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回来这许多《many》天,谢文东最想见得人还没有见到,心中对彭玲的思念无法《to be》压抑。车速飞快,在繁华的城市《chéng shì》中穿行。当快到彭玲家的时候《shí hou》,他让姜森停车,后者回头疑问的看着他。谢文东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这许久没回来,空手见面不太好嘛。”

姜森多聪明,明白他的意思,四下看了看,一指前方笑道:“东哥,前面有间花店,送花也不错。”

谢文东举目往去,果然,前方不远处有家门脸不小的花店,门口摆放两排大花篮。送花?谢文东一笑,这倒是个好注意《危险信号》。谢文东下了车,在花店中特意挑选一些红颜的玫瑰花,这才心满意足,从新回到车内。到了彭玲家所在的小区,谢文东让姜森留在车内在小区外面等候。这点姜森倒没有异议,他可不想当大号的电灯泡。

谢文东手捧玫瑰,在彭玲家楼下站了片刻,仰首一看,窗户黑漆。小玲现在可能《kě néng》已经《have been》睡觉了。谢文东心中暗讨,他打个呵欠,一提到睡觉,他也有些疲意。缓步上了楼,轻轻扣打彭玲家房门,等了良久,里面静悄悄的毫无声响。谢文东加大力《dà lì》气,依然无人答话。难道家里没人?谢文东又看了看手表,晚上十点多了,按理这时候《shí hou》彭玲早该下班了嘛。他再次加大力《dà lì》气,没把彭玲敲出来,反而《but contrary》惊动左右的邻居。“你他妈不睡觉还不让别人睡觉啊?”旁边门内传出不满的声音。

谢文东一掐腰,差点发作。本来的好心情早飞到九霄云外,心烦意乱的下了楼。回到车上,姜森觉得《felt》奇怪,问道:“怎么了东哥,这么快就回来了《老弟》?”谢文东闷声道:“家里没人。”“怎么会呢?”姜森低头一瞅表,道:“都十点多了,她不回家还等干什么去……”他的说话声越来越小,因为看见谢文东的眼神越来越冷。他强颜一笑,打个哈哈,又道:“可能《kě néng》彭玲加班吧。”

正说着话,车笛声一响,一辆豪华的奔驰轿车驶来,在不远处停下,车门一开,下来一位身着警服,身材修长,容貌秀丽可人的女郎,这人正是彭玲。不过,紧跟着车上又下来一不到三十的青年。个子很高,面容棱角分明,仿佛刀子刻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充满阳刚之气,只是嘴唇飞薄,让人感《gǎn》觉话很多的样子。这人谢文东见过,上次回来时正赶上这人追求彭玲,被他一顿冷嘲热讽气跑了,没想到一段时间没回来,他两人的关系这么亲近。“那个小子是谁?”车中,姜森忍不住问道。

谢文东摇摇头,道:“只见过一面,连他叫什么我都不知道《knew》。”

彭玲下了车后,那人跟出来,满脸笑容道:“我送你回家。”彭玲摇摇头,婉转道:“不用了,今天谢谢你丰盛的晚餐。”

青年明显不想立刻《lì kè》离开《lí kāi》,半开玩笑《wán xiào》道:“最近的治安好象不大好,你一个人上楼我不放心。”

彭玲听后扑哧笑了,本来由于《Meanwhile》酒精而红润的娇容更加亮丽,如同一朵美艳的玫瑰,娇艳欲滴,她轻轻笑道:“我是警察《jǐng chá》啊,就算有坏人,见了我还得跑呢!”“哦?”青年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彭玲的脸庞,心氧难耐,恨不得上前狠狠亲一口,但他知道《knew》,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故意笑容一凝,反问道:“那谢文东呢?”见彭玲脸色微变,他又恍然大悟状得急忙改口道:“你看我,真是,又提起这个人了。”彭玲轻轻叹了口气,一提起谢文东,那灿烂的笑容,弯月一般明亮的双眸又在她眼前浮现,用只能她自己《his》听见的声音道:“不管怎样,他在我眼力,从来不是一个坏蛋。”

彭玲楞呆呆的站在那,青年不留痕迹的挽住她胳膊,笑道:“别想了,走吧,我送你回去《get back》,这样《then》我还放心一些。”

彭玲心情有些乱,点点头,和他并肩而行。两人挽着胳膊在谢文东面前越走越远,他的拳头也跟着越握越紧。一旁的姜森咽了一口吐沫,觉得《felt》这时自己《his》应该《yīng gāi》说点什么,张了张嘴,一肚子的话又憋了回去《get back》。“开车!”谢文东一眯双眼,命令《orders》道。

“哦……”姜森为难道:“东哥,可能事实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啪!”他话没说完,谢文东一拳锤在车窗上,连车身都微微晃动,发出的响声将姜森的话打断。谢文东冷声道:“我让你开车你没听见吗?”

姜森暗暗摇摇头,从倒车镜内一看谢文东的表情,知道这时再不开车,东哥下一拳的目标可能就是自己的脑袋。他吓得一缩脖,二话没说,启动汽车,加挡,飞快开走。

正在郝妮满脸错愕、佳珊心慌意乱、姚念远跟着全班同学哈哈大笑的最高峰,米莎突然停下朗读,阴沉着脸将日记纸撕碎扔进了书包里!。
站在磁铁中央的小馨左看看、右看看,愧疚地低下头--。
念远走过去,诧异的脸上顷刻绽放出温和的笑容--。
那天晚上我遇到佳珊的时候她突然肚子疼,晕倒在了警察《jǐng chá》局门口,我们就把她送到了医院。
"没错,鸡脑袋!"陆希华又优雅地理了理头发,朗声背诵起来,"'如果你对我已经《have been》萌发出那么一点点情意,就请在人流穿梭的校园,勇敢地对我大声喊出三个字--鸡脑袋!'鸡脑袋,虽然你的要求很奇怪,但我已经做到了!……何必露出这种表情?难道你在考验我的诚意?"。
子明伸出手臂拦住卷起袖子的魏孔:"魏孔,你再这样《then》闹我们的计划《plan》就要泡汤了!"。
姚念远严肃地望向骆佳珊,气愤异常地问道--。
虽然刚刚"洗脱罪名"的佳珊心情兴奋而激动,但她仍然清醒的,还没有丧失冷静。

等彭玲到了家门口才发现青年一直在自己左右,还没有离开《lí kāi》。她从提包内取出钥匙,打开房门,道:“很晚了,你也该回去了。”青年神色落寞道:“那倒我进屋里坐坐都不行吗?我们毕竟已经是朋友了。”他和彭玲能达到朋友关系确实费了很大一翻苦心。她的性格有些含蓄,并不容易接受《accepted》一个陌生人。青年通过各种手段,经过半年的时间,才让彭玲的排斥感《gǎn》渐渐消失。不过,要从普通朋友更进一步,那却难如蹬天。以为她心中自始自终都有一个人,如同一面无法《to be》逾越的高墙,他等不急那面高墙在彭玲心中慢慢消失,想通过‘最直接’的手段得到彭玲的心,今天是后者的生日,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次机会《offer》。晚上这顿晚餐确实很丰盛,他包下整整一座餐厅,还特意请了乐队及歌手,制造气氛。对于孤独《alone》好久的彭玲,他的准备《zhǔn bèi》让她感动,酒自然《zì rán》也没少喝。孤独《alone》感象是一只野兽能把人的心撕碎,当一个人想喝醉的时候,那一定醉得很快。

彭玲就有些醉了,红酒《red wine》的威力就在于后劲十足,她招呼青年坐下,随着《Along with》屋中热气扑面,她感到一阵阵的天旋地转,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样,她实在忍不住,冲进卫生间哇哇大吐。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轻轻抚着她后背,面带关心道:“你没事吧?”彭玲摇摇头,牵强一笑道:“只是酒喝得太多,吐一会就好了。”

青年自责道:“都怪我,让你喝了那么多酒。你进屋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冲杯茶。”说着,他搀扶着彭玲往卧室走。彭玲不适应二人过进接触,用尽浑身力气想把他推开,可她无力的手臂按在青年胸口上如同按摩。第一次和她这样进的接触,鼻中充满了彭玲迷人的体香,环住彭玲腰上的手臂也下意识的收紧。进了卧室,他把彭玲放在床上,缓缓脱掉她鞋袜,露出一双洁白而秀气的纤纤玉足。青年轻轻抚摩着,一只手伸进彭玲裤腿内,慢慢向上游动。

彭玲猛然一阵,秀眉深皱,问道:“你干什么?”青年不在掩饰,飞身扑在彭玲身上,边撕扯她的衣服边吭哧道:“小玲,我爱《ài》你,今天你是我的!”彭玲剧烈挣扎,可被酒精麻醉的身体却不听使唤,用不上一丝力气,她的反抗在青年眼中行同无物,反而《but contrary》增加他无限的快感与兽行。一会工夫,彭玲的警服被撕的稀烂,甩到一旁,青年一把掀起她的毛衣,红着双眼道:“今天你是我的。”彭玲这时真是后悔莫及,当她感觉《很爽》一只滚烫的手去解自己腰带时,她流泪喊叫道:“文东快来救我……”

“谢文东?你还没有忘了那小鬼!”青年边脱下彭玲的外裤边气呼呼的道。或许太用心了,连外面进来一个人都没注意《危险信号》到。这人斜着身子,倚着门,双眼弯弯形成《xíng chéng》《formed》两条黑线。进来这人心中叹口气,无奈道:“对不起,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属于我的。”

一句话,让青年疯狂的动作顿时僵住,拉扯彭玲毛衣的手也渐渐送开,脖子如同木头一般缓缓扭动,当他对上来者的双眼时,象见了鬼一般惊叫道:“谢文东!”

没错,这人正是去而复返的谢文东。他笑得很开心,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开心,或许是彭玲那无力的反抗吧。笑道:“我知道自己这时候出现《chū xiàn》实在不是一件另你高兴的事,不过,你动我的女人我同样也会很不高兴的。”

一头略微凌乱的黑发,一双漆黑如同神秘黑洞的眼睛,一只坚挺而有力的鼻子,彭玲在这种情况看到了朝思梦想的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梦中。她喃喃道:“文东,文东你真得来救我了。”谢文东心中升起无限的怜思,点点头,道:“小玲,是我!我来了《老弟》!”“文东!”彭玲哀哭着从床上趴起,扑进谢文东怀中。后者拍拍她肩膀,安慰道:“没事了……”

这时,青年已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被美色冲晕的头脑渐渐冷静,他喘着粗气,对彭玲疯狂的大声喊道:“我不知道他比我强在那里,为什么你就对他那么死心塌地,我有那里比不上他?”谢文东叹了口气,道:“或许你那里都比我强,但有一点,我永远不会强迫女人干那种事。”青年脸色一红,狠狠的往他脚底吐了一口吐沫,指着谢文东的鼻子大叫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你只不过是个地痞流氓!你也不用太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Fierce》!”

谢文东仰面而笑,大声道:“这句话好象在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说过,可我到现在也没知道你是如何《how》厉害《Fierce》的。”见青年还想继续叫嚣,他感到有些头痛,如果不是在彭玲家,如果不是有彭玲在旁边,他早可以《can》能一脚踢《play》掉青年的满嘴牙。他目光渐渐阴沉下来,声音也变得冰冷,声音阴柔道:“今天我不难为你,如果识取 dù》さ幕案峡煸谖颐媲跋В蝗唬业氖侄尾皇悄隳艹惺艿闷鸬摹!鼻嗄曜彀鸵徽牛瓜胨凳裁矗晃亩降篮涞牟还馊缤桨驯对谇嗄炅成匣嵘溃骸氨鸢盐业幕暗蓖嫘Α秝án xiào》,我只和朋友开玩笑。”谢文东那股野兽一般的气势让青年气馁,他狠狠瞪了一眼,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当他差过谢文东身旁时,后者一伸手,拦住他的去路。青年一挑眉毛,疑道:“你干什么?”

谢文东微微一笑,道:“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青年深深吸了两口气,人的名,树得影,他就算再不甘心也不敢轻易和谢文东动手,他知道,论打架《输了住医院,赢了住牢房》,五个自己捆在一起《stay》《yī qǐ》也未必能敌过谢文东。其实这还是他太高估自己的实力。青年强压怒火,咬牙切齿道:“杜庭威!”谢文东默默念了一遍,把这三个字牢记,他一收手,笑道:“现在,你可以《can》走了。”

谢文东放他走,可外面还有一个人不想轻易让他离开。这人是姜森。当青年走来后,他突然在楼梯间的黑暗中窜出,把青年吓了一跳。还没等开口,姜森先说话了,拍拍他后背,笑道:“我送你一程吧!”话音未落,对着青年屁股猛踢《play》一脚。

“啊……”青年尖叫一声,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虽然只有十节台阶,不过这也够他受得了,趴在地上直哼哼,半天没起来。姜森见状笑了,嘻嘻哈哈走下楼梯,呲着小白牙,道:“看来你还不想走啊!”

“我操你……”青年骂声未了,已被姜森抓着脖领子提起,笑呵呵道:“你还能骂人,看来还挺有力气的,我再送你一程吧!”一推,又是一阵乒乓乱响。这回,青年再无力说话,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额头擦掉一层皮,鲜血直流。青年出身于富贵家族,从小到大过着少爷般生活,哪受过这罪。他躺在地上,有气无力道:“快叫救护车……我快死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六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