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则 - 第三十一章:排挤

所属目录:第十三卷 地下法则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foul-ups},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陈振生离开{lí kāi}不久{bù jiǔ},内政部部长叶葅 dù}偾宓牡缁氨憬吁喽痢

在电话里,叶荣清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邀请谢文东到锦唐私人会所相见。

谢文东也没有推迟。当天晚上,他带着肖雅和五行兄弟{xiōng dì},去到锦唐私人会所。

他到时,叶荣清还没到,是会所经理接待的他,把谢文东等人请进一间又大又豪华的会客厅。

金眼在会客厅里走了一圈,转回身,哼笑着说道:“东哥,这位叶部长好大的派头啊,他邀我们来的,结果我们到了,还得在这里等着他?”

谢文东向金眼笑了笑,又扬扬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内政部部长,位高权重,当然是派头十足了。

只是,不知道{knew}叶荣清的派头,还能在自己{his}面前维持多久。想到这里,谢文东在沙发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抽出香烟,燃点。

肖雅在与他相邻的沙发上坐下,小声问道:“东哥,这次叶部长的目的,应该{yīng gāi}是为了天合会的事吧?”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十之八九。”

肖雅蹙了蹙眉,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是叶部长出面说话,我们……怕是不太好拒绝。”

谢文东耸耸肩,吐出一口烟雾,说道:“叶荣清是聪明人,他应该{yīng gāi}很清楚,什么事情{shì qing}可以{ kě yǐ}做,做什么样的事情{shì qing}是最正确的选择。”

肖雅没太听明白谢文东话中的意思,正要发问,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房门打开,西装革履的叶荣清从外面走了进来。

在其身后,还跟着两名{two}正装的保镖。

叶荣清进入会客厅后,环视了一眼,脸上带着笑容,回头向两名{two}保镖挥挥手,示意他俩留在外面就好。

“叶部长!”谢文东起身,含笑说道。

“谢先生,实在抱歉,我来晚了,让谢先生久等了吧。”

“叶部长客气了,我也刚到。”

两人相互寒暄了一番,而后相继落座。叶荣清有注意{zhù yì}到谢文东身边的肖雅,眼睛顿是一亮,笑问道:“谢先生,这位小姐是?”

肖雅向叶荣清欠了欠身,同时递交出自己{his}的名片,含笑说道:“叶部长,我是鼎盛集团的副总经理,肖雅!这是我的名片!”

鼎盛集团!五湖帮!叶荣清一听,立刻{lì kè}知道{knew}肖雅是何许人也了。他以前听过肖雅的名字,但二人见面这还是第一次。

“原来是肖小姐,真没想到,鼎盛集团的副总竟然这么年轻漂亮!”叶荣清接过肖雅递来的名片,只不过在接名片的时候{When},他特意停顿了一下,眼睛看着肖雅的脸庞,手指却在她的掌心轻轻划了两下。

他的这个小动作,已经{have been}称不上是暗示,而是明示了。

肖雅暗暗皱眉,不过脸上不秢enjoy}蛞度偾逍α诵Γ笞氐缴撤⑸稀

叶荣清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转头对谢文东说道:“想来,鼎盛集团的总经理,就是谢先生了吧?”

谢文东纠正道:“是王龙堂王先生。”

王龙堂是五湖帮的二把手,地位{dì wèi}仅次于肖雅。但在白道公司里,肖雅是做二把手,王龙堂则是做一把手。

两人之所以会来个调换,主要{main}是王龙堂的精力更多的是放在白道生意上。

另外还有更深一层的考虑,一旦社团出了问题{foul-ups},肖雅出了事,社团的白道公司可以{ kě yǐ}不受影响。

二把手,说白了就是高级打工仔,无论在她身上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状况,公司都可以第一时间和她划清界限,撇清关系,不至于受到牵连。

“哦!”叶荣清随口应了一声,他根本不在乎鼎盛集团的总经理是谁,副总经理又是谁。

他乐呵呵地说道:“肖小姐年轻有为,真是难得啊!人的年纪越大,就越是喜欢和年轻人相处,有机会{jī hui}的话,我和肖小姐也可以经常往来嘛!”

叶荣清这么说,意思已经{have been}很直白了,他对肖雅感{gǎn}兴趣。

网友在PTT上说,前阵子经过顶呱呱就买一份回来吃吃看,结果一吃却大失所望,
非常喜欢这份牛肉起司爆浆丸,有些像是常见{Common}起司丸的口味,不过外层又多了牛肉的香气,口感{gǎn}上也是较为密实的
Art Zoo艺术动物园共有15座设备,入口处就超吸睛,高达6层楼的大金刚萌萌登场,另外,斑马、水獭、羊驼、刺猬家族接着萌萌登场,动物园里可爱{love}动物齐聚,还可以上去和他们一起{yī qǐ}狂跳
关务署台北关指出,一名台湾{tái wān}籍杨姓旅客,1日搭乘全亚洲航空公司从菲律宾入境,携带88
浙江{zhè jiāng}张姓男子指控,64岁的老妈妈上月21日到超市购物{gòu wù},买了洋葱、莲藕等物品,结帐时却没有拿出来,结果被店长带到旁边的小房间训话,问到一半人突然呕吐昏倒,现在还躺在加护病房里,当时店里的人竟然还把人抬到门口树下放着,气得开口求偿20万元人民币的医药费(约90万元新台币)
Tasting Menu餐前小吃:海鲈鱼{yú}米饼,最下面是一块薄薄的米饼,放上腌制过的海鲈,撒上少许海藻粉,再放上少量腌金枪鱼{yú}籽或腌制过的鱼籽,以增加鲜味

肖雅看了叶荣清一眼,冲着他一笑,不过没人注意{zhù yì}到,她小手指的指甲都嵌入到掌心的皮肉里。

叶荣清的意图,谢文东又哪能看不出来,但也不点破,话锋一转,问道:“这次叶部长找我过来,不会是只为了聊聊家常吧?”

听闻这话,叶荣清的眼神幽暗下来,暗道一声太不上道!他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谢文东听不出自己话中的意思,但谢文东却故意装糊涂,显然是不愿意把肖雅这个女人送给自己。

他心中冷笑一声,掏出香烟,在烟盒上磕了磕,然后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说道:“这次,天合会为了帮谢先生,惹出的麻烦……”

他话还没说完,谢文东笑眯眯地打断道:“叶部长,我想有些话我们得先说清楚了才行,这次,是我在帮你们,而不是天合会在帮我。”

叶荣清在台湾{tái wān}政坛位高权重,辈分也老,不管是党内、党外,哪怕是民进党的人见了他,也会毕恭毕敬地叫一声部长,什么时候{When}被人如此当面落过面子?

他脸色一沉,斜眼睨着谢文东,问道:“谢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谢先生的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未免也太早了些吧?”

谢文东不紧不慢地说道:“要对付四海帮的人,是你们,要拔掉vivi的人,也是你们,现在我帮你们把事情做成了,叶部长反倒调过头来,埋怨起我的不是,你们台湾人的待客之道,可也够特别的啊!”

叶荣清禁不住皱起眉头,说道:“现在天合会的麻烦很大,对党团的影响也很坏……”

“这些和我有关系吗?”

叶荣清被谢文东问愣了,错愕地看着他。谢文东耸肩说道:“当初我和陈老的分工很明确,我负责{Responsible}动手,陈老负责{Responsible}收尾。我自认把自己的那份工作{gōng zuò}完成得很好,至于陈老的工作{gōng zuò}完成得如何{rú hé},我不予评价,但陈老那边出了问题,这个责任并不在我的身上,这个屎盆子,谁都别想往我的头上扣。叶部长,我的话,合理吧?”

凝视着谢文东好一会,叶荣清深吸口气,正要说话,谢文东微微一笑,慢悠悠地说道:“一份工作,分为两段,前半段做得很好,后半段一塌糊涂。人上了年纪,就应该服老,趁早回家去养老。你们以为谁谁谁能靠得住,可这世上,往往最危险的人,就恰恰是这些靠得住的人!”

叶荣清闻言,脸色气得涨红,怒声质问道:“谢先生认为是陈振生出卖了社团,出卖了党团?”

谢文东摆摆手,说道:“我从不怀疑陈老对贵党的忠诚,我说他危险,并不是说他怀有二心,而是说他能力不足。把一个明明能力不足的人,放在一个至关重要{zhòng yào}的位置{locates}上,难道,这还不够危险吗?”

稍顿,谢文东侧着身子,含笑说道:“这次,或许是一次意外,但以后,倘若再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类似的意外怎么办?贵党帮他擦这一次屁股,便已伤筋动骨,被民进党打压得抬不起头来,贵党还能再帮他擦几次屁股?”

谢文东很清楚,叶荣清和陈振生的关系很好,但像他们这些老江湖,老油条,排在第一位的永远都是利益,至于私交、感情,那都得往后排。

听完谢文东这席话,叶荣清眉头紧锁,陷入沉思,久久未语。讲道理,这次出的事,的确和谢文东关系不大,也正如谢文东所说,他把他的那份工作完成得很好。

天合会只是负责收个尾,结果却把事情搞成一团糟,让社团乃至党团,都陷入到眼下这般的困境当中。

沉默好一会,叶荣清忍不住长叹一声,苦笑道:“现在再追究这些,已经太晚了,当务之急,是想出办法,如何{rú hé}能让党团走出困境。”

哒、哒、哒!谢文东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说道:“其实,想解决{settle}眼下的危机,也并不难。”

叶荣清闻言,眼睛突的一亮,目不转睛地盯着谢文东,问道:“谢先生有办法?”

“死无对证。”谢文东一字一顿地说道。

叶荣清眼眸一闪,可是很快,他脸上的激动之情退去,幽幽说道:“谢先生,我们能想到的事,民进党乃至四海帮那边,也都想到了,目前陈启程被关押在松山分局,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人看管,想要让他死无对证,没有可能{would}。”

谢文东一手夹着香烟,一手轻轻敲打桌案,没有说话。

叶荣清看了他一会,问道:“倘若谢先生能办成这件事……”

谢文东扬起眉毛,转头看向叶荣清。

叶荣清与谢文东对视片刻,正色说道:“只要谢先生能办成这件事,我可以让陈老,把天母一带的地盘都让给五湖帮!”

天母一带,是台北最繁华的商圈之一,人多,场子也多,所以这里在台北可称得上是一块大肥肉。肖雅闻言,身子不由自主地坐直,眼睛也变得明亮几分。

不过,叶荣清开出的条件,并不太合谢文东的心意,他想要的,可远远不止这么一块商业区。

但他心里也清楚,这应该是叶荣清目前所能给出的极限,而且{ér qiě}来日方长,他想一下子排挤掉天合会,那也不太现实。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是六道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三十一章:排挤,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最新章节无弹窗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3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zhī chí}六道.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三十一章:排挤  地址:http://www.nudtmun.org//huaidan3liudao/54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