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三眼和高强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知道{zhī dao}陈百成到底要完什么花样。

严克头上见了汗水,他不知道{zhī dao}陈百成玩的是什么把戏,但有一点他明白,这个总是一脸笑容但双眼不时闪烁出寒光的家伙决没安好心。严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刀尖,象是过了一个世纪长,他终于感{sense}觉到刀尖接近到他的额头。

陈百成脸上笑容收了起来,随之横肉跳了跳,压低声音道:“小子,别怪我!”

看准了严克头上因压力而高高绷起的青色血管,陈百成心下一横,手中刀微一用力,刀尖划了下去。

“噗嗤!”随着{suí zhe}一阵响声,所有{suǒ yǒu}人都惊呆了,包括{bāo kuò}三眼和高强在内。他俩不是胆小的人,手里的人命也都有个十来条,但从来没有一次象现在这样{then}让他们震惊。

原来陈百成划破严克的血管后,倍受压力的血液终于有了释放的地方。他的身体如同一高压水泵,血液顺着他额头的破口喷射而出,竟然能达到一人多高,飞舞在空中的血液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了一道美丽的红色喷泉。

感{sense}觉到脸上有些发烫,高强稍微清醒一点,下意思用手摸了摸,转睛一看,原来是空中飞过来的血液。

太残忍了!高强心中暗道,就算严克以前做过再不对的事,这样{then}也是有些过分。想到这,高强转头看了看三眼,后者嘴角上挑,漆黑的双炯内射出兴奋的火焰,对眼前的事情{shì qing}好象觉得{jué de}很兴奋。高强不在乎三眼是怎么想的,这么多年的出生入死,二人的关系早已如钢铁一般,他在三眼面前一直也都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高强语气不满道:“三眼哥,咱们有些过了吧?!杀人不过头点地,用这种办法折磨人我感觉{gǎn jué}自己{his}象畜生!”

“哦?”好一会,三眼的眼神才‘依依不舍’从严克那颗只露在地面的头上离开{absence},对于刚才高强说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清,问道:“强子你刚才说什么?”

没等高强说话,陈百成抢先道:“三眼哥,强哥说我们这么做象畜生……”

三眼和高强脸色同是一变,后者脸色阴沉的转头看向陈百成,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却如同一把刀子在陈百成的脸上划过。陈百成只觉得{jué de}脸上火辣辣的,不觉的把头低下避开高强那如同实质般的目光。

场中的气氛马上沉闷了下来,只有那半死不活的严克还在用沙哑的嗓子发出微弱的声音。

一阵夏风吹过,树林里的数叶沙啦啦做响。

三眼面色一缓,拍着高强的肩膀笑道:“强子你干什么,别和我手下小弟一般见识嘛!”

高强点点头,目光从陈百成身上离开{absence},看着整个头颅被自己{his}鲜血染红的严克,皱眉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get back},叹道:“我真的不希望{xī wàng}以后再看见用这种办法杀人!”

高强声音不大,不知道是对他自己说还是对三眼说。说完后,高强向严克走去,边走边掏出佩枪,来到严克近前后,对准他的脑袋补了一枪,也算是结束{End}他的痛苦。高强看也没看一眼,收起枪,向三眼挥挥手,没说什么带上自己的手下上了车向市区方向开去。

目送高强离开,三眼叹了口气,这可能{would}是他和高强第一次闹矛盾,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毕竟二人的关系实在太深了。

陈百成站在一旁,牙跟恨的直痒痒,他以为自己在文东会里已经{have been}很有身份了,可和高强这些核心人物比起来,他感觉{gǎn jué}自己屁都不是。高强身上那种气势也令他不得不服气,同时他也知道,你有多大的实力才会有多大的气势!

陈百成来到三眼身旁,攥紧拳头,但脸上却带着不忿道:“三眼哥,强哥太过分了,没打一声招呼就这么把人杀了,完全{completely}没把你这龙堂堂主放在眼里,我们龙堂可是在帮会里实力最大{zuì dà}的,他算什么……”

没等陈百成话说完,三眼一巴掌拍在他脸上,怒道:“什么放在眼里不放在眼里的,我们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个屁,以后不要{压嘛碟}在我面前说这些话,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完,留下傻愣在原地的陈百成,招呼手下上了车。上车后,三眼象是又想到什么,探头出车窗外,对陈百成道:“今天你的主意不错,我很满意!”

陈百成的整颗心本来已经{have been}提到嗓子眼,听了三眼这话后又从新摆回到原来的位置{locates},眼珠转了几圈,嘿嘿阴笑两声也上了车随三眼的方向开去。

象牙白的院墙,古典漆黑的栅栏,琉璃砖瓦在晨光下显现出异彩。走在大理石方砖铺的地面上,看着熟悉的别墅,谢文东心中感慨万千,有种转世再生的感觉。

“过一阵我想要去一趟金三角。”谢文东靠住一棵大树,望着刚有些放亮的天空。

李爽心中一震,疑问道:“去那里干什么?有什么事我们可以{ kě yǐ}和老鬼谈嘛!”

命令{mìng lìng}旨在遏止民众上街饮酒、赌博,再者《葅 dù}ɡò浮繁U瞎讼碛泄绞苌蟮娜ɡ裰谖扌牍鹊P膡worry about}
8万人失,但是{But}就在地震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后第36天,搜救团队在一处掩埋的废墟里发现一头还活着的猪,这就是奇生存的
9公顷),拥有广大的草皮及优渥资源,却只开放有钱人入住,许多{many}灾民只能在外围搭帐篷避难,不但没有水、电及草皮,空间还非常狭小,连躺下来睡觉都很困难
蔡明忠边走边对来访的客人说,中国{zhōng guó}大陆当地的银行在应用指纹或影像辨识客户{customer base}的科技,以及网路应用比台湾{tái wān}进步,但较欠缺对客户{customer base}服务{fú wù}的概念,这也是台资银行在大陆竞争的优势
为响应金管会推动金融业亚洲计画,元大宝来期货培育国际化金融人才{rén cái}不遗余力
成分股,并自即日起生效,在政府积极推动公司治理政策下,治理绩优公司成为{Become}选股新显学
东京22日突然遭遇一场4年大雪,积雪20公分,不只当地交通打结,成田机场也暂时关闭2条跑道,187航班被迫取消,导致陆空大乱,估计有超过9000人滞留

谢文东摇摇头道:“老鬼在金三角只是属于‘外联’的,没什么实权,小事还可以{ kě yǐ}和他商量,大事他也做不了主。看来只有见到他们内部主干才好说话。”

李爽知道谢文东的脾气,他说要做那没有人能拦着住,就算前面的危险如同深渊。李爽退一步道:“东哥,就算要去我们也应该{yīng gāi}商量一下,多带上几名兄弟{xiōng dì},到时哪怕真出事我们也不至于吃亏。”

谢文东呵呵一笑,歪头看着李爽含笑道:“小爽你说我们带多少去不至于吃亏。是一百还是一千?”

李爽被谢文东这么一问到认真起来,低头掰着手指头算:“一百人……不行,要是真打起来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一千人的话……也有一些不把握,听说他们武器很先进的。要是带上一万……”

看着李爽一脸认真的样子,谢文东又好气又好笑,说句:“最好带上一颗原子弹吧!”然后回到别墅大厅内。李爽听了一激灵,原子弹?那个‘传说{chuán shuō}’中的武器。李爽沉没了好久,才老神在在的点头赞同道:“好!东哥,我们就带原子弹去,什么金三角,要是和我们耍横就炸得他们稀里哗啦。哎……哎,东哥,你怎么走了?等等我!”

谢文东刚回到大厅坐了片刻,听见院内刹车声,接着跑进两人,正是姜森和张研江,后者胳膊下面还夹着一黑包。擦了擦头顶的汗水,张研江向前道:“东哥,有些东西给你看看!”说吧,张研江打开皮包,拿出一沓白纸递给谢文东。

谢文东一脸的奇怪,莫名奇妙的接过来细看。姜森在一旁解释道:“这是上回偷袭魂组时得来的东西,只是当时事情{shì qing}太多,我们又忙着对付猛虎帮,一直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今天研江整理文件时,无意在桌子上发现的。东哥,你看对我们是不是有用?”

谢文东越看心中越惊,文件上是魂组在中国{zhōng guó}和日本{rì běn}调查出的各种情报,详细得令人咋舌,特别其中有一条被标上了重点符号,这有是关于‘赤军’的消息。看到这,谢文东的手抖了一下,脸色稍微变了变又马上恢复了原状,把文件放到一旁的茶几上,问道:“你们俩也都看了吧?”

姜森和张研江一同点点头,问道:“东哥,这消息是不是很重要{important}?”

“我不知道!”谢文东摇头道:“这只能说是对于国家很重要{important},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黑暗的人来说,一分钱都不值。”

姜森问道:“东哥,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是属于中央政治部,是不是……”

谢文东挺身站起,考虑一下道:“我和政治部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到底应该{yīng gāi}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姜森和张研江听完点点头,不再多问别的,姜森道:“那好,东哥我们先走了!”见谢文东点头后,二人又急匆匆的离开,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帮会中和帮会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

见二人走后,谢文东叼起一跟烟,大脑在飞速旋转中。“赤军!”谢文东嗤笑一声,眼前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那个只在学校{xué xiào}食堂见过一次面中文{zhōng wén}不错的日本{rì běn}青年,谢文东喃道:“小子,你们好大的胆子!”

原来文件上是关于下月日本首相访华,赤军打算借机暗杀的详细情报。里面记载的很详细,时间、地点以及计划{plan}的部分内容都十分明确。这种大事赤军自然{zì rán}不会外泻,魂组打探情报的能力也令谢文东不得不心中暗叹一声厉害{Fierce}。谢文东不知道魂组和赤军是什么关系,按理说应该是敌对的,一个是政府右翼支持{support}的组织,一个是反政府的自由主义组织,可魂组为什么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带到东北来,真是令人费解。

谢文东摇摇头,有些想不明白,但是{But}关于魂组他不得不多关注一些,自语道:“看来我还得去一趟首都了,真是伤脑筋啊!”

这话正好被刚进来的李爽听见,睁大眼睛,用超高嗓门喊道:“什么?东哥你要去北京?”

谢文东觉得窗户上的玻璃都在被李爽发出的高音震动不已,瞪了他一眼,不满道:“对!这虽算不上什么秘密,但也用不着让全世界{shì jiè}都听到吧!”

李爽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下回注意{危险信号}。”

“下回注意才怪!”谢文东边收起茶几的文件,边问道:“听说关德麟有个儿子吧?!”

“啊?”李爽被谢文东这突然一问有些反映不过来。见他一脸茫然,大着双眼不停{back again}挠头,谢文东真想上前踢{tī}他两脚叫他开窍。好一会,李爽明白过来,急忙道:“对对,那老头是有个儿子,好象叫……叫关什么的。”

谢文东翻翻白眼,李爽等于没说,关德麟的儿子不姓关才怪了。

“叫关裴!”三眼接着李爽的话推门而入,后面紧跟着的是陈百成。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xǐ huan}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十七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