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冯颐笑道:“我是国家干部,恐怕我这一辈子都发不了财。”谢文东淡淡道:“你可以〖can〗让你的家人有钱。”二人心照不宣,笑视片刻。谢文东按灭烟头,道:“冯市长的时间宝贵,我就不再多耽搁了。”冯颐也不想多停留,装模作样的低头看看手表,道:“我今天确实还有点事,等下次我们再谈。”这样〖then〗的机会〖jī hui〗恐怕不多了。谢文东含笑点点头,心里不以为然。

二人同时起身,走出房间。三眼等人在外面等候多时,不知道〖knew〗谢文东和冯颐谈得怎么样,正焦急的吸着烟,见他俩出来,纷纷弹飞烟头,上前问道:“东哥……”谢文东摆摆手,阻止众人,笑对冯颐道:“冯市长,我的事请你多费心了。”

冯颐点头,面容恢复平时的正气,平静道:“举手之劳。”谢文东道:“事成之后,我会好好酬谢冯市长的。”冯颐目中神光一闪,微笑道:“朋友之间,何言酬谢?!”说完,仰仰头,走人了。等他走后,三眼上前问道:“东哥,搞定了吧。”他看二人刚才的神态,心中已明白了大概。谢文东淡然道:“他答应了,能不能办成,还不一定呢。”

“哦!”陈百成松了口气,笑道:“答应就好,就怕他装正经或者胆小,向外推脱,那就麻烦了。”

谢文东暗哼了一声,拍拍陈百成的肩膀,道:“我没有时间等他,这两天我就得动身,老陈,这里的事情〖shì qing〗交给你了。”

陈百成茫然道:“东哥,还有什么事吗?”谢文东冷笑道:“这次比较急,冯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没有摸透,一旦他收钱不办事,我们岂不吃了哑巴亏。我的钱不会白花;一旦事情〖shì qing〗办不妥,你要想办法让他把钱吐出来。”陈百成摸摸脑袋顶,为难道:“如果真是那样,他硬是不把钱交出来,我们也没办法。”谢文东眼睛一眯,边向楼下走边说道:“难道你没杀过人吗?”上了车,谢文东给喻超打电话,将自己〖zì jǐ〗和冯颐谈话略微说了一遍。喻超听后差点蹦起多高,笑得嘴巴合不拢,道:“让公司落户dl小事一桩,最主要〖main〗能得到政府的支持〖zhī chí〗,这……这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乐得晕了头,喻超说起话来都在发颤音。

谢文东没有他那种兴奋。能得到政府的支持〖zhī chí〗,对喻超来说可能〖would〗是天大难事,可对他,简直是理所应当的。他能让政府支持黑性质十足的文东会,更别说一个白道的光明企业〖qǐ yè〗。谢文东弹弹手指,道:“老喻,不要〖bù yào〗太容易满足〖mǎn zú〗,这只是开始〖kāi shǐ〗。”

好一会,喻超才平静了一些,叹道:“东哥,你如果放弃黑道,在商场上也绝对能成为〖chéng wéi〗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谢文东仰面无声而笑,呼口气,道:“我的路,上天可能〖would〗早安排好了,而且〖ér qiě〗,最主要〖main〗的是这条路我喜欢〖xǐ huan〗。”

一行人去得快,回来得也快,路上没有耽搁,直接到了三眼所住的公寓。此时李爽正受着有生以来最大〖zuì dà〗的煎熬。金蓉强拉着他看电视,这本无可厚非,但她看的是动画片,这点李爽也可忍受,可要命的是金蓉看蜡笔小新。一个古里古怪、说话怪腔怪调的小孩在电视里上窜下跳。李爽心烦的闭眼不看,可是那讨厌〖tǎo yàn〗的声音拼命往他耳朵里钻,他很奇怪,小孩说话哪有这样〖then〗子的,如果现实中有,早一脚把他踢〖play〗上火星了。金蓉抱着睡枕,蜷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时而发出清脆的笑声。李爽直翻白眼,见她看得入神,小心的慢慢向门口移动,想闪人,哪知金蓉眼睛看着电视,嘴中却说道:“如果你敢走,我就告诉大哥哥你欺负我,大哥哥可是很痛我的,这点你也知道〖knew〗,上次一个混蛋想欺负我,结果被大哥哥打得……”李爽双肩一塌,暗骂金蓉是小恶魔,早知今日,当初东哥把她领到j市就该把她踢〖play〗进松花江里。他举手做投降状,可怜兮兮道:“我不是想走,只是脚麻了,活动活动。”金蓉一斜眼,一本正经问道:“像你这么胖的人,脚也会麻吗?”

李爽只觉得〖felt〗脑袋中嗡了一声,接着,啪的一声响,好像有根弦断了。正当他拼命压抑别让自己〖zì jǐ〗的双手在小恶魔脖子上合拢时,谢文东等人回来了〖老弟〗。李爽长长出口〖export〗气,仰天长叹道:“终于,我终于解放了!”

“大哥哥,你回来了〖老弟〗?”金蓉把遥控器扔到一边,兴冲冲地跑上前来,神采飞扬道:“我们出去玩吧。”谢文东揉揉脑袋,无奈道:“去哪里?dl最迷人的是海,现在已至腊月,海风太凉,吹感〖sense〗冒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金蓉弯弯月眉皱起,托着小下巴想了良久也没想到一个好去处,见谢文东正打算脱外套,生怕他不陪自己,急道:“哎呀,不管去哪了,出去走走也好嘛!”说完,不管他同意不同意,强拉着袖子就往外走。谢文东摇头苦笑道:“那总该有个目标吧。”“目标就是……”金蓉眼睛闪亮道:“吃喝玩乐!”

聪明的人一般都是不喜欢冒险的,因为他们聪明,做事需做到十拿九稳。谢文东绝对是聪明人,冒险的事虽然做过不少,但每件事都是他了然于胸,事先算计妥当的。被金蓉强拉着坐过山车,从数十米高的地方俯冲下来时,他突然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yīng gāi〗太心软,陪小丫头上了贼船。身体急剧下坠,眼前的一切景物一闪而过,耳旁尽是呼啸的风声,心脏好像要从嗓子眼跳出一般,浑身的血液上下翻腾。谢文东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恐高的毛病,可此时,他知道他错了。“哇……”金蓉发出兴奋又激动的尖叫,双手死命的拉着谢文东的胳膊,如果没有固定枷在身,她好像随时都能从座椅上跳起来。

,地点位于二厂4楼宿舍,也就是最后找到2名罹难的泰籍移工;这2名泰籍移工当日休假,未参与点名,敬鹏直到接近晚上11时才通报可能有员工受困于宿舍内
早在去年《BBC》就已针对英国生活考试进行报导,为了让考题不再显得与社会脱节,英国内政部特地修改考试内容,减少涉及英国日常生活等琐碎凡事,包括〖bāo kuò〗怎么查火车时刻表、如何〖rú hé〗看水表,侧重英国文化与历史〖lì shǐ〗,像是
八百壮士反年改团体本月25日冲撞立法院,吴斯怀、曹维琪、黄冬辉、黄正忠、岳德敏、王忠义等6人涉嫌违法集会〖meeting〗游行法,遭警方寄发通知〖tōng zhī〗书请涉案人30日到案说明,30日下午2时许台北市警察〖jǐng chá〗局中正一分局外架起了围栏,不满被指为首谋之一的黄正忠,30日下午到案前在中正一分局外开记者〖jì zhě〗会,痛批警方根本是奉政府之命抹黑游行民众
约在7点半左右,因门未关好从家中走失,附近遍寻不着,才上门向警方求助
警方调查,死者蔡男因被奥迪车辆迎面撞上,车辆车前挡风玻璃碎裂,尸块、断肢散落一地,肇事的黄姓驾驶经警方检测,酒测值为0,确认没有酒驾,黄姓驾驶案发后相当懊悔自责痛哭
近期,叙利亚政府军持续在大马士革与伊斯兰国交战,已经〖yǐ jing〗在14日收复东部的东古塔,现在则将重心转向南部伊斯兰国控制区,目标是把该地区的极端组织清除

过山车缓缓停下。金蓉蹦下来之后,兴奋得手舞足蹈,大叫刺激,还不忘抱着谢文东的胳膊问他感〖sense〗受。

谢文东的脸本来就略显苍白,此时更是白如纸张。见金蓉笑得天真灿烂,他也想笑,可不管怎么努力,就是笑不出来。在下面等候的三眼和高强见神色不自然〖natural〗,忙上前关心道:“东哥,你没事吧?”谢文东摆摆手,表示自己无碍。金蓉也发现他的异常,惊问道:“大哥哥,你怎么了?”“我没事。”谢文东摇头,嘴角牵动一下。见他说没事,金蓉顿时又来了精神,拉着他衣襟,雀跃道:“那我们再玩一回吧!”“哦?”谢文东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微微摇头,一本正经道:“玩了这么久肚子也饿了,去吃点东西吧。”被他这么一说,金蓉确实有些饿了,恋恋不舍道:“那我们一会回来再玩。”“好啊!”谢文东嘴上答应得快,心里暗道:“才怪呢!”

游乐场附近有间肯德基快餐,占地不小,可里面人头涌涌,丝毫不显得空档。要了四份套餐,谢文东巡视一会找到个空位,金蓉灵巧的挤到他身边坐下,三眼和高强本想坐在他二人对面,可在小丫头灼热的目光注视下,识取糰ttitudes〗さ啬米盘撞蜕恋搅傥坏囊蛔馈H坌闹胁凰醋抛雷由系氖澄铩約hí wù〗,抱怨道:“这是典型的垃圾食品〖shí pǐn〗,不知道小孩为什么都爱〖ài〗吃这些东西。”金蓉不到二十,加上她性格顽皮,在三眼等人眼中确实如同小孩。高强嘴角挑动一下,也不做声,低头慢条斯理地吃饭。

谢文东对吃的东西一向不挑剔,没有特别喜欢和不喜欢的,喝了几口可乐,勉强把内部翻腾的胃压住,食不知味的嚼起汉堡。正吃着,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gǎn jué〗,放下手中汉堡,缓缓抬起头,对上一双如同死水,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

此人一身黑衣,领口高立,遮住小半面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鱼〖yú〗白般的眼睛微微睁着。整个人死气沉沉,散发着骇人恐惧的气息。谢文东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这人他太熟悉不过,正是在h市军区逃掉,让他找不到、抓不着的苍狼。谢文东笑得很甜,眼睛眯成一条小细缝,弯弯如月牙,他的笑容是从眼睛开始〖kāi shǐ〗,然后再慢慢扩散到整个脸部,如同花开。手臀自然〖natural〗不留痕迹地垂掉到了桌子下面,手指轻弹,金刀脱落于掌中。苍狼眼睛盯着谢文东不放,缓步走到他对面,慢悠悠地坐下。

“这里有人了。”见有人在自己对面坐下,金蓉头也不抬,大声叫道。她的声音引起三眼和高强的注意〖zhù yì〗,撇眼一瞧,看到一张他俩最不希望〖hope〗也最不爱看见的死鱼〖yú〗脸,二人几乎〖jī hū〗同时伸手摸向腰间,神经顿时紧绷到极点。苍狼的身手他俩都见过,特别是高强,还亲身领教过,那根本已经〖yǐ jing〗超出人类熟知的范围之外,别说谢文东,就算聚集文东会所有〖suǒ yǒu〗高手〖牛B人物〗,能不能把苍狼制住都是个问题〖foul-ups〗。苍狼和谢文东之间只隔有一张桌子,这样近的距离,他一旦出手,三眼和高强都没把握能将东哥抢救下来。

他俩害怕,谢文东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并非担心〖worry about〗自己,不管怎样,绝对自己的身法还是有信心的,加上有护身的内衣,不管是谁,想在几招内伤他,都不容易。他所担心〖worry about〗的是旁边的金蓉。但这不会表露在他脸上,越是害怕,越不能表现〖performance〗出来,被人家抓住弱点的下场一般都会很惨,这点他很清楚。在他的脸上无法〖to be〗读到任何东西,只有满满的笑容,好像他面对的是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谢文东和苍狼相互对视,谁都没有主动发难。三眼和高强半扭身躯,眼角余光注视着苍狼的一举一动,手臂伸进衣襟下,一人握的是枪,一人抓的是刀。他俩不敢轻易动手,在没得到谢文东暗示情况下。

四个人,真是暗藏杀机,在人潮涌动的快餐厅内,形成〖xíng chéng〗〖formed〗一股常人无法〖to be〗分辨的暗流。最没顾忌的,也是最大〖zuì dà〗弱点的人这时突然发话了。感觉〖gǎn jué〗面前的人还没走,金蓉觉得〖felt〗自己和大哥哥的二人世界〖shì jiè〗被破坏,不满地抬起头,当她看清苍狼的样子时,心中突的一惊,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她的身份特殊,见过的人也广,洪门和文东会内什么千奇百怪的人没有,她是见怪不怪了,双手扶桌,娇蛮道:“这里有人啦,你没听见吗?!”她红着脸,小脚不耐烦地拍打地面。

苍狼一动未动,连眼神都没闪一下,好像金蓉在他面前如同透明。这自然更加引起金蓉的不满,眼白一翻,掘嘴道:“人长得难看也就算了,还出来装聋作哑。”苍狼的脸上不见一丝波动,可垂直向下的袖口内已经露出一段雪白的剑尖。

有桌子隔挡,谢文东无法看见,但却能感受到逼人的杀气。他笑眯眯地拍拍金蓉的肩膀,道:“别这样。一个朋友。”

“哦?”金蓉一愣,转目看看谢文东,又瞧瞧苍狼。一个笑得真诚满面,一个麻木无情,感觉有些不对,但哪不对劲她又说不出来,小大人儿似的紧缩眉头,双手托着大号的可乐杯,边吸边看边想毛病在哪。

谢文东又道:“蓉蓉,我和这位有话要谈,你去和强哥他们坐。”金蓉还是没弄懂,摇头道:“我不。”“乖,听话。”谢文东柔声说道,他哄金蓉更象是哄小孩,语气虽平缓,心中已急得快着火。这时,苍狼突然开口了,沙哑的嗓音象是石头划着玻璃,刺耳得让人难受。“谢先生,让这位小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留下来,我们之间没有需要避人的地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五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