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五章 又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五章 又见

所属目录:第三卷 地下皇帝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会议<meeting>室的人听了暗笑,看不出此人还有这样<then>具有中国<zhōng guó>乡土气息的名字。徐大根接着道:“我在收魂帮只是稍掌实权,主要<zhǔ yào>管的财政,至于打架<输了住医院,赢了住牢房>斗殴的事,从来都没有我的份!”

这点谢文东相信<xiāng xìn>,魂组不可能<would>让他这样<then>没胆的人掌握太多的实权,管理<managing>财政他还能勉强可以< kě yǐ>。谢文东心中一动,但又暗自摇头,此人胆小如鼠,不值重用,微笑道:“我还有最后一件事问你,魂组的总部<headquarters>在哪?”

徐大根一抖,头顶冒了冷汗,呐道:“不在中国<zhōng guó>,在日本<rì běn>东京。”

谢文东逼问:“那在h市的集合点是哪?”

徐大根擦擦头上的汗,颤抖道:“我。。。我要说出来你是不是会真的放过我?”

谢文东点头道:“我不杀你!”

徐大根听到谢文东这话,长出一口气,他知道<zhī dao>出卖魂组的后果,但他更知道<zhī dao>现在不说会有什么后果。把心一横,暗说能多话一天是一天,低头道:“魂组。。。在。。。dl区,火红夜总会,三楼是主要<zhǔ yào>人员会聚的地方!”

谢文东把他的头发抓起来,目光直视徐大根的眼睛:“你没有骗我吧?!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徐大根大声道:“我说的是实话,真的!没有骗你!”

谢文东盯了徐大根半晌,没有看出毛病,松开手,微笑道:“很好!很好!”说完,谢文东回到坐位上,轻敲桌面。

徐大根急道:“我现在是不是可以< kě yǐ>走了?”

三眼站起身,拔出一把匕首,看了看谢文东,转头对他大声道:“徐大根,你哪都去不了,别太天真了!”

徐大根惊惶的看着谢文东道:“你说的,你说会放了我的!”

谢文东笑道:“我只说过不杀你,但没有说会放了你。”谢文东也在考虑,要把这个人怎么办,有一点可以肯定,不能放他走,魂组如果知道定会有所准备<zhǔn bèi>,为自己<zì jǐ>以后的行动带来不便。东心雷看出谢文东的难处,起身道:“让我来解决<jiě jué>吧!”说着,拿出一把手枪,然后从口袋中拿出消音器,边向徐大根走过去边缓缓装在枪筒上。

徐大根感<gǎn>觉命不久<bù jiǔ>已,大骂道:“谢文东,你说过不杀我的,你他妈的。。。”没等他说完,旁边上来一人猛击他肚子一拳,痛得他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hui qi>。

谢文东皱眉道:“老雷,我说过不杀他!”

“哈哈!我知道,他不会死!”东心雷来到徐大根身后,后者被两个人按在地上,手脚不能动可嘴没闲着,把文东会在坐的众人基本骂了一遍。东心雷把枪筒斜着顶向徐大根的后脖跟,另只手压低他的脑袋,略微看了一下枪尖指的部位,扣动扳机。

“扑!”微响过后,徐大根的叫声消失了,滚烫的鲜血从脖根的窟窿里流出。谢文东看着东心雷疑问道:“你把他杀了?”后者摇头微笑:“他死不了,我只是把他的中枢神经打折了!”

东心雷说得很轻松,但众人听了都是一惊,暗道好狠!中枢神经大家都知道其重要<zhòng yào>性,被打断后徐大根虽然还能活着,但实际上就是个死人,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三眼不相信<xiāng xìn>东心雷的打得这么准,上前摸摸徐大根的鼻息,确定他还活着,向东心雷伸出大拇指,笑道:“雷兄果然厉害<lì hai >,以后还请教教小弟两招!”

三眼给东心雷的印象很深刻,他虽比三眼大上十多岁,但是<dàn shì>很喜欢<xǐ huan>这个浑身热血的年轻人,客气道:“教不敢说,大家在一起<stay><with>切磋嘛!”说完,二人对视大笑。

谢文东看看昏在地上的徐大根,这种效果很满意,暗谢老大爷给了自己<zì jǐ>一个人才<rén cái>,对姜森道:“老森,你找别把他扔到医院附近,也算我们仁至义尽了!”姜森点头答应,叫人拿过一个大麻袋,把徐大根塞了进去,拖出会议<meeting>室。

“火红夜总会?!”谢文东念叨这个地方,问大家:“有谁知道那吗?”

姜森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里在坐的人数他来的早,消息也最灵通,他都没听过更别说其他<qí tā>人。谢文东敲敲脑袋,说道:“这个地方要查,还要查的非常仔细,更不能被对方发现!这次我们的对手<Opponent>不是一般人,但也应该<yīng gāi>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姜森点头道:“东哥放心,我会小心的!”

距离年底九合一大选剩下120天,媒体报导国民党台北市长候选人连胜<shèng>文,打算找
国防部表示,气爆事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后,第4作战区即编成救援部队,陆战队、43?h指部、步训部、39化兵群、4支部等单位1400多名兵力于凌晨2点38分抵达现场,由陆战指挥部指挥官潘进隆中将担任前进指挥所指挥官,并出动侦检车、救护车、悍马车、照明车、多功能工兵车及生命探测仪等救灾装备
吴钊燮强调<emphasised>,如果是以公文佚失小案件传唤前民进党官员,实在令人难以想像,他也透露党内曾任职总统<zǒng tǒng>府秘书长、副秘书长的同志与其他<qí tā>幕僚,也都收到<shōu dào>传票<piào>,但因担心< dān xīn>遭受其他打压暂时不愿公开身分
高雄市府消防局长陈虹龙、环保局长陈金德,2日下午2时于应变中心<center>召开记者<jì zhě>会,还原事发现场,并提出明确时间序及相关事证
同行的包括<included>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以及国务委员杨洁篪等人

谢文东刚想再说些什么,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门外走进一人,恭敬道:“东哥,楼下有名警察<policeman>找你!”

谢文东一楞,暗道魂组杀手的事还没有解决<jiě jué>吗?真是麻烦!转头对众人道:“你们先商议,我出去看看!”见东心雷要跟过来,谢文东摆手道:“不用,警察<policeman>不能把我怎么样,你去了倒会引起怀疑!”这话不假,东心雷两米高的大个,加上一脸横肉,谁见了他都不会把此人划分到好人这一边。

谢文东悠闲的走下楼,果然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背对着楼梯站着,看背影谢文东有种熟悉的感<gǎn>觉。走到近前先咳了一声,缓缓道:“你找我?”

警察听见说话声,转过身来,一张美丽的面孔映入眼中。

“是你?!呵呵,不知道彭大警官找小弟何事?”谢文东开玩笑<wán xiào>道。

原来此人正是谢文东在h大侧门被偷袭时,晕倒前最后一眼看见的女警——彭玲,谢文东对她有很深的印象。彭玲看着谢文东冷漠道:“你能出来一会吗,我有事问你!”

谢文东很高兴彭玲能来找自己,心中有那么一丝窃喜,但是<dàn shì>看到对方的脸色,心中一凉,微笑道:“不知道大警官找我出去是公事还私事?”

彭玲一楞,问道:“公事怎样?私事又怎样?”

谢文东不自觉贴近彭玲,缓缓道:“如果是私事我很高兴能和你出去谈,要是公事嘛,对不起,我没有空!”

“你。。。。”彭玲被谢文东的话说得脸通红,喘口气道:“既有公事又有私事,不知道文东会的大哥是否能赏脸?”

谢文东心中暗怒,看了彭玲良久没有说话,后者毫无畏惧,迎上谢文东的目光。

迪厅里充满了火暴的音乐<music>,数百人挤在场中狂舞,里面的温度< dù>就算人不运动<sports>都会冒汗,但是在谢文东和彭玲周围的人却感到一丝寒气。

过了半晌,谢文东叹口气,暗说真是个倔强的丫头!拉住彭玲的手大步向外走去。等出了迪厅,彭玲不自然<zì rán>的甩开谢文东的手,拉开一段距离。谢文东心中不爽,没好气的问:“现在可以说了吧,找我干什么?”

彭玲盯着他道:“我希望<xī wàng>你在h市能安分守己,不要<bù yào>做违法的事,不然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谢文东哈哈笑道:“我是一名学生<xué sheng>,虽说开了一间迪厅也是很正常的,我没有做什么守法的行为!你是警察,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fù zé>,所说的一切都要拿出证据,这点我想不用我教你吧!”

彭玲被说得脸一红,气道:“那你说,两天前这里死了近二十人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无辜的摇摇头,黯然道:“死了这么多人我也很难过,只是我不在场,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你要是问我这个恐怕是问错人了!”

彭玲脸涨得更加红晕,半天说不出话。只是她不知道现在的样子,让谢文东看得很心动,但是及时收回了自己的感情,两人的道路不同,就算能发展也没有好的结果,谢文东淡然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还有什么问题<wèn tí>吗?”

彭玲看着谢文东无辜的样子更加气愤,只是心中还有为他的那份担心< dān xīn>没有说出口<chū kǒu>,她知道死的那些人身份都不简单,谢文东的处境是很危险的。而且<ér qiě>她是一名警察,也热爱<love>这份职业,明知道谢文东的底细,肯定他在暗中做着违法的买卖,却又找不到证据。或许她心中期望永远也查不到证据。

二人各想心事都没有说话,气氛又沉闷下来。谢文东讨厌<hate>这样,随便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新世纪是我开的?”刚说完谢文东就后悔了,暗骂自己问得是白痴问题,她是警察,这里又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么大的事,不可能<would>不查这里的户主。谢文东看着彭玲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

彭玲见谢文东略露出天性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起来。谢文东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暗呼好美,也许<yě xǔ>这就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美丽。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贴近彭玲柔声说:“你笑起来的时候<When>比板起脸来好看多了!”

彭玲听完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看他。谢文东叹口气道:“希望<xī wàng>我们以后不要<bù yào>再谈这些,说说家常,做个朋友不是很好吗?!”

彭玲心中一震,抬头急切道:“如果你放弃你做的事,我。。。。。。”没说完,又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三卷 地下皇帝 第二十五章 又见  地址:http://www.nudtmun.org//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