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五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周围人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一切如同在梦中,凶神恶刹一般的匪徒竟然会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必恭必敬的鞠躬。好一会,倒在地面伤者的呻吟声将人们拉回到现实,狂叫着冲出银行。

东心雷握紧拳头的双手终于松开,小声道:“东哥,就这么放他们走岂不是太可惜了?”

谢文东摇头笑了笑,细声道:“不知者不怪!再说人在异乡,何必和老乡为难呢?!”

“呵呵!”东心雷只有苦笑的份,东哥难得有仁慈的时候〖shí hou〗啊!高慧玉兴奋的搂住谢文东的胳膊,眼睛流光闪动,骄傲道:“文东,你知道〖knew〗吗?刚才你是天下最帅的男人!”

“啊?”谢文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见李燕眼中也闪烁异彩,感〖gǎn〗觉不大对劲,急忙傻笑道:“呵呵,只是装腔作势而已,匪徒太笨,被我虎住了。”

高慧玉撅嘴道:“才不是这么回事呢!”

这一段小插曲没有影响谢文东等人的兴致,换了一间银行提出钱来继续这来之不易的开心之旅。在dl谢文东逗留了三天,也是这次旅程最放松,最开心的一段,在临离开〖absence〗的时候〖shí hou〗,他忍不住对东心雷道:“以后的三站要都象这样〖then〗该多令人兴奋。”

东心雷一想起以后行程的风险,心中的血液都随之沸腾,接道:“那也就少份一些期待!”谢文东仰头长笑:“恩,有道理!”

“下一站我们去北京吗?”“人们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们就去做一回好汉吧!”

谢文东终于记起了自己〖his〗中央政治部的身份,该和老狐狸东方易联系〖lián xì〗联系〖lián xì〗了,把赤军的这份情超级报告诉他,可以〖can〗缓解一点压力,至少这位政治部里的顶头上司不会追自己〖his〗太紧。

轰隆声中,客机缓缓升上天空,谢文东透过机舱窗口看着地面渐渐变小的城市〖chéng shì〗,自语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入主这里,在最繁华的地带建一座全城最高最豪华的大厦,让这里的人记住〖remember〗我的名字!”

“真是期待那一天!”和谢文东在一起〖开房去〗〖with〗,总有无限的惊喜和刺激,这是东心雷最深的体会。上天创造一个天才并不容易,而被上天创造出来的天才懂得运用自己的实力那就更不容易,很庆幸,他,东心雷所追随的人就是这样〖then〗的天才。

要问去过〖been〗北京的人,那里什么最多,十有八九会告诉你,是自行车!

谢文东的运气不错,刚到北京就赶上了沙尘暴,而且〖but〗还是一场不小的沙尘天气。黄沙漫天,太阳只能发出微光,天空一片晕暗,能见度〖 dù〗勉强能看到十米左右。出了机场,仰面吹来一阵夏风,里面夹杂着无数细小糶ǎn〗∩忱蛟诹成匣鹄崩钡模睦琢⑵鹨路熳樱牌溃骸岸纾铱次颐窍日腋龅胤阶∠卤芸夤硖炱弦釉谡舛蟹孔樱颐强梢浴糲an〗去那里。”

谢文东想了想道:“我不想在麻烦老爷子了,随便找个宾馆就可以。”

“那好吧。”东心雷拦下一辆的士,对司机道:“送我们去市中心〖center〗,找一家不错的星级酒店〖hotel〗。”

等他二人进了酒店〖hotel〗房间,长长出了口气,象是刚从战场中下来,谢文东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能好好看看北京的景色,结果映入眼中的是一片黄乎乎的风沙,开着玩笑〖joking〗叹道:“看来真的该多种树,不然,搞不好哪天北京就真变成传说〖legends〗中的楼兰。”

东心雷苦笑道:“以前沙尘天是经常出现〖There〗,但都没有这次严重,这是我见过最厉害〖Fierce〗的一次,没想到东哥第一次来就赶上了,这样的天气也许〖Perhaps〗很多老北京人都没遇见过,是我们的运气好吧。”

为了欢迎新闻云的读者来用餐,从12月12号至明年2月22号,单笔消费超过200元并出示已下载至手机的新闻云App,即送红茶一杯与50元以下?F味任选,限店内使用
●李沃墙/现任淡江大学财务金融学系专任教授及两岸金融中心〖center〗副主任,亦为富华创投及兆丰第一创投董事、品丰投顾荣誉顾问
上所登记的实际发出票〖ticket〗数,比发出的票〖ticket〗数多了99张,而这多出来、实际上并没有发出的99张票,最后经清查,全都是
有家属在现场针对此次事件到底是谁的错,因为结论是谁会影响到赔偿金额,希望〖xī wàng〗台铁能给个答案
冬天的夜晚愈渐寒冷,咱们通通点热饮,香甜蜜桃茶和双果蜜茶都不错喝,水果香气浓郁,搭配茶香,入喉很温暖
一身花衬衫、犀利又不失幽默,深受不少观众喜爱〖love〗,资深名嘴及电台主持人刘骏耀,昨晚因胰脏癌末期病逝内湖三总,享年52岁

“这样的好运气我宁愿不要〖bù yào〗。”谢文东抖着衣服里的细沙,小声嘟囔着。

洗过澡,吃过饭,谢文东考虑一会,给东方易打了电话,后者一接到他的电话就开始〖appeared〗了连珠炮似的发问:“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小子,你去哪了?为什么手机打不通?你是不是想跑路?我告诉你,你就算藏到非洲森林和狮子一起〖with〗睡觉我也能把你揪出来!”

“唉!”谢文东叹口气,边修剪指甲边在心中诅咒这老家伙,为什么他会这么长命!斯条慢理道:“我现在在北京。”

“什么?在北京?你去北京干什么,你不是打算把你的势力伸到首都吧?我警告你……(省略)”

谢文东打着呵欠,听着东方易唠唠叨叨的‘教诲’快要睡着了。五分钟后,电话另一端的东方易见谢文东这边没有声音,先喝了一大口茶补充流失过多的口水,忍不住道:“喂?喂喂?小子,你在不在听我说话?”

“在!当然在,只是你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offer〗。我来北京只是象看场戏,……”“看戏?看什么戏?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呵呵,我来只是为了看赤军在异国他乡刺杀本国首相的‘杀手戏’而已。”

“开什么玩笑〖joking〗,哪有这样的电影〖movie〗……”电话那端的声音戈然而〖rán ér〗止,谢文东心中暗笑,把电话从自己耳朵旁边移开,果然,话筒里突然传出东方易超高的喊声:“你说什么?赤军要在中国〖zhōng guó〗刺杀来访的日本〖吃屎的国家〗首相?”

“没错!你终于听明白了。”“你这臭小子,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日首相在后天就访华了,这,这可是天大的事,关系的国家的荣誉和国际舆论……(省略)”

看外面天气没有好转的迹象,谢文东心中暗叹,看来今天很难去长城了!对东方易的声音有些厌烦,谢文东快速说道:“这份情报来自魂组,具体可不可靠我也不清楚,不过,按政治部的原则应该〖yīng gāi〗是会准备〖zhǔn bèi〗的,一会我把详细情况传真给你。谈话到这里,下次再见!”说完,谢文东将电话挂断。

“喂,喂?等一等,我还有……”没等东方易说完,电话已断线,低声嘟囔道:“这臭小子敢挂我电话!不过这情报倒真的很重要〖zhòng yào〗,不管是真是假,看来自己都要去北京一趟。”中央政治部对这等大事是抱着‘宁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跑一人’的原则,毕竟他们是负责〖fù zé〗国家安全〖ān quán〗,日本〖吃屎的国家〗首相真要在中国〖zhōng guó〗出事,他们也难逃其责,弄不好整个中央政治部机构都会面临制裁。东方易心中多少有些庆幸,当初让谢文东进政治部看来没有错。

一天无话,第二日,天气变得正常。一大早谢文东和东心雷就从酒店里出来,不是为了游玩,而是根据情报上记录〖jì lù〗要找赤军的暗杀地点。谢文东虽说抱着看戏的心理,但是〖But〗隐约中对赤军这个组织很好奇,他想弄明白,这个被日本政府围剿了几十年而依然不倒的组织,讲究顽强在哪里?究竟是个怎样的集团?这或许会对以后的文东会发展有所帮助。

沉吟的太阳缓缓升起,早晨的旭日照得漫天通红,给人带来阵阵温暖的晨意。晨风习习,犹自清凉。在这样的天气下心情想不好都不大容易。谢文东的眼睛笑眯眯的又变成了一条缝。情报上的地址位于市中的一处商城,很容易找,坐上的士和司机一说就马上知道〖knew〗,司机很健谈,听二人的口音不是本地的,开始〖appeared〗滔滔不绝的讲起北京的名胜〖win〗,又说谢文东要去的商城不是最好的,要购物〖shopping〗最好去华联等等。

谢文东边听边观看路边的景色,滚滚车流中夹杂着各种世界〖shì jiè〗名车,高楼大厦随处可见,建在半空中的立交桥左一道右一道令人眼花,和自己的家乡比起简直是天壤之别,这种地方上的差距何止是落后五十年的问题〖foul-ups〗。东北经济〖economic〗停滞不前和中央的政策也应该〖yīng gāi〗是有直接关系的。

的士开了近一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谢文东和东心雷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大厦,大概不下二十层,楼前的公路就是机场开往中南海的主道,但是〖But〗之间有一段距离,虽然这里人流量大,但两边如果有戒严的武警把守就很难找到出手的机会〖offer〗。谢文东带着疑问看向东心雷,后者是杀手出身,善于找到丝毫的缝隙,这对于顶尖的杀手来说已经〖have been〗足够。东心雷将自己换做是刺杀的杀手,绕着大厦走了两圈,又从大厦走到公路旁,心中做着周密算计,最后摇摇头,小声道:“在这里动手又想不被抓住基本上是不可能〖would〗的,除非……”

“除非怎样?”谢文东追问道。

“国家领导人坐的车应该都是防弹车,一般小口径杀伤性武器根本打穿不了车体的护甲,真想进行刺杀只能用大型武器,比如火箭弹,但是在这里有武警周密把守的情况下,没等拿出火箭弹就可能〖would〗已经〖have been〗被人抓住,更何况火箭弹安装弹药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除非刺客在公路前制造混乱,当时的情况严重到让日首相不得不下车,然后用手枪将之射杀;还有就是……”说着,东心雷手指大厦楼顶道:“在楼顶发射火箭弹,如果是我,命中的机率能达到八成。”

谢文东听完低头沉思,想了一会道:“情报上记载的地址就是这里,应该不会错。按你所说,第一种情况基本可以排除,我想不到什么样的状况会糟糕到把日首相从车里逼出来,除非在公路下埋上地雷,将防弹车炸翻,但这是不可能的。看来只有你说的第二种情况了,在天台动手,机率大有安全〖ān quán〗,事后还可以混在混乱的人群中脱逃。”

东心雷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后者做起来要比前者实用的多,也容易得多。”

二人正说着话,谢文东突然拉着东心雷向商场走去,边走边小声道:“看来老狐狸东方易真的很重视这件事,竟然亲自来了〖老弟〗,而且〖but〗来得还真快。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五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32.html坏蛋是怎样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