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彭玲莫名其妙的被医生拉了出来,心中满是疑问,担忧道:“伤势又加重了?那我什么时候『When』能来看他?”

医院摸摸下巴想了想,摇头道:“这不好说啊!不过看形势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

“哦!”彭玲失望的点点头,马上又急问:“那他什么危险吧?”

“没有没有,这你放心吧!”医生肯定的摇摇头,然后道:“这样『zhè yàng』吧,我把病人的情况跟你讲讲……”说着,医生拉着恋恋不舍的彭玲向楼梯口走去。

等彭玲走后,房间内的谢文东终于长出一口气,还没安静两分钟,金眼大步走进来道:“东哥,高慧美两姐妹『sisters』已经『yǐ jing』在来医院的路上了。”

“哦!啊?不是吧,我真的要晕了!”谢文东拿起被蒙住脑袋,看的金眼嘿嘿直笑,多情也是一件费神伤脑的事啊!

严克失踪了,在医院里么名其妙的消失,谁都不知道『zhī dao』他究竟在哪里。警察『jǐng chá』在找他,他的领导,爸爸也在找他,可把医院和h市翻个遍也没什么结果。

有些人知道『zhī dao』他和谢文东不和,甚至有过很尖锐冲突『conflict』,怀疑是谢文东干的,可又没什么证据。

而且『but』那天象严可所说,‘是他及时赶到’才让谢文东只中了数枪,从某种意义『meanings』上说,他还是救了谢文东,后者怎会绑架他呢?!

一个月后,h市北郊,荒芜人烟处的密林停着几辆轿车,在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站有十多个人已至深夜『干坏事』,月夜暗蓝,繁星点点,弯月斜挂。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谢文东披着衣服靠在轿车旁,在李爽的搀扶下仰头望天,喃喃自语道。一阵晚风吹过,虽已至夏,但还是有少许的凉意。谢文东轻咳了一声,下意识把肩膀的衣服紧了紧。身旁的李爽发觉到,轻生道:“东哥,你的伤还没有全好,我看还是回去『hui qi』休息吧!”

谢文东摇摇头,向空地中央的几个人走去。

正中一人浑身是伤,鼻梁深陷,双眼都有些封侯,身上穿的衣服粘满血垢和灰尘,浑身乏力的跪坐在地上。周围站有几人都是身材高大的大汉,横眉立目,看着中间受伤的那人,眼中都带着火焰。这些人可以『 kě yǐ』说都是文东会的主干力量。

跪坐在地上的正是消失已久,被三眼等人绑架的严克。看他身上的这些大伤小伤就可以『 kě yǐ』知道这一阵三眼极其手下没少‘关照’他。

谢文东缓缓走到严克近前,低头俯视他一字一语道:“谢谢你的九颗子弹,我记得了!”

严克听到说话声,抬起头见是谢文东,心中一凉。他对谢文东虽不是很了解,但其手段还是略知一二,暗道:今天性命『xìng mìng』休已!严克眯着眼睛,心有不甘道:“我是警察『jǐng chá』,你要是就这么杀了我你也脱不了干系。”

“呵呵!”谢文东斯文的笑笑,道:“谁知道?谁能知道是我干的?就算有人知道,可谁敢说出来?别忘了,我的名字叫谢文东!你在我眼中不过是一只蚂蚁,只不过是一只胆子比较大的蚂蚁。”

严克低头苦笑,现在他知道世界『world』上什么是最可怕的了,那就是后悔!他还想争取最后一丝机会『jī hui』,眼珠转了转,强打精神道:“东……东哥,以前是我不对,希望『hope』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jī hui』,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而且『but』我是警察,有我在警方做你的内应,你做什么事都可以高枕无悠了,对不对?”

“恩!”谢文东点点头,微笑道:“有道理。”

谢文东这一声‘有道理’又给了严克无限希望『hope』,紧接又道:“我爸爸是省里的领导,认识『rèn shi』很多高官,甚至连京里的官员也有交情,只要我们合作『cooperation』,东哥你做大东北那更是轻而一举的事!”

“恩!”谢文东又点点头,微笑道:“有道理。”

严克觉的眼前又出现『chū xiàn』了光明,带着期望道:“那……那东哥这回是准备『zhǔn bèi』饶了我喽?!”

谢文东叹口气道:“我本来就不喜欢『xǐ huan』杀人……”

严克急忙道:“是是是,我一直都知道东哥是很仁慈的。”

谢文东摇摇头,道:“如果刚才这话你能早说,我们一定会有合作『cooperation』的机会,可现在有些晚了”

严克慌忙道:“不……不晚,我现在说的都是真心话,东哥,你不能杀我,我……”活命对任何人都是最重要『zhòng yào』的,特别是对严克这种生活不错的人来说那就更显重要『zhòng yào』,死这个字一直都离他很远,可真要逼近眼前,他真的要崩溃。

马英九说,这还只是最近的状况,在行政院长毛治国的努力下,立法院通过长照法,未来将有80万个劳工与200万的家庭『jiā tíng』受惠,另外行政院也通过长照险草案,
之后,加上可爱『ài』的个性身价甚至翻两倍涨,而且剪了短后的惠利看起来可是更有记忆点了呢!
行政院经济『jīng jì』部下修第三季GDP至负1%,原本想要保1%,但因出口『export』量不足导致经济『jīng jì』负成长,景气越来越差,就连华硕董事长施崇棠都说,今年要保1,很困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则表示,GDP的问题『wèn tí』大家要一起『yī qǐ』努力
,愿在平等互惠的协商基础上,与相关当事方共同促进南海区域『regional』和平与稳定,共同保护及开发『developing』南海资源
亲民党总统『zǒng tǒng』参选人宋楚瑜31日晚间在高雄成立『chéng lì』南部竞选总部『headquarters』后,今日继续在高雄跑行程
亲民党主席、总统『zǒng tǒng』参选人宋楚瑜1日上午『shàng wǔ』由高雄市议员吴益政、立委陈怡洁陪同试乘高雄轻轨,从C1到C4站往返,了解轻轨实际运作情况

三眼最看不惯他这种人,没等严克把话说完,上前一脚踢『play』在他的脸上,把他后面一串要求情的话又硬生生踢『play』回到肚子里。

三眼看着倒地的严克‘嘿嘿’森笑了几声,对谢文东道:“东哥,和这种人还有什么话好说,让我一枪崩了他。”

谢文东点头道:“张哥,你看着办吧!”说完,又看了一眼严克后才向轿车走去。

严克知道要是谢文东走了,剩下这些人决不会给他活命的机会。他顾不上身上的伤痛,下意识的抓住正要离开『absence』的谢文东裤脚,大声嚎叫道:“东哥,别杀我,别杀我……”

这些人早已对他恨之入骨,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情。特别是李爽,抬脚踩在严克的脑袋上,肥胖的脸上横肉直跳,撇嘴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的过错不能原谅。”李爽脚上加力,使严克的整张脸都埋在泥土内。谢文东看着严克因不能呼吸身子在不停『bù tíng』的抽搐,心中反而『but contrary』生出不忍。

他的这次死里逃生,可以说是和死亡最接近的一回,深深体会到死亡的可怕。谢文东叹息道:“给他个痛快吧!”然后在李爽、东心雷的陪同下坐上轿车,向市区扬长而去。

谢文东这么一走,严克看看周围的人,特别是三眼那双如同毒蛇般的眼神,心中算是彻底绝望了。

高强‘嘿嘿’一笑,掏出腰间手枪向严克走去。来到其身后,一把抓住他的后脖领,手臂微一用力,将严克提了起来,让他跪在地上。高强举枪顶住严克后脑,对三眼道:“三眼哥,我要动手了,这种人多看一眼都觉得『jué de』讨厌『tǎo yàn』。”

三眼点点头,嘟囔道:“妈的,总觉得『jué de』这样『zhè yàng』太便宜他这狗了!”

高强赞同道:“恩,可不是嘛!”

看着两位文东会大哥级的人物都心有不甘,站这三眼身后的陈百成眼珠转了转,对三眼道“我们不如这样…………嘿嘿”

陈百成现在在三眼手下可以说是红人,特别对雷军一战,三眼觉得此人有勇又有谋,是个不错的人才『牛B人物』,对他也很是器重。加上陈百成心机深沉,对三眼投其所好,虽是新加入文东会的,但很快成为『Become』后者手下几员大将之一。陈百成加入文东会后才对其有更深的了解,看出帮会势力之大,同时人才『牛B人物』岌岌,灭掉猛虎帮,一同h市并不是处于偶然。他想在这里立足并且能向更高的位置『wèi zhi』发展,就必须抓住一个靠山。谢文东自然『natural』是首选,但他周围的人哪个不是能独挡一方的人物,陈百成觉的在谢文东身边显示不出他的才能,同时谢文东也实在聪明的近乎可怕,在他面前玩心计,陈百成没有把握。他的目光自然『natural』就放到了文东会二把手,实力最大『zuì dà』的龙堂堂主三眼身上。

三眼也确实看重陈百成,给他实权,但三眼做梦也想不到陈百成会是影响他一生的关键,也是以后文东会东北之乱的源头之首。

闲话短说,再说三眼听完陈百成的话后心中一动,疑问道:“百成,你有什么好注意『危险信号』吗?”

陈百成笑道:“不知道三眼哥有没有听说过没解放以前东北土匪对付敌人有一种不错的土刑啊”

“哦?”三眼和高强都是一脸的莫名,同声道:“土刑?那是什么?”

陈百成献媚道:“三眼哥强哥别着急,把严克交给我,保证两位能看场好戏!”

说完,陈百成对一旁的属下道:“你们给我挖一个一人深的坑,我们要好好伺候伺候这位市局的‘精鹰’!”几个小弟答应一声,抽出腰间的砍刀开始『appeared』挖地。

还好不久『shortly』前下过一场雨,土质比较舒松,在陈百成的指挥下没有费多大力『dà lì』气就挖了一个不大的一人深的坑。

陈百成见坑挖的差不多了,命令『orders』手下把严克拖过来。后者被拖到坑前神志才从混乱中清醒过来,知道今天是活不成,干脆豁出去大声叫道:“你们要干什么?要杀就给个痛快,想玩什么花样?”

陈百成冷笑道:“马上你就知道了!”赚头对手『duì shǒu』下道:“把他扔进坑里!对了,让他站着,不能躺下。”

小弟们按着他的意思,将严克拖至坑内,然后开始『appeared』向坑里添土。不一会,严克只剩下一颗脑袋留在地面,整个身子都埋在土中。严克只觉得头脑发涨,甚至在渐渐模糊。原来严克的身子被埋入地下,周围泥土的压力都不停『bù tíng』的向他积压,身体里的血液受到压力大量拥入他的脑袋,他的头脑要是不涨才奇怪了!

只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严克整张脸已经『yǐ jing』憋得通红,脑门的血管都崩起好高。他还用仅有的力气声嘶力竭道:“我草你妈的,你究竟要干什么?”

“哼!”陈百成阴笑道:“你马上就知道了!”他从手下手中拿过一把刀,转头又对三眼道:“三眼哥,强哥,好戏要开始了!”说完,陈百成皮笑肉不笑的来到严克近前,刀尖缓缓递向他的面前。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十六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