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二卷 少年激战 > 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十七章 暗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十七章 暗组

所属目录:第二卷 少年激战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李风趴在高慧玉的身上,撕撤她的内衣,这时门外出来敲门声。

“妈的,滚!”李风现在色欲攻心,突然被打断心情不爽,抬头大声叫骂。外面的翘门声停了下来,李风正要低头,敲门声又响起。

“他奶奶的!你最好给我个好理由,不然我他妈杀了你!”李风站起身,拿着匕首把门打开。敲门的正是他带来的手下,李风怒说:“你他妈的有什么事,不让你们守在外面吗?敲什么敲!谁敲的门,给我站过来!”

一个手下颤声说:“风哥,是。。。是我敲的。”

李风回手给他一嘴巴:“草你妈的,说!你有什么事?”

那人把手抬起来,放在李风面前,小声说:“风哥,我。。我看见了这个!”

李风低头一看,只见那人手中拖着一张黑色卡片,正中一个血红的杀字夺人眼目。李风把卡片拿在手中细看,心里不自觉的狂跳起来,好一会才自语道:“这是。。黑。。帖!”李风一把把那人衣服抓住,大声问:“这是从哪来的?说!为什么会在你手中!”黑帖的威名早已名扬j市黑道,接帖之人无一能生还,所以又有个别名叫血杀。李风虽有青帮做靠山,但是【But】一见黑帖仍忍不住血液循环加快。

李风那名手下早吓傻了,被李风抓着脖领颤声说:“它。。它它就贴在我的后背上,风哥,救救我,我不想死啊!”那人抓着李风的袖子大声嚎叫。

“我去你妈的吧!”李风抬脚将那人踢【tī】开,指着他鼻子叫骂:“你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怕什么?谢文东亲自来了【老弟】我都不怕,还会怕它一张黑色卡片?!”李风虽是骂手下,但同时也是给自己【zì jǐ】壮胆,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怕。

李风看看五六个自己【zì jǐ】带来的手下,一各个全都脸色苍白,暗骂众人都是一群窝囊费,大声说:“你们给我听好了,都守在门口,谁都不许离开【absence】。不然,别怪我李风不客气!”说完,转身回到房间里,那起电话呼叫援兵。

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李风觉得【jué de】没什么怕的,一会爸爸就会派人过来,而且【ér qiě】文东会不可能【would】在帕弗尔对自己动手,要知道【zhī dao】这里可是市政府的官员常来的地方。想到这,李风把玩手中的黑卡笑了起来。

床上的高慧玉看见李风手里的东西,心中一喜,大声说:“李风,你快点放了我,不然一会文东来不会饶了你的!”

高慧玉的声音打断李风沉思,见她又提到谢文东,起身来的她身边,狠狠打了高慧玉一耳光,单手掐在她的脖子上吼道:“今天我告诉你,不要【bù yào】再拿谢文东吓我,他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你知道【zhī dao】吗?他什么都不是!”说着,李风红着双眼一把撤掉高慧玉的内衣,看见暴露在空气中洁白的胸围,李风伸手摸上去:“你不是还想着他吗?哈哈,我今天就好好玩玩他的女人,希望【hope】你还是处女!”

这时门外又响起阵阵敲门声,李风快要被逼疯了,色欲得不到发泄,吼叫一声快步把门打开。“我草你们妈的,还有完没完了。。。。。”李风的声音突然停下来,因为门外站得人并非是他手下,而是三男三女的陌生年轻人。他的手下正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李风吓了一跳,忙问:“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六人中一个瘦高男人说道:“既然你收了黑帖,我们就是来收命的!”说着,抬腿踢【tī】在李风的肚子上。这一脚力量十足,李风倒退数步坐在房间里的地上。六人很有默契的把李风手下快速搬进房间,回手把门关严。

出脚年轻人走在最前面,来到李风身前蹲下,冷冷说:“今天你得死!”

李风忍住小腹的疼痛,抬头问:“你们。。你们是文东会的什么人?放了我,我可以【 kě yǐ】给你们钱,要多少我给多少,如果怕文东会的人报复,你们可以【 kě yǐ】加入青帮,我让你们坐堂主!怎么样?”

年轻人没有说话,静静等李风说完,猛的出拳正打在他嘴上。李风嚎叫一声,门牙被打掉两颗。“这是给你出言不逊的小教训!”年轻人站起来,探头看看床上的高慧玉两姐妹【sisters】,马上把头又缩回来,对旁边三个女同伴奴奴嘴。那三个女人明白,走到床边把高慧玉二人放开。

高慧玉被松开后,赶快用被单盖住自己的身体,嘤嘤哭了起来。一个女人把外衣脱下盖在她的身上,高慧玉感【sense】激的看看她,疑问道:“你们是。。。。?”

一个女人微笑说:“我们是文东会暗组成员!”

高慧玉听后高悬的心终于放下来,扑在那女人的肩膀上放声痛哭。围在李风左右的三个男青年互相看看,咧咧嘴,心中同时暗呼女人真麻烦!地上的李风没有了刚才的威风,满嘴是血,跪在地上等着发落。

几个青年商量一会,决定暂时不杀李风,也许【Perhaps】此人还能有用。把他架起来,众人带上高慧美二人一起【with】走出房间。出门时,年轻人用刀逼在李风的后心上,阴声说:“我考虑不杀你,你得和我们走一趟,出去的时候【shí hou】最好不要【bù yào】叫,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

李风听到可以活命,那还管那么多,连连点头称是。年轻人掏出手帕把李风嘴上的血迹擦干净,怕出门时引起别人怀疑。一行人平安无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zhù yì】走出帕弗尔大酒店【hotel】。上了一辆等候多时的面包车扬长而去。等李史明派人到的时候【shí hou】,房间里空无一人,应该【yīng gāi】说没有活人,地上只有五具尸体。而李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没了影子。

?时阜梦省緑isit】前?阌凹钦摺緅ournalists】?要移动一盆开运竹,王如玄立刻【gogo】冲上前帮忙,随扈这时也接过手,避免王如玄受伤
内情人【qíng rén】士说,民进党也没有如国民党所抨击的,好像在闪避辩论会,因为民进党方面也深知总统【zǒng tǒng】大选不可能【would】没有辩论会,否则会引来负面观感【sense】和攻击【gōng jī】,所幸最后还是顺利成局
柯文哲日前接受【accepted】媒体?穹檬保?钩凶畲蟆緕uì dà】的缺点是傲?,并认为自己被台湾【tái wān】社会宠坏
近2年接受【accepted】南投县政府委研究埔里空?@的中兴大学环工系教授林明德指出, 以环保署资料分析,南投县本身的原生污染排放并不多,是全台各县市的后段班,

李史明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时宠爱【love】的厉害【Fierce】,突然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后差点昏到,命令【orders】所有【suǒ yǒu】手下在全城寻找,无论怎么都要找回来,晚上偷袭文东会的计划【jì huà】也不得不放下。这无形中给了文东会充分的准备【zhǔn bèi】时间。至于暗组成员为什么会在帕弗尔突然出现【chū xiàn】,以后会有交代。

北北迪厅。姜森带着几个手下匆匆赶到北北,见谢文东和帮会中主干都在松了口气,跑到谢文东面前大声说:“东哥,有高震的消息了!”

谢文东心中一震,急忙问:“在哪?”

姜森说:“现在高震就软禁在他的家里!看守的人不超过十五人!”

“在高震家里?”谢文东听了暗惊,这李史明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把高震藏在他自己家中,果然让人意想不到,忽的心中一冷,焦急问:“那小玉和小美呢?”

姜森呵呵笑说:“这个东哥不用担心【worry about】,她二人都在我的保护中,不会有事的!”

谢文东松口起,感激得拍拍姜森肩膀,然后转身对众人说:“小爽,强子,你俩叫几个人陪我去救高震,其他【other】人回到各自堂口待命,随时准备【zhǔn bèi】攻击【gōng jī】!老森,你继续观察青帮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事马上告诉我!”

姜森点头称是,然后看看周围,伏在谢文东耳边说:“东哥,还有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李史明的儿子李风在我的手中!”说完,姜森小人的笑着。

谢文东奇怪问:“你是怎么把他搞到手的?”

姜森看看表,快八点了,对谢文东笑道:“东哥,这事说来话长,以后我再告诉你吧!现在救高震主要【main】,夜长梦多啊!”谢文东点点头,看这故做神秘的姜森摇摇头,猜不到他是怎么把李风抓住的。带上李爽和高强众人,坐车向高震家里赶去。

八点整,谢文东等人到了高震家楼下。角落里跑出一人,来到汽车旁伏身对谢文东说道:“东哥,我是暗组的,姜哥让我守在这里!”

谢文东从车里出来,看看他问道:“上面有什么动静吗?”

那人说:“没有,这段时间里没有出来一个人,也没有进去一个人。”

谢文东听后点点头,向李爽等人一挥手跑了上去。来到高震家门口,看着铁门,谢文东考虑用什么办法进去。那暗组成员走到门前对谢文东小声说:“东哥,这门我能打开,以前我就是干这行的,后来又跟姜哥学了几手,开这门轻松!”

谢文东喜问:“你打开这样【then】的门最快能用多少时间?一定是要最快!”

那人想想,看看门锁,考虑一会小心说:“二十秒内我有把握!”

谢文东低头沉思,抬头说道:“那好,开锁时尽量不要发出声音,知道吗?”那人点头。谢文东回头对众人说:“一会门打开,进去后不要留情,留下活口是麻烦!但是【But】尽量少开枪!”众人听后齐齐点头,纷纷把刀和枪拔了出来。

谢文东等了一会,对那人说:“开始【kāi shǐ】吧!”说完,谢文东那出把匕首。

那人开锁技术果然不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过了十五秒,门锁发出‘喀嚓’声,门被打开了。谢文东第一个窜了进去。迎面正走过来一人,谢文东反映极快,趁那人没明白过来,出刀刺在那人胸口上。

快速拔回刀,谢文东回头对大家说:“分头找!”声音刚落,众人分散开来,见人就砍。李史明派来的十多个手下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砍到在地。

(闲话:写到这里说几句吧,看见大家留言,骂我的很多哈!我刚开始【kāi shǐ】写坏蛋的时候完全【wán quán】是因为心中郁闷,想写些东西发泄一下,原因就不说了。写着写着,我自己也把感情投取綼ttitudes】肫渲小9适侣铮榻谝环缢郴褂惺裁匆馑迹嫒绱宋乙材苄矗晃亩绾巍緍ú hé】如何【rú hé】在j市称王,后来去省城上学时成为【Become】全省实力最大【zuì dà】的黑道老大,后来毕业了成为【Become】中国【zhōng guó】黑道老大,然后顺应民意,收台湾【tái wān】,打小鬼子,再狠点去平美国!这样【then】写有意思吗?也许【Perhaps】大家看着很爽,一定会支持【support】,但是对于我来说简直是痛苦,没有了写书的乐趣。

大家都说用女主角出故事情【affair】节太变态!但是女主角也是书中的一部分啊,难道只是让她在书中做个花瓶,为了谢文东争风吃醋,最后的结果做个家庭【jiā tíng】主妇,以后的台词只是重复说这样的一两句,“文东,你回来了【老弟】!”“文东,你又走了!”“文东,你吃饭了吗?”“文东你爱我吗?”“文东。。。。。”晕!不敢再想象!这会变成机器人【Robot】!

我再罗嗦几句别的,很多人都说书中第一篇‘局长’那章不真实。我哑言,这本书完全【wán quán】是虚构的,没有想到把唯一【wéi yī】几个在真实中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affair】加进去会变成不合理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个主要【main】怪我,应该【yīng gāi】把这段再加工一下,和书中的步调一致会更好,等以后我会将它修改,请大家原谅先。

这章本来是想晚上贴的,但看见好多留言只好现在贴出来。骂我我接受,至少说明你在看,比简单在留言板上只说‘好,我支持【support】!’要强得多。如果你看到这,再次谢谢大家,看我罗里罗嗦白话一大堆!哈哈!

看书是为了娱乐【entertainment】,我写书更不想郁闷:情节发展是快的,而且【ér qiě】绝对是顺利的,错字有时会很多的!我新手一个,大家体谅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二卷 少年激战 第十七章 暗组  地址:http://www.nudtmun.org//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