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四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四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love〗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 dù〗/转/码问题〖wèn tí〗,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http://www.nudtmun.org/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remember〗了吗?

谢文东憨然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客气。我倒是要感〖sense〗谢你们,没有你们的日夜守护,也就难免我的后顾之忧。”

国标急忙道:“这是应该〖yīng gāi〗的!”说着话,向其他〖qí tā〗人偷偷眨眼。其他〖qí tā〗大汉心中也明白过来,这年轻人原来就是自己〖zì jǐ〗所在帮会的创始人——谢文东。一各个面带正容就要施礼问好。谢文东急忙拦住他们,竖起一跟手指放在嘴前,然后又指了指没有一家亮灯的住宅楼,让他们轻声。他小声说道:“大家都是自己〖zì jǐ〗人,不用客气,吵到邻居休息就不好了。”

国标点点头,问道:“东哥,你是什么时候〖shí hou〗回来的,怎么没通知〖supercup〗我一声?”

谢文东道:“我刚刚到。走得比较急,事前没有打过招呼。对了,最近不‘太平’吗?”

国标点头,叹道:“三天里我们已经〖yǐ jing〗抓到八个行为不轨,暗藏枪械的人。”

谢文东眯起眼睛,问道:“都是些什么人?”

国标摇摇头,说道:“不知道〖knew〗,他们都死了!”谢文东将眉毛一挑,国标又道:“他们口中事先放了毒药,被抓之后都服毒而亡,没有留下一点线索,身上也没有任何证件。”

谢文东双眉紧琐,问道:“那尸体呢?”国标忙道:“烧完之后就地埋了。”谢文东怀疑那是魂组派来的人,但没有尸体,他也不敢肯定,说道:“以后再找住可疑的人先看看他们手臂上有没有魂字刺青,如果有的话,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完,谢文东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不管是文东会还是洪门,知道〖knew〗他电话的人不多,只有和他特别亲近的人才〖rén cái〗清楚。

国标心中十分兴奋,小心记牢,问道:“东哥,你怀疑是魂组所为吗?”

谢文东点点头,拍拍他肩膀,说道:“太晚了,你们也回去〖hui qi〗休息吧。”说完,走进单元。

站在自家门前,对着蓝色的铁门,既熟悉又陌生。这里是他的家,可他又感〖sense〗觉不真实,要问他把哪里当做自己的家,可能〖would〗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叹了口气,谢文东将身上衣服整理一番,轻轻抠打房门。

好一会,门内才传出走动声,熟悉的声音在谢文东耳边响起:“谁啊?”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这句歌词正是谢文东现在心情真实写照,他强忍住心里的激动,尽量保持平静道:“妈,是我!”

随着〖Along with〗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一位相貌慈祥和蔼的中年妇女走出来,正是谢文东的母亲。谢文东眼睛湿润,一展面容,低声道:“妈!”谢母和他一样,眼中带着泪水,微笑道:“文东,你回来了〖老弟〗。”

借着微弱的灯光,谢文东仔细打量自己的母亲,岁月在她脸上毫不留情的刻下痕迹,几缕白丝清晰可见,他轻轻扶过母亲的头发,含泪而道:“妈,你老了。”

谢母笑道:“傻孩子,妈都快五十了。”谢文东摇摇头,暗叹岁月原来如此之快,和母亲走进房门。这时谢文东的父亲谢远志也走出卧室,看见儿子回来心中喜悦自然〖zì rán〗不用说,拉着他的手道:“儿子,放假时我外面打工苦不苦?”

谢文东心中苦笑,自己打的这个工不只是苦,而且〖ér qiě〗危险性还极高,展颜笑道:“不苦,老板很照顾我的。”

谢远志点点头,欣慰道:“那就好。如果累了就回家,家里不差那点钱。”

“恩!”谢文东连连点头。谢母问道:“文东,回来时吃过饭了吗?”谢文东挠挠头,道:“妈,回来时太急,我忘吃了!”

“你这孩子!”谢母拿出围裙走向厨房,边点煤气边道:“妈给你做点面条吃吧,可别饿坏了肚子。”

谢文东心中一暖,*坐在沙发上,心中长长叹道:回家感觉〖很爽〗真好。

**大手一挥——下乡,邓小平大手一挥——下海,朱熔基大手一挥——下岗。谢文东的父亲确实下岗了,如果硬问是什么原因,可能〖would〗是谢远志对讨好领导这方面太不在行,不会拍领导马屁,又不知道给领导送礼,他不下岗谁下岗,社会之风就是如此。对于父亲的在份工作〖gōng zuò〗,谢文东心中不已为然,每月只有一千快的死工资,虽然在j市已算是不错了。他怕的是父亲下岗后心中窝火,憋坏了身子。

第二天,他好不容易找来李爽。现在李爽的身份可不一般,做为东北最大〖largest〗帮会——文东会的一堂之主,讨好他的人可不少,一回来饭局就从早排到晚,如果是一般人早受不了,但他却来者不拒,只要有得吃,吃地好,吃得香,他是随请随到。不过李爽不是傻子〖shǎ zi〗,吃归吃,喝归喝,在饭桌上他从不轻易答应任何事。李爽看似粗人,其实心细的很。无论是谁,想从他身上占些便宜,那就太小看他了。强将手下无弱兵,谢文东麾下的堂主,哪一个没有过人之处。

20年耳濡目染,理论加上实践摸索,让阿南对明清瓷器的断代和真伪甄别有了较高能力,只要是明清时期的瓷器,阿南只需通过手感与上眼,就可辨别一二,很少看走眼,贋品以及不能倒代的明清瓷器类文物都逃不过阿南的眼睛。
他还呼吁英国华人社区不要〖压嘛碟〗自我封闭,一旦有任何非法团伙的线索,一定要报案,不要〖压嘛碟〗因为怕事而逃避。
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让皇家助产士协会(RCM)非常不满,11月16日RCM秘书长卡西.沃里克(Cathy Warwick)终于发话,指责政府出尔反尔,并对妇产业的未来表示忧虑。
英国华文教师节由英国中文〖zhōng wén〗教育〖 jiào yù〗促进会和中文〖zhōng wén〗学校〖xué xiào〗联会于2001年共同发起设立,旨在提高华人社会对中文教育〖 jiào yù〗与中文教师的关注、了解、支持〖zhī chí〗和帮助,使中华〖zhōng huá〗文化的精华进一步得到弘扬。
针对近日政府公布的限制移民政策,“英国华人参政计划〖jì huà〗”在会上提出了全英华人外卖公会主席陈德梁的忧虑,指出英国面临倒闭的华人餐馆及外卖店数目正在上升,担心〖worry about〗会带来严重的就业及经济〖jīng jì〗问题〖wèn tí〗。
“英国华文教师节成立〖was founded〗十週年庆典〖celebration〗及表彰大会”28日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行,数百名来自英国各地的华侨华人、教师和学生〖students〗代表参加了此次活动。

谢文东坐在宾馆内,正等得不耐烦时,李爽红光满面的来了〖老弟〗。走路〖zǒu lù〗不走直线,画着圈,脸上笑呵呵如同大肚子弥勒佛。站在谢文东身旁,迎面飘来一股酒气。谢文东笑呵呵问道:“小爽,我好象打扰你吃饭了吧。”

李爽五分醉,神志还有些清醒,说道:“没有!本来想找东哥一起〖yī qǐ〗去的,可你告诉我在j市要尽量保持低调,所以我只好自己去了。”谢文东摇摇头,从怀中拿出一张支票〖piào〗,放在桌子上‘唰唰’写了几笔,然后推到李爽面前,说道:“小爽,你拿这些钱去买一张头等奖的彩票〖piào〗。”

李爽心中苦笑,嘴里嘟囔着:“我又不是神仙,哪知道这期头奖的号码是多少啊。”

拿起支票一看,李爽的嘴巴合不上了,眼珠查点冒出来,狠狠揉了揉双眼,仔细一看,没错,二后面是七个零,两千万。李爽的五分酒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咽了一口吐沫,结巴道:“两……两千万,东哥?两千万啊?”

谢文东笑着点点头。回来的路上,李爽已经〖yǐ jing〗将彩票的规则〖guī zé〗基本上和他说了一遍,心中有数。含笑道:“就因为你不是神仙,所以给你两千万要比给你两快钱令让我放心的多。”李爽摇摇头,感觉〖很爽〗手中这张纸片沉甸甸的,这可是两千万,可以〖 kě yǐ〗买下百辆轿车,可以〖 kě yǐ〗买下十于栋别墅,可以……可以做很多事,不过现在却要被谢文东拿去换一张到手最多只有四百万的彩票。李爽叹了口气,心中不舍,无奈道:“两千万都买彩票?”

“没错!”谢文东道:“买一份全复试!”见李爽的双手不停〖back again〗在支票上抚摩着,一副恋恋不舍的表情,心中暗叹一声,疑问道:“帮会最近是不是很缺钱花啊?”李爽顿时将手收了回去〖hui qi〗,急道:“不缺,咱们会里的钱在同道内也是数一数二的。”

谢文东摇头道:“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以为我们现在很穷呢。你现在快去买吧,多带上一些兄弟〖xiōng dì〗,我不好露面。”

李爽收起支票,起身走到门口站住,问道:“东哥,就算买全复试也用不上这么多的钱啊!”

谢文东挠挠头,说道:“留守在j市的血杀兄弟〖xiōng dì〗们是很辛苦的。”话不用说得太透,李爽跟随谢文东多年,一点就懂,点点头,说道:“东哥,我明白了!”说完,一挥手,带上十余人走出宾馆。出来后,手下的兄弟们都是心有余悸,不无担心〖worry about〗的问他:“爽哥,咱们还去吃饭吗?”李爽摇摇硕大的脑袋,笑道:“我们去做一件能令你一生都感到无限风光和自豪的事!”

等到了彩票中心〖zhōng xīn〗,他的手下确实感觉到了李爽所说的无限风光和自豪。

李爽在大厅内找了一张椅子做下,将支票往桌子上一拍,对前台的服务〖services〗人员道:“叫你们经理来!”服务〖services〗人员见他们一大群人,带头的胖子说话更是老气横秋,不敢怠慢,急忙上前道:“先生,找我们经理有什么事吗?”李爽道:“我要买彩票!”服务生听后笑了,不过还是客气道:“先生,买彩票在我这里就可以,用不着找我们经理吧!”

李爽横了他一眼,两千万在手,他低气十足,说道:“你能做主吗?”服务生心中暗气,要不是对方人多,他一定把这气人的胖子拉出去很揍一顿。不过也多亏他没有付之于行动,不然,他下场一定很惨。李爽看着服务生,和谢文东在一起〖stay〗〖yī qǐ〗时间长了,他也习惯性的眯起眼睛,笑道:“你不应该〖yīng gāi〗在心里想着要揍我,因为就凭你绝对打不过我。”

服务生心中一惊,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胖子眼睛如此之尖,一脸堆笑道:“先生说哪的话啊!不过买彩票我还是能做主的。”

李爽点点头,将支票往他怀中一塞,说道:“我要买复试,全部〖quán bù〗号码的复试!”

“啊?”服务生张大了嘴巴怎么也合不上,看了看支票,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道:“全……全部〖quán bù〗号码的复试?”

李爽肯定的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全部!”

服务生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揉了揉脸,可能是嘴张得时间太长,脸上的肌肉发酸。这回不用李爽说话,他先急忙说道:“先生请稍等一会,我马上去找经理来!”说完,服务生一阵风般的跑向楼上。

大厅内还有不少顾客,一听李爽要买全复试,顿时围在左右,互相耳语,猜测这个胖子是干什么的。

等李爽众人从彩票中心〖zhōng xīn〗出来时,每人手中都提着一口袋彩票卡片,李爽掂了掂,叹道:“一千多万,就换了一堆这玩意!”

等到了开奖这天,谢文东在家早早的守在电视旁,摇奖开始〖kāi shǐ〗后,他将电视转到开奖的频道,谢远志觉得〖jué de〗奇怪,问道:“看这个干什么?”谢文东正坐在沙发上削苹果皮,手法异常熟练,几刀下去,苹果已是**裸,果皮薄而不断。还好父母〖Parental〗都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这个细节,连他自己也是不知不觉的,他笑道:“我天我买了两张彩票,不知道会不会中奖。”

谢远志摇头道:“彩票哪是那么容易中的。”

谢文东笑眯眯道:“也许〖yě xǔ〗运气突然一好就中了嘛!”不一会,在动感的节奏中一等奖号码出来。其实不管选出来的是什么数字,谢文东一定会中头奖。他故意装做惊讶的样子,高声道:“爸,妈,我好象中了!”

谢父谢母同是一楞,见儿子大呼小叫的喊着中了,问道:“中什么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enjoy〗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环亚](1)全集,请收藏坏蛋1:http://www.nudtmun.org/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四十三章  地址:http://www.nudtmun.org//171.html