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八章

所属目录:第一卷 少年热血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张研江说:“校长上面有门子,教委和市局都有人。他在一中这里就是土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听说学校<school>里年轻点的女老师<lǎo shī>大部分都让他玩过。”

李爽眨眨眼,有点傻了。这叫什么狗屁学校<school>啊?

谢文东面带邪笑,“校长怎么样我不管,只要别惹我他还做他的土皇帝。我想知道<knew>现在高老大和黑龙兄弟<xiōng dì>会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张研江说:“也是时有摩擦,两天不打三天早早的。不过规模都不大,就是下面一些学生<xué sheng>互相吵架斗殴。”喘口气接着说:“听说好象是因为刘景龙喜欢<xǐ huan>上高老大了!”

谢文东一楞,李爽抢着问:“高老大是女的啊?”

张研江点点头,“是啊!别看是女的,狠着呢!一般男生上来三五个都不是她对手<Opponent>,好象还和青帮有关系。听说是青帮老大的马子,也不知道<knew>是真是假?”

李爽听得有些迷糊,拍拍脑袋:“晕了,这一中也有点太复杂了。东哥想办法就行了,这事我是不行啊。”

张研江一笑,对谢文东说:“东哥,虎哥是高老大手下第一号干将,没想到被你几下就打倒了,但是<dàn shì>这事高老大知道觉不会这么算了的,东哥得小心点了。”

谢文东低头不语,想着心事。李爽听了心里不爽:“怕毛啊?兵来将挡,水来我挡!我就不信一个女生能厉害<Fierce>到那去!”

张研江枯涩一笑,“兄弟<xiōng dì>以为我们愿意在一个女生手下做小弟吗?都是被逼的!怎么说呢?一句话,高老大不是一般人。等和她见面的时候<When>你就知道了。”然后仰起头,又象是对李爽说又象是对自己<zì jǐ>说:“她是一朵妖艳美丽,但是<dàn shì>却带毒的黑玫瑰!”

李爽见他的表情一楞,扒拉一下张研江说:“哎!兄弟,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高老大了?”

张研江摇摇头,“象她这样<then>的人不是我们能随便喜欢的。”

李爽听了一头雾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这小子脑袋八成是坏掉了。

谢文东突然说句莫名其妙的话:“真想让见面的时间快点来临啊!我期待那一天!”谢文东知道高老大和青帮有关系后,体内的血也沸腾起来。青帮是j市地下三大帮会之一,和斧头帮,兄弟盟合称为j市的地下皇帝,远近皆知的黑势力三巨头。有机会<jī hui>能和它们之一的青帮对上,心里虽然没底,但是谢文东不甘寂寞的心却是在燃烧,冲动的青春向往着极端的挑战。

张研江被谢文东的话弄得一楞。天空中有几束阳光射进树林里,谢文东脸上闪动的光辉,心不知觉的被他吸引,张研江心里暗叹一声: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啊!以后跟随他也许<yě xǔ>真的能带来一段人生的不同旅程。

张研江现在对谢文东才真正产生了好奇。也从这时起,这个后来在文东集团首屈一指的人物彻底被征服。同样不甘寂寞的心终于找到值得他用一生去追求的归属。

张研江对谢文东说:“高老大很厉害<Fierce>,如果和他硬碰,就算赢了也会损失很大。不如。。。”说到这里,张研江停下来,心想毕竟自己<zì jǐ>是新跟谢文东的,而且<ér qiě>还是叛变过来的,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自己的意见<remark>。

见谢文东示意让他接着说下去,才舔舔嘴唇道:“如果能让高老大和刘景龙矛盾激化,我们或许能得到不少好处,至少可以<can>不必担心< dān xīn>有两个敌人了!”

谢文东听了一阵点头,觉得<felt>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学生<xué sheng>真的很有头脑,这个人自己算了拉对了,现在自己缺少的就是这样<then>的人。想罢向张研江一笑问道:“你不是说刘景龙可能<kě néng>喜欢上高老大了吗?怎么能让他们的矛盾激化?”

张研江微微一笑,自信<confidence>道:“我在一中时间快有两年了,对刘景龙的性格也是有一些了解。这人极讲义气,要不就凭他的头脑在一中根本不可能<kě néng>有现在这个规模。就因为他本人好交朋友,也能为朋友两肋叉刀,才有一群死党一直跟着他。其中有几个最和他要好的朋友,如果我们能把这几人打进医院,而让他感<gǎn>觉是高老大干的。。。。。”张研江顿了一下看见谢文东正认真的听着,喘口气接着说:“以他的性格,就算是再喜欢高老大也能和她拼命!”

谢文东无语,低头想了近五分钟。

连李爽这样四肢比大脑发达人也觉得<felt>这个主意非常好,拉着张研江不挺的点头,拍拍他的肩膀,很‘大牌’的说:“恩,兄弟果然有一套!”

张研江也对这性格豪爽的胖子很有好感<gǎn>,谦虚说:“这都是我自己瞎想的,没什么大不了。”

聪明人未必会喜欢和自己一样聪明的人,但是和头脑简单的人在一起<stay><with>他们一般不会排斥。因为他们聪明!

谢文东听了张研江的话,感觉<很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谢文东缓缓说:“就算这个主意真的成功<chéng gōng>了,让刘景龙和高老大两败俱伤,但是这样青帮就会加入进来。。。其实刘景龙和高老大的势力我根本不放在眼力,真正能让我在乎的是青帮,这个主意对青帮一点伤害没有,只会让他们倾全力来对付我们。。。。”谢文东不想打击张研江,拍拍他的肩膀说:“其实你的主意也是不错的,但以后要把目光放远一些。不要<压嘛碟>被眼前利益所迷惑!要看清什么才是自己的重敌!你是个聪明人,希望<hope>不要<压嘛碟>让我失望。”

听完谢文东的话,张研江背后都被汗水殷透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可是和眼前这个男人比起来,自己就象个孩子。张研江恭恭敬敬对谢文东鞠躬说:“多谢东哥的这一番话,让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以后我会加倍努力的,觉不让您失望!”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其实你看聪明。我很需要象你这样的人才<rén cái>,希望<hope>你以后能真心对我。。。。。。”

张研江大声说:“东哥,你是唯一<sole>一个能让我佩服的人,我这一生跟定你了!”

柯文哲表示,贫富悬殊会越来越厉害,贫富差距变大是一个事实,政府要用
他表示,APEC照片的话题在台湾<tái wān>争论不休,蔡总统<zǒng tǒng>亲自出动,在推特贴出宋楚瑜和川普合照
本案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于去年10月19日凌晨,刘男供称前一晚与客户<customer base>餐叙,为避免导致疲劳驾驶,即寻找路边停车位停放,随即到后座平躺并戴上耳机,停车地点距离警方拦检点尚有2、300公尺,当时并未发现该处设有员警酒测拦截点
专案小组发现,该诈骗集团多是赖比瑞亚籍,在教会、夜店等地寻找被害目标,共有10多人受害,诈骗金额数千万元
,依空污物浓度<attitudes>的空气品质郑季头⒙阏眨靖标<zhǐ biāo>值,如果达到一级严重恶化(AQI400)程度,北市府将宣布停课,此措施即日起上路,引起网友热烈讨论<discussion>
但这样的执政气势和表现<performance>能否持续下去?会不会是昙花一现?是大家高度关切的问题<foul-ups>
07%,这或许不是什么多伟大的事,相比于有线电视台,也可能排不进同时段的前30名,但这看台的一万五千人,绝大多数是青少年,我们就必须考量其影响力的深远程度

谢文东亲密的拉住张研江的手说:“好兄弟,以后我们一起<with>闯天下。哈哈~~”

“恩!”张研江重重的点下头,眼睛有些湿润。觉得上天对自己不薄,让他在少年时就遇到一个这样了不起的男人。

谢文东松开手,走到树林外,仰天说:“你们知道吗?我不崇拜无限的权利,不喜欢花不完的金钱<jīn qián>,也不在乎以后会有什么样的霸业,我只要一种过程。一种能体会到争霸时令人心跳的过程。这才是我最想得到的东西。那种感觉<很爽>也许<yě xǔ>就象鸟儿在广阔的天空中飞翔,没有什么能约束它们的翅膀,低头可以<can>俯视身下的一切!”

谢文东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升起的太阳就在他的身后,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人不敢直视。大家不知道现在的感觉是什么,只是觉得谢文东的身材是那样的高大,和太阳是这样的接近,那是自己永远也攀登不上的高度。

“东哥,你说得话好奇怪啊!我怎么听不懂啦?”李爽摸摸头发,打破了宁静。谢文东笑了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看来自己真的在一天天改变,和这样一群热血青年在一起<stay>,自己的性格和以前有天地之阁,但是他的心里不抗拒这种变化,因为他现在的生活很快乐。也很珍惜眼前这些年轻人对自己的情义。

谢文东说:“小爽,你知道吗?你有一句话说得很对!”

李爽一脸惊讶问:“东哥,我说什么了?什么话很对?”

谢文东大笑道:“不管在什么时候<When>,兵来将挡,水来我挡!”说罢转身向校外走去,远处传来‘哈哈’的笑声。大家看着谢文东在远处的背影,互相看了看,一起‘哈哈’大笑,压住心里的那丝感动,向心目中的英雄追去。留下满脸糊涂的李爽,“今天都怎么了,大家脑袋不会是都秀逗了吧。。。。。喂,你们等等我啊!我胖,跑得慢,你们慢点。。。。。”“一群没有同情心的家伙!。。。。”谢文东走出校门的时候,听见后面有李爽的男高音传来。

下午,谢文东和李爽去医院看看受伤的兄弟,三眼和高强都在,了解一下,知道住院的有五人,但都不是很严重。谢文东这才安心。三眼提议四人没什么事去打台球,谢文东虽对台球没什么兴趣,但不忍扫大家的兴,还是点点头。三眼马上接着说:“我可不和东哥一伙,这可得先说好了。”“。。。。。。。。”“。。。。”“。。”谢文东三人无语。

三眼第一回和谢文东见面的时候,记得东哥好象一个球也没打进,往事历历在目啊。。。。。。。。。

医院的走廊里传去李爽不满的声音:“喂!为什么让我和东哥一伙啊?”

三眼和高强的声音同时传出:“因为我们当中你台球玩得最好啊!”

“恩!这到也是!。。。喂喂喂!我好象从来没有赢过你们俩啊!”“。。。。。。”“。。。”走廊寂静下来。

第二天,谢文东放弃了骑自行车,跑步到学校。我感觉到自己要应付的人越来越厉害,没有坚强的体魄是不行的。他家到一中能有两公里,就这样谢文东边跑边向空中打拳,累了就走几步歇一小会。等到了学校已经<yǐ jing>是一身是汗。今天他心情很好,到了学校门口特意和门卫的老大爷打声招呼。

老大爷向他挥挥手,“小伙子,怎么一身是汗啊,快进屋去别着凉了!”

谢文东点点头一笑,向教学楼里跑去。没跑几步,身后传来机车声。‘不会吧!’谢文东反射得向道边一跳。一辆摩托车在他身边停下。“喂,怎么又是你啊?!你是不是有在道路中间走的习惯啊?”

谢文东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骑车的正是昨天<yesterday>差点撞到自己,很漂亮的大牌‘学姐’。谢文东一点头,笑了笑:“学姐好!”

机车女孩<nǚ hái>脸微红,‘咯咯’笑了“你记性还挺好嘛!”

谢文东故意上下打量这个女孩<nǚ hái>,在他灼人的目光下,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娇蛮说:“喂,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měi nǚ>吗?”

谢文东‘委屈’说:“正因为学姐很漂亮,才能让人无法<to be>忘记嘛!并不是我记性好。”其实这也是他的心里话,象这样漂亮的女孩真的让人很难忘记。

女孩脸一红,心里象突然进来个小兔子。这样的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自己会不屑一顾,可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自己还不知道他名字的男孩嘴里说出,变成了另外一种味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感。但是她每次看见这个男孩心就砰砰跳的厉害,她不知道这种感受是什么,她决定逃避。

女孩从新骑上车子,说声‘拜拜’,没等谢文东说话,就向前开去了。走了十多米,女孩回头大声说:“我叫高慧玉!”

女孩的声音回响在谢文东的耳边,“高慧玉,好美的名字!”看着女孩飒爽的背影,心里一阵激动。一个想法从他心里冒出来:这个女孩不会就是高老大吧?谢文东摇摇头,把这种想法甩掉,心里说,天下姓高的女孩多得是,不会这么巧吧!不知道为什么,谢文东心里很不希望这个女孩会是高老大。

谢文东走进教室,里面一片嘈杂。李爽到是自来熟,和旁边的几个男生手舞足蹈不知道说什么呢!谢文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旁边的刘婷看见他问道:“同桌!你知道吗,昨天<yesterday>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有人打架<dǎ jià>,今天好几个学生住院不能来上课了!”

谢文东一笑,摇摇头说:“我不太清楚。”然后问刘婷:“学校说要处理这见事了吗?”

刘婷摇头:“这到没听说过,不过这么大的事校方不能不管吧?”

谢文东说:“这到未必!别忘了这里是一中,全市没有比这更乱的中学了。对了,你为什么到一中来上学?”谢文东感觉刘婷应该<yīng gāi>是很聪明的女生,成绩能不错,不应到这里上学。

刘婷哭丧脸说:“我平时太贪玩,中考的时候成绩不理想,只好到这里了!”

谢文东好奇的问:“你平时都玩什么啊?女生能玩的好象不多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八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