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阿水笑道:“那是由地方政府支持{zhī chí}的赌场,勐拉的繁华就*这来维持。当然,毒品交易也是免不了的一大支柱产业。”

“呵呵!”谢文东无奈的笑笑,叹道:“是一坐繁华的小镇,不过繁华成这种畸形也不得不令人感{gǎn}叹。”

勐拉暂时被掸东同盟军所占据,他们和瓦联军正因为抢夺罂粟而争战连连,小镇中不时有军队在街道旁跑过。阿水在街上开起车来也不得不小心翼翼,毕竟他们属于瓦联军,在人家的底盘微有差池小命恐怕难保。

缅甸局势十分混乱,地方武装势力坐大,政府束手无策。而地方势力之间也常常会因为利益而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战乱。金三角被瓦联军所占据,但他们的统治地位{dì wèi}也不稳定,随时会遭受其他{qí tā}势力的打击。

吉普车缓缓穿过勐拉,在郊外不远的密林内停下。老鬼刚和总部{zǒng bù}通过电话,对谢文东道:“我们在这等会,飞机{fēi jī}马上就到。”

还没等谢文东说话,一支掸东同盟军的小分队向这里走过来,大概有十几个人,都是全副武装。阿水心中一惊,急问道:“阿鬼,他们不会是冲这咱们来的吧?我们身上可都没带武器,动起手来要吃亏。”

老鬼冷静道:“不一定。保持镇静,别看他们,真躲不过了再随机应变。”

阿水嘟囔道:“躲不过还随机应变什么?没等变自己{zì jǐ}先成筛子了。”话虽这么说,还是装做若无其事的*树坐在草地上,状似乘凉的样子。谢文东反倒一脸轻松,他根本没将这十几个身材矮小的缅甸人放在眼里,而且{ér qiě}他手中也有枪,枪是可以{ kě yǐ}装十六发子弹的白朗宁,真要动手,自己{zì jǐ}不一定是吃亏。

小分队缓缓从他们身旁的小路上走过,带头的士官突然停下,向谢文东三人所在的位置{locates}走过来。阿水身子一僵,手悄悄摸向旁边地上的一块石头。老鬼面不改色,拍了拍阿水的手,小声道:“谢兄弟{xiōng dì},你不要{压嘛碟}说话,让他听出你是外国人就麻烦了。”谢文东含笑点点头。

士官脸上带着笑走过来,呱呱唧唧的说了一些谢文东听不懂的语言。老鬼哈哈一笑,从容的回了几句。士官点点头,摸了摸口袋,面带难色说了一句话。老鬼笑着答应一声,伸手从口袋中拿出烟来,打开烟盒,脸色一变,里面一颗烟都不剩。他向士官歉然一笑,转头对谢文东咕唧几句。谢文东虽说听不懂他说什么,心中已猜出十之**,恩了一声算是回答,从口袋中套出烟来,抽出一根递给那士官。士官笑脸接过,一见烟上写的是中华{Chinese nation},露出惊讶之色。

谢文东心中一震,暗骂自己糊涂,烟上的字迹不就已经{yǐ jing}说明自己来自中国{China}嘛。

士官将烟点着,深深吸上一口,好久才将淡淡的清烟吐出,象是回味无穷的样子,一脸享受。然后目光不时飘向谢文东手中的烟盒。老鬼机灵的象谢文东使个眼色,后者马上明白过来,将手中烟塞进士官手中。士官连忙摇手,老鬼咕唧了几句,他才兴奋的将烟揣起来,对谢文东和老鬼感{gǎn}谢一翻,笑呵呵的走了。

谢文东见小分队走远,看着士官的背影,笑道:“一盒烟而已,至于高兴成这个这样{zhè yàng}吗?”

老鬼摇头道:“你不知道{knew}。看样子他只是一个班长,一个月的工资合成人民币也就六十快钱左右。中华{Chinese nation}烟对他而言,是可望可不可及的。”谢文东哦了一声,问道:“对了,我拿给他中华,为什么没有怀疑我是中国{China}人?”

老鬼笑道:“中国的烟在这里大部分都有,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谢文东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个样子。”

刚过五分钟,天空传来震耳的轰鸣声。老鬼精神一振,兴奋道:“将军接我们的飞机{fēi jī}到了,光是听声就知道{knew}是我们瓦联军的。”他的耳朵的确很好使,飞机在密林前的空地停下,从里面跳下一位五十岁挂零,精气神十足的中年人,对谢文东和老鬼一挥手,又重新上了飞机。老鬼挽住谢文东的胳膊,走上飞机。阿水则留了下来,他属于外联,如果没有上级的允许{allow}是不可以{ kě yǐ}回总部{zǒng bù}的。等二人上了飞机后,不再停留,快速升空。

谢文东第一次坐直升飞机,感觉{很爽}些许好奇,看似在空中遥遥晃晃的飞机,可在坐进里面却异常平稳。

老鬼帮谢文东介绍,一指中年人道:“这是桑将军麾下的第一助手,赫强上校。”然后又指着谢文东道:“这就是我时常提起来自中国的年轻一代黑道枭雄谢文东。以后你二人见面的次数一定不会少,大家多亲近。哈哈!”

谢文东和赫强互相握了握手,后者会简单的中文{Chinese},对谢文东笑道:“没有想到你真是这么年轻,开始{appeared}阿鬼跟我说的时候{shí hou}还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现在一见面,想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都不行了。”

谢文东微笑道:“赫上校实在过奖。身位金三角的上校,又是桑将军座前红人,和你比起来,我就微不足道了。”

根据国民党规划时程,26、27日将受理领表,同时开放党员连署27天,2月22日受理参选人登记,党主席竞选活动及首次举办的政见会则规划于3月1日至25日,3月26日进行党主席投开票{ticket},新任党主席结果27日公布
HTC 北亚区总经理董俊良稍早宣布自 2016 年 2 月起升级 VIP 服务{fú wù},推出 HTC Care 服务{fú wù},所有{all}购买 HTC One 系列的用户,专卖店保固增加一年,今年 1 月 1 日起全台专卖店购机的用户,可透过 HTC Care 服务增加一年保固以外,还提供类似眥ticket}O崭拍睿攵员冉瞎笾氐挠┠弧⒅骰逅鸹伲芄灰约蛹酃旱姆绞剑峁┮荒昴冢皇 3 成材料费,第二次是 8 折,让 HTC 手机申购具有保险加值保固
舛添要一与柯文哲握完手后,先向他展示孙文的收藏,串起与台湾{中国台湾省}的连结,接着赠送相关物品和月?眩?乱豢?既胱?时,舛添还特别请他喝一罐
我觉得{felt}透过这款带有灰色调的粉红色,我们让Z5的材质更显新意、充满摩登现代感
由于{yóu yú}国民党明定党主席参选人必须担任过中评委、中央委员以上职务,卢福认为,方法是人定的,只要党代表大会修改办法就不是问题{foul-ups},呼吁党中央

赫强笑着摇了摇手指,叹道:“你比我年轻的多,以后的发展要远胜{win}于我,过不了多久,我和你比起来恐怕就是小角色了。”

两人谈笑风生,没有半点陌生感,反倒象是多年不见的好友。老鬼坐在一旁甚是高兴,也许{Perhaps}谢文东能和金三角合作{hé zuò}成功{走上人生巅峰},除了双方的首领外,最高兴的就是他。他将谢文东看做自己的朋友,而金三角又是他自己的家,这双方合作{hé zuò}对他也有好处。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谢文东从飞机望下看时,跑在路上的一辆辆军车清晰可见。老鬼兴奋道:“那是我们一二五军的运输车。里面装的都是‘黄金’,还没有发出亮光的黄金!”

“哦?”谢文东疑惑道:“没有发出亮光的黄金?”

赫强笑着解释道:“谢兄弟{xiōng dì}不是外人,实话告诉你,里面装的都是刚收割的罂粟,阿鬼说的没错,那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黄金,就是金钱{jīn qián},当然,也会变成我们需要的武器。”说完,眼神瞄向了谢文东。后者笑容不变,象是没有听见。

飞机在一座圆形的平台降落。下了飞机,谢文东环视了一圈。这里说是村寨,不如说是一座建在丛林中的军营。穿插纵横的小路上不时有手握步枪的士兵走过。岗楼林立在村寨周围,上面的重机枪都是装满子弹,打开保险,机枪一旁的士兵不停{back again}巡视着。组成村寨的房屋主要{main}都是木制,下面中空,仿佛是一座座空中楼阁。整个金三角被群山环绕,怪树丛生,清澈的溪水丁冬作响,景色迷人是出了名的,但这里的凶险也是不可忽略的。在绿油油的草地中,不知道埋藏着多少地雷。一步之差就可能{would}让人糊里糊涂飞上了天。

赫强和老鬼将谢文东迎进一间木制的房间,里面的设备虽然简陋,但十分清洁。赫强笑道:“谢兄弟先在这里休息一天,将军有要事解决{settle}去了帮康,明天会回来,到那时,谢兄弟可以和将军详谈。”

帮康是瓦联军的首府,瓦帮的主要{main}官员都集中在那里。桑将军虽掌管金三角的一切事务,但是{dàn shì}要定期回首府汇报情况。

谢文东听后点点头,这几天的连续奔波确实有些劳累,笑呵呵道:“好。不过我可不可以出去逛逛。”

“当然可以!”赫强道:“不过出去的时候{shí hou}最好先找上阿鬼,不然有些士兵发现你脸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谢文东笑道:“那是自然{natural}。”等赫强和老鬼出去后,谢文东伸个懒腰,一头扎进床中。被子好象被特别清洗过,没有湿潮的味道,反而{fǎn ér}发出淡淡的花草香气。真是不错!谢文东闻着令人舒服的气息,心中感叹道。房间内没有一样电器,连电灯都没有,只是一张床一套桌椅而已,但不会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很爽},反而{fǎn ér}是一种反扑归真的美。如果没有毒品,如果没有地方势力,如果没有军队,这里绝对可称得上世外桃源。可是,如果没有这些如果,这里还会被世界{world}关注吗?还有目光放在这里吗?

不知不觉,谢文东躺在床上睡着了,当他再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yǐ jing}昏暗,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真是一场好觉,没想到睡了这么久!”谢文东自语道。这时门一开,老鬼走了进来,闻了闻房间内的香气,笑道:“在这种味道下睡得不好才怪呢!”

谢文东边从床上坐起边道:“偷听别人说话的习惯不好,偷听别人自语的习惯更不好。对了,这是什么香气?”

老鬼无奈的笑笑,说道:“这就是罂粟花的香气。”见谢文东瞪着眼睛看向自己,忙解释道:“这已经是经过处理后很淡的那种,对人体无害。当然,直接闻的话确实对人体不好。”

谢文东呵呵一笑,拍着肚子道:“金三角的招待{reception}实在不怎么样,肚子饿了都没人管。”

老鬼一翻白眼,苦笑道:“本来我早想叫你去吃饭,来了{lai l}两趟见你睡得正香不好打扰。可这到了你口中却落个招待{reception}不周。”

谢文东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笑道:“开了玩笑{joking}而已,何必当真。”“知道!这话也就是你说,换了别人我早痛扁他一顿了。”

和老鬼走出木屋,漫步在土道上,谢文东有机会{offer}好好打量这传说{legends}中的金三角。这里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和紧张。黄昏时刻,士兵也都放松了紧张一天的神经,三三两两,嘻嘻哈哈的围坐说笑,如果有漂亮的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走过,也会大声喧哗,狂吹口哨,但绝不会上前无礼。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也会笑面而对,满不在乎。妇女们坐到一旁的小溪清洗衣服,半大的孩子们在溪水戏水,摸鱼{yú}。谢文东笑叹道:“金三角要比我想象中安宁得多。”

老鬼神色有些黯然,伤感道:“不知道这样{zhè yàng}的安宁还能维持多久。听说前方的战势对我军不利,狄氐将军率领的部队连连溃败,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掸东同盟军的军队恐怕就要打到这里了。说不定驻扎在金三角的军队要向前方调动,这些战士们有几个人能活着回来呢!”

谢文东对缅甸的状况一无所知,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将军什么同盟到底是什么,但看老鬼的样子就知道战斗对他们不利。拍着他的肩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世界{world}上没有什么事是解决{settle}不了的,就看你怎么去做。”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四章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