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一卷 少年热血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看三眼一脸的担心『 dān xīn』,一丝暖流从谢文东心里流过,感『sense』激说:“好,张哥,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最早告诉你!行了吧?”

三眼哈哈大笑道:“这还差不多!兄弟『xiōng dì』是干什么用的,就是在危难时能想到你的人才『牛B人物』叫兄弟『xiōng dì』嘛!”

谢文东点头称是,还要说什么,突然觉得『jué de』自己『his』头晕的厉害『lì hai 』。眼前一切都在快速旋转,用手把住楼梯把手,身子不停『back again』的摇晃,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东哥,你怎么了?”三眼大叫一声把谢文东扶住,双手一用力,把他抱起来大步向楼下跑去。其他『other』人也吓了一跳。李爽大喊:“妈的,我去找高老大拼命!”说着从身后抽出一把片刀,就向楼上跑。下面的兄弟也纷纷拿起家伙,跟着李爽冲上去。

被三眼抱在怀里的谢文东心里大急,想喊却喊不出来,虚弱说:“张哥,快把李爽叫回来。”

三眼见东哥面带焦急,大喊:“老肥,你回来!东哥有话跟你说!”上了三楼的李爽听后,犹豫一下,跺跺脚跑了回来。“东哥,咋了?我领人费了那贱人去!”

谢文东看了他一眼,怒声说:“你知道『zhī dao』是怎么回事吗?总是这么冲动,都给我回去『get back』。以后别找高老大的麻烦知道『zhī dao』吗?”

李爽见谢文东生气了,大气没敢吭一声,把刀又别在后腰上,小心问:“东哥,为什么不让我们去找高老大算帐,我们可不怕她!”

谢文东想说什么,但又是一阵头晕,摆摆手说:“算了,一时半会说不清,等以后再和你们解释。。。”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谢文东头一沉,晕了过去。

“东哥!”大家一见谢文东的样子,齐声呼唤。三眼不敢停留,从楼梯上跳下来奔向楼外。跑到校外,拦辆出租车,直奔附近医院。其他『other』人都跟在后面,纷纷拦车,准备『zhǔn bèi』跟到医院去看看谢文东的病情。但被高强拦住,大声道:“大家先回去『get back』吧,这么多人到医院不方便,一会我回来把东哥的情况告诉大家。”

听见高强的话,大家虽不情愿,但也只好留下来等消息。李爽高强还有张研江三人上车,张研江对司机说声跟住前面的车,司机应了声开车追去。后面传来其他司机的叫骂声:“喂,你们还走不走?”“不走了!”“妈的,不走你叫个鸡毛车啊!”“嘿嘿~~~~~~”“哎!哎!你们干什么?想打人啊!”“草!正憋气呢,我打样先。。。。。”

j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我朋友怎么样?”一名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三眼赶快跑进前焦急问。

医生看了他一眼,爱『ài』理不理的说:“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啊?”

见医生的样子,三眼火顶到脑门,喘口气客气说:“医生,我是病人的朋友。我想知道我朋友有没有危险?”

医生说道:“没现在还不知道,只是发现肩部和虎口有外伤,其他还有什么病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知道!”

三眼急说:“那我们可以『can』现在进去看看吗?”

医生一撇嘴“那怎么行,病人现在还在休息,别人不能打扰!”

三眼点点头,从兜里拿出二百快钱塞进医生手里说:“我们是他最好的朋友,进去只是想看看,决不会打扰他的,请你放心吧,看看是不是通融一下!”

医生看看手里的钱,态度『attitudes』马上不一样了,拍拍三眼的肩膀说:“既然是这样『zhè yàng』,我要是不让你们进去就是不合情理了,呵呵!”转头对后面的护士『白衣天使』说:“让他们进去看看吧,不过你们得快点!检查结果明天就能出来,放心吧!”

三眼点头说谢,和李爽三人走进病房。见谢文东脸色苍白,闭眼躺在床上,手臂处插着药管。李爽大步来的近前,把谢文东的手抓住,眼泪『yǎn lèi』滴在床上,嘴里嘟囔:“都怪我没用,东哥要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这样『zhè yàng』。都怪我。。。”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听李爽这么一说更是心如刀搅,低头擦泪。三眼眼圈微红走过来,踢『tī』李爽屁股一脚说:“事情『affair』都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你哭有个屁用!”

李爽哽咽说:“我担心『 dān xīn』嘛!”三眼大声说:“妈的,我比你更担心都没哭呢。。。”心想:医生说了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为什么东哥还昏迷不醒呢?是不是有内伤啊!

床上的谢文东突然动了动,把眼睛睁开说:“小爽,你要是再在我旁边哭丧我把你打成猪头!”

大家见谢文东醒了,围到床边一起『yī qǐ』问:“东哥,你没事吧?”谢文东伸伸腰,看着大家说:“如果你们能让我再多睡一会我保证自己『his』没事!”然后一推李爽的头,笑骂道:“妈的,老子还没死呢,哭什么哭!”

李爽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把眼泪『yǎn lèi』擦了擦,其他人听谢文东这么说算是把心放下,哈哈大笑。

张研江拉着谢文东手说:“东哥,以后有事你不能再自己去冒险了,要不是有个意外。。。我还要和你一起『yī qǐ』闯天下呢!”

谢文东一笑道:“放心吧,我的命硬得很,给阎王都不要『bù yào』,除非他的位置『locates』坐够了想换我来坐!”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谢文东起身下床,脸色有些红晕,豪言道:“别担心我,我没事!但是『dàn shì』有些人快有事了。半月后,我要让一中都是我的。高老大和黑龙兄弟会全部『all』都得消失!”没有人怀疑谢文东的话,一种概念在大家心里慢慢形成『caused』『formed』:只要是东哥说出的话就可以『can』实现,哪怕他说自己明天就坐国家主席。

谢文东本想出院,但是『dàn shì』在大家的强烈反对下,只好向家打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家,然后在医院里住下来。晚上大家谁都没走,陪在谢文东身边,聊了整整一夜。三眼有很多事好和谢文东商量,象兄弟在增加,缺少资金;地盘扩大和其他帮会有冲突『conflict』等。大家讨论『tǎo lùn』一晚,把事情『affair』基本定下来,并拟订了一个计划『plan』,一切都到解决『jiě jué』完刘景龙再说。

第二天,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说谢文东只是患有轻微低血糖,其他都很健康。大家这才算彻底松口气。上午『shàng wǔ』十点点,谢文东等人回到学校『xué xiào』,三眼没跟来,为半个月后的计划『plan』做准备『zhǔn bèi』去了。

谢文东和李爽回到教室时,正赶上下课,省了和老师『lǎo shī』废话。班里的兄弟见谢文东回来,围上来问长问断。由于『Meanwhile』昨晚讨论『tǎo lùn』了一夜,根本就没怎么睡觉,不一会谢文东就困了。把兄弟们打发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该系列将于明曜百货旗舰店、微风广场店、西门店、板桥大远百店、台中中友百货店、高雄汉神百货本店与EC网路商店,贩售全系列商品
,由缤纷可爱的外型揭开双唇的全新体验,在欢愉中享受润唇,每个Chu都有水润润的柔感『sense』美唇围绕
的产业,而是要有凝视、参与的过程,旅客抵达台北,应该『yīng gāi』要体验看看搭乘捷运、骑单车等交通方式,并且造访旧城区、小巷街弄,个特色美食,藉由互动的体验来认识『rèn shi』台北
法式甜饼 糖煮橙酒白兰地蜜糖韵情法式?y饼巴黎香料奶油烩鸡波尔多红酒『red wine』烩牛肉诺曼地白酒烩海鲜嫩煎鸭胸//// 饮品 Mariage Freres 法国玛黑兄弟茶
不仅『not only』如此,为让台湾『tái wān』设计新秀在国际舞台上彰显实力、展露锋芒,LEXUS特于LDA徵件过程中,举办台湾『tái wān』专属的
作为保时捷品牌的核心,911 拥有其他任何跑车无与伦比的迷人魅力,在全球广大车迷之中掀起空前的热潮

一直到第四节课结束『jié shù』午休时间,谢文东还没有要醒的预兆。教室里的学生『students』不是回家就是去外面吃饭了,只有李爽在外面买点饮料和面包回来啃。这时班级门口来个漂亮女生,一脚把门踢『tī』开,站在外面大声喊:“谁叫谢文东,你给我滚出来!”

教室里李爽正一手拿可乐一手拿着面包,刚喝一口,被这突然的一声吓一跳,口里的饮料喷了一地。“妈的,这是谁不要『bù yào』命了?”把可乐和面包放在桌子上,低头把桌子下的棍子拿起来向教室外走。

“草,还有人敢来‘踢馆’啊!你要是想死你他妈直。。。。。”李爽边走边骂,到了门口一见踢门的女生骂不出来了『lai l』。心想:我靠,哪蹦出个妞,真‘养眼’啊!

李爽手里的棍子赶快藏到身后,把自己认为最迷人的笑容摆在脸上,帅气的甩甩头发说:“嗨~~~姐姐找谢文东干什么?”

那女生上下打量打量李爽,心想这人怎么一脸坏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嘴一撇说:“你就是谢文东吗?”

李爽呵呵一声,两腿交叉,一手拄着门框说:“我就是谢文东。。。”李爽本想说‘我就是谢文东的小弟’,可他刚说完‘东’字,那女生眼一瞪,抬脚踢在李爽的小弟弟上。把李爽痛得跳起半米高,棍子也仍了,双手捂住下体,在原地不停『back again』的蹦。女生不一不饶,在李爽身上一顿乱踢,力量虽不大,但李爽还是痛得直咧嘴。本想还手,但一见女生生气的样子,李爽暗叹:今天算我倒霉吧,谁能对这样漂亮的女生动粗!

李爽没办法,只好往教室里跑,嘴里大喊:“东哥!别睡了,我快让母老虎踢死了!哎呀~~~妈呀~~!!”刚喊完屁股上又多了俩鞋印。心里这个委屈啊,没招谁没惹谁,平白挨了一顿皮鞋。

睡得正香的谢文东被李爽的高音和惨呼声震醒,睡眼朦胧的坐直身体,两眼发直,人是醒了,大脑却在休眠状态。见谢文东终于醒了,一边躲女生的飞脚一边大喊:“姐姐,别踢了,我不是谢文东,他是!”说着向正发呆的谢文东指去。

女生顺着李爽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一震:怎么是他?转头对李爽大声:“他是谢文东?”

李爽真是怕了,连连点头说:“没错,他就是。有什么事你找他吧!”说完揉揉屁股找个椅子坐下。

那女生来到谢文东面前,问道:“你真的是谢文东吗?”后者没有反映。李爽好奇看着。

女生翻翻白眼,大声问:“你是谢文东吗??”后者还是没有反映。李爽嘴角向上挑起。

女生急了,大喊道:“你是不是谢文东啊???”后者‘腾’站起来,一把把女生抱住,‘啊’女生娇呼一声,李爽瞪大眼睛,眼珠都快飞出来了『lai l』。接着谢文东一用力,把女生横着甩了出去。‘啊~~’随着『suí zhe』女生的喊叫,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不敢相信『xiāng xìn』的瞪着谢文东。后者又坐回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见女生眼睛都快喷火了,李爽赶快来的谢文东旁边,怕一会女生把他踢死。摇摇谢文东的身子大声说:“东哥,你怎么了?”心里想起出院时医生的嘱咐:低血糖患者在睡觉时被打扰会表现『performance』暴躁情绪。

被李爽一顿摇晃,谢文东才算真正醒过来,见李爽还在用力的摇,大声说:“你要是想死就继续摇吧!”吓得李爽赶快把手收回来,小心问:“东哥,你真醒了吗?”

“废话!难道是鬼在和你说话啊!”谢文东哈嘁,感觉『很爽』身上不丁簒ǐ huan』跃ⅲ蝗豢醇慌杂懈銎僚蒙比说哪抗舛⒆抛约骸!案呋塾!”谢文东惊呼一声,满脸笑容的走过去,“学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很久了,还被你热情的摔在地上呢!”高慧玉一脸怒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这。。。这不可能『would』吧!我怎么能把学姐摔在地上呢?我一点都不知道!”谢文东带着疑问回头看李爽,后者很肯定的点点头说:“东哥,刚才确实是这么回事!”

谢文东听完,肩膀一低,小声说:“学姐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时我可能『would』神志不清才对你。。。。我请你吃饭赔罪吧!”

“哧”高慧玉一翻眼,“谁稀罕你的饭啊?我问你,你真是谢文东吗?”

谢文东一点头说:“学姐,我是不是那里得罪你了?”

高慧玉说道:“对!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和我姐姐过不去?”看着眼前这个叫自己学姐的男孩,心里不是滋味,就是他把姐姐气得一夜没睡觉,但是一见面,心里再也恨不起来了。

谢文东脑筋一转,知道高慧玉说的姐姐是谁了,两手一摊说:“这是我和你姐姐的事,我希望『hope』学姐不要管!”

听完谢文东的话,高慧玉心里一痛,怒声说:“为什么我不能管!我姐姐的事我都能管。你是谁啊,凭什么命令『orders』我!”

这时教室里陆续有人回来,进来后都满脸奇怪的看着他俩。谢文东心里叹口起,拉住高慧玉的胳膊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正好我饿了得吃点东西。”说完不管高慧玉愿意不愿意,拉着她向外走去。

走出学校『xué xiào』一段距离,谢文东把手松开,正色道:“其实我和你姐姐的关系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虽然打过一架,但都过去了!”

高慧玉被谢文东拉住胳膊走了这么远,脸色有些红晕,轻声问:“那以后你还会和我姐姐打架『dǎ jià』吗?”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应该『yīng gāi』没有打架『dǎ jià』的机会『offer』了!”

高慧玉心里一宽,道:“哼!你和姐姐打架我二哥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就有你好受了!”

谢文东奇怪的问:“你二哥是谁啊?”

高慧玉呵呵一笑,调皮的眨眨眼说:“我不告诉你,反正他是一个很厉害『lì hai 』的人物!”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十一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1.html网站地图 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