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八章 金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八章 金刀

所属目录:第三卷 地下皇帝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老者含笑的看着谢文东。“蓉蓉快升高三了,每天都要在补习,得八点左右能回来!”

谢文东对这身有体会,特别是高三一段时间,学校{school}每次都得八点放学,虽然补习他一节也没上过,但高考的成绩一点也不比上补习的学生{students}差,笑道:“我觉得{jué de}补习不是最好的方法,反而{fǎn ér}会加大蓉蓉学习的负担,紧张一天的大脑不能得到休息,这样{then}并不好。我也是从高中过来的,知道{knew}中学生{students}对补习的反感{sense}!”

老者点头道:“或许你说得有道理,但是{But}我这个爷爷没有‘实权’啊!这事都是蓉蓉的父母{Parental}决定,看着孩子整天学习我也很心痛!”

“对了,蓉蓉的父母{Parental}呢,他们不住在这吗?我好象一回也没见过!”

“他们啊。。。蓉蓉的爸爸恨不得离我远远的。要不是这几天他俩出差,蓉蓉不敢一个人在家住,他们才不舍得把蓉蓉放我这。”看着谢文东疑问的眼神,老者心中暗笑,别有所指道:“三年前那次经历对蓉蓉打击太大了,不敢一个人住,而且{ér qiě}外面只要打雷就哭,唉!”老人摇头叹息。

谢文东心中一痛,是啊!当时她只是个小孩子,在麻五那的经历就算是成年人也受不了。谢文东总是不愿看见金蓉受委屈,对老者道:“老大爷你放心,麻五我会处理的,蓉蓉这个仇我答应帮她报的!”

老者微笑的点点头。“希望{xī wàng}不要{压嘛碟}让我失望!”

二人坐到方厅的大沙发上。老者对旁边人说:“客人到了,你们告诉厨师可以{ kě yǐ}做饭了,等蓉蓉回来就开饭!”

“是!老爷子!”旁边人答应一声离开{absence}。

谢文东疑问道:“老大爷,我听老雷说洪门很有钱,不知道{knew}赚钱的方法有什么捷径?”

“哈哈!”老者道:“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wèn tí}!赚钱嘛,门路首先要广,黑中有白,白里有黑。洪门有自己{zì jǐ}的正规企业{qǐ yè},同时也在暗中走私。你现在主要{main}是靠卖白粉,说实话,这东西害人,而且{ér qiě}来钱不是很快。走私就不一样,做一次大买卖够你卖一年白粉还有剩余。前提是关系要打通好,上面的门子要硬!至于其他{qí tā}的嘛,我们在大陆、澳门、香港{中国香港}、台湾{中国台湾省}等地有数十家地上或地下赌场,这也是快速来钱的好办法!”老者见谢文东边听边点头,露出若有所思的的神色,笑道:“其实还有很多方法,比如投资、炒股、房地产等白道生意,黑道还可以{ kě yǐ}暗杀、买卖情报等赚钱,文东,你是聪明人,我只是告诉你一个大概思路,以后的路怎么走还要看你自己{zì jǐ}。不能操之过急!”

谢文东沉默了好半晌,老者的话使他接触到另外一个全新领域。受教的点点头道:“老大爷,谢谢你今天的这段话,对我或许会有一生的影响。其实以前我一直琢磨漂白漂白,现在想来也没有必要完全{completely}放弃黑道生意。正如你所说,黑中有白,白中有黑,能相互配合起来才是最好的办法!”

“恩!”老者赞赏道:“年轻人要有魄力才能成大事,而且头脑也要灵活多变,我看这两点你都具备了,以后的天下绝对有你一席之地。但是{But}不要{压嘛碟}忘记我教你的太极,特别是里面的道理。穷者变,变者通。随机而变绝对是发展的关键!”

谢文东重重的点点头。

旁边过来两个女佣,分别给老者和谢文东倒茶,后者很有礼貌的道谢。这点老者很喜欢{xǐ huan},洪门重礼嘛!端起茶道:“来,尝尝上等的龙井,这是我从西安带过来的!”

谢文东很少喝茶,听老者这么说端起喝了一口,又苦又香,慢慢品还有些甜甜的味道。就算象谢文东这样{then}不会品茶的人也在心中暗赞:不错,比可乐好喝多了!赞道:“老大爷,我虽不会品茶,但也喝出不错了,呵呵!”

“品茶在于一个静心,心无杂念才能品出茶中精华。”看谢文东一脸的迷惑,老者道:“这跟心态有关系,等你到了我这年纪就会知道这种心态了!”

“哦!”谢文东含糊的答应一声。

老者话锋一转道:“文东,魂组对你的威胁很大,你有什么打算?是主动回击还是求稳防守?”

谢文东眼睛精光一闪,面带微笑道:“防守不合我本性。出道以来魂组对我的威胁是最大{largest}的,现在更是我的心腹大患,必须得除掉的!只是现在我正在考虑一个可行的办法!”

老者恩了一声:“死板的防守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起到奇效。要知道,进攻一方掌握着主动权,而战场上谁掌握了主动谁才能确定优势。攻击{aggressive}永远都是最佳的防守,但是又不能盲目的进攻,还是我教你的那些话,遇强则退,趁其势弱,攻其要害,一击必杀!”

谢文东听后沉思不语。老者知道他在考虑,也不打扰他,静静的喝着茶水。过了良久,谢文东猛得抬头道:“我想就来个以退为进的办法,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说:“我们应该{yīng gāi}先对事,才对人,总不能够不对事而只对人,这就显得有些偏颇。
有调查显示,此间企业{qǐ yè}家们认爲承担社会责任的最好方式中已包括{included}了慈善捐款。
4月7日,来自全球近80个国家和地区的130多个中国{zhōng guó}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和代表,齐聚河南{Henan}郑州{Zheng zhou},参加第七届海外统促会会长会议{huì yì},并一起{yī qǐ}祭拜祖先,同话祖国统一的美好祝愿――同声共气反“独”促统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3月22日,马英九当选台湾{中国台湾省}地区新一任领导人,这令许多{many}统促会会长和代表感{sense}到欣慰,但是,众多与会者纷纷谈到,反“独”促统并未过时,依旧任重道远。
”牛璿说她有充分的时间为当奥运会志愿者做準备,“我就是想给北京做点什么。
陈健英也建议,发展两岸关係应当先从经济{jīng jì}入手,先易后难,求同存异,以谋求新发展。
此外,据他申请担任志愿者时所了解,要出任北京奥运志愿者,要合乎大会的若干条件:例如对奥运是否热衷和支持{zhī chí}﹑能说两种语言以上(包括{included}普通话﹑英语),对中国{zhōng guó}文化和曆史有一定认识{rèn shi}等。

老人没有问他想到的具体是什么方法,点头说:“你很聪明,你认为可行的方法就去做,不用犹豫!就算失败了,对你以后也是宝贵的财富。别人教你的终究是别的,只有亲身尝试才会得到自己的经验!”

谢文东起身深施一礼:“多谢老大爷指点,以后我有可能{would}还需要老大爷的帮忙!”谢文东不是傻子{shǎ zi},有这么好的靠山放在眼前怎能不用。

老者笑道:“要我帮上什么大忙我看是未必了。我在h市以住了许久,总部{headquarters}还有很多事等我回去{get back}解决{settle},过一阵我就会离开{absence}h市回t市!”

谢文东倍感失望,哦了一声。

老人又道:“小雷就留在你身旁保护你,这样我也会放心一些。还有,等魂组的事平息一阵后,我希望{xī wàng}你能到t市找我,来亲身体验一下洪门,对你有利无弊的,呵呵!”

谢文东点头称是。东心雷能留下来最好不过了,自己可以多一位帮手算是件好事。

这时金蓉放学回来,看见谢文东在,面色一喜,急忙跑过去问道:“大哥哥,你什么时候{When}来的?”

“呵呵!刚到不一会!”每次见到金蓉都有种春风迎面的感觉{gǎn jué},那是浓浓的青春气息,以至于能融化谢文东心底的坚冰。

“身上的伤口好点了吗?给你的药一点要按时吃啊!”

对于金蓉出自真诚的关心,谢文东只能在心底默默感动。摸摸金蓉的头顶,半开玩笑{wán xiào}道:“遵命!小丫头!”

金蓉掘着嘴,拉开谢文东的手不满道:“我长大了,不是小丫头了嘛!”

“好好!算我说错了行吧!”

老人站在一旁哈哈大笑,房间里充满温馨的气氛。

不一会,厨师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看着玲珑满目的菜肴,谢文东食欲大开。和老大爷、金蓉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gǎn jué}。金蓉不时的给谢文东夹菜,献宝似的一会说这个好吃,一会说那个好吃,把他的饭碗堆的满满。老者笑道:“女大不中留啊!见了大哥哥就把爷爷忘了!”

金蓉小脸一红,撒娇道:“人家是客人嘛!”

“哈哈!”“呵呵!”看着金蓉孩子气的样子,老者与谢文东同是大笑。

晚饭过后,老者和谢文东边喝茶边聊天。“老大爷,认识{rèn shi}您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以前谢文东跟老者学太极时二人都没有问对方的姓名。等到h市见面后一直也没有机会{jī hui}和老者详谈,谢文东借今天这个机会{jī hui}要弄个明白。

老者喝口茶,笑道:“我叫金鹏。当年出道的时候{When}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金刀,知道为什么吗?”

谢文东接道:“一定是老大爷刀用的好!”

“这是一方面!”说着,老者手碗微抖,一把金光闪闪五寸多长的小匕首落入手中。动作之快连离他不足两尺远的谢文东也没看清刀是怎么到老者手中的。老人拿着金色匕首把玩:“这把刀长五寸有二,跟谁我多年了,不知道有染过多少英雄好汉的血!”老者看着金刀,两眼放出柔和的光芒,象是见到自己的老朋友。把刀递给谢文东:“只是现在用不上它,江湖上的朋友也把金刀淡忘了!”

谢文东接过来,手中一沉。看似匕首不大,但分量却不轻,拿在手中极有手感。刀锋更是锋利,让人不敢轻易触摸。谢文东暗道好刀,也知道老者金刀的外号不是因为他姓金,而是由此刀得名。谢文东细看,才发现在刀把尾处竟有一跟极细的银线,如不近距离仔细看很难发现。银线一直延伸到老者手腕处,由于{Meanwhile}有衣袖遮挡,谢文东看不见是什么连接银线,疑问道:“老大爷,这是。。。?”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标题: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八章 金刀  地址:http://www.nudtmun.org//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