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attitudes}/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喻超出来得很快,一脸的吃惊,离老远问道:“东哥,真是你来了{老弟}?!”风风火火从办公室里跑出来,果然没超过半分钟。

“难道还会是鬼吗。”谢文东笑道。喻超拍拍脑门,忙道:“快里面请。”见老总客客气气的将这陌生的年轻人请进办公室,服务{services}台的两位接待小姐都吓了一跳,暗中猜测他的来头,庆幸自己{zì jǐ}刚才还好没有失礼。临进办公室前,谢文东瞄见门口办公桌旁坐有一位美丽光艳的女郎,一身白色洋装,黑发飘然,特别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时闪动着流光异彩。这女郎他不陌生,以前有一段时间还做过他的秘书,可惜那时他的心没放在白道生意上,而且{ér qiě}喻超明显对她有意思,谢文东卖个人情,将她让给了喻超。他驻足含笑道:“一段时间未见,你还是那么光彩照人啊!”说着,转头对喻超玩笑{joking}道:“这么个大美人你可得看好了,别让小猫叼跑喽。”喻超老脸一红,自信{confidence}满满道:“我的眼睛一向很尖。”女郎被他二人说红了脸,含羞低头走进办公室,葱白玉指反复摆弄桌子上的笔。谢文东见状仰面一笑,和喻超并肩。陈百成用眼角扫过女郎,他来的次数不少,可每次见到她都能体验到惊艳的冲动,眼红喻超的狗屎运,那种成熟中又带点小鸟依人的感{sense}觉令他心痒难耐,暗自摇头,进了房间。喻超本想让谢文东坐在他的老板椅上,可后者摇首一笑,道:“你现在是老总,这个位置{wèi zhi}就应该{yīng gāi}你坐。”喻超一翻白眼,一脸无辜道:“我虽然是老总,但还是没有你这幕后黑手厉害{Fierce}。有你在,我哪敢。”谢文东不想和他争论,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轻揉太阳穴。刚下飞机{用来打的},他多少有些劳累,随口问道:“现在我们在dl的生意怎么样?”提起生意,喻超顿时来了{老弟}精神,眼中精光一闪,正容道:“这里是个聚宝盘。”“哦?”谢文东眉毛一挑,问道:“怎么说?”喻超道:“dl遍地是黄金,就看你怎么去拣了。不久{shortly}前我包下一个楼盘,只一个月的时间就轻松转手卖掉,静赚二百万以上。东哥,你说这里来钱快不快?!”谢文东眨眨眼睛,他对dl的情况并不熟悉,对包楼盘更是一窍不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赚了二百万他可听懂了,说道:“既然如此轻松,那就再去包啊!”喻超摇头道:“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次是我运气好,拣个便宜,下次,这样{zhè yàng}的机会{jī hui}可难找了,承包楼盘需要眼光,也需要运气,更需要大量的活动资金……”

谢文东一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我相信{xiāng xìn}你的眼光,运气我们一向也都很好,至于钱,不是问题{wèn tí},如果不够用,可以{ kě yǐ}管张哥要嘛!”说着,他向三眼弩弩嘴。三眼忙把头扭出老远,老神在在的假装没看见,没听见,若无其事道:“今天天气真不错!”“不错吗?外面好像飘着小雪呢?”难得有谢文东撑腰,喻超哪会放过这样{zhè yàng}的机会{jī hui},见三眼阴沉着一张脸,用能杀死人的目光看向自己{zì jǐ},毫不在意{zài yì},嘿嘿干笑两声,又道:“有了钱也未必能把事情{affair}办妥,最最主要{main}的是政府的扶持,如果能得到这样的条件,哪怕只有一年的时间,我敢保证让我们东兴集团成为{chéng wéi}dl的房地产业第一巨头。”

“政府的扶持?”谢文东一时还没弄懂这话的意思。一旁的陈百成看出他的疑惑,急忙解释道:“在dl,政府为了带动经济{jīng jì}的快速发展,会大力{dà lì}支持{zhī chí}一些有实力有发展前途的民营企业{business},使之成为{chéng wéi}城市{chéng shì}的标榜,吸引更多的投资。”谢文东轻哦了一声,表示明白。陈百成又道:“比如免税就是政府扶持的手段之一。”谢文东挠挠头,笑道:“在h市,我们已经{yǐ jing}做到了这一点。”

喻超摇头道:“h市虽然是省城,但和dl的经济{jīng jì}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和文东会一样,东兴集团如果想发展,必须得走出我们熟悉的小圈子。”谢文东点点头,长出一口气,问道:“说吧,在这里,怎样才能得到政府的扶持?”喻超默然,良久才缓缓道:“这个,恐怕不容易,我们毕竟不是本地企业{business}嘛!”谢文东长笑,起身在办公室内走了一圈,说道:“扔块金砖出去趟趟路。”喻超跟着站起身,道:“恐怕不妥,dl的干部和h市的不一样。”谢文东嗤笑一声,道:“有何不一样?是人,就会有喜欢{enjoy}的东西,只要有喜欢的东西,我们就能投其所好。脾气倔的可以{ kě yǐ}在酒桌上把他喝倒,骨头硬的可以用钱把他砸软。”

“得!”三眼呵呵一笑,道:“东哥又把在家里那一套搬到dl来了。”谢文东眯眼道:“不管是哪一套,只要好用,我们就要用个彻底。”三眼长叹道:“这一套确实让我们战无不胜{shèng}。”陈百成眼珠一转,不失时机道:“东哥,我和市里面的一些领导还比较熟,可以让我去试试。”谢文东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转头望向三眼。后者凝思片刻,道:“由于{Meanwhile}帮会在dl的发展,老陈确实和市里的一些人搞上关系,让他试试看也好,至少我们不会吃亏。”谢文东心里算了一下时间,他在dl待不了太久,说道:“我只能给你三天的时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我要结果。”陈百成神情一正,点头道:“明白!"!”

如果单论能力,陈百成确实算得上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rén cái},很多方面,三眼也未必能达到他所做到的程度{attitudes},当然,这也是谢文东一直没动他的主要{main}原因。从喻超那里出来,把金蓉安置妥当之后,他有一件很重要{important}的事情{affair}要去做,既然来了dl,没有不去看望高家两姐妹{sisters}的理由。可三眼的一句话顿时让他的心情跌至谷底:“现在,学生{xué sheng}都放假了,东哥你不会忘了吧?!”

谢文东一拍脑门,道:“对啊,元旦都过了,小玉和小美应该{yīng gāi}早已回家了。”三眼笑道:“东哥,你也累了,我安排地方让你休息。”谢文东摆摆手,道:“不用,我想走一走。”他仰面长吸一口气,感{sense}叹道:“dl的空气真不错。”三眼道:“如果在远离市区的地方,空气才算好哩,清新得让人不愿回来。”二人并肩在路边缓行,轿车在后面慢慢开动跟随。

“算起来,咱俩也好久没这么静下心来说会儿话了。”谢文东立起衣领,dl的风是冷进骨头里的那种,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是啊!”三眼双手插进兜里,叹道:“是好久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是一年。”谢文东道:“一年变了很多,帮会壮大了,下面的兄弟{就像安全套}也多了……”三眼接道:“最主要的是,东哥也把洪门接手了,一旦南北统一,那洪门的实力可是大得吓人,势力遍布天下,到那时,东哥也真正成了中国{China}的地下皇帝。”谢文东摇首道:“那是人家的东西,我只珍惜自己打下来的江山。”

第一位流有原住民族血液的台湾{tái wān}女总统{zǒng tǒng}蔡英文{English}的520演说,如何{how}看待原住民族的议题,从其文字的内容、使用及序位,应能探究出演讲者一些的想法与见解
在阿嬷生活的年代,贫穷的环境受限他们的饮食与作息,不只是索尔兹伯里牛肉饼(Salisbury steak)和果冻沙拉,其实她们也摄取许多{many}健康的食物{Food},虽然现在已过时不流行,但绝对值得加入你的饮食清单内,根据《eatCLEAN》网站提出以下6种你可以跟着一起{with}吃的健康食物{Food}:
某知名减肥部落客:饮食控制加运动{sports},大家都能跟我一样瘦喔!(明明就是吃代餐饿瘦的死不承认{chéng rèn},写文想跟老东家撇清关?S,结果被以前的上下线围?嘞诺寐砩仙疚模?裁唇幸?食控制?只要是你卖的东西都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
便利超商店员遇到的状况千奇百怪!嘉义市义教街与台林街口一间超商店员昨天{yesterday}(22日)深夜{shēn yè}有一名男性民众独自在用餐区饮酒,当时就引来店员的特别关注,不料,才过一会儿,他坐在用餐区忽然
Google 还未证实整个购物{shopping}生态链以及完整的Project Tango 手机实际上可以有哪些应用方式,仅表示今年夏天{summer}会与联想合作{hé zuò}推出
阿嬷的孙子、孙女年纪轻轻好手好脚,却把年近80岁的阿嬷当摇钱树,这样的孙子实在可恶,在此呼吁大家不要{压嘛碟}购买,以免让阿嬷继续沦为摇钱树
在这过程当中,我们自力、自费,全台到处跑办活动、对假货反核人士(我们称之为饭盒)演讲的场子当面驳斥、参与全国能源会议{huì yì}、到反核大游行散发传单
更?t诡的是,如果蔡英文{English}执政期间,投审会在既有的经贸协议开放项目中,批准了更多的中资进来,短期内台湾{tái wān}的经济也改善了那么,反而{fǎn ér}会变成蔡英文获得了和平红利?

三眼一呆,良久,他才哈哈大笑,道:“看来东哥你还是没变。”“哦?为什么这么说?”谢文东笑问道。三眼道:“东哥一向是享受过程而不看重结果的。”谢文东道:“我当然也看重结果,每个人都有虚荣心,我也不例外,我也希望{xī wàng}自己能打下一片无人可超越的江山,只是我不会去强求。”三眼精神一振,遥望天边,感慨道:“真希望{xī wàng}早点看到那一天啊!”

谢文东话题一变,突然问道:“你觉得{felt}陈百成这人怎么样?”三眼一愣,不知道{zhī dao}谢文东这么问的意思,想了想,才道:“很有能力,又很尽力的一个人。”谢文东点点头,道:“这人可重用,但不可重信。”“嗯?”三眼眉头微锁,问道:“东哥为什么这么说?”谢文东浅然一笑,道:“这人的心计很深。”三眼等了一会,见谢文东没有下文,疑道:“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谢文东笑呵呵道。三眼扑哧笑了,摇头道:“东哥太多疑了吧!?”谢文东笑吟吟道:“我的感觉{gǎn jué}从来没错过。”三眼投降的举起双手,连连点头,不再和谢文东争辩。谢文东的话,他是有听没有往心里进,他用人,一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重用陈百成,就不会再去怀疑他。这是三眼的优点,显露出他过人的大将之风,不似谢文东那样,给人阴柔低沉、琢磨不透的感觉{gǎn jué},但这也恰恰的他的缺点,易被人利用。

谢文东太了解三眼了,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zhī dao}自己话他听不进去,暗中摇头,看来不吃点苦头,他是不会学乖的。他打个哈哈,道:“累了,上车吧,我们去解决{jiě jué}一件很重要{important}的事。”“什么事?”三眼抬目道。“填饱肚皮!”谢文东一脸认真的拍拍肚子道。三眼恍然大悟,笑道:“这确实是一件天下第一重要的事!”他一挥手,轿车立刻{lì kè}赶上来,在二人身边停下,拉开车门,三眼道:“东哥,我们去好好吃一顿大餐。”“什么?”“鲍鱼{yú},鱼{yú}翅!”三眼平时一向很节省,他掌管着文东会的财政大权,却不敢大手大脚乱花一分,在某些方面必须要做到避嫌,可和谢文东在一起{stay}{with},他的腰顿时粗了不少。三眼并不是一个善于理财的人,但他的优点正是其他{qí tā}人所缺少的,而且{ér qiě},想找到一位让谢文东信任的人才{rén cái},并不容易。

这顿饭三眼真没客气,五星级的酒店{hotel},极品红酒{r?d wa?n},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当然,他也是很够朋友的人,有美味绝不会一人独享,只一会工夫,李爽高强等人也纷纷到了,反正他做好打算,让东哥出血了,他抓着足有一尺有余的红彤彤龙虾,赞道:“dl临海,但真正好的海物并不便宜,知道为什么吗?”李爽抹了一把嘴上的光油,抬头问道:“为什么?”

三眼道:“dl的海物品质优良是出名{chū míng}的,有不少都送到中南海给中央那些领导们享用,正因为这样,dl的海产品{product}价位才一直居高不下,可能{kě néng},现在那些领导人们也正在吃我们正享用的这些东西呢!哈哈!”三眼一番话把众人都逗笑了,他环视一周,又无限向往道:“虽然是一样的东西,虽然这里也够得上豪华,但要是能在中南海吃上一顿同样的东西,那时的风情简直无法{to be}想象。”谢文东放下筷子,淡然一笑,道:“说起来好像很遥远,只要我们想,说不定真会有那么一天。”

李爽听后连连摇头,道:“东哥别开玩笑{joking}了,中南海是什么地方,就以咱们这身份,别说去那吃饭了,就是能踩上个边都难如登天呢。”谢文东轻轻一甩头,淡然道:“这个世界{world}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kě néng}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也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只要你喜欢,这个世界{world}上的一切随便你去拿,只要你付出相当的代价。”三眼、高强、姜森等人听后倒吸一口凉气,默默思考他的话,谢文东虽然说得有些玩笑,但其中却包含一定道理。只有李爽似懂非懂的眨眨眼睛,很认真的问出一句:“我想做皇帝,那得付出什么代价?”三眼一翻白眼,狠狠瞪着他,气道:“代价是,如果有一天你能变成猪的话!”

谢文东一直没感觉到dl的物价有多么昂贵,但这顿饭之后,他算是稍微明白了一些,在他眼中只能算是一般的一顿饭下来竟然要了四千多块,而且前提是年底店家酬宾打八折。刷过卡后,一行人等酒足饭饱的从酒店{hotel}内出来,谢文东回头凝望酒店大门,若有所思。三眼见状,以为他在心痛,一拉他胳膊,大咧咧道:“东哥,不要{压嘛碟}太小气嘛,只不过才四千块,就算咱们不富裕,这点钱还是小意思嘛!”见三眼误会他的意思了,谢文东一笑道:“钱不是问题,我是考虑这顿饭下来酒店能赚多少?”陈百成接道:“一半左右吧!越是豪华的酒店利润自然{natural}也就越高。”“一半!”谢文东点点头,叹道:“真是暴利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三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