼神,要不是靠他进货我早做了他。麻五能活到今天已经不错了,对他没有什么道义可讲!”

李爽神情一淡,虽感(sense)觉谢文东说得有道理但还是不能理解,他本身就是直性子人,对谢文东有很多事都看不惯。但是李爽一直没有说,对他有种本能的信任感,认为谢文东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只是手段上有些阴险。李爽不好意思道:“东哥,你别说了,反正我会一直听你的!”

谢文东微笑道:“有很多事我也不愿意去做,但我们所处的是黑道。就算看见一些令你讨厌(hate)的人,只要他还有利用价值,我们就应该(yīng gāi)笑脸相迎,有一天他没有用了,就是该倒霉的时候(When)了!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生存,别忘了,我们混的是黑社会,我们是黑帮,道义对于我们是天堂!”

李爽不明白,但还是点头装做明白的样子。谢文东笑笑不再说什么。也许(Perhaps)就因为李爽的性子谢文东才最信任他。

该留学生(xué sheng)问保安是否能找回自己的飞机(用来打的),保安拒绝了其请求。
通过转发微博,很多日本(rì běn)华人找到了在地震中失散的亲人。
交通局长莱茵斯基(Ed Reiskin)说,除了西雅图及芝加哥外,旧金山是全美第三个安装电子自行车计数器的城市(cities)。
他称,现在住在唐人街上的都是华裔老人和拉丁裔移民,大多数华裔移民都住在市郊。
“如果不能把老婆(别人家的好)孩子带来美国,他们就没法发展自己的社区,所以他们不得不离开唐人街,将之打造成为(chéng wéi)旅游(travel)胜(shèng)地,靠游客发展。
该舞团今后还将组织各种活动,比如体验中东文化、观赏肚皮舞演出、聚餐、热舞party、肚皮舞快闪等,在时机成熟后,还将隆重推出“芝加哥华人肚皮舞团”汇报演出。

到了包房,里面坐了不少人,都是各堂的堂主。见谢文东来了,大家急忙起身。何浩然和刘波都留在j市看家,和谢文东有一段时间没见,拉着他唏嘘不已。当大家正聊天时,外面进来一名手下道:“东哥,麻五到了!”

“恩!”谢文东对众人笑道:“谁来‘点炮’?”

高强嘿嘿一笑,看看众人,大声道:“东哥,把这交给我吧!我好久就想尝尝杀猪是什么滋味了,哈哈!”说完,还向李爽呲呲白牙,惹得后者连声哼哼。

“恩,一会看我眼色动手!”谢文东点头道。

不一会,包房门被打开,得有二百多斤的麻五从外面腆着肚子走进来,看见谢文东大嘴一裂,哈哈大笑得把谢文东抱住:“兄弟,咱哥俩可是有段日子没见了,快两年了吧!哈哈!”

谢文东被麻五搂住,一股腥臭的气味迎面袭来,强忍着内心的厌恶,笑道:“是啊!快有两年了!每次五哥来我都是有事在身,今天小弟干一杯陪个不是!”说完,谢文东趁机推开麻五,倒了杯啤酒一饮而尽。

“哈哈,兄弟就是爽快!”麻五也倒了一杯酒,笑道:“听说兄弟最近去h市混了,不知道那边怎么样?”

谢文东拉麻五入座,见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虽不在乎,但也觉得(jué de)麻烦,笑道:“h市虽是省城,但和j市比起除了大点没什么了不起的。”然后看着麻五身后二人一眼,说道:“五哥,叫你身后的兄弟也休息休息吧,隔壁还有一桌吃饭的兄弟,正好让他俩过去吃点东西,和我下面的兄弟亲近亲近!”

“哦。。。。”麻五有些犹豫,这二人都是他花重金请来的高手(gāo shǒu),专门保护他的安全(ān quán),有他俩在身边惯了,离开还真有点心里没底。

谢文东心中冷笑,但面上露出不乐之色道:“怎么?五哥嫌我这里不够安全(ān quán)还是怕我暗害你啊?”

麻五听了急忙道:“我怎么会有这个意思。兄弟说得太见外了!”转身对身后二人道:“你们去隔壁吧,少喝点酒知道吗?”

那二人脸上一喜,本来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就够累了,还要站在麻五身后看他吃饭就更不舒服!听完麻五的话二人连连点头,瞬间消失在门外,生怕他反悔。看得麻五直摇头。

谢文东坐让麻五坐到自己旁边,边喝酒(piào)咛富啊4咏菘(kāi shǐ),麻五一张嘴就没闲着,从军火说到毒品,又从毒品说到女人,提到女人麻五来了精神,对谢文东笑道:“兄弟,你的脑筋太死了!现在都什么时代,用女人捞钱多快啊!而且(ér qiě)现在当官的钱都不稀罕,要是送他们女人保你所求之事能样样给你办!哈哈!”

谢文东问道:“五哥,我记得上回在你那里看见有十多个女人,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哦。。。。。你说她们啊,早他妈的废了,现在换新的了,哈哈!”麻五得意的大笑。

谢文东沉下脸道:“麻五,你记得当时送给我的那个女孩(girl)吗?”

麻五一楞,见谢文东脸色不对,忙问道:“兄弟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什么不对!她很好,只是我答应要为她报仇,还请你多成全!”

麻五没反映过来,疑问:“报仇?找谁报仇?”

旁边的高强站起身,来到麻五身后,双手放在他肩膀上道:“你说还能找谁报仇!当然是找‘五哥’你了!”

麻五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要站起身却被高强狠狠按住,动瘫不得。转头怒目谢文东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等谢文东说话,高强双手一用力,把麻五上半身按在桌子上道:“你还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告诉你,今天就没打算让你活着出去!”说完,高强拿起一根筷子向麻五大脑袋上的太阳穴刺去。

麻五怒吼一声,猛的一晃脑袋,躲过致命一击。高强这一筷子虽没有刺中要害,但却刺在麻五的腮帮子上,把一面腮帮子刺穿,连带的捅掉一颗大槽牙。痛得麻五哎呀一声,运起全身的力气把高强推到一旁,腮帮还刺着根筷子就向门口跑。高强老脸一红,这么简单的事都没有做好,暗骂自己该死,刚要去追,一道金光从眼前闪过。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xǐ huan)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三十一章 闷杀  地址:http://www.nudtmun.org//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