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ài』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魂组军心涣散,打下去非但未能杀死谢文东,自己『his』反倒图增伤亡,魂组领队的头头暗暗摇头,挥臂打个手势,撤出别墅。魂组毕竟不是普通黑道帮会可比,虽然死伤不少,处于下风,但撤退的速度『 dù』却丝毫不慢,有条不乱,眨眼工夫,厅内的魂组人员撤得一干二静,只是留下几个身受重伤『pulp』、实在无力再跑的人员。他们终于撤退了,也让谢文东等人长长出了口气,强敌在前时不觉得『jué de』累,而对方一撤走之后,疲劳感『gǎn』顿时袭来,抡刀过度的手臂麻木得快抬不起来。

谢文东身上的伤有多重,只有他自己『his』知道『knew』,每呼吸一下,背后的疼痛都仿佛针刺鞭策一般,心肺涨痛,脑袋嗡嗡做响,可是他不敢表现『performance』出来,一旦让众人知道『knew』自己受了重伤『pulp』,恐怕再战之心顿减,士气低落,面对猛虎豺狼般的魂组,那无疑等于死亡,所以,他只能强挺着,直立不倒。任长风一指几名身受重伤未被带走的魂组人员,问道:"东哥,他们怎么办?"谢文东转目看了看,微微摇了摇头,并未说话。姜森冷笑一声,说道:"自然『zì rán』是老规矩,杀。"他一句话,判了魂组这几人死刑。

众人坐下休息没五分钟,魂组的第二轮进攻又到了,而且『ér qiě』人数比第一次多了不下一倍。谢文东一楞,皱眉沉思,魂组的做法有些反常,刚刚一场大战,自己一方是疲劳不堪没错,但魂组自己的伤亡也不小啊,没道理这么快又发起进攻,难道,他们很着急吗?真被谢文东猜对了,魂组确实很着急,因为谢文东的后援部队已接近别墅附近,虽然魂组派出人员阻拦,但能缠住多久,魂组的头头们心里也没有底,最最要命的是,一个他们在这时候『shí hou』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人也正在向别墅的方向赶过来,速度相当快,恐怕只剩下十分钟的路程。不知道此人的目的,为了把握起见,魂组决定使出所有『suǒ yǒu』能用上的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jiě jué』掉谢文东,哪怕付出再大再高昂的代价。这一次进攻,不单单人数上比上一次多,在打法上,也是抱着拼命来的。谢文东刚刚找个墙角,气没喘上两口,屁股还没坐热,魂组的人员又杀了回来,而且『ér qiě』是狂风骤雨般的。

这时,再智慧的人也想不出什么计谋,唯一『sole』的一条路只有死战。方厅面积太大,敌多我刮的情况下十分不利,谢文东果断命令『orders』道:"上二楼,守住楼梯口,再坚持半个小时我们的人就到了。"其实,按理援军找就该到了,现在没来,自然『zì rán』半路上出了岔子,谢文东心里明白,但他必须得给兄弟『就像安全套』们一个兴奋起来的希望『hope』。谢文东等人上了二楼,可苦了那些还在大厅内跑不敢跑的,逃不敢的逃的魏明手下,魂组杀进来后,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没死还能喘气的,统统杀无赦。魏明那些手下早被刚才那一场血腥的撕杀吓得魂不附体,现在对上饿鬼般的魂组人员,哪是对手『duì shǒu』,场面是一面倒的形势,连两分钟都没坚持住,被魂组杀得一个不剩。解决『jiě jué』完大厅,魂组开始『appeared』向二楼冲锋。楼梯不长,宽度只容两人并肩而行,任长风和李爽打头阵,这二人往楼梯口一堵,好象两个门神,将楼梯间塞个结结实实。魂组人员刚刚风卷残云的将魏明一甘手下轻松干掉,士气高涨,且大多数人又是新加入战团没见过他二人的威力,自然不把这两人放在眼里,呼啦一声,十多号人蜂拥上了楼梯。

任长风见对方对自己充满轻视,冷冷哼了一声,刚晃肩膀准备『zhǔn bèi』摆出起手势,被身旁的李爽拦住,后者嘿嘿一笑,胖脸红润,说道:"第一刀,让我来。"只见他双手握刀,猛然大喝一声,"呀!"李爽的声贝本来就高别人几分,加上又在狭窄的楼梯间,左右墙壁拢音,一声断喝,仿如炸雷,回音久久不散。别说冲上来的魂组人员,就连一旁的任长风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喊吓了一哆嗦,耳膜嗡嗡做响,一时间听不清声音。冲在最前面的魂组人员首当其冲,被震得楞了神,李爽跨下一步,双臂抡圆了,一击重刀居高临下砍了出来。"喀嚓!"钢刀切骨的声音象是一把无形的利剑,刺在魂组每个人的心头。被他一刀砍中的魂组汉子浑身喷血,倒飞下来,后面的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连带的被他砸倒一片,纷纷从楼梯上滚落。

魂组一个头目模样的青年用日语喝叫几声,其他『qí tā』人一听,纷纷拿起枪械。李爽和任长风见势不妙,顿时几个闪身,上了二楼,只听得身后子弹打出墙壁上啪啪做响。二人嘘了口气,李爽擦擦头顶的虚汗,笑道:"好显,多亏我身子灵活,不然……嘿嘿。"高强在旁白了他一眼,道:"如果你每顿饭都能少吃一半,我敢保证,你的身手比现在灵活十倍。"

"少吃一半?"李爽听后翻翻眼睛,无奈道:"那我情愿被他们打死算了。""猪头就是猪头!"高强撇撇嘴,不再理他。

魂组有枪手掩护,顺利登上楼梯,可刚刚上到二楼,迎接他们的是两旁数把饮血的刀锋。双方之间已没有任何好说的,一触即发,撕杀又在二楼展开了。在数倍于自己的敌人面前,根本无战阵可言,不一会,谢文东等人被魂组冲杀得七零八落,各自为战,每人都不得不独自应对身旁数以十计的敌人。谢文东身受重伤,只是凭着一股强大的精神在支撑,手中的片刀薄而锋利,但在他手中却重如千斤。寒风刺骨,谢文东虽未转身已然感『gǎn』觉到背后有人偷袭,他心里明白,可身体偏偏不听他的指挥,连躲避的力量都没有,更何况正面那三四把霍霍生辉的长刀也正向他身上招呼着,无奈,只好将上身猛向后一仰,既然躲不过,不如迎上去,让对方砍出的刀惯性降到最低点。谢文东大胆的动作出乎所有『suǒ yǒu』人的意料,包括『included』身后偷袭那人,'扑',倭刀只砍到一半,被谢文东硬生生用肩膀顶住,一刀下来力量虽说未发挥出三层,仍把他痛的一咬牙,锁骨酸涨欲裂,他看也没看,回手一刀,正劈在身后那人的脖子上,整个刀身都快陷入肉中,滚烫的热血喷在他的脖根,火辣辣,黏糊糊的,谢文东一甩头,两边面颊红了一片,他顾不上清理,前方魂组人员的进攻又到了。四把刀,来自同一方向,取得皆是他的脑袋。

已经『yǐ jing』投身总统『President』大选第4次的宋楚瑜,曾在2006年竞选台北市长失利时,宣布从此退出政坛,如今又?酝林乩刺粽阶芡场篜resident』大位?樾阒?说,社会自有公评,
因此『therefore』,我们应该『yīng gāi』回过头来想一想,如果有一天,台湾『中国台湾省』也出现『chū xiàn』像妮可一样的天才儿童,我们是否有能力培育呢?还是最后必须将她送到国外的教育『 jiào yù』机构呢?
原来这张纸条是两名『two』女子留的,她们表示,当下找不到车主才会用想到这个方法
而在这样『zhè yàng』的报导中,我们更觉得『jué de』感动的是,妮可的妈妈并没有特别提及自己孩子的天分,反而『fǎn ér』对于她的认真学习感到骄傲,而这才是大家应该『yīng gāi』学习的态度,否则,即使是天才,一旦停止学习,不过就是一个过度早熟的苹果而已,赏味期一过,还是会腐烂的

谢文东避无可避,将心一横,双手持刀,横臂硬接上去。"当啷啷!"刀锋接实,火星四溅,在黑暗的别墅内异常耀眼。谢文东只觉得自己好象被一列奔驰中的火车撞到似的,双臂酥麻,片刀脱手而飞,整个人倒仰出去。没等他起身,对方四人动作极快,飞身跳跃,四把倭刀从上至下,直刺他身上四大要害。这时候『shí hou』的谢文东真是避不开了,身体里一丝一毫的力量都被他榨干,心中一叹,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刀离自己越来越近。正在这时,横空伸出一条粗壮的手臂,一把抓住谢文东的肩膀,随着『suí zhe』一声暴喝,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当当……"四把倭刀刺在空荡的水泥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好显!谢文东暗暗感叹,转目一瞧,将自己救出刀口的正是李爽,手中拎着大片刀看自己傻笑,可是他脸上的汗水告诉别人,他笑得并不轻松,在他胸前,一条将近一尺长的大口子深可及骨,两侧的肉皮外翻,如果仔细看,里面已露出白白的骨茬。在是李爽为救谢文东,自己硬挺着受了和他缠斗的对手『duì shǒu』一刀,拼死将谢文东从魂组的刀口下拉了出来。"小爽!"谢文东心中一热,眼睛变得模糊。真正的朋友、兄弟『就像安全套』之间根本无须任何感激的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一句轻唤,一个眼神,千言万语已在其中流淌,心照不宣。李爽哈哈一笑,对自己胸前的伤口视若无睹,反而『fǎn ér』关心道:"东哥,你站到我后面去,这几个杂碎交给我了!"说着话,他往谢文东身前一站,一横手中大片刀,冲着眼前无数的魂组人员招招手,大嘴一咧,言道:"来来来,你们的对手在这里!"眼看将谢文东至于死地,偏偏又杀出来个大胖子,魂组人员恨得牙根痒痒,不用他招呼,呼啦一声纷纷向他涌过来。

看见李爽庞大的身躯在人群中左突右杀,仿佛是一盏将尽的油灯再做最后的挣扎,周围雨点一样的刀锋不时在他慢慢变得笨重的身体上留下大大小小不一的口子,谢文东的心在流血,在疼痛,那是一种比肉体上的疼痛更加剧烈百倍千倍的折磨。

谢文东缓缓撰紧拳头,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又将他支持『support』起来,拖着两条好象灌铅的腿,默不作声来到战团边缘,没有任何招呼,猛然出手,一把抓住魂组中一人的头发,用力向后一拉,同时抬膝,垫向那人的后腰眼。腰眼是人体要害,魂组的人也同样承受不起这样『zhè yàng』的重击,那人嚎叫一声,翻身摔倒,痛得满地打滚。见自己人受伤,魂组人员纷纷扭头查看,不看还好,一看是谢文东主动上来了『lai l』,马上又三人抡刀向他劈去。谢文东面对寒气逼人的刀光,眼睛都没眨一下,身体滴溜溜一转,突然在三名魂组人眼前消失。"注意『zhù yì』身后!(日)"不知道是谁在旁边大喊一声,可惜他喊得有些晚了。谢文东滑如泥鳅,一转之间到了几人身后,手臂一晃,金刀滑落,手腕一抖之间,金刀飞射,银丝迅速在一人脖子上绕过,然后以不可思议的旋转角度刺进另一人的咽喉。见同伴手捂脖子,颓然而『rán ér』倒,手掌中满在鲜血,另外两人大惊,为杜绝谢文东再次偷袭,全力向他窜去。谢文东笑了,眼睛弯弯,嘴角上挑,那种了然于胸的自信『confidence』不管谁看了都难免为之心折。只可惜魂组人员没心去欣赏,因为谢文东的笑对于他们来说,比最恐怖的噩梦更加可怕。二人离谢文东只有三步的距离,只要再向前一尺,他以到了两人的攻击『aggressive』范围之内。可是他依然在笑,冷然间,他手臂向后用力一拉,只见两人中的一人脑袋莫名其妙的飞了起来,飞得极高,撞在棚顶才落下,断头表情上还写满了疑问,恐怕到死,他还不知道谢文东是用什么手法让自己的脑袋搬家的。

他身旁的那人虽然冲到谢文东近前,倭刀业已高高举起,可他象是突然间被人点了穴道,一动不动、目瞪口呆的看着谢文东,傻了。'咕噜',斗大的人头落地,谢文东轻轻瞄了一眼,提起衣襟,擦拭还带着血珠的银丝。"啊……"三个向谢文东杀来的魂组人员片刻间死掉两个,仅存的那位发出杀猪般的叫喊,瞳孔大张,好象见鬼了一样,转身就跑。他见过惨烈的阵势不少,可从来没见过今天这样能令他恐惧的,他只要一个想法,离开『lí kāi』!离开『lí kāi』这地狱屠宰场般的别墅。

"扑!"那人刚刚跑到楼梯,后脑炸开,没哼一声,尸体直挺挺的从楼梯上翻滚下去。一个年近四十的冷面中年人随手一枪结果他的性命『xìng mìng』。没看他一眼,毫无人性感『xìng gǎn』情的目光看向谢文东,用半生不熟的中文『zhōng wén』冷然道:"谢文东的金刀,使得果然神出鬼没。"谢文东还在擦拭着金刀,并非他有洁癖,只是觉得凡是死于金刀之下人的血对金刀本身都是一种玷污。"你是这次的头目?"好一会,谢文东终于感觉『很爽』金刀被他擦干净了,才慢慢收起,刀子一般的眼神射在中年人的脸上。

中年人没承认『chéng rèn』,也没否认,只是冷冷道:"我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你的脑袋。"说着,他向后一撤步,挥手道:"上,取不到谢文东的人头,今天谁都不能离开!不过,我还得提醒你们一下,时间已经『yǐ jing』不多了。(日)"谢文东的金刀可怕,但中年人的话更令魂组人员惧怕,他们想要活着离开中国『zhōng guó』,只有取得谢文东的首级。"呀!"性命『xìng mìng』忧关,魂组人员也随之进入半疯狂状态,纷纷扔下各自的对手,全力向谢文东压去。只要谢文东一死,一切也就结束『End』了,就可以『can』回到自己的国家,日本『rì běn』。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