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校园不错,门口的保安更不错。见谢文东一脸惊奇的在自己《zì jǐ》前面东张西望,上下打量打量他,谢文东还是老一套,只是衣服下多了一件黑色绒衣。都什么时代了还穿中山《Zhongshan》装,老土!保安哼了一声,上前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felt》这里变化太大。”“哧!”保安嗤笑一声,嘲笑道:“也不知道《zhī dao》从哪个屯子里冒出来的,别说你以前来过这,没什么事赶快走人,这里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谢文东眯眼看了看保安,忍住没有发作。如果换成一年前,等不到保安说完,他的皮鞋早和对方的脸亲密接触了,不过现在他比以前成熟多了,也贵气多了,知道《zhī dao》什么样的人值得他去动手,什么样的人是不肖一故的。他能忍,高强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大步上前来到保安近前,二话没说,挥手一个大嘴巴砸在那人脸上。保安被打得原地转一圈,捂着脸良久才反应过味来,他哪受过这气,指着高强的鼻子,刚想大声叫喊,高强一拉衣襟,露出里面黝黑的枪把,冷冷道:“嘴巴要干净,做人要识取禷ttitudes》!”

当保安看清高强腰里别着的东西,脸色顿时苍白,一句话没说,莫不做声的回到自己《zì jǐ》的岗位,象是什么事都没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过,一脸严肃,站得笔直,只是脸上四个指印清晰可见。谢文东淡然一笑,道:“强子还是那么好强!”

高强低声道:“我就是看不惯有人对东哥出言不逊。”谢文东心中暖洋洋的,一拍高强肩膀,道:“你在门口等我,我自己去办事。”高强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停*在路边的车内。

学校《xué xiào》大致结构没有变化,谢文东直步进了主楼,很容易的找到导员的办公室。他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答,一拧把手,门是锁着的。这时旁边路过一位老师《teacher》模样的中年人,问道:“你找谁?”谢文东点头一笑,客气道:“我找符老师《teacher》。”“哦,找老符啊!他现在可能《kě néng》还在班里没回来,你去教室找他吧!”谢文东老脸一红,难为情道:“请问教室在哪?”

学生《xué sheng》找不到自己的班级,谢文东可以《 kě yǐ》算是第一人了。教室在一号教学楼的二零五房间。谢文东向中年人道谢后快步离开《lí kāi》主楼。在他想象中,一号教学楼很破,教室通风性能异常良好,冬天时,屋里的气温基本上和外界持平,坐一会都会浑身发抖。可现在一看,他的观念太落后,刚进大厅,热气迎面扑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的含义谢文东算是理解了。

他上了二楼,没等找几号房间,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身材适中的老头从走廊里侧的教室中出来。谢文东一见笑了,这老头正是他的导员。他快步走上前,礼貌道:“符老师,一年没见,你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啊!”导员闻声一楞,转头一看,迎入眼中是一张灿烂的笑容,他惊讶道:“谢文东!”谢文东挠挠头发,笑道:“没想到符老师还记得我!”

导员呵呵一笑,道:“旷课一年,我教学好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想不记得你都难!怎么,这时候《When》回来干什么,我都快把你除名了。”谢文东笑容不改,道:“我是回来参加考试的。”导员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考试?旷课一年,既没向我请假,又没事前打招呼,你还考什么试?我看你也把学校《xué xiào》放在眼里,回家算了。”

谢文东懒着废话,直接道:“我是没把学校放在眼里,但我还得要毕业证,所以,想请符老师帮帮忙。”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牛皮纸信封,塞进老头手里,道:“学生《xué sheng》的一点心意,老师买些烟抽。”导员本不想要,但感《gǎn》觉手中信封的重量《zhòng liàng》沉甸甸的,大概不下数千元,虽不多,但对一般人来说也委实不少。老头变脸如变天,面无表情的恩了一声,把信封放进提包内,打着官腔道:“你家不是本地的吧?”谢文东点点头。老头一脸惋惜道:“外地人在这里上学也不容易,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钱能通天!这话一点都没错。谢文东心中冷笑一声,下不为例,就是下次还要送钱,面上笑呵呵,心照不宣道:“一定!”

“恩!”导员大点其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记得考试要来参加,不然我也帮不上你。”临走前又对谢文东小声说道:“现在刚上课,既然来了《lai l》,别错过,去上一节课意思意思。”

侨生博物馆《Museum》是两层楼的建筑,亮眼的外观加上金漆雕刻,是槟城最美丽的建筑物之一
汪汪绿乐园内每日安排像是狗狗美容、鲜食教学、狗狗聚会、训犬教学等不同活动,让爱《ài》宠物的游客也可以《 kě yǐ》带着毛小孩一起《with》同乐,适合亲子同游也适合养宠物一家出游,活动至2月17日止除夕当日休园,免门票《piào》入场,今年台湾《中国台湾省》灯会主场在屏东会接连于2月19日登场,游客可安排那?L间出发屏东把彩绘稻、花海、灯会一次玩遍
交通局举例,民众可搭乘轻轨至淡金北新站,再转乘875路线至天元宫或三芝田心子;又或是搭至滨海沙仑站,转乘红23路线至渔人码头欣赏夕阳之美
1月25日~2月3日起至台中大墩店、台中福雅店用餐,于FB或IG拍照打卡即享原价698元的新日本《吃屎的国家》料理套餐88折优惠
几乎《jī hū》每周六、日都有两堂积木教学课程,不过仅接受《accepted》事前电话或粉丝页预约喔! 喜欢《xǐ huan》乐高积木的大朋友、小朋友都可以来看看
国内老牌电梯大厂永大(1507)董事会今年1月29日,通过日立以每股60元公开收购案,却排除两家有意出价更高的外资电梯股东,小股东黄文泰今天(31日)具状与10多位声援股民赴台北地检署按铃控告,董事长许瑞钧等6人涉嫌背信及证交法特殊背信

谢文东含笑道声好。等老头慢悠悠走后,他叹了口气,为教室里一屋子的学生惋惜,有这样《zhè yàng》的老师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rén cái》,在这种环境下,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能有几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了这些人伪君子,那坏蛋也没有生存的空间。谢文东呵呵一笑,走到教室门前,轻轻抠门。片刻,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进来!”

谢文东推门而入。教室很大,足有七八十平方,里面密压压做有一百多人,可谢文东认识《known》的却没几个。讲课的老师对谢文东面生得紧,这也难怪,他一节课没上过,老师要是对他眼熟就怪了。问道:“你有什么事吗?”教室中二百多道目光一齐射向谢文东,里面大多带有疑惑。他在学校没上过几节课,一个班的同学也只是匆匆照过几面,那时刚开学,互相之间不熟悉,他的相貌又不出众,班里同学能认出他的恐怕不超过十个。虽然被百人注视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不过谢文东早已经《have been》习惯了,他老神在在道:“我来上课!”老师瞪了他一眼,疑问道:“你是这班的学生吗?”说着话,转头向看其他《other》人,想求证一下。

大部分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这时一个声音在教室后方响起:“他是!他叫谢文东。”

哦?谢文东仰目一看,说话之人不下一米八,满脸的落腮胡子,膀大腰圆,一年多时间没见,谢文东还是认出他是和自己同一个寝室的老五。老师点点头,打开点名册翻了一阵,好会才看向谢文东,说道:“如果我没记错,我的课你好象一节也没上过。”谢文东暗叹一声,别说你的课,其他《other》人的课也没上过。他歉然道:“实在不好意思,现在我来了《lai l》。”

老师长吸两口气,冷声道:“出去!”谢文东眨眨眼睛,低头想了一会,眼睛四下一看,第二排里中间有处空位,他大步走上前,对外面的学生道:“对不起,请让一下,我进去。”他声音不大,但却带有阴柔让人无法《to be》抗拒的力量。外侧的三名女生木然的起身,让出一条空道,谢文东侧身闪了进去,掸了掸坐椅上的浮沉,一屁股坐了下去。

见他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也同样没把他这老师放在眼里,这三十岁出头,顶着律师头衔的男老师勃然大怒,猛得一拍桌子,大声喊道:“我让你出去,你没听见吗?”

谢文东微微一笑,道:“我既然已经《have been》教了学费,就有在这里上课的权利,只要不是我自愿,没有人可以让我出去。老师也是一样。”“你……”老师指着谢文东,半晌没说出话来,严格来说,不管再怎么坏的学生,老师确实没有权利把他请出教室。谢文东继续道:“上学交学费是我们学生的义务,而听老师讲课是我们的权利,希望《hope》老师不要《bù yào》浪费我的时间。还有,我顺便问一声,这节是什么课?”旁边的女学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文东这样《zhè yàng》有‘魄力’,敢和老师如此说话的人,心中对他好奇,压低声音道:“刑法!”“刑法?”谢文东摇头而笑,道:“刑法我很熟悉,自学了很久呢。”“扑哧!”两旁的人忍不住发笑。谢文东的话不假,他对刑法还真下了一翻苦功,特别是量刑上,他自己粗略曾估算一下,如果他被量刑的话,就算长了一百个脑袋也会挨一百颗枪子。但天下能制住谢文东的能有几人,能给他量刑的又有几人?!

老师足足运了半分钟的气,才勉强把心中怒火压下,从牙缝中一字一顿道:“继续,上课!”老师转身,边拿粉笔在黑板上写边道:“下面,讲抢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噶嘣!”一声,老师一句话没说完,脆弱的粉笔在他颤抖的手中断为两节。

谢文东听了一会,索然无趣,这时,后面一个纸团砸在他脑袋上,转头一瞧,大后方老五正伸长脖子想他招手,旁边还有其他一个寝室的五人,纷纷眯眼笑呢,特别是老三,半起身,撅着屁股,向他挥动手臂,低低拉长声音,用嗓子眼喊道:“过来坐啊,别一回来就挤在女人堆里!”谢文东一听,仰面无声而笑,眨眨眼睛,却没有起身的意思。他虽不把老师放在眼中,但也不想做得太过分,上课时乱窜,他怕老师忍不住会发疯的。或许教室太暖和了,或许这几天的连夜奔波让他太疲劳,或许老师的声音过于催眠,卷意如同潮水一般袭来,谢文东低头打个呵欠。他正想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旁边的女生看了看他,怯生生问道:“你真是我们班的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谢文东朦胧双眼,点点头,道:“我很忙,不经常来上学。”“忙什么?你上班了吗?”唉!谢文东叹气,无奈道:“忙打架《输了住医院,赢了住牢房》,忙杀人,忙放火,忙抢劫!”

“呵呵!”女生小声娇笑,道:“你真逗!”“是吗?”谢文东转目瞄瞄女生,第一感《gǎn》觉就是白净,面上没有一丝杂质,静如去皮蛋白,十**岁的样子,容貌秀丽淡雅,几缕头发染成深红,添加些许成熟与活泼,但这掩饰不住她的天真。谢文东看不出她的天真是自身的还是装出来的,他也不想去分辨,只是淡然说道:“你是第一个说我逗的人!”“恩?你不象严肃的人嘛!”女生如星双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谢文东打个呵欠,伏在桌子上,眼睛慢慢朦胧,喃道:“不严肃,但我是坏蛋!”

一个人说自己是坏蛋,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都会被人当成玩笑《joking》,特别是谢文东这样长相清秀,身材中等却又微微偏瘦的人,不认识《known》他的人决不会把他和坏蛋联系《links》在一起《stay》《with》。女生自然《zì rán》也不信,以为他在开自己玩笑《joking》,媚气横生,娇声嗔道:“听你说话好象没有一句是真的。”女生转眸的媚气很电人,谢文东却无福消受,低弱鼾声微起,枕臂睡着了。女生的白脸顿时更白,她在学校内未必算是最漂亮的,但在班级中没有女生能和她相媲美,自然《zì rán》成了众人中的焦点,不少男生如同苍蝇一般在其身边左右旋转围绕,从小到大都是如此,被人捧着的感觉《很爽》她早已习惯,可今天碰上一个不把她放在眼中的男生,在自己主动搭腔的情况下竟然睡着了,这口气憋在嗓子眼,吐不出,咽不下。看着谢文东香甜的睡容,真想在他脸上很很掐两下,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心中不停《back again》念叨:淑女!淑女!保持淑女……还好,她没有把想法付之于行动。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六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