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二卷 少年激战 > 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十一章 刺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十一章 刺杀

所属目录:第二卷 少年激战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三眼犹豫得看看姜森:“你看怎么办?”姜森想了想,对守卫说:“告诉我庞建在哪,今天他死定了。我们是文东会的,说了我会考虑让你加入,这样{zhè yàng}你还有一线生机,不然你马上就死!”

守卫看看二人,小声说:“老大。。。。老大在三楼,上楼左侧第二个门!”

姜森看着守卫的眼睛,逼问说:“你没有骗我?”守卫看着姜森点点头。人的眼睛不会说谎,姜森满意的恩了一声,对三眼使个眼色,三眼明白,向守卫笑笑,同时刀也刺进了他的喉咙。三眼姜森二人很知道{zhī dao},这种贪生怕死的人永远也进不了文东会,留着也是麻烦。。。。

二人向走廊里的众人挥手示意,对跑过来的谢文东说:“东哥,庞建在三楼,你看我们应该{yīng gāi}怎么办?”

谢文东说道:“庞建要杀,其他{other}人也不能轻易放过!”

众人点点头,谢文东让刘波留在一楼,一是等会接应大家,二是在惊动对方时,打击一楼各房间里的敌人。刘波点头称是。

谢文东随着{Along with}三眼和姜森向楼上走去,感{sense}觉身后总有个人对自己{his}寸步不离,转头一看,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girl}。谢文东不认识{rèn shi}她,也没在意{zài yì}。这么女孩{girl}正是影,听从姜森的命令{mìng lìng}守卫在谢文东身后。

一路上解决{settle}看守楼梯的数个守卫,众人终于到了三楼。来到左侧第二个门,姜森细声道:“就是这里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手枪。谢文东向众人点点头,大家纷纷掏出枪来,三眼大喝一声:“杀!”,一脚踢{tī}开房门,带头冲了进去。

进屋后见床上躺了一男一女,那男的听见响声坐了起来,长相和传闻的庞建有几分相似,三眼猜想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庞建,抬手就是两枪。枪声在沉静的大楼里如同两声巨雷,走廊里都是回音。床上的男人没哼一声,头盖骨被打个零碎。旁边的女人吓得嗷嗷大叫,三眼没理她,见床上的人以死,马上退了出来。

这时大楼里一片骚乱,兄弟{xiōng dì}盟的人听见枪声不知道{zhī dao}是怎么回事,纷纷睡眼朦胧的从房间里走出。但刚出来就被埋伏在门口的人一顿乱刀。不知是谁最先大喊:“不好了,是敌人来偷袭了!”

兄弟{xiōng dì}盟的人这才如梦出醒,拿起家伙从房间里出来和文东会的人打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大楼里到处都是枪声喊杀声,数百人的大混战展开了。

谢文东不放心,向三眼大声问:“张哥,里面的人是不是庞建?”

三眼一边攻击{gōng jī}对人,一边回答:“我也没太看清,模模糊糊感{sense}觉应该{yīng gāi}是庞建没错!”

谢文东暗说一声,糊涂!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影也跟了进来。外面的天空只是蒙蒙的发出微光,谢文东看不清床上那一头是血人的长相,随手打开灯,从口袋里拿出高震给他的照片,和床上的尸体对照,但是{dàn shì}一无所获,那人的脸都是血迹,而且{but}还有些变形。

床上的女人自谢文东进来就尖叫个不停{back again},谢文东大感心烦,大吼:“你闭嘴!”

女人好象没听见一般,继续着高音。谢文东反手给女人一耳光:“给我闭嘴!”那女人被打得神志清醒过来,怒目看着谢文东,咬牙说:“你这个杀人凶手!你是畜生!”

谢文东看见女人充满恨意的眼神,心中冰冷,暗叹口气,指着床上的尸体问道:“他是不是庞建?”

“哈哈~~”女人神经质般得笑了起来,一只手悄悄摸向枕头下,“我不会告诉你的,就算杀了我也会告诉你的。。。。。”正说着,女人突然从枕头下摸出一把手枪,指向谢文东扣动扳机。

‘啪~~~!’谢文东毫无防备,心中过于大意,没想到一个神经混乱的女人还能向自己{his}开枪,本能的侧下身子。女人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一把飞刀葅 dù}缤恋绨愦探亩亲樱「股洗吹木尥慈盟滞崃艘幌拢拥磷判晃亩氖直鄯闪顺鋈ァD桥艘ба溃诙梗錾碜咏┳×耍话逊胬募獾洞探男脑啵盏吨苏敲嫖薇砬榈挠!

原来在那女人摸向枕头下时,谢文东虽没注意{zhù yì},但影却看见她的小动作,站在谢文东身后默默掏出一把飞刀以防不测。果然,那女人从枕头下掏出手枪指向谢文东,影早有准备{zhǔn bèi}的给她一飞刀。

以个人之见,其中的关键点之一,正在于陈志东对中时业配新闻的指控当中,也就是
民进党新北市长候选人苏贞昌团队创意不断,除了脸书频频推出哽图大受好评,宣布参选以来的文宣、海报不断推陈出新,菜瓜布等选战小物也是实用又有创意,这次再推最新小物
但高院调查后,认定2人间平时屡有冲突{chōng tū},死者常挑衅江男,导致江男萌生杀意;况且案发当日2人间并未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冲突{chōng tū},江男当时亦未受何刺激,却持刀猛砍死者,刀刀均朝颈部胸部等人身体重要{zhòng yào}部位,手段?床斜┝Γ?肥滴?つ鄙比恕H?赣?4日宣判,高院驳回上诉,仍维持15年、褫夺公权10年
绝对不是我们找的,百分之百和我们(民进党)没关?S,民进党不会主导、运作、介入、炒作此事,民进党在里面没有角色
而被攻击{gōng jī}的女医生满脸是血,头上也有许多{many}挫伤,目前无法{to be}得知伤势的详细情况
陆勤部将全力配合司法机关侦查作为,倘涉案人员确有不法,依法严惩不贷,确维纪律和军誉
法人分析表示,美中贸易战带动进出口{export}货品提前流转,在习川会后双方协议休兵三个月,市场预期大陆将在休兵期补足国内黄豆需求,目前大陆黄豆进口量缺口上看3000万吨,预料将推升散装航运需求,使第四季

谢文东呆了半晌,手臂的疼痛让他反映过来,上前摸摸女人的脖子,毫无跳动,谢文东叹口气,转头看向影。影以为谢文东要责怪自己没留活口,解释说:“我看她手里有枪,怕你有危险才。。。。”

谢文东感激的笑说:“没事,我没怪你。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个人情!!”然后仔细看着影说:“你叫什么?”影在谢文东一眨不眨得看着自己,心中乱跳,低头说:“我叫影!”

“影!?恩,好名字!”谢文东向影点点头,走出房间,心里还是有些担心{worry about}床上那人的真实身份。

外面战斗还在进行,以到了关键时刻。文东会人数要多于兄弟盟,而且{but}有备而来,打得对手{duì shǒu}晕头转向。但兄弟盟也非文东会以前对付的那些人,各个英勇好战,顽强抵抗。地上躺满了受伤的人。谢文东看看手表,大声说:“大家快点!还有十分钟!浩然,叫你的人把受伤的兄弟先抬出去!”

何浩然恩了一声,指挥豹堂兄弟把帮会里受伤的人运出去。其他{other}人则加紧攻击,毕竟时间所剩不多。兄弟盟渐渐顶不住文东会强大的攻击,节节后退。有些人被逼得退到房间,无处可逃,挨了无数刀浑身喷血倒这地上,没有死的人沙哑呼喊着。兄弟盟总部{headquarters}的三节层楼里到处都是搏杀的人,刀枪齐举,呼叫声,哀号声,连续的枪声交织成一团。满地的鲜血和不知死活的人让整个楼房如同人间地狱般,充满了血腥味道。在拼命的搏杀中,双方死伤的人数都以不少,谢文东看差不多,挥手喊道:“大家撤!”

文东会的听到喊声,纷纷向楼梯的方向靠拢。见大家背着伤号都撤了回来,谢文东向姜森点点头,然后带众人走下楼梯。一楼兄弟盟的人被刘波清理得差不多,众人没受到阻拦,直接跑出兄弟盟总部{headquarters}。

兄弟盟见敌人要跑,哪能放过,本来以被打散的残兵开始{kāi shǐ}慢慢在走廊集结,向楼梯的方向杀去。谢文东对这点早有准备{zhǔn bèi},特意留下姜森。姜森见走廊里人数渐多,手指放在口中吹出尖锐的口哨声。二三层楼的暗组成员都听得清楚,每人从口袋中拿出一颗手雷,拉掉引线,向走廊的人群里仍去。

不管对方的死活,仍完手雷后马上向出口{export}跑去。“轰~~~”几阵连续不断的惊天动巨响让整个楼房都在微微的颤动中。地暗组成员在姜森的带领下跑出大楼,回头再看,大楼里狼烟滚滚,从窗户里冒出,里面隐约传出嚎叫声。

李爽呆呆的看着大楼,喃喃道:“奶奶地,还是手雷威力大啊!”

高强拉着他的衣服:“别‘怀念’了,一会兄弟盟大队人马来了{老弟}就该我们被‘怀念’了!”说完,拉着李爽闪人!

众人跟着谢文东回到停车处,吩咐大家汽车要分开行使,最后在北方宾馆集合。众人点头应是,各自上了汽车扬长而去。谢文东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长长出了口气,眼睛瞄到不知什么时候{shí hou}坐在自己身后的影,心中纳闷这女孩为什么一直跟着自己,但还是回头向她笑说:“刚才真的很谢谢你!”

影面无表情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东哥已经{have been}谢过我两遍了!”说完扭头看向车外。

谢文东听了一楞,心中奇怪,别说是在文东会里,就算是在整个j市黑道也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而且对方还是个自己帮会里年纪不大的女孩。看看影,谢文东摇摇头,不再说话,暗道:这个女孩真有点意思!

一路上警车不断,不时警察{jǐng chá}把车拦住查看身份。探头见车里坐在是谢文东,警察{jǐng chá}屁也没放一个,赶快放行。百姓有时说警匪是一家,听着有些过份,但无风怎会起浪!

兄弟盟的人最先接到总部的求救电话,比警察先赶到一步,里面一片狼及,受伤的人遍地都是。帮会里的二百精鹰绝大部分非死既伤,失去战斗力。老大‘二高粱’庞建被炸成重伤{zhòng shāng},庞建的大哥庞华中弹身亡。兄弟盟次战损失巨大,同时也被踢{tī}进了无底深渊。

虽然双方都有损失,但文东会却要小的多,攻击一方毕竟是占了优势。文东会死亡十数人,重伤{zhòng shāng}二十人,轻伤不下五十人。但和兄弟盟相比要少得很多。当然,如此的伤亡对于文东会又是一‘小掏’(出钱的意思)。

这次大拼杀在全省都引起了轰动,特别是j市广大市民对最近数次黑社会大规模拼杀担惊不已,联名告到j市市委。但青帮在市委有很强的关系,稍微打点就把事情{shì qing}压了下去。市委虽然不查了,但有一些骨头硬,不信邪的市民跑到省城h市,把j市市委腐败,黑社会猖獗的情况直接捅到省委。甚至省电台,日报对此事也相继报道。省委虽有心护短,但也感觉{gǎn jué}事态的严重性,只好派出调查团,对j市领导层来个大检查,以减轻外界的压力。

相应而来,j市市政府也将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一次大变动。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xǐ huan}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十一章 刺杀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地址:http://www.nudtmun.org//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