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章 搬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章 搬迁

所属目录: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谢文东对年轻人客气道:“这架没有必要在打了。就算你赢了他也阻止不了我们,希望<xī wàng>你能赶快搬家,不然到时大家都不高兴。政府已经<have been>给你们分了新楼房,比这里强百倍,为什么还要窝在这样<then>的破地方!”

年轻人横了谢文东一眼,看这人年纪不大,但说话却老气横秋的,大声说道:“我们事由我们自己<zì jǐ>决定,还抡不到你们这些流氓来管。我就是不搬,你还敢把我的家烧了不成?我就不信天下没王法治你们了?”

谢文东冷笑一声,喝问道:“王法?你凭什么和我讲王法,你知不知道<zhī dao>你现在就已经<have been>触动了法律。这快地是政府下令开发<developing>的,而且<but>也给你们安排了新的地方居住,凭什么不搬走?!”说着,谢文东转过身,对周围围观的居民道:“我告诉你们,我们是流氓,是坏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们要是不搬,看看我敢不敢烧你们的家,拆你们的房!”

谢文东说话时,身上自然<zì rán>而然的流露出一种逼人的气势,离他较近的人会有呼吸困难的感<sense>觉,就算普通人看见他也知道<zhī dao>此人不简单!然后指着年轻人道:“还有你,别以为自己<zì jǐ>学了几下子就当自己了不起,你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给你,还有你们所有<all>人三天时间,三天后我再来,要是看见还有不走的,不管你是谁,一律烧光你的家!别把我的话当玩笑<wán xiào>!”说完,谢文东一挥手,领着众人回车。

年轻人上前一步道:“你等等,我要知道你谁?”

谢文东拉开车门回头道:“我叫谢文东!”说完,上了车,和众人坐车扬长而去。车中,三眼捂着腮帮子含糊道:“东哥,咱们现在是不是有些过分?这事以前q四经常干,我感<sense>觉好象在步他后尘!”

谢文东摇头道:“我们是我们,他是他,不一样的。他嚣张不会用大脑,我们却知道什么时候<When>该嚣张什么时候<When>该沉没,我们永远不会象他那样,被共产党‘咔嚓’了!”说着,谢文东做出砍头的样子。

三眼对谢文东绝对放心,靠在车椅上轻声呻吟:“这小子年纪不见得比我大,但打架<dǎ jià>不比我这身经百战的人差,看着挺瘦弱的,没想到这么厉害<lì hai >,真是他妈的是天才!”

“哈哈,人家是武术队的,你能打个平手就不错了!”

“哦,我说呢!嘿嘿,以后有机会<jī hui>找他再切磋!”“恩,会有这个机会<jī hui>的!”

年轻人站在原地望着汽车消失的方向良久,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没有想到那个二十刚出头人竟然就是谢文东,那个在火红夜总会造成百条命案,被军方带走竟然安然无事给放出来的谢文东!

普通人或许不知道火红事件,但警察<policeman>内部却清楚的很,这个年轻人的表哥在市局工作<gōng zuò>,曾和他讲过这位h市新崛起的风云人物。今天竟然会遇见他,年轻人眼中闪过迷茫,真搞不懂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火红能杀死数十日本<吃屎的国家>人,数十那些日本<吃屎的国家>人的走狗,而现在又来欺负普通百姓。。。。也许<Perhaps>就象表哥所说,谢文东就是个团迷!

谢文东成立<chéng lì>公司后真知道什么叫做忙了,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经过他处理,本以为喻超来帮忙能分担一些,但这位大汉不管事大小都把谢文东拉着一起<yī qǐ>来办,当后者提出抗议时,喻超四平八稳道:“老爷子让我来是为了教你东西的,既然做了正当买卖,身为一名最高董事,肚里空空怎么行!?”

喻超一句话,谢文东再也说不出别的了,他说得没有错,只有学会的东西才是自己,别人的永远都是别人的。谢文东不在有怨言,有时还会主动找喻超讨教一些问题<foul-ups>,没什么事的时候回学校<school>听听经济<jīng jì>学,自己也买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谢文东这点让喻超暗暗佩服,此人做事真是干净利落,下了决定有恒心去干,而且<but>一个人有了他现在这样<then>的地位<dì wèi>还能听进别人的话确实不一般,看来老爷子没有介绍错人,谢文东确有超长之处,跟着他做事情<shì qing>或许真能有大发展!

一段时间的忙碌让谢文东忘却了对彭玲的烦恼,只有在深夜<shēn yè>时难以入睡。息掉宾馆房间里的灯,谢文东时常点起根烟坐在窗台上慢慢的吸着,他觉得<felt>自己应该<yīng gāi>恨她,可是见面后更多的是心跳,恨意飞到九霄云外。

我该拿你怎么办?谢文东看着窗外的夜色自语道。仰头看着天空闪烁的星星,谢文东觉得<felt>自己在感情方面太软弱,既然想做大事怎能这样!彭玲被那该死的警察<policeman>扶着离开<absence>时的情景再次浮现眼前,狠狠掐灭烟头,一个想法在他脑中形成<caused><xíng chéng>,我要的东西没有人能得到,我就是要她!

窗外的柔和的月光照进房间里,映出谢文东嘴角挂的邪笑。

离开<absence>平房区的第二天下午,谢文东正做在公司办公室里查看文件,敲门声响起。

“请进!”谢文东头也不抬道。

房门被打开,一道美丽的身影走进来,这位是应聘而来的谢文东秘书,年龄<age>在二十四五,年轻貌美的职业女性,虽是刚刚毕业,但是<But>有一定的工作<gōng zuò>能力,但谢文东之所以选上她主要<zhǔ yào>还因为她漂亮。他虽不是好色之人,但心中认为秘书是和自己经常见<Common>面的人,长相一定要自己看了赏心悦目才行,这样工作起来才不会烦心。

于2013/5出现<chū xiàn>过下跌次箱顶的阻断讯号,于2013/8出现<chū xiàn>回测不破下跌次箱底的逢低买进讯号
党主席参选人李新、黄敏惠、陈学圣出席活动,而洪秀柱则另有行程缺席,三人分别针对青年培育、黄复兴定位、党产、两岸政策路线、国民党核心价值与定位进行论述
本?L末即将<is about>迎来中秋节三天连假,北台湾<中国台湾省>的民众想出游感受中秋过节氛围不必跑远,在新北淡水渔人码头就有一连串的活动接续登场!从一年一度< dù>的新北精酿啤酒节、热闹市集 、独立乐团开唱的精彩晚会到长达300秒的璀璨烟火,从早到晚绝对不无聊
一名25岁的人妻小微(化名)用了微信的这种功能,认识<known>了一名26岁男子张华(化名),虽然小微已生有一名1岁多的女儿,但两人还是常常聊天

这位年轻的女秘书正是谢文东所说的那种可以<can>‘赏心悦目的人’,名叫张晴,h大毕业,算起来谢文东还要叫她学姐。脸上五官随便那出一个都可称是上品,凑在一起<stay><yī qǐ>更是完美组合,最令谢文东欣赏的是她没有一般美丽女孩<girl>所有<all>的傲人气势。

“晴姐,有什么事吗?”张晴走进办公室后,一股淡淡的清新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谢文东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心中暗叹一声,自己快对这种气味上瘾了!

张晴看看这位比自己小好几岁就做了老板的谢文东,柔声道:“外面有位叫曲非的年轻人要见你!”

“曲非?”谢文东抬头迷惑的看眼张晴,好熟悉的名字,敲敲脑袋,谢文东想起来了<lai l>,是昨天<zuó tiān>和三眼打架<dǎ jià>的那个年轻人,只是他来找自己干什么?对张晴笑道:“请他进来吧!”

张晴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不一会,张晴领着一脸不自然<zì rán>的曲非走进来,然后又很明白的事理的道:“我去冲咖啡<kā fēi>!”说完,张晴走出办公室,回手将门关上。

等张晴离开后,曲非松了口气,有这么一位大美女<měi nǚ>站在身边他有些不自然。随意打量一下谢文东办公室,最后目光定在谢文东身上。后者把手中文<zhōng wén>件合上,含笑道:“曲兄来找我所为何事?”

曲非走到谢文东对面,平静道:“我代表二十一家居民来和你谈谈拆迁的事!”

“哦!”谢文东在他进来时心中就猜个大概,淡然道:“如果你打算说服我改变注意<危险信号>的话,我想就没有这个必要了,这是板上定钉的事,我不会放弃的!”

曲非脸色一变,暗道厉害<lì hai >,自己没说话就被对方看透来意,但还是尽力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吗,特别是那些老人,他们早把这里当成生命中的一部分,让他们离开比要他们的命还难过。。。。”

谢文东打断他的话,“你不知道社会在进步吗?你是年轻人,思想不会这么守旧吧!国家在发展,经济<jīng jì>在前进,离开破旧的小茅屋住进大楼里有什么不好?”

“这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好的,但对于那些老人来说就等于失去了自己的家园!我知道你一些事,火红是事干得漂亮,给中国<zhōng guó>人挣了一口气,我认为你是一个不错的人,不应该<yīng gāi>把黑社会那些手段用在这些老人家身上!”

一个不错的人?谢文东心中暗笑,要不是小鬼子把自己惹急了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出此下策,但既然他这么说就应该装得象一些,谢文东站起身义正严词道:“火红的事不值一提,来中国<zhōng guó>搞破坏的日本人都该杀!咱们还是说说拆迁的事吧,其实昨天<zuó tiān>我也只是吓吓居民,怎么可能<kě néng>真的放火烧房呢?!h市是省城,经济自然要发展在最前端,兴建商城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好事,我们就算不能帮忙也不应该拖政府的后腿吧!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希望<xī wàng>你能回去<hui qi>劝劝老人们,也算是为国家为政府做了一件好事!”

听完谢文东这段正义凛然的话,曲非暗道惭愧,自己只想得个人,和谢文东比起来太渺小,对方年纪虽不大,但明白事理的程度远高于自己。曲非开始<appeared>有些犹豫不定。

谢文东看在眼中,接着说道:“我的出身虽然不光彩,但是<But>我明白做人的道理。拆迁这件事就算我不催促还是会有人催的,但既然现在是我来干我也不会亏待大伙的,我给每家出五千拆迁费。当然这些钱都是我自己套腰包,太多也给不起,这些钱就算表达给大家带来不便的一点心意吧!”

这话有软有硬,曲非听完垂下头,暗想谢文东说得没错,就算他不来催搬迁还是有人会来,也许<Perhaps>来人要比谢文东强硬得多,真要闹起事来政府也不会向着自己这一方,黯然道:“我对昨天的事向你表示道歉,你的话或许有道理,我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回去<hui qi>我会尽力劝大家的。这钱我们是不会收的,但还是要谢谢你的心意!”

“哎,”谢文东暗道装好人就装到底吧,摇头道:“这钱完全<wán quán>是我个人的心意,一定要给的!”说着,拍拍曲非的肩膀道:“你是明白事理的人,回去好好劝劝老人们,我看他们会听你的话的!”

曲非感激的看着谢文东,要知道五千快钱对于谢文东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那些老人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且现在他们以前所在的单位又不景气,上班的都开不出资别说这些退休的老人。国家曾几次向h市拨款,让亏损企业<business>保证退休职工的生活保障,可是钱却被单位的领导扣住。要不怎么说再穷也穷不了当官的!钱进了自己口袋管你其他<other>人的死活!小贪害民,大贪伤国啊。。。。。。当贪官们用公款大吃大喝时,却不知这是一顿人肉大餐,喝得是百姓的血,吃得是百姓的肉!霓红灯下有血泪!

(晕了,跑题了!不过在本章结束<jié shù>前让思绪飞扬一下也好!)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xǐ huan>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四卷 人在江湖飘 第三章 搬迁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地址:http://www.nudtmun.org//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